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蟬鳴泣時:鬼之淵村~御社神的作祟

雛見澤(ひなみざわ),昔稱鬼之淵村,如其名,此地有著深不見底的沼澤。

傳說中,久遠的過去,某天沼澤湧出了一堆被地獄放逐食人鬼侵襲居住於該地的人們,御社神(オヤシロさま)出面降服食人鬼,讓想改過向善的鬼擁有人的外貌,並留在村裡守護(人與鬼的混血的)村民們,訂下『禁止村人出去,也禁止外界侵入此地的交流活動』的規則。

村裡的人崇敬御社神,於古手神社祭祀,並在每年6月的第3~4個星期日選擇一天進行『綿流祭』(わたながし),巫女會表演奉納舞蹈,將棉被或棉衣撕裂流放河川,讓罪孽隨河水而去,在神明的庇祐下受到洗滌。是一個有著獨特傳說與信仰的小村莊。

在現代化後,有著神秘傳說的鬼之淵村依照政府的方針改稱為「雛見澤村」,由於高度經濟成長伴隨的水電力需求,全國開始大量建設水壩,雛見澤村也被政府盯上,昭和50年代,出現了會淹沒整個村落的水壩計畫。

隨時間流逝,傳說也漸漸褪了顏色,對於『封閉』規則,許多新一代並不在意,部分居民不排斥搬離村子的可能性,也有少數確實搬離。

於是因水壩計畫,村裡發生了內部紛爭。

不願遷離的村民,由掌權者「御三家」為首,為了讓雛見澤大壩建設計畫收回,組成了『鬼淵死守同盟』,發生了稱為「大壩戰爭」的全村性過激抵抗運動,但部分貧困的村民對政府補償金感到滿意,贊成興建水壩並遷移。

北条家等贊成派被反對派視為村子的叛徒、群起圍攻,村裡無安寧。

戰後復興事業成功的園崎家握有強大經濟與政治勢力,提供許多企業融資讓其影響力相當廣泛,也成為村內最大勢力「御三家」之實質領導者,他們運用勢力讓政府低頭,於是大壩建設計畫於昭和54年底無限期凍結。

然,出乎意料的事件發生了,計畫終止的當年綿流祭晚上發生了,大壩建設現場的監督被分屍死亡的殺人案件!警方多方搜尋仍找不到失蹤的右手……且此後:

第二年,水壩計畫贊成者的北条夫婦被發現墬崖而死……
第三年,曾保持中立、藏匿叛徒北条夫婦的神社古手夫妻死亡。
第四年,收養北条兄妹的叔母被毆打致死、北条悟史失蹤。

每年每年,在綿流祭當晚都會出現犧牲者,且全是和背叛村莊的人有關,於是村民們想起御社神的傳說,認為神明發怒了,因此出現“御社神的作祟”說法。

已經快被遺忘的鬼淵傳說又再度復甦:

雛見澤村民是鬼和人的末裔,和下界斷絕往來,每隔一段時間體內的鬼之血液就會甦醒,個性大變、出現彷彿人性被吞噬的“鬼隱”現象,襲擊下界要求供品。

「綿流祭」原名為『腸流祭』,是為了滿足鬼吃人慾望,而將人剖肚,取腸子放入流水,並將祭品沉入沼澤的血腥儀式。若搬出或想逃離村莊,就會引來報應,必須獻上祭品以平息御社神憤怒。

「大壩戰爭」讓村民團結起來抵抗外來者,原本有贊成興建大霸心態的人們因為恐懼被作祟而站回抗議那方,原本抱持疑惑的中立人們也因為再次蔓延開的御社神傳說而改變想法,確實執行“團結一致”的舉動。

『被一個人丟石頭,就兩個人丟回去。』
『被兩個人丟石頭,就四個人丟回去。』
『被一千人丟石頭,就全村團結起來共同戰鬥!』
『把一個村民的悲傷痛苦當作是自己的,共同承擔、同舟共濟。』

於是原本只有一部份村人參與的「綿流祭」變成全員參加,從只是少數人喝酒作樂的情景,變為有攤販和表演流程的盛大祭典。

對村子的背叛者,北条家的女兒沙都子,害怕和她牽扯上關係會引來“御社神作祟”,也怕會被掌有權力的園崎家處刑,就算知道孩子是無辜的,村民還是以無視的態度對待她,為了不讓自己成為祭品。

警方將雛見澤村每年於「綿流祭」當晚發生的失蹤死亡現象通稱:

雛見澤連續怪死事件

在這樣的背景下,御社神信仰被重新喚起,看似團結一致的平和村莊裡藏著重重謎題,誰也不知道「綿流祭」的作祟案件會持續幾年……

「御社神的確存在,絕對不能違反,否則作祟的天罰就會降臨。」

有這種堅定信仰的說法。

「園崎家為了完全控制村裡,故意復甦御社神信仰,將反對者私下處刑。」

也有這樣的說法,尤其鄰近小鎮興宮警方認為園崎家非常可疑,連「御三家」內部人士也有對此感到不安者,因害怕出現反對想法會遭殃而說服自己“那是御社神的旨意”、“一切都是為了守護村莊”。

謎團無人能解,就這樣,被壟罩在古老御社神傳說下的雛見澤村,進入昭和58年,這是故事的背景和舞台,再來就是等待每個角色的棋子豋場。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