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llaby of the rain.  By Kame

「學長,你很討厭下雨天嗎?」

直到伴隨著擔心的聲音傳至耳邊時,拓哉才發現原來自己一直望著窗外發呆。

……

今天是難得的假日,雖然因為連日來的大雨讓人有些不大想出門,但因為陽菜的一句「好想出去走走。」,拓哉他們還是決定撐著傘出門。

他們並沒有特別想去的地方,只是隨意的在昭和レトロ通り 閒逛,直到兩人都累了,才走進商店街裡一家新開的咖啡廳裡休息。

就在兩人點的飲料都送上來後,陽菜突然開口向拓哉發問。

「怎麼突然這麼問?」

「最近……學長的表情總是十分沉重。而且,前兩天貴人老師也很難得的把我叫到社會科辦公室去。」

「大哥?」

「嗯,他對我說學長只要一到連續下雨的日子,總是睡得很不安穩。」

「嘖……真是多管閒事。」

小聲的抱怨一下後,他拿起桌上的糖罐,往自己的杯子裡加入四、五匙的砂糖,然後將杯中甜得不像咖啡的液體喝了一大口,才緩緩的開口回答一開始的問題。

「其實,也不能說是討厭……」

不經意的往窗外望去,外頭如瀑的雨絲雖然讓他感到心煩,但還不至於無法容忍。
真正讓他難以忍受的,是雨水的淅瀝聲。

第一次聽到「天泣之力」這個名詞,是在身為當主的父親講述九艘歷史的時候,那時還很年幼的他對於太過複雜的東西沒有記憶能力,只記住了那是專屬於九艘之母的八百比丘尼的能力。直到那天,因為自己的無知而將唯一的玩伴變成九艘後,他才明白「天泣之力」所代表的意思。

一直被族人所監視的女孩,漸漸浮現出來的能力竟然是繼八百比丘尼後,九艘一族中就再也不曾出現過的天泣之力。為此,鄉里中的大人物三不五時就聚在一起,討論究竟該怎麼處理這個問題。而無法在會談中插上話的拓哉,則利用大人都不在的時間偷偷調查起「天泣之力」的事情。

九艘鄉里中有關天泣之力的記載並不多,少數的那幾本也都是用難懂的古文所抄寫,對那時的拓哉來說,那些根本就是天書。但是,他認為自己有知道的義務,不管是為了那個女孩,亦或是為了自己。

不停翻著字典查詢那些他看不懂的文字,然後將它們一個一個給串聯起來,拓哉終於弄清天泣之力是怎樣的能力──能操控天氣、呼喚風雨的強大力量。
但最讓拓哉印象深刻的,卻還是天氣會隨著能力者的情緒變化這點。在那之後,每到下雨的日子,拓哉總會猜想是否身在遠方的那個女孩現在正在哭泣。

九艘一族是有著治癒能力以及悠久壽命的族群。
只就能力看起來很強大也很讓人羨慕,但拓哉很明白根本不是這樣。

九艘不能算是人類,他們所擁有的能力只會帶來悲劇,因此一直以來九艘只能選擇離群索居的生活。在翻閱那些文獻的時候他就注意到了,那些資料上記載的並不只有九艘的歷史,還有許多人類與九艘接觸之後所發生的悲劇。

一想到自己在不知不覺間就毀了重要玩伴的人生,拓哉就內咎的無法原諒自己。
將來,等到那個女孩發現了自己已經不是人類,一定會痛苦的放聲大哭吧!屆時又會降下多大的雨?

拓哉明白,如果不想看的話,只要閉上眼睛就可以。
但是聲音不同,不管他如何摀住雙耳、不管他將房間裡的音響開得多大聲,他仍舊還是聽得到雨水的聲音。他並不討厭雨,那是真的。只是──

「我只是有些無法適從而已。」

因為那雨聲,總是無時無刻提醒著自己,在過去,那個愚蠢的自己曾經犯下多麼不可饒恕的罪行。

「因為我的關係?」

「不對,這和妳無關,如果說一定要找個人出來負責,那也絕對是我自己。」

「是嗎。」

陽菜臉上的表情像是還有很多話想說,但對於拓哉斬釘截鐵的回應,她只是輕輕的頷首表示理解。沉默了一會後,她稍微作了個手勢請服務生過來,然後做出了一件讓拓哉忍不住瞠目結舌的事情。 ──她將菜單上的蛋糕全部點了一個。

「喂!陽菜,點那麼多蛋糕妳吃得完嗎?」

當服務生將蛋糕一一送上的時候,拓哉有些擔心的詢問陽菜,而她則是滿臉笑容的回應:

「沒問題的,因為學長也會跟我一起吃嘛。」

「咦?」

「錢的部份也請不用擔心,上個星期我有拿到額外的零用錢,所以沒問題。」

「不……我不是那個意思。」

「學長,心情不好的時候就要吃甜的東西,這在女孩子的世界裡可是非常有名的守則喔。」

「陽菜……」

「不過,我和仁美的共識是,幸福的時候吃蛋糕,會讓一倍的幸福變成三倍。」

「…………說到底妳們只是想吃蛋糕而已吧。」

沒有反駁拓哉的話,陽菜只是滿臉笑容的繼續往下說。

「學長,我現在很幸福!不管是像今天這樣和學長一起逛街,還是像現在這樣聊著天,和學長一起度過的時光都讓我感到很快樂。所以,為了讓幸福加倍,我才想和學長一起吃蛋糕。」

