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梁一覺夢言小

美夢真的會令人很高興,恨不得把夢印成小說日日複習,可惜沒功力寫不出來。

若把言小夢簡單分類,大概有:言情小說作者登場的夢、言情小說角色登場的夢、原創的言小情節,第三視點或女主角就是自己 >///<,個人三種都有夢過,夢到作者時通常基於催書怨念(笑)、夢到角色更是怨到不能再怨,夢到原創的言小情節則是灑小花超開心,又恨自己沒文筆無法寫成書(咬手帕),莫名奇妙的夢真的很有趣,可惜太容易忘記。以下小小記錄一下記得的幾個夢境,以供日後懷念。

 

一、言情小說家見面會

夢到和喜愛的言情小說家見面(很多人,類似座談會那樣),印象中自己還提問席絹會不會寫白悠岳的故事……是怨念太深嗎?但是我不覺得我怨念有那麼深啊!潛意識?(順帶一提,如果于晴的話,我還在等阿碧啊~~~~)

明明從來沒有參加過言小相關活動(官方也很少辦就是),會夢到覺得很不可思議。話說白悠岳和秦天宮感覺有點像,因為都是愛折磨不聽話病人的蒙古大夫吧(笑),實際上醫術很好,很妙的人物。

 

二、林家老二瘋狂尋找遠走向容記

2005年11月底夢到的,醒來立刻神速想記下,結果一邊寫一邊忘(淚),基本上是向容遠走以後,某變得陰陽怪氣的爛人經歷一段掙扎後,發狂開始想找回佳人、抓到後死不肯放的過程XDDD,印象中最神奇的一點,夢裡林某人還出動兄弟一起幫忙找,然後他們彼此對話報告搜尋狀況,居、居然是用:對、講、機。

沒錯,就是:「喂喂,你那邊怎樣?」「這邊找不到,over」那種常常被電波干擾而聲音斷斷續續的對講機耶,不知道什麼鬼,夢到這種搜尋方式(邏輯上根本不可能吧XD) ,夢完後有自行發揮寫成同人文『他與她』,雖然文筆不好不曉得人物性格有沒有抓到就是(汗)

 

三、原創言小情節

這類夢其實還夢過不少次,印象深刻有記下的:

 

◆ 兩家人、青梅竹馬

有個小康家庭,大房子內住著父母和四個男孩,老大沉穩、老二吊兒啷噹、老三認真但彆扭、老四可愛;另外有個家庭,父親是飛行官,因為母親早逝或拋家棄子(夢裡沒交代),父親和兩個女兒相依為命,姊姊早熟有禮、妹妹活潑好動。

兩家老爸是多年好友,小學時兩姊妹就被爸爸帶去男孩們大宅玩,且飛行期間將女兒寄住好友家照料,兩家人很熟。

故事主線在男孩老三和女孩姊姊,這兩人同年,他比她慢幾個月。住一起時,她早上幫忙叫大家起床,他總是一叫就醒、滿臉不悅,在學校同班,同住的情況沒對其他人說,遠遠觀察她……慢慢相處,發現看到她和其他兄弟開心談笑覺得不悅,不喜歡別人離她太近,承認自己喜歡她,偏偏口拙不會表達,表現得好像他討厭她似的,內心懊悔。開始意識到和她同個屋簷下、想著她。

後來男孩越來越著急,不知道怎樣才能獨占她,偏偏後來兩家父親吵架鬥氣,正好她父親工作要換到遙遠地方,決定帶女兒一起走,他無力阻止,沒去送別躲在房間哭。經過多年兩家父親拉下老臉合好,長大的他決定猛追,開始成年篇……繼續夢到兩人成為情侶、翻滾 >///<,連男主角是天蠍座的設定都浮出來,當時說給朋友聽時她們都難以置信,超詳細的夢 XDDDD

 

◆ 一見鍾情追追追  作夢日:2005年12月25日

當時的他看到了她,受到打擊消沉的那時,看到了她冷靜熟練處理公事、旁若無人的自信神情,以及,無人注意時露出的一絲寂寞,莫名攫住他的目光,心狂跳,離不開視線,想擁有她──

然後知道現在自己根本進不了她視線,他暗自記下她的公司、那人喊她的名字,下定決心,要她完全屬於他,像他一樣心狂跳。

男主角其實有駭客般高明的電腦能力(噗),得到她的資料,後來成為她公司新調來的年輕男子,看她的眼裡似有深意且灼熱,後來直接挑明,他要追求她。

再來就是追求過程,讓強勢冷淡女主角投降的始末(笑),雖然有點言情老梗XD,還是夢得很愉快,兩人相戀情節同樣一路夢到翻滾(羞),而且在夢中明確感覺到那女人是自己,不過醒來寫出來的東西就抽離變第三人,沒真實感了(嘆),大概寫了幾千字起來,自己看覺得很有趣。

 

◆ 懶懶演技小生戲青梅  作夢日:2008年10月7日

這是前陣子夢的,類似漁村的鄉下地方,不算紅倒也小有名氣的男演員,在房間閒閒休息時,突然有個女人闖了進來,把雜誌丟到他臉上怒問「這是什麼!?」,只見男人懶洋洋看著『驚爆,癡情小生為愛自殺──』的聳動標題,挑了挑眉不是很在意。

原來這兩人是青梅竹馬,就是從小到大隨便到彼此家裡晃,就算房間內褲亂丟也不會尷尬的交情,總之就是糾纏不清,中間客串一些亂七八糟的無聊報導,兩人吵嘴越吵感情越好,最後女子想離開村莊到外地發展(不知為何要渡船,還要穿過沼澤),在附近拍片的男主角看到,表情一變(他飾演配角怨靈之一XD,這邊夢中從鏡頭看出去),趁剛好休息時間就告假追上她,背起她去城市,兩人真的糾纏不清,大概是像這樣的故事(笑)

 

個人印象較深的言小夢就這幾個吧,不管夢中女主角狀似自己,或用旁觀者視點看故事,都覺得很滿足很好看,為什麼要醒來啊(泣),如果是言小作者夢到的話,就有辦法寫成小說吧,偏偏自己只能咬手帕遺憾不已,記得一點劇情卻忘掉更多夢裡的感情,不曉得其他人有沒有夢過這種言小夢,蠻好奇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