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國記:陽子的開始

中嶋陽子,認真上進的優等生,循規蹈矩又乖巧。

不會拒絕他人的請求,一心尋求認同與誇獎,過著「不給人添麻煩」、「不辜負他人期待」的好孩子生活。

 

高中生活,唸書、朋友、戀愛?

她努力用功,因為這樣才能成為師長眼裡的好學生、父母驕傲的乖女兒……
她和同學們交好,幫忙一切雜務,聊天笑鬧中,卻無法發自內心地快樂……
她對青梅竹馬的淺野抱有好感,卻什麼行動也沒有,只是一味期待、患得患失……

在各方面都表現得中規中矩的她,只是個膽小鬼。

一味迎合別人,埋葬自己的真正想法,怕被世界遺棄,但到頭來,了解她的人一個也沒有,懷疑所謂的「朋友」是不是真把她當朋友,背後的目光與低語,永遠都像在竊笑她的愚蠢,刺痛得讓她想掩耳不聽 ,連和父母的距離也是那樣明顯,不敢忤逆他們的要求,總是沉默服從。

在意所有人目光,戰戰兢兢過每一天,心裡清楚反映著虛偽空虛,卻更畏縮逃避。

她的可厭之處導致她的可悲。而這樣的她,進入到被另一種規則掌控的世界,成了王。

 

「像我這樣愚蠢的人,有資格當王嗎?」

拒絕一切,想著自己處境的悲哀,自憐地哭了起來……這是剛到異世界的她。想也當然,本來每天只要安分守己就不會有事的安全生活,雖然無趣,卻是她熟悉的環境,能夠縮在殼裡偽裝逃避過一生的世界。

但奇怪的金髮男人出現,被攻擊、可怕的生物現形,甚至進入自己體內,被迫和怪物戰鬥……

她只是想過正堂平凡的生活啊,為什麼會招來這些!?還被帶到另一個世界,被拋棄……被追逐、攻擊、被當作罪犯對待,還出現讓她更痛苦的幻影──

那個把她帶到這世界的男人,為什麼不來救她?她的長相為什麼會改變?為什麼只有她!?為什麼她聽得懂這世界的人說的話?為什麼人們如此可怕!

她不懂、不懂啊,為什麼她必須遭遇這一切!?

不存惡意的她,只想盡快脫離這陌生世界的她,遇到的人們卻總怒罵著「海客」,凶狠對待她,又或裝成善良親切的臉孔另有所圖,為了不被傷害,就必須傷害別人嗎?連身邊的同學都不知道能不能信賴,為了生存就得搶奪動武,她痛恨這種生活──

握緊武器,彷彿這樣就能保護自己……帶好戒心,因為不想遭受背叛害死自己。

直到下一個相遇。

樂俊,會說話的老鼠……無需驚奇,在這個無法以常理推測的世界。

他救了她、照顧她、窩藏她,即使她從沒卸下防心,拼命懷疑他的意圖,他還是沒有傷害她,還告訴她很多這個世界的事……也有這樣的人嗎?在這個世界裡…………

沒有認識她的人、沒有人會稱讚她,只有一個人,沒有束縛、偽裝並無意義的這個世界,漸漸逼出她真正的自己。

交戰,見死不救的感覺是那樣痛苦。

「如果對方不親切對我,我就不能對他親切嗎?我只是想對人親切而親切,因為想要相信別人而相信,就算被背叛也無所謂,我不想成為不相信任何人的卑鄙傢伙…我不會輸的」

陽子,一刀揮向心魔,走向了十二國的這個世界。

 

「月之影‧影之海」是陽子從原來世界進入異世界的經過,也是她改變過往畏縮自己的最大關鍵。

因為在巧國邊境,那個眾人對海客痛恨至極的地方,她遭遇到的都是攻擊,不得不自我保護……乖巧已不具任何意義,不想糊裡糊塗死在這裡,就只能把眼睛睜大,看清楚這個世界,前進。

不幸也是幸,這樣的起點,讓她清楚面對到卑劣的自己,難以忍受,也察覺到過往的愚蠢可悲。

「因為我是貧乏的人,所以只能培養出貧乏的人際關係。」

沒有了解自己的人,不是因為自己從來不給他人了解的機會嗎?
後悔,想挽回的她,決定把握所有機會,重新來過。

那樣的愚蠢,一直都是她的一部份,即使在察覺並決定改變的現在,仍存在著。

帶著這份記憶,和過往畏縮的自己,陽子以景王之姿躍起,出現在十二國的歷史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