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小夜旅程~無法止息的戰役

血戰的過程,也是眾人成長的歷程,從有著溫暖的家的沖繩、踏上旅途尋找真相的越南、更多謎團與事件的俄羅斯、一切的源頭法國、捨棄與改變的英國,直到最後的舞台美國,進行一場無法止息的戰役。

無音小夜,故事一開始,她只是個普通的高中少女……或許食量大了點,但同樣嬉戲笑鬧著、羞澀、不安、恐懼、喜悅,從哪裡看都是一個尋常的高中少女。但,沒有記憶,過往的記憶,遺忘。有的是養父喬治的愛、沒有血緣關係的兄弟凱和陸,家庭朋友學校,簡單的日常,非常幸福單純地笑著。直到滿身鮮血的那天為止。

 

◆ 日本沖繩

夜晚,只是要到學校拿一雙遺忘了的球鞋,想著明天跳高競賽一定要加油,卻…看到了,不是人類的生物……出現的陌生男子、刀、身體反應,血,噴出。

翼手。他們是這麼說的,組織赤盾,她的血,是唯一能殺死翼手的方法。

好可怕………再也回不去了。我是誰?翼手是什麼?為什麼是我?我的血能殺死翼手?一定要進行殺戮,要和那些東西戰鬥嗎?

遞到眼前的刀………厭惡又恐懼地避開,不去接,腦海浮上的片段記憶,翼手、士兵、血,還有屍體中沾滿血的自己!?十幾歲少女的脆弱心靈,禁不起。

然而,猶豫遲疑的自己,卻害了身邊的人,最愛的爸爸,喬治,為了保護她,被翼手攻擊,流血不止的瀕死,還被運到不明場所,施打謎樣藥物……將被改造成毫無人性的怪物翼手,不再是人類……

跟著赤盾,說會盡全力救出爸爸他們…現在也只能相信他們,還有,拿起刀,雖然還遲疑、恐懼,但是……對凱和陸的愧疚,全都是自己害的,讓爸爸遇到這樣的事,於是想小夜決心救出喬治,隨著赤盾大衛等人找到了隱密機構裡被帶走的喬治…還有一大群翼手!

逃避攻擊,震驚聽著喬治被施打藥劑的消息,他要自己的血,終止他的生命……在他還是她心目中爸爸的此刻!!!看著痛苦不已的喬治,淚不停,自己的軟弱、自己的不安恐懼…最後都還是那麼疼愛自己的爸爸,要她相信自己,走下去。

滴下的血,停住了喬治獸化翼手的過程,也停住了他的生命……這是小夜的第一次成長,從那樣單純笑著的少女,體驗到強烈痛楚。

 

◆ 越南

「必須跟翼手戰鬥、一定要保護大家。」

小夜離開了沖繩,離開了重要的家人,凱和陸,為了不讓他們受到牽連。尋找翼手出現的起因,幕後真相,小夜和赤盾一行人到了越南。

潛入藥物相關企業資助的女子宿舍,只能靠自己,小夜尋找著與自己記憶相關的真相,有著騎士哈吉的陪伴。交到了朋友,見了為找自己而來的凱和陸。

還有敵人…仍然無力地讓藥物D67為所欲為,被實驗的少女,不復人性,越戰的殘酷、人民的困苦生活、被利用。

「小夜就是小夜。」所以凱和陸來到身邊,一起前往下一個舞台,戰鬥。

 

◆ 俄羅斯

冰天雪地的國度。在這裡,偽裝成同伴的敵人,迷惑著小夜的心神。

「翼手是什麼?妳對翼手認識多少?」
「妳是翼手,是我們的同伴,捨棄那些虛偽的家人關係吧,人類在利用妳殲滅妳真正的家人啊,他們能陪妳多久?知道妳的過去、妳是什麼,還會把妳當家人嗎?」
「記得嗎?鮮血淋漓的戰場,殺戮的欲望與快感,這樣的妳在保護人類?真是可笑──」
「妳真正的家人、妳的妹妹,就是我們的DIVA。」