「妳覺得我有選擇的空間嗎?」

看著眼前的蛋糕山,他露出了今天的第一個笑容。
拓哉知道,眼前這些甜食代表的,是來自陽菜的關心。知道自己喜歡甜食的她,絕對是因為想讓自己開心才點這麼多蛋糕。

「那麼,我就不客氣了。」

拓哉拿起距離自己最近的盤子,開始品嚐著來自陽菜的關心。
直到眼前的甜食消化了一半,拓哉才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似的,一邊將盤子裡最後一口的蛋糕塞入嘴裡,一邊提出他的問題。

「這麼說來,如果是妳的能力的話應該是可以讓雨停吧。」

「唔,要做的話應該是做得到,不過我不想這麼做,總覺得這樣子改變自然法則不太好。」

「喂,妳覺得妳真的可以說這種話嗎?不知道上次是誰看電影看到鎮上下大雨?」

「呃……都說過那是因為有不可抗力的因素了。而且之後我很快就讓雨停下來了啊。」

「所以上面的理由駁回,究竟為什麼不讓雨停呢?」

「…………學長能夠保證不會笑我?」

「啊啊,我保證。」

在得到拓哉的保證後,陽菜才滿臉不好意思的說出真正的原因。

「我希望能夠和學長一起在雨天製造出很多很愉快的回憶,多到讓人無法忽略,這樣子就算將來又下雨了,學長心中也只會浮現快樂的回憶。」

拓哉看著眼前的陽菜,有一瞬間他覺得自己似乎是到現在才真正了解她。
明明外表看起來是個需要被人保護的傢伙,但卻比任何人都還要堅強,而且總是在自己最痛苦的時候給予自己救贖,不管是十年前或是現在。

仔細想過後才發現到,自己究竟從眼前的少女身上得到多少珍貴的東西。這讓他發自內心的想要好好珍惜眼前的少女。在未來的人生裡,他想守護她,也想與她攜手共度每一天。
這是自一個月前就存在於拓哉心中的想法,而今天他再次的確認了自己想法。

然後──

「呼哈哈哈!我說妳啊,真是個笨蛋哪!」

拓哉笑了,彷彿是將這幾天以來一直佔據自我心靈的陰霾給一起吐出那般,他打從心底的大笑了出來。

「咦?為什麼?學長你不是已經答應過不會笑我了嗎?而且,我可是真的很為學長擔心,結果得到的卻是一陣笑?」

「啊啊,抱歉哪,不過就是因為真的很笨所以才笑啊。」

「討厭,我再也不要擔心拓哉學長了,還有蛋糕也不給你吃了。」

「會變胖喔。」

「嗚……」

伸手將桌上的蛋糕拿至面前後,拓哉再次往外望了一眼。

雖然窗外的雨勢絲毫沒有減弱的跡象,但他的心情已經不像之前那樣沉重。現在,即使雨下個不停也無所謂。因為他知道,今晚,自己一定能夠好好的睡上一覺,在這名為「雨聲」的搖籃曲之下。

 

 

又收到一篇賀文禮物,讓人好感動 (~>_< ~),而且還是水旋同人耶!

雖然Kame在心中吐槽自己:「拓哉哪有這麼纖細啊!」(笑),但我覺得很符合拓哉的心境喔……不管如何摀住雙耳,還是那樣清晰的雨水淅瀝聲,無時無刻提醒著自己的罪行,光想著那樣的拓哉就感到心痛──

我想陽菜一定也是這樣吧,才會一口氣把菜單上的蛋糕點齊,移轉拓哉的注意力XD

『心情不好的時候就要吃甜的東西』
『幸福的時候吃蛋糕,會讓一倍的幸福變成三倍』

好有道理喔XDDDD,說著因為和他一起共度時光很幸福,所以要一起讓幸福變成三倍的陽菜、說著要在雨天製作出很多美好回憶,讓拓哉想到雨天就愉快的陽菜,真的,好堅強呢,拓哉和陽菜能夠這樣在一起,忍不住微笑著,為他們感到高興。

聽拓哉說「妳啊,真是個笨蛋哪!」時,立刻在心裡反駁『拓哉你才是笨蛋』XD,看小倆口鬥嘴的互動覺得很開心……能在雨聲中好好入眠,太好了~

覺得Kame把拓哉和陽菜的互動模式和想法都抓得很準,我想這兩人一定就是這樣吧(微笑),今後不用再看拓哉因自責而痛苦別過臉的神情,真好。

話說我看到拓哉毫不猶豫把咖啡加入四、五匙砂糖的那段,不由得笑了,他喜歡甜食這點總是被拿來發揮,到底喜歡到什麼程度厚?(招牌泡芙20個的程度?XD)

這也是拓哉可愛的地方 >////< ,看著他『嬉しいそう』的表情就很開心。

感謝賀文 o(≧v≦)o,雖然說想要對我感謝,其實我更要感謝喔,自己很多沒人回的文章多虧有Kame的觀後感,不同角度的看法常讓我學到很多,還有技術方面問題更是因而得到不少收穫, 也從Kame的推薦才認識很多超精采作品,很慶幸也很感謝這樣由網路交集的緣分。

自己一篇賀文都沒送過人,卻得到好多禮物,我真是個幸運的人,再次感謝Kame的水旋創作,非常高興喔~(是說我也蠻想看Kame來個愁一線就是XD)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