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Angel is in my arms By 月依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間一下子就來到白色情人節了
一般來說,這是女孩子期待意中男孩回禮的美好日子,但是……

……

3/14  Pm3:38 教室───

「────不管我怎麼想,我還是想不到一哉くん會回送我什麼」むぎ垂首趴在桌上「或者該說,光是想到回禮的程度……」……(冷汗)

「?哪,すず,妳說回送什麼?」夏実好奇的問

「嗚,當然是指情人節回禮啦」むぎ抬頭看向夏実和遊洛院

「嗯~~御堂さん那麼重視妳,送的應該會是很高價的東西吧」夏実歪著頭想想後回答

「~~~就是這樣才可怕啊……雖然我並不是討厭一哉くん送的東西」但是禮物會有的價格………むぎ一想到那個可能的天文數字就頭皮發麻

「妳真是太不知好歹了,鈴原さん」遊洛院指著むぎ「要知道,能讓御堂樣送禮,這學校裡可只有妳一人有這權力和義務能接受,妳應該要滿足才對」

「……那個…遊洛院さん?那是因為妳不知道一哉くん回禮的可怕地步……」むぎ無力

「不過真是幸福啊,すず,我看我也來找個男友吧?」

「…為什麼話題會轉到這邊來?」

「啊哈哈,啊,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和遊洛院さん先走囉,すず,掰掰」

「啊,嗯,掰掰」

目送兩人離去,むぎ跟著起身「唔,反正不管我怎麼想都沒辦法改變事實的話,那我就只好接受了」雖然真的想像不到……

這時むぎ不免想起去年剛開學時,一哉因為得去美國三個月而沒辦法陪她時,在百忙之中空出時間,特地包下御堂樂園(一哉家旗下的遊樂園)一整晚,和她兩個人好好的玩個夠。

────要是今年的回禮也到那種程度的話───

「………我可不可以不要想像…………」

 

XXXXXXXXXXXXXXXXXXXXXX

Pm4:25 一哉家───

到了家,むぎ回房倒在床上──

大大伸個懶腰「嗯───,那種事就別再想了」畢竟她也不是不想收一哉くん的心意,只是哪───

「要是,能讓一哉くん今天陪我的時間長一些,那就好了」

むぎ當然知道因為一哉很忙,所以為了補償她,一哉總是盡量的在其他方面想辦法滿足她───甚至到了過火的地步

「晚上一哉くん回來的話問看看好了,能不能找個時間兩人再像那時一樣出去玩這樣就夠了」

翻個身

「呼───放心下來後就有點想睡了」

むぎ看看時間

「離晚餐還有點時間,我先來休息一下好了」

「嗯………」

略翻個身,還在半睡半醒的むぎ覺得樓下好像有點吵───?

「這個時間……一哉くん應該還沒回家啊……啊!難不成是小偷?」むぎ連忙躡手躡腳的輕輕打開房門,吵雜的人聲立刻從樓下傳了上來「……咦?這種感覺……」一邊疑惑於這種吵雜的熟悉感,むぎ一邊輕輕的往人聲所在的客廳走去

 

「………所以說,為什麼我們得來做這種事啊!?」不滿的聲音

「就是說啊,明明就是一哉你自己要做的,拖我們幾個下水做什麼,人家只是想來找むぎちゃん玩的」一付『好無趣』的樣子

「……囉嗦,一宮,一開始我就說過用不到你,是你自己也跑來的」冷眼一瞪

「哇,好~過~份,等むぎちゃん起來我要向她告狀『一哉對むぎちゃん不忠,在外頭和漂亮姐姐約會』」小惡魔模式啟動

「………誰在外頭和漂亮姐姐約會了?」半無言半受不了的一哉

「剛~剛就有」微笑微笑(當然是小惡魔式)

「………」低氣壓開始形成

「好了好了,瀨伊,別再吵了,到時把むぎちゃん吵起來就不好了」打圓場中

(呃,對不起喔,依織くん,我已經起來了)偷偷在心底道歉,むぎ雖然相信一哉不會變心,但對於剛剛瀨伊說的「漂亮姐姐」還是起了一點好奇心,因此繼續在外頭偷聽。

「不會啦,むぎちゃん只要睡著了就不容易醒來,之前還同住時我已經試過了,呵呵☆」

(咦?)