隱瞞…赤盾的他們,還有哈吉,隱滿著她的過去,說要她自己想起來…

她是翼手、她………………

困惑迷惘混亂,留下了一張寫著「騙子」的紙條,小夜離開。前往那人說的:「想知道更多,就到動物園去。」

此時的她,懷疑起自己的目標。對翼手還有自己一無所知的她,對眾人充滿不信任感,只能靠自己,前往「動物園」,雖然哈吉仍不顧她的排拒守在身邊。

 

◆ 法國

更近一步的真相!動物園,過往研究稀有生物的大本營,一切的開始,而在法國……明明是敵人的所羅門,DIVA的騎士,對她說了……

「我們根本沒有戰鬥的理由。我不想妳死、不想妳受到傷害…」
「過來…好嗎?」所羅門溫柔地伸出手。

哈吉的呼喚,打斷了小夜的遲疑,於是戰鬥又開始,兩方的騎士激烈交戰。

而凱讀了ジョエル的日記,認識了他所不知道的小夜,迷惑。也和赤盾一行人到了動物園要找回小夜,分頭行動中,陸到了高塔,以為會見到小夜,卻被DIVA吸了血。

DIVA和小夜終於相遇,DIVA一行人走後,在凱的懇求之下,小夜很痛苦的,將血給了陸……那是唯一能留住陸的辦法,卻有著極大苦痛,讓他再也……不是人類。

在這裡,小夜知道了更多真相,想起更多過去…DIVA的事、自己的事……自己的罪──不管是放出DIVA、把凱和陸捲入,還讓陸那樣痛苦…小夜也更痛,強烈的打擊。

之後又出現了敵人,名為シフ,想要奪取她的血,強烈的殺氣。

在巴黎,凱和イレーヌ相遇了,正因不知道怎麼對待小夜而迷惑的凱,看到了イレーヌ逛巴黎的模樣,無害…朋友般的談話。原來…都是一樣的。好不容易說服了兩邊,告訴シフ們不需要奪取,拜託小夜給他們血,讓イレーヌ活下去,然而……碎烈。

結晶化、死亡,因為小夜的血……悲慘就在眼前發生。這是繼喬治的死後,對小夜而言第二個嚴重打擊,再次改變了小夜,對シフ的態度、對翼手的態度,還有…對自己的態度。

 

◆ 英國

又是另一個轉戾點,出現了最大的打擊…第三次,在自己面前的死亡,因自己造成的死亡。

DIVA奪走了陸,最重要的家人,說什麼也要保護的弟弟,再也不存在。

毫無勝算…還是得進行下去的戰役。

赤盾被瓦解。小夜和哈吉消失在眾人面前。一年後,再次出現的小夜,變得異常冷淡,不願和人過度親近、不願依賴他人…不願再拖累別人, 獨自進行自己的戰役。

 

◆ 美國

最後的舞台。所有人都登場,只剩下了斷。

即使偽裝成冷漠不理人的態度…小夜還是原來的小夜,慢慢發現這點,凱試著告訴她,不是一個人。都有所成長、有所改變的眾人。

敵我兩方的描寫,把全世界捲入的翼手計劃。

「從我開始,到我結束。」翼手,本來就不該存在……DIVA也是,我也是。

小夜最後的戰役,面對著偷走陸臉孔聲音的DIVA,即使身體越來越虛弱,進入休眠期的症狀明顯,還是硬撐著,要結束一切。

結束?DIVA的死,自己想挽留什麼的失措。得死吧,和DIVA的孩子們一起,因為她是翼手……然凱的拼命,逼出終於哈吉說了自己想法,第一次,違背她的意願,要她活下崩塌的舞台,為保護小夜而留下來的哈吉,消失蹤影。

 

◆ 沖繩

最初與最後,回到了日本沖繩,溫暖的家。

一切都尚未發生的平靜生活,彷彿夢一般美好。

和大家笑著,正常的上下學,看著和凱的酒場生意越來越穩定,吃著美味大盒的特製便當。

真的,好幸福……帶著這樣的回憶,小夜,再度入眠。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