佇立山丘,聖劍與騎士王之夢

以下Fate線感想,完全劇情洩漏,請謹慎決定是否繼續觀看,以免頓失遊戲樂趣。

 

fate

  • 名稱:Fate/stay night(フェイト/ステイナイト)
  • 類型:AVG、奇幻
  • 平台:PC、PS2、PSV
  • 開發:TYPE-MOON
  • 發售日:2004年1月30日(PC)、2007年4月19日(PS2)、2012年11月29日(PSV)
  • 分級:18+(有非18+版)
  • 官網:http://www.typemoon.com/index.html

2007年底全破時感動萬分,很想好好寫下感想卻不知從何下手,結果只寫了「迫不及待去死」總感與莫名其妙的「亂七八糟二次元聖杯戰爭」聯想 Orz

Fate本身的角色、劇情雜感就這樣放著,直到2008年10月讀了Fate/Zero,再度沉迷於這個世界,忍不住重跑 Fate / Stay Night 遊戲,並記下每一線的流程,但感想還是放置,直到過了快半年的現在才突然有了寫下的心情。

 

Fate線

第一條路線,重點在於藉由遠坂凜之口幫衛宮士郎(以及玩家)進行魔術師與聖杯戰爭的基本知識教學,因此士郎不能選擇要Saber停下攻擊Archer的舉動,只能呆呆看著一切的發生,毫無概念的茫然表情讓凜氣急敗壞又無力。

目擊到的Lancer vs. Archer英靈戰鬥、存在於眼前的Saber和遠坂凜,儘管一切的發展令人難以想像其為真實,但從老爸切嗣那學到的一點魔術、被Lancer攻擊的恐懼都那麼清晰,於是衛宮士郎加入了聖杯戰爭,即使他什麼也不了解。

「很高興吧,願望實現了,正義使者。」

然後士郎開始作夢,夢裡有凝望山丘的金髮少女,她輕倚著劍,孤寂的身影滿是堅毅。她是王,拿起劍保衛國土是她的使命,就算眾人僅對她戒慎恐懼、就算不被了解,她捨棄了阿爾托莉雅的名,將一切奉獻與民,至死無悔。

太過孤獨悲傷的夢,讓士郎難以直視Saber。

明明在他看來只是個十來歲的荳蔻少女,該和友人嬉戲笑鬧、逛街喝茶,或許熱中社團、或許忙於課業,就是不該背負著國家這個沉重包袱。莫名的憤怒與悶氣充斥在他的心裡,什麼英靈、什麼亞瑟王根本無所謂,他在意的是怎樣讓眼前這個名為Saber的少女露出笑容,或羞澀或惱怒,不管怎樣的表情都美得令他屏息,就像她降臨在他眼前的那刻,心臟狂跳不停。

 

Fate線,某程度就像綺禮對士郎的諷刺,他只是在滿足自己的英雄慾,一味地把「保護女性是男人的責任」、「少女應該逛街嬉戲過得像少女」、「為什麼不更為自己打算?」等想法強加在Saber身上,搞不清楚自己只是沒什麼能力的半調子魔術師,遇到狂戰士還找死地擋在前線,連自己掛掉從者也完蛋的基本思慮也沒有,行為舉止讓人看得生氣。

那種保護Saber的想法對身為王及戰士的她而言是種侮辱,雖然能感受到士郎是出於關心,卻無法理解他這種不信任她能力的做法,堅持己見的兩人因此起了衝突,然聖杯戰爭沒有喘息的餘地,英雄王Gilgamesh的狂妄與可怕成為眼前之急。

教會幽暗詭異的地下室,再次提醒了士郎大火那天地獄般的情景。不把自己命放在眼裡的魔術鍛鍊、對英雄的憧憬,為了掩蓋忘不掉的一聲聲慘痛悲鳴,誰也沒救,他卻得救,愧疚感不斷啃噬著衛宮士郎的心。

惡魔誘惑著:「難道你不想得到聖杯?只要你希望,我就把聖杯給你。」

咬牙,否定,因為發生過的事無法重來,帶著傷痛和沉重前進不就是為了要把失去的東西藉此留下來嗎?士郎說了,他相信道路並沒有選錯,為了已經走過的人,不能扭曲自己!

