ら.プリンス之 跌倒?

或許是在情人節這一天?或許是在白色情人節這一天?或許是昨天,或許是今天,或許是明天,又或許是日常中的每一天。不論哪一天都有可能發生,這樣的情景,總是突如其來。

 

◆ 一哉篇

むぎ熊熊跌到一哉身上……

「……笨蛋。」一哉扶著むぎ。
「還是說……妳想誘惑我?」直視むぎ的一哉,讓她很慌。

「沒、沒有啦,只是一時不穩而已!」

「是嗎?」一哉仔細看著むぎ臉微紅的羞澀。
「昨晚的後遺症?」發覺什麼似笑了。

「才、才不是~~~~~」連忙否認的むぎ,頓時紅透的臉洩漏了端倪。

「……那是就一切良好,今晚再來也不成問題。」

「等等,一哉~」むぎ露出求饒的神情,然愉快的一哉,笑著宣示今晚的計劃。

 

◆  依織篇

むぎ突然重心不穩,眼看就要跌倒……

「小心!」依織即時接住了むぎ。「沒事吧?」關心地問。

「身體不舒服嗎?是家政婦的工作量太大,還是學校有煩心的事?不要逞強喔,妳不是一個人,為公主分憂解勞是我的責任。」

「謝謝,依織,不過真的不要緊。」有點不好意思的むぎ。

依織仔細觀察むぎ,露出理解的微笑。

「果然昨天還是太過火了,對不起,むぎ」
「為了補償,今天的工作就交給我吧,好好休息,我今晚會溫柔一點的。」

 

◆ 麻生篇

麻生莫名其妙跌到むぎ身上……

「啊,抱歉,むぎ,沒事吧?」
「沒事,只是嚇了一跳。」
「是嗎,太好了。」鬆了一口氣。
「那個……」むぎ小聲的問道。
「嗯?」
「可以從我身上起來了嗎?」被壓住,有點不好意思。
「啊…」現在才發現兩人不雅姿勢的麻生。

むぎ想推他起身。本來打算起來的麻生,突然想到什麼,改變心意又壓下去。

「麻、麻生?」
「妳不喜歡嗎?」
「什麼?」むぎ一頭霧水。
「妳不喜歡我碰妳嗎?」
「不、不是,現在是大白天耶,而且在這種地方…不對,怎麼會扯到這裡來啦!」
「時間地點那種東西無所謂啦!」不准むぎ撇過頭,要她直視他。

「昨晚……不喜歡嗎?」

「///,不要問我這種問題啦!!!」

羞得想找一個洞鑽的むぎ,又想迴避麻生直勾勾釘住的視線。

「我不問妳問誰啊!總、總要搞清楚,才知道要怎麼改進啊!」麻生同樣臉微紅,卻又很認真地要求答案。

「……酸痛。全身酸痛……麻生你太超過了啦!」むぎ終於克服矜持喊了出來。

「啊,是嗎?」搔搔頭。「放心,這次我會溫柔一點。」

「這次……?等、等等,麻生~~~~~~~~~」燈光轉暗……

 

◆  瀨伊篇

むぎ忙進忙出,但腳步有點不穩,不似平常活力十足的步伐。瀨伊觀察一陣子,移動到適當的位置,舒服的沙發上,突然伸出腿……

「啊~~」絆倒了むぎ,並準確將むぎ拉向他的懷裡。

「你在做什麼啊,瀨伊!!!」

〈幹嘛故意絆倒我,難道只是因為好玩!?〉
〈…等等,瀨伊的話,就是因為好玩也說不定……〉

むぎ出聲抱怨的同時,心裡閃過了這樣的念頭。

「這是對女友的體貼〈心〉」
「體貼?絆倒我嗎?」むぎ無法理解…
「因為むぎ太累了啊,昨、晚、的、事~」用曖昧語氣強調。
「瀨、瀨伊~~~~~~~~」

「所以不行,勉強自己工作是不行的喔。為了親愛的女友,我不介意幫點小忙,今天むぎ強制休息,只能待在這裡喔~」把むぎ抱得更緊。

「但是晚餐…還有瀨伊剛才要的蛋糕和紅茶,在廚房……」

「蛋糕叫羽倉拿來就好,晚餐他們自己去外面吃,為了重要的家政婦的身體,大家一定會答應的~」〈唇,貼近むぎ耳朵〉「今晚也不會讓妳逃掉的。」

the end

>>

此文為發表於巴哈Full House Kiss版的舊文,是本人厚著臉皮硬拿去參加徵文企劃。

其實我非常害怕啊,因為我一直懷疑自己寫的到底算不算同人…比較願意承認的,大概就屬鍊金術士那兩篇和火原那篇,其他我都不知道算不算……因為大多只是一些冒出來的片段想法,沒有所謂的劇情,沒有構思的動作。總之這是照舊篇幅長度差異極大的同人妄想第三彈。三個妄想出現了顯而易見的雷同〈抱頭〉,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麻生篇字會特別多啦~不過依織篇特別短的原因我倒是很清楚〈心虛〉

「依織,我對不起你,我發誓你真的是個值得託付終生、魅力十足溫柔體貼的好情人,比起不太可靠、少奶奶生活前途渺茫的麻生、小惡魔把人耍得團團轉的纖細難搞瀨伊、依織你只是錢比一哉少了點、女友史有得拼、生氣起來可怕了點,其他都很好啊,但不知道為什麼妄想時場景很短………………………咦?」

ら.プリンス四人冷眼掃過珊,頭也不回地走了。

「等、等等,誤會、是誤會啦~~~~~」某珊爬過去抱住眾人的大腿。

「剛說的只是開玩笑,四位的魅力絕對是頂尖的,麻生的純情和笨拙關心、一哉是絕品、依織溫柔面具的冷漠和一旦投入的熱情,還有瀨伊…瀨伊…等等,我想一下…呃,總之光聽聲音就會被秒殺,沒有人比你們更適合むぎ了!」所以請放過不小心亂說話的小女子一馬啊

「我對諸位真的是有強烈愛意啊,光看我跑二代遊戲皇和理事長連一輪都沒追過,就是我專情忠貞的最大鐵証!不、不要拋棄人家啦~再用不屑的眼神瞪我,我、我就讓むぎ甩掉你們,去開春太結局喔,怎樣,怕了吧,哇哈哈哈哈哈哈~~~」

〈呼……………………〉冷風吹過,四人早已走遠,徒留呆坐地板仰天長嘯的某珊。

補充:雖然標題叫跌倒……其實應該叫「腿軟」比較貼切〈大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