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角色雜感:童晃雲

于晴《笑鬧風雲》男主角,沉穩型的悶騷竹馬,寡言外表下有著炙熱濃烈的情感。

 

d0527

  • 書名:笑鬧風雲
  • 作者:于晴
  • 出版社:萬盛
  • 出版日期:1998/04
  • 書系編號:荳蔻系列527
  • 男女主角:童晃雲、尤癡武
  • 文案簡介:連結至官網觀看

 

◆ 角色介紹

孤兒一名,十三、四歲時被尤老頭收為唯一的徒弟,入了尤家武術館的門。吃住都仰賴尤家,雖然年長尤老頭女兒痴武數歲,但因入門較晚,兩人屬師姊弟,是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個性寡言沉穩,從小就負責把逃家的痴武逮回來。

十六歲那年進入武術專校就讀,之後在位於山區的風雲武術學校任職,擔任武術教師,並於尤老頭過世後,依其遺囑收了武館,把痴武拐到風雲當工友,綁她在自己的視線範圍內。

 

◆ 偽文案(寫於2003.03.18)

他一直帶著熱切的眼神,望著痴武。

他壓抑著,愛她、守著她、等她長大,他願意等,因痴武必定是他的,他絕不會放手!怕自己深沉的愛嚇了她,只是靜靜地守候,壓下心中想碰觸她的慾望及啃噬著自己的嫉妒與不安。

童愛著痴武,很久很久、很深很深,在每次痴武跳入他懷中的那刻,他總不禁想緊緊擁住她、親吻她的紅唇、讓她知道自己的愛意有多深,看著她單純的笑顏,告訴自己現在還不是時候 。

終至那天無法再克制,深深將埋藏已久的情感傾注一吻,不想也不要再壓抑,他要她,要她不要再逃避,他不會放手

痴武的慌亂看在眼裡,但他一直要痴武,無法回頭了!待痴武受傷,帶她回屋,聽她羞澀說要纏著自己不放手,他心中狂喜,心知痴武仍不似他愛的深遠,但他亦在她心上 。他一口一口吃著她,要她愛他,永不放手。本應如此,因痴武是他的!

 

◆ 喜歡的原因

陌生、距離、接近,孤兒的童,對於尤家,一開始也是警戒而小心翼翼吧,而對於痴武,最初的想法,是嫉妒……對年紀小小就擁有奇佳武術天份的她,感到又羨又妒。但隨著兩人長年相處,一直默默看著痴武的童,想法也慢慢改變,想守著她、護著她,以及……獨占她。

寡言的童,其實思緒深沉,如同他抑制不了的慾望,但驚人的控制力讓他僅在腦海裡占有她的全部,他只是等待……以青梅竹馬,最接近她的存在,等她回頭、等她長大。

禁慾系的童喲,真是非常辛苦,面對刻意不願長大的痴武,怕嚇到她也怕破壞兩人關係,所以一直習慣性地壓抑,不過童可不是好欺負的主,忍耐的、壓抑的,在瀕臨臨界點後,不可能永遠等待下去的他還是出手,讓痴武跑不掉、一口一口要她把欠自己的慢慢清償 >W<

比痴武還了解她自己的童,只為她想,但從不打算放手。炙熱、嫉妒,燒得很旺,不讓不相干的人接近,某方面其實相當霸道,說露骨話面不改色這點實在太GJ,完全是個超級好男人,相信痴武的感情覺醒後,絕不會放手,兩人相依為命的誓言,誰也打不破。

 

◆ 童語錄

「我們相依為命,痴武。」他放開她的手,黑沉的目光緊緊鎖住她 。「一輩子。」

「相依為命。」他像是在承諾,嘴畔在笑。

「我們不可能永遠停留在過去的,痴武。」

「我要妳,痴武。但妳懂得這句話的含意嗎?」

「我得花多少時間等妳長大?當我被嫉妒啃噬的時候,妳呢?妳又是怎麼想的?」

「喜歡與愛是有差別的,痴武。我愛妳,而妳呢?我要知道妳的答案。」

「痴武,這是昭告,昭告風雲妳是我的女人了,沒人會再追妳,或者欺負妳。」

「不要以為我什麼感覺都沒有,我不是柳下惠,所以,下次別在我面前包成這樣。」

「我叫妳不要追的,無牽無掛,妳當自己是無牽無掛。」

「如果妳還沒準備好,就別在獨處的時候吻我,痴武。」

 