Saber因他的話而驚醒,既然選的道路沒錯,王的誓言與騎士的驕傲不曾受玷污,那麼結果是毀滅也沒必要後悔。

「原來,士郎你就是我的劍鞘。」

適當的戰略加賭上一切的堅毅決心,懷抱相同目標的兩人於柳洞寺面臨最終決戰,苦戰後勝利、破壞聖杯、分離,最後是回歸的平靜。風輕輕吹起,衛宮士郎與阿爾托莉雅,在不同時空下看到了相同的美好夢境,這是不後悔的結局。

 

Fate線環繞在騎士王之夢,結局其實收得不錯,很高興不是Saber和士郎從此一起過著幸福快樂日子的設定,但過程的銜接讓人覺得有點問題,畢竟士郎原本只是把想法加在Saber還自以為是的笨蛋,卻在一趟地獄回憶後堅定說出正確高論,感動了Saber……遊戲看到這段劇情有點愕然,並不是無法被這段話所說服,只是士郎之前的所作所為很難讓人看出這份成熟與覺悟,我想,他是在傷痕被狠狠扒出灑鹽的那刻才意識、醒悟到「路沒有選錯」的真正意義也說不定?

那時士郎的言語不再是試圖說服Saber擺脫「王」的束縛,而是認同了騎士王的驕傲與誓言,由衷發出「不需後悔」的強力信念,在他自身經歷的傷痛下顯得那樣有說服力,也才打動了Saber。但Fate線前八成都是士郎的愚蠢與白目,明明兩人才因彼此的態度吵架,轉眼激戰,Saber就發現「士郎的話是對的、自己以往固執的道路錯了」這個結論,轉折突兀,讓人產生強烈的違和感。

另,其實士郎說的這段,印象中在前次聖杯戰爭(虛淵玄撰寫的前傳小說Fate/Zero),三位王於月光下飲酒共酌時,征服王Rider就曾豪氣萬份地拋下類似的「母需後悔」昂首大步邁向終點的王者信念,他以接連的問句逼得Saber節節敗退、無法反駁,Saber卻因為無法認同Rider的駕馭人民的狂妄殘暴而固執己見。同樣的「不後悔」,這次能從士郎的言語得到解脫,除了受到認同,也因為說話的是能讓她產生聯繫夢境,且在這次的聖杯戰爭中彼此信賴、關懷並動了情的士郎吧。

總之,雖然覺得Fate線的銜接還可以再更漂亮、令人感動,但畢竟是魔術師衛宮士郎在聖杯戰爭的起點,所以也不能太苛責他的笨蛋言行,至少在此線中,他面對過去傷痕並肯定所走的道路,這是第一階段的成長,同時束縛Saber的悔恨及責任也在和士郎的夢境裡得到解脫 ,所以還算是稱職的第一條路線吧。

然此線登場的從者與主人尚有限,Saber對上的戰役只有Rider、Berserker和犯規金閃閃Gilgamesh(可憐Caster甫出場就被秒殺),許多謎仍然待解。

而在各場戰役之中,個人最喜歡不是Saber/士郎組,反而是Archer VS. Berserker(在伊莉雅的回想裡殺了狂戰士數次而犧牲的Archer啊)和Lancer VS. Gilgamesh(兩方皆有意放Saber和士郎走,先廝殺的默契和對話很不賴),另,最終戰「士郎VS. 言峰綺禮+黑蛇」居然能獲勝,想想實在不可思議,但這就是Fate吧。

命運導致了一切、選擇進入True ED,更精采的還在真相越明的其他路線 >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