空之境界劇場版

2009年3月中旬看完動畫前五章,回頭啃原著,隔年9月補完六七章,很精采,描述的時空先後跳躍著,每章持續下去才慢慢解明。邊看邊陷入兩儀式「直死之魔眼」的世界,在螺旋裡轉個不停。

 

故事時間依順序應該是:2→4→3→1→5(章)→6→7

 

◆ 第一章「俯瞰風景」

從女學生連續跳樓自殺事件開始,帶出在橙子工房「伽藍之堂」工作的黑桐幹也和兩儀式,兩人關係先帶點模糊曖昧,只看到他出入她的住處、幫她添購糧食,卻沒有更深入點明,後才藉由巫條霧絵,即帶走幹也使他昏迷且為自殺事件的幕後黑手,點出了式異於常人的能力與對幹也的感情。

表現得冷靜,然默默吃掉幹也買來草莓冰淇淋的舉動說明了式的在乎,嘴裡說麻煩,卻在橙子修復義肢後立即前往奪回幹也(口嫌體正直的展現),最後那句「今晚留下來」邀約證實兩人關係匪淺(笑)

 

◆ 第二章「殺人考察(前)」、第四章「伽藍の洞」

回溯過去,才知道幹也和式是高中同學。

幹也在雪夜中初遇式,看到她有些虛幻的笑容時就被莫名吸引了吧,高中入學典禮再次發現她和服的顯眼身影,在擁擠的學生裡拼命追過去,儘管她散發出的排斥意味那麼清楚,仍然對她搭話、邀請她一起吃午飯,一直主動接近,想更認識兩儀式這個人。

於是不知不覺“病入膏盲”了吧?就算隱約發現或明示暗示危險那麼近、明明沾血的她和肉團讓他呼吸窒息、嘔吐噁心,式都說出自己可能會殺掉他,幹也仍不論雨天雪地持續於宅第外監視、仍看著她的眼睛說出“相信”,那已經不是一般人做得出來的舉動了吧,這個看似普通人類的黑桐幹也,肯定哪裡有問題,那是無可救藥的重症。

不過若他不是這種一再接近的不死心重症,或許式不會想殺掉他、織不會消失、沒有那兩年的昏迷、沒有直死之魔眼、沒有心被填補的兩儀式?

第四章「伽藍の洞」接續第二章,簡單描述式昏迷、幹也持續到醫院送鮮花並因為人偶而加入橙子工房的過去。然重點在於沉睡兩年後的覺醒,伴隨著「直死之魔眼」,死過,然後復甦,不想死,成了現在的兩儀式。

 

◆ 第三章「痛覚殘留」

很刺眼,因為一開始就是少女淺上藤乃的被輪姦,無痛症的她痛覺在被球棒毆打背部時遭喚醒,於是能扭曲所有物品的能力爆發,她展開了以復仇為名的殺戮,痛覺殘留……殺再多人也無法止住。

淺上藤乃,其實某程度和Fate/Stay Night 裡的間桐櫻很相似,不幸的遭遇讓心靈因此扭曲,到最後,就像式說的,藤乃殺人時嘴角是揚起,已經變成在享受那種樂趣。

此章看出幹也的濫好人個性,他學生時代無意間的行為也讓淺上藤乃深深記在心裡,如果沒有式、如果和藤乃有更多交集,或許他會像士郎那樣,變成藤乃為此瘋狂的學長吧?但主角是幹也和式,所以最後是他們在坍塌大橋附近的身影,那樣互相理解的默契和陪伴,很不賴。

 

◆ 第五章「矛盾螺旋」

新角色是士郎原點(?)的臙條巴,原本在第三章還想著「濫好人幹也那麼關心其他女性,式不在意嗎?」,看到式隨便收留自稱殺人犯陌生男子回家住宿的舉動後……嗯,因為最在意的永遠只有一個,所以不會特別擔心,畢竟很清楚那是對方的個性,但還是有小小擔心,那是兩人給我的感覺(笑)

這章直撲主線展開劇情,揪出了前面支線的幕後主使者。荒耶宗蓮、阿魯巴的登場帶出魔術師世界、人偶與根源,並讓橙子及式遭遇到敗北,然同時也激出兩人除非得以才使用的暗藏大絕。

那棟惡夢公寓的詭異恐怖實在一絕,彷彿推理小說的螺旋建築成了心靈陷阱,瞬間化成地獄,人偶們夜晚死亡白天復活,每天重複著死亡戲碼,跟著巴回到他真正的家,卻也跟著他確認假的自己……到最後,或許真假才是沒價值的東西,畢竟最重要的是確實存在的情感。

很喜歡這章裡,幹也那段「不管式是男是女,他應該都會病入膏盲」的發言(然後被鮮花用書砸,聽到的橙子也大爆笑 XD),章末式縮在棉被向幹也討他家鑰匙的臉紅實在萌 ///,兩人的感覺很甜啊,難怪會有未來福音(笑)

五章看下去,從「直死之魔眼」構成的世界、從「伽藍之堂」的蒼崎橙子、從黑桐幹也和兩儀式,以及所有過去現在未來產生了許多感觸感情。等著第六七章,以及空之境界外尚未碰觸的Fate/HA與月姬遊戲。

 

◆  第六章「忘卻錄音」、第七章「殺人考察(後)」

黑桐幹也,你這傢伙…到底是?

他選擇普通,選擇不成為特別的存在,但,一般普通人真的有辦法做到那程度嗎?腿斷、失去一邊眼睛,還被硬塞十幾顆足以致死的藥物,儘管如此,還是拖著自己的身體,爬到了式的身邊。

這種執著,真的,一點也不普通。

就是因為幹也擁有這種接近瘋狂的執著,才能把式留在這邊的世界嗎?

式,果然很厲害,不是怪力亂神的厲害,那雙眼也無法瞪一瞪就讓物體消滅,在那種狀態下能咬斷自己的手指掙脫出手銬,不管是精神,還是肉體、身手,承受度都相當高,但看向那邊爬過來的幹也,又無言了,這對要普通過日子的情侶實在太可怕 XD

殺人,以及殺戮,還有連殺人都稱不上的逃避者,定義相當有趣,尤其殺人,是感情超過了自身容量的這點。

式是殺人了,認為幹也被殺死而湧出的感情,超過了兩儀式的容量,所以,殺死了一直想被殺死的逃避者,以殺人鬼之名為傲的逃避者。

幹也連死到臨頭也不忘囉唆碎碎念,聽到式那句「連死也死得那麼脫線,果然是黑桐」的評語,忍不住揚起嘴角。

沒死,真是太好了,雖然確實「ひどい目にあった」,但不會原諒那個人,不會放過那個要代替自己失去的,必須永遠牽著自己手的那個人。

微臉紅,還有露出微笑的式,實在迷人,不過幹也很沉穩:D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