◆ 給女方的留言

痴武,我欣賞妳的爆發力!確認自己愛情後,對生氣中的童甜言蜜語以求原諒的舉動,實在聰明,之後約會、早安吻、共食共飲的調情,決定對童負責後行為實在很不錯w

不過我很想知道的是,壓抑了N年的童,在和妳初夜的時候……有、有沒有失控不夠溫柔,之後兩人獨處時被妳偷吻時,有沒有又立刻失控化身狂野童,快告訴我啊啊啊 ( ′艸‵)

總覺得童他積了十幾年的欲望應該相當驚人,痴武妳在被推倒的時候,有沒有自作自受的悔恨感,還是不服輸地熱情反攻呢?嘿嘿,我想應該是先熱情反攻,結果被敵方以更猛烈的炮火反擊,最後挺屍在床上,後悔自己挑釁之舉的同時又燃燒起戰意,決定下次絕對要反撲吧(笑),我也非常看好你們這對青梅竹馬,相依為命一定沒有問題,運動和武術神經在風雲教師生涯的鍛鍊下,相信挺屍於床的情況,也會在日日磨練下大幅長進。加油吧,支持妳對童更主動出擊!(也支持童的激情反擊wwwww)

 

◆ 追加

童啊,並不是一開始就立刻喜歡上痴武,甚至是有些排斥和嫉妒。十三、四歲被尤老頭收養的他,是個孤兒,到一個新環境,他寡言而小心翼翼,看著痴武和尤老頭打鬧親近的相處模式、看著痴武出眾的武術天份和身手,童或許對她有著隔閡感,最初兩年關係是個僵局。

但是,痴武先主動接納他、靠了過來。

尤老頭重男輕女,把童當繼承人培養而忽略痴武,他有些愧疚,痴武卻仍然對他露出笑容,在他回應了她的善意後,更主動接觸,讓兩人距離變得親近。

他一直看著痴武,然後曾幾何時感情變了調,讓他變得自私,自私地接受她的每一次親近,讓她養成習慣、讓她養成依賴,自私地不願想像她戀上別人的可能性,把她拐到風雲,然後在無法忍受痴武的態度後,逼她正視自己。

童也只是個普通男人而已,比較內斂比較寡言,但還是有著所有人都有的自私,即使身為教師,寧願冒著學生出事的危險也不要痴武涉險。在接觸武術後「痴武」,武術以外在他眼中的也只有痴武,他重情、專情,但除此之外也只是個有欲望會衝動的普通男人(雖然在差點衝動時有努力壓抑住XD)

再來是女主角尤痴武,和老爹相依為命的她,在尤老頭死去後,只剩下童一個親人。

她對童抱著怎樣的感情,或許沒意識到也不想釐清,唯一確定的是,童對自己而言非常重要、無可取代。所以痴武害怕失去、害怕改變關係,尤其在看到老師、學姊兩對結局慘澹的青梅竹馬後,「改變關係」對她而言成了種警訊,會破壞一切、導致失去的警訊,所以她刻意不去意識、刻意嘻笑互動,因為太膽小的她無法承受失去。

她對童過度依賴,又何嘗不是因為童接受她的依賴,她不願正視自己的佔有欲,也不代表那些佔有欲裡不含愛情,只是對愛情的偏見,讓她埋首躲藏,慢了一步發現童對她的意義。

「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不要霸著童老師不放。別把他當作妳的所有物!」

其實童也是霸著痴武不放,痴武害怕關係改變會導致失去而遲疑,童卻是堅信兩人的未來,他從沒打算放手,面對痴武的裝傻,他遲早會點破要她負責,而不是放棄。兩人的關係其實早就確定,但痴武被童慣壞了,她習慣了和他的親暱,認為那樣自然而然,所以從不覺得兩人曖昧。

痴武因為害怕失去童,而不願改變關係,但發現不改變關係才會失去童,而開始長大,我是這樣解讀的。痴武大刺刺直來直往的個性,或許像個孩子、或許有時太衝動,但也有很多讓人喜歡的地方,比如她的笑容以對、熱情親切,和曉郁切磋過招一笑泯恩仇、山崖下的小謊言和巧克力機會教育、對童甜言蜜語消解他怒氣、早安吻約會與求婚。

他們都很平凡,會患得患失、會自私,他們對彼此都有佔有欲,一個依賴、一個享受被依賴。他們是青梅竹馬,卻不只是青梅竹馬,還因為他是童,她是痴武,那才是他們的愛情,這是這本作品給我的感受。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