「……一宮你做過什麼?」被勾起好奇心的麻生

「呵呵,那對羽倉來說是未知領域,就算我說了你也不懂」損死人不償命的瀨伊

「你說什麼!?一宮」立刻抓狂的麻生

「……雖然我很想說羽倉你很吵,不過我也想知道一宮你曾對すず做了什麼好事」一哉冷掃瀨伊

「嗚哇,好可怕。沒什麼啦~只是之前むぎちゃん在客廳睡覺時我曾……」聲音轉小,任憑むぎ拉長耳朵還是聽不到

「……………一宮,你………」呆掉的麻生

「……………這還真是,大膽呢」略帶無奈的依織

「……………………」先是無任何回音的一哉「…………一宮」聲音相當寒「你今天別想好好走出這扇大門了」

「哇~~一哉好可怕,竟然打算對付我」假哭的瀨伊

「囉嗦,我沒直接把你趕出去就算不錯了,你還想怎樣」一哉轉過身去不理瀨伊

「怎麼那麼小氣,反正現在むぎちゃん都和你住在一起了,我也不過是偷親她的額頭而已」故意大聲碎碎念的瀨伊

(咦咦咦────!?)むぎ大驚(什麼時候的事我怎麼都不知道)

「………瀨伊,我看你還是反省一下比較好」看著某人原本就已經不小的怒火好像有加大的跡象,依織嘆口氣提醒瀨伊

「……好吧」貌似是玩夠了,瀨伊攤攤手「那麼,我們現在要做什麼呢?一哉」

「………………」一哉停下手邊的工作「那就麻煩你,好.好.將那些娃娃擺好」

「是是」瀨伊一邊沒什麼誠意的回應一邊開始擺起娃娃「是說,一哉,你怎麼會突然想到要擺這些娃娃?女兒節不是已經過了?」拿起娃娃「而且這些娃娃……怎麼好像挺像我認識的人?」

「這些?是すず之前做的」

「嗯───むぎちゃん的手還是一樣那麼巧嘛」依織順手放上一個「喔呀?這個娃娃不就是瀨伊你嘛」

「咦?我看看」興趣滿滿的瀨伊「哇,我有這麼可愛嗎?我都不知道」

「……不過那個娃娃後頭加的惡魔翅膀還真是符合」麻生站到一旁「哪,御堂,這條彩帶你要掛到哪邊去?」

「掛在那邊就好了」

「了解」

「不公平───為什麼只有一哉和むぎちゃん的娃娃是穿同色的衣服」瀨伊大叫

「哼,那是當然的」冷笑

「~~~真是讓人生氣。果然以前還是該多對むぎちゃん……」故意沒再說下去

「……一宮,要是你不想參加待會的派對那你就繼續說下去沒關係」(青筋)

「好嘛好嘛」嘟起嘴巴沒再說話的瀨伊

「不過一哉,為什麼你今天要辦這個派對?」一邊也開始整理的依織問起

「因為那傢伙沒什麼想要的東西,啊松川さん,已經弄得差不多了嗎?」

「沒什麼想要的東西?」麻生疑惑

「啊啊。你們也知道,那傢伙的個性吧?比起拿到那些貴重的禮物,她更希望的,是能和她重視的人在一起吧?」

「嗯~~這樣說是沒錯」瀨伊抬頭望望娃娃的位置「這又和今天的派對有什麼關係?」

「剛好你們現在又因為すず的緣故全都在日本」一哉收拾東西「反正之前那次算是すず作東,那這次就換我,這也算得上是招待會吧」

「所以說,苗さん會在餐廳和你碰面就是為了這個囉?」

(姐姐?什麼時候回來的??)

