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角色雜感:公孫顯

于晴《一鳴天下》一書之男主角,和姑姑青梅竹馬於是展開年下反撲。

 

fly146

  • 書名:一鳴天下
  • 作者:于晴
  • 出版社:飛田文化
  • 出版日期:2006/04
  • 書系編號:當紅羅曼史系列146
  • 男女主角:公孫顯、公孫要白
  • 文案簡介:連結至官網觀看

 

◆ 角色介紹

公孫顯,父親為閒雲公子公孫雲,母親為魔教妖女皇甫澐。

性冷、寡言、少年老成,五歲入雲家莊、十七出莊、十八成親,從此下落不明,二十有一歸莊、二十三時成親一事方為人知,於隔年春與元配山風(公孫要白)重作婚事。

和輩分是姑姑卻差沒兩歲的要白一起長大、被她纏陪她玩聽她說傻話,不知不覺被要白佔據了整顆心,生命裡的所有都給了她,也堅決要她的所有。

 

◆ 喜歡的原因

顯兒赤裸裸的眼神深沉又專注,會被看得心跳失控、狼狽無比,就是逃不開他直勾勾的濃郁感情。不知何時動了心,曾幾何時,他的眼裡全是要白的身影,她成為他的全部意義。

為了解她身上的血鷹,捨正派武學向母修練、長年在外奔走尋解藥。
為了她信裡的一句「藥好苦」,嚐黃蓮粉分擔她嘴裡的滋味。
為了她不經意的那聲傅哥哥,伴隨醋意的話語有些惱有些嚴厲。
為了她逐漸疲憊的自暴自棄,恐慌難以壓抑,知道就要來不及,逼她正視那句「不是姪兒,我娶妳。」付出了那樣多的顯兒啊,要白怎能不動容、怎能把他捨棄。

他絕對是故意的,故意讓她避不了他毫不隱瞞的情意、故意讓她躲不開他看得太過專注的眼睛、故意狠狠咬下一口,讓他的齒痕烙印她的心,讓欠了太多的要白非得用一輩子來還,情債成為無法擺脫的牽絆──

怎麼可能不喜歡、怎麼可能不被感動、怎麼可能不羨慕要白擁有顯兒的全部,卻也心疼她因血鷹而受的苦、心疼她吃吃吃吃到怕吃到厭吃到食之無味的絕望與痛楚。

就這樣被這對留命不留名的戀人感情完全擊垮,回味多少次都不膩,顯兒的深情啊 >////<

 

◆ 公孫顯語錄

「我不是妳姪兒,公孫要白,我來娶妳了。」

「現在,我比妳高、比妳壯,三叔抱得動妳,我也能。」
「如果你再大一點,抱起來就過癮了。要白,這是妳說過的話,現在妳滿意了嗎?」

「公孫家都不講究日子的,年底成親好麼?」

「要白,妳的路,我一直在走,如果妳放棄了,那就是否決我過去的努力!」

「山風……妳想推我走,也要看我允不允。」

他呼吸沉重,壓抑著某種腔調,再道:「妳生死都是公孫家的人。」

他一時癡傻地望著她,望到她又掉了眼淚。他抹去她的眼淚,啞聲說道:「妳睡著時哪像山風,現在妳這胡說八道的模樣,才是我心裡的山風。以後,妳別睡這麼久了,妳有我,何必去夢些亂七八糟的事。」

「我體力不支?」頓了下,他淡聲道:「山風,妳上床吧。」
「別把我跟那害妳的血鷹相比。」呼吸逐漸沉重,他沉聲道:「妳想試幾次我都陪妳。」

他嘴角微地揚起:「妳若能將我身上的香氣徹底換成妳的氣味,妳就能進那扇大門。」

 

◆ 給女方的留言

依顯兒的性子,我這無關緊要的人不管說什麼都入不了他的耳吧,小人雖然甚是喜愛他的深情,但絕不敢有絲毫覬覦,應該說根本沒資格吧,所以山風姑娘,祝福的話直接給妳。

這些年真的是辛苦了,看妳被血鷹折磨、看顯兒被血鷹折磨,小小讀者的我心都跟著痛了,就算之後九死一生以毒攻毒成功,長年來強迫進食導致的味覺失去也很難熬,美食耶,不能享受人生還有何樂趣!?

也多虧妳能看得開,應該說多虧了顯兒鍥而不捨地狠狠咬住妳,那齒痕,想必永遠不會褪去,寫著你們相守一生的情史呢,就算不是過目不忘的我也不會忘記 >//////////<

總之,以後總算能過著幸福生活,九公子,可千萬別忘了記下會閃死人的日後種種發展,就算顯兒把它鎖在書齋重重層之後,我也支持妳把它挖出來出版,絕對會大為暢銷喔,有半月書坊的大祥情史為證,所以就讓它一鳴天下吧w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