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Zero 廣播劇 vol.1~第四次聖杯戰爭

尚未開始正式交戰前及戰鬥序幕掀起時各組人馬的秘辛,讓人再次墜入聖杯戰爭的殘酷與美麗。

Fate/Zero廣播劇同原作小說,各卷標題分別為:「第四次聖杯戰爭秘話」、「王者們的狂宴」、「散落而去的人們」、「煉獄之炎」,以下vol.1聽完後的一些感想。

 

Disc 1 聖杯戰前‧主人篇

切嗣聲音不太突出,有種說不出來特色的感覺,不過或許就是這樣才適合專門以暗殺手段狙擊目標,讓自己在人群中隱形的他?最初聽到的是他在妻女面前無防備的愧疚、哽噎的脆弱一面,然在愛因茲貝倫老人面前是遵從、嚴肅語氣。等戰爭開始後,會聽到他冷血無情的指令嗎?切嗣是個寡言的人,在士郎面前的老爸又是什麼樣子呢,有點想聽他們對話的聲音。

愛麗絲菲爾,沒有違合感,溫柔、優雅、高貴氣質都能從用語及聲調裡感覺到,對切嗣體諒、支持、鼓勵,並深愛信賴著他。身為人造人容器的她,是怎麼和切嗣相遇、相戀並結為夫妻呢?小說沒詳述,但兩人間的愛情一定很美麗吧,很悲傷,但很美麗。

時臣、綺禮和老妖怪臓硯的聲音都沒什麼問題,小時候的凜和櫻也已經能聽出她們的個性,目前感觸最深的聲音是雁夜和韋伯(Waver)。

一開始聽到間桐雁夜的聲音有些小驚訝,因為比想像得年輕很多,嗯,在遠坂葵、凜、櫻面前的他只是個親切溫柔、語氣和緩的青年,但他的心裡沒有外表平靜,充滿因懊悔、自責而激動的強烈感情。到了老妖怪臓硯面前,語氣變得不客氣且有點諷刺挑釁…雁夜的聲音很好聽,所以聽到總覺得有點想哭,想到他的遭遇就感到非常難過,有種深沉悲哀。他以最單純的私心參戰,然後結局,幸也不幸。

和雁夜的對照組就是韋伯(Waver),聽到他的聲音就想笑XD,他是這次聖杯戰爭最可愛的人吧,不管是小家子氣的參戰理由、在房間裡呆呆大笑,一舉一動實在很歡樂,少年的聲音也很悅耳,耍蠢時極具娛樂性,覺得非常有趣。精采小說搭配聲音帶來不同享受,真高興製成Drama CD。

 

Disc 2 聖杯戰前‧從者篇

英靈召喚的部分,Drama不同於小說,使用了切換重疊的手法,讓各組召喚的那刻重合,聽到不同從者同時的質問「あなた・お前・おぬし是我的主人嗎?」,英靈們不同口調用詞的男女聲重疊在一起,帶來一種揭幕的震撼效果,覺得這種表現方法很棒。

英靈們的聲音也都相當貼切,能聽到Saber頑固的騎士氣質、金閃閃Archer的獨尊高傲與目中無人、征服王Rider豪邁無拘,Assassin暗殺團的女性哈珊和之後登場的Lancer,語氣也整個正確,其中和想像較不同的就是殺人鬼Caster吧。

小說中,Caster登場冷靜說明恐懼之美這門藝術,還對龍之介說「你真是個有趣的人」時,我覺得似乎是個清冷而帶有邪氣的男人,沒想到聲音是偏“人妖系”,聽到小驚訝,但或許最初在腦海裡勾勒出的形象是我的誤會也說不定,聽久了就覺得也蠻適合。

其實龍之介和Caster兩隻殺人鬼的組合可以說是相當歡樂(僅次於Rider組),在登場時龍之介對Caster感動大喊:「COOL!你真是太厲害、太COOL」時的交心就能發現這組在召喚時契合與互信度冠於其他六組。雖然有笑點,好笑殺人鬼還是可怕的殺人鬼,不太想跟他們沾上邊。

所有組別裡,我最喜歡的是Rider和韋伯(Waver),超好笑,每次聽到韋伯對Rider喊「バカバカバカ」然後被Rider一拳揍下去的場面都忍不住笑,因為韋伯很多話、征服王也是暢所欲言的個性,還會基於求知心窩在韋伯房間看電視、去買電動、郵購T-shirt,互動實在很好玩,兩人關係的轉變也很溫馨,結局也沒有遺憾,很棒的相遇。

 

Disc 3 揭幕序曲 交戰

聽著愛麗絲菲爾在抵達冬木鎮之初時和Saber的對話,再次感動於她的堅強,明明被賦予的是那麼殘酷的命運,在聖杯戰爭前也曾未踏出城堡一步,只是聽切嗣說著世界的一切(衛宮宅有她嚮往日本和室建築的雀躍),卻還能以那樣明亮開朗的態度珍惜、面對著,真的很厲害。

另外,最初認為特色不夠的切嗣聲音已經烙印在腦海了,一定就是這樣吧,衛宮切嗣這個男人。就算情報調查或截擊命令,淡淡指令中並非冷血,總覺得聽到的是一種太過龐大於是壓縮起的多情?很喜歡切嗣口中發出的「舞彌」,他們之間不需要多餘言語,所有舉止都寫著默契。

於是在各自的計劃下,聖杯戰爭正式開始,序幕就轟烈得精采。

率先開戰的Saber與Lancer身後,有等著良機隱藏氣息的Assassin,有支援與觀察的切嗣、舞彌,然後是以戰車衝入、大方報上真名的 Rider!而在他豪邁的挑釁下,英雄王金Archer以兼鄙視所有人狂妄之姿現身,隨即狂暴黑騎士Berserker出現……只是序幕的熱身賽就是激烈亂鬥,實在過癮。邊聽邊勾起剛碰小說的感動,這是士郎彷彿同學會的“BOY MEETS GRIL”第五次聖杯戰爭無法比擬的地方呢。

vol.1的最後,是令人悲傷的雁夜慟哭,被刻印蟲啃噬侵蝕、失控的Berserker,全靠想拯救櫻與對遠坂時臣的恨意,痛苦蠕動著,好聽的聲音成了沙啞、掙扎著的呻吟 Q_Q

ED歌曲是「SAMUSARA」,輕快旋律裡一次次詢問著相信,很好聽。我想,或許那就是這場僅有一個悲慘結局聖杯戰爭的另一意義,救贖。

於是文字之後,Fate/Zero的世界以聲音再次活了起來,被深深吸引。把小說重頭複習了一次,隨著殘酷的死亡落淚,在結局發出滿足的嘆息。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