「嗯,我拜託她趕回來的。既然四月時她也會回來掃墓,那就不如先回來一起參加招待會」

「況且,すず已經也快半年沒看到姐姐了。讓她高興一下也不錯」停下動作「畢竟,我比較不容易找出時間和她在一起,雖然我也很想只和她單獨兩人,但是如果有更多人一起過的話她會更高興吧………之前我曾聽她提過她想要再和大家聚一聚」

「……一哉」

「沒什麼,這只是隨口說說罷了。好了,弄得差不多了」站起身「我想姐姐和丘崎さん她們也快到了,我先去接她們」

只見客廳最明顯的角落上,放了一個平常在女兒節時才會拿出來的娃娃架,但排在上頭的娃娃則從日本人偶變成了一個個的布娃娃,每個布娃娃臉上都是滿滿的笑容

「啊,那邊就由我去迎接吧」依織將布置後剩下的東西整理好「畢竟你和むぎちゃん是這次派對的主角───這是你白色情人節的回禮對吧?真難為你了」微微笑

「……沒什麼」

「啊,那我去確認料理那邊準備好了沒,他們應該也要送來了」

「哼~~好無聊,那我也跟羽倉去玩羽倉好了,人家比較想吃むぎちゃん的料理」

「我說過很多次我不是你的玩具了!!還有,拜託鈴原做的話這場派對不就穿幫了嗎?」

「哼,那傢伙的親手料理只有我能嘗」

「不知道為什麼,就是目前這句話讓我最不爽」

「同感」

「好了別鬧了,時間也差不多了,趕快去做最後準備吧」

(啊,我得趕快回房了)雖然眼淚快掉下來了,但怕被四人發現的むぎ還是連忙擦擦臉,以飛快的速度輕巧的回到二樓。

「……一哉くん,謝謝你,這是我收過,最好的禮物了───能和我,重視的人們一起渡過,真的是太好了」

 

 

小小小甜

「哪,一哉くん」

「嗯?」

「你什麼時候盤算好這場派對的?」

「就在妳那天替我辦生日派對時」

「那天就決定好了?」

「當然」

「一哉くん還是和以前一樣唯我獨尊」

「這句是稱讚還是挖苦?」

「你說呢?呵呵」

「哼───那麼」手伸進衣領「我就來好好讓妳招供吧」

「什!?等下,一哉くん!」

「不等」一陣衣服磨擦聲

「……一哉くん,欺負人……」喘息

「是……先說那種話的人……不好」氣息不整

「真是………哪,一哉くん」

「………嗯?」

「謝謝你」

「要謝的話……直接用身體吧………」

「………………」勾住脖子「…一哉くん…」

「我能當成…這是隨我享用……的意思嗎…」

「……你……不是……已經……在用……了嗎?」

「……那……也是……」

親吻

「我愛你(妳)」

 

 

好的,完成,好像沒什麼兩人談情畫面(汗)相信我,我真的想,但我努力了很久,還是不能表現我腦中情色場景的百分之一(毆死)要是有看不懂前因的人請去巴哈版找不才在下的舊文吧(順便請別再說標題不合等等之類的,反正我文不對題好像也已經不少次了←踹)

那麼~這篇僅送給回憶工房3的珊(笑)還請笑納m(__)m

 

 

好歡樂的再聚 >0<,偷聽模式下看到四人融洽(?)的互動真讓人開心,能清楚感受到大家對むぎ的好,她一定很感動很感動吧!

不過會有這樣的局面,都是妳拼命努力的結果喔,むぎ~(微笑)

瀨伊偷親睡著的むぎ額頭,輕易能想像那個畫面呢,他也曾經看著むぎ在洗衣間不小心打瞌睡,被滿出來的水沾濕冷醒的可愛模樣微笑(←不去幫忙關水XD),一哉吃醋的冷聲真不錯,如果戀人是依織的狀況,應該更可怕XDDDD,麻生則會怒吼(←平常就很吵XD),很有趣。

聽著他們的對話,被重視的溫暖感覺充滿了整顆心,因為同樣重視他們,所以才會感到那麼幸福、忍不住想掉淚的衝動吧,已經是像家人一樣無可取代的存在了。但是,情人間還是特別甜膩,逼供的手段來不及阻止也不想阻止,氣息不整的兩人讓人臉紅不已,這是最棒的情人節回禮 >//////<,把總算屬於自己的女神擁在懷裡,一定不會放開吧,一哉~

就算Full House Kiss系列看似告一段落,對人物的喜愛卻還是那麼深刻清晰,激萌!我也會試著在心裡補完那羞人的情色場景(喂),感謝月依好棒的禮物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