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蟬鳴泣時:雛見澤連續怪死事件解明

以水壩終止建設後的殺人分屍案為首,此後連續四年(1979~1983年)綿流祭當晚發生殺人失蹤事件之怪死案件。

興宮警察署仍持續搜查,尤其老手警察大石藏人基於對分屍案死者的個人情感,堅決查出真相,不論多細微的契機都想抓住,壓迫性的說話方式和粘著式追問讓人不愉快,因此不受村民歡迎。

第一年 大壩施工現場監督分屍案,屍體右手尚未尋獲,部分工人失蹤
第二年 雛見澤居民中大壩工程贊成派,北条沙都子的父母,旅行時摔落懸崖
第三年 神社神主,古手梨花的父親,因怪病猝死,妻子跳河自殺沒屍體
第四年 沙都子叔母被毆打致死,哥哥北條悟史失蹤

至昭和58年,重重謎團仍無解答,眾多世界裡延續了第五年的怪死,直到雛見澤分校的社團成員團結一致、發揮改變命運的力量,才出現新的未來,以下解明。

 

◆ 第一年 大壩監督分屍案

時間:昭和54年(1979年)
死者:大壩工程的監督
兇手:數名工人 失蹤:屍體右手
殺害原因:面對抓狂監督的攻擊,因恐懼而過度自衛

因雛見澤村民極力抗爭,大壩興建的工人壓力極大,但監督還規定在工地禁止菸酒,幾名趁監督不在的工人,偷偷在工地小房間痛快喝啤酒、閒聊紓壓。

但突然,監督現身在他們眼前,帶著武器和兇狠的表情,一句話也沒說,就像被鬼附身一樣攻擊眾人,工人們嚇得趕快拿身邊的工具自衛,因為太恐怖而無法停下反擊的行動,最後面前的是被打爛的監督屍體………

其中尊敬、對監督有感情的工人看著屍體痛哭,無法理解事情為什麼會演變成這樣,然其中一名有前科曾入獄服刑的工人放話了,警告其他人別想去自首,屍體都爛成那樣了,說是正當防衛也不會被採信,該名工人不願再回到監獄蹲苦窯,然後發狂般地把屍體切成在場人數的屍塊,要所有人各自處理掉、分擔罪責。

後警方陸續發現屍塊藏匿處,但仍不清楚兇手與案件始末,右手也沒找到,由於案件正值雛見澤村民抗議之敏感時機,警方對「御三家」為首園崎家高度懷疑。

說明:事件起因的發狂監督,要解釋的話,或許是因大壩興建受挫、『鬼淵死守同盟』的激烈反抗又或上頭施壓而導致“雛見澤症候群”發病,而工人們因反擊後,不安痛苦恐懼也發病,症狀最嚴重的前科犯和屍體右手被鷹野三四逮到,高興地拿來作為雛見澤症候群的活體解剖,來得巧也來得好,但卻是悲劇的開始。

 

◆ 第二年 北条夫妻墜崖案

時間:昭和55年(1980年)
死者:北条沙都子的養父
兇手:北条沙都子(劇情暗示)
殺害原因:雛見澤症候群發作,反抗受虐
失蹤者:北条沙都子的母親

(以下個人揣測)北条家經濟狀況並不是很好,支持大壩興建的聲明又讓他們被許多村民視為叛徒、靶子,在大壩停止興建後,飽受村人冷眼,於分屍案後更是恐懼將被園崎家或御社神懲罰,每日絕不是快樂的生活。

在這樣的環境下,或許因為喜愛惡作劇的頑皮好動個性?沙都子不受父母疼愛,常被責罵、挑剔,這樣的精神折磨讓她常常大哭或露出陰暗表情(還曾打去兒童諮詢所告發父母虐待、捏造事實意圖讓養父被捕……),父母看到就更加心煩、憤怒。

長久的折磨下,沙都子慢慢出現雛見澤症候群的症狀,容易驚慌、妄想,無法再對北条夫婦敞開心胸,在一次父母帶著沙都子出遊的旅行中,或許路途上的冷言冷語、警告責罵,或許停著懸崖邊的汽車讓沙都子產生將被殺死的被害妄想,於是先下手為強,用力將兩人推下懸崖………

事件後,精神崩潰的沙都子對警方供稱『案發時自己留在車上睡覺,醒來找不到父母』,但根據其他證詞,沙都子當時告知趕來的人員說:『父母跌入懸崖了』,證詞互相矛盾,或許不願承認、或許記憶錯亂……這場事件對沙都子而言很模糊。

父母死後,沙都子和哥哥悟史由流氓親戚北条鐵平與其妻監護,持續悲慘生活。

由於死者為大壩贊成派,又繼分屍案同樣在棉流祭當日發生,“御社神作祟”的說法再起,被揣測是幕後黑手的園崎家,替神執法的形象在部分人心中越發鮮明。

 

◆ 第三年 古手夫妻猝死案

時間:昭和56年(1981年)
死者:古手梨花的父親
兇手:鷹野三四(主謀),山狗部隊(執行者)
殺害原因:古手夫婦拒絕再讓梨花為實驗體
失蹤者:古手梨花的母親(被偽裝成自殺)

北条夫婦死後,精神不穩定的沙都子在叔父家仍受到虐待,“雛見澤症候群”惡化後於入江診療所住院觀察療養,悟史為了保護沙都子承受相當大的壓力。

為了儘早治療沙都子,不忍她成為活體實驗品,入江醫生向古手神主告知了詳盡的研究報告,希望能藉由檢驗抽血等方法,深入研究「女王感染者」梨花,以找出治療方法。

最初古手神主被入江醫生提出的資料和論文、研究報告等內容,及認真的眼神給說服,答應讓梨花協助研究,然長期下來,看著自家女兒為了一個驚天駭俗的假設被不停抽血,卻看不出能讓人更信服的成果,於是原本就抱持抗拒態度的母親,堅決不要讓梨花再受折磨了,父親也被說動,向入江醫生說明決定。

心軟無法做到為研究不擇手段的入江打算妥協,尋找其他研究方法,但鷹野三四無法接受放棄唯一的「女王感染者」,於是想到了前兩年的事故,於綿流祭當日設局殺死古手夫婦,並偽裝成“御社神作祟”事件。

「古手神主因在大壩抗爭內鬥時藏匿保護被眾村民追打的北条夫婦,所以也被作祟了」,出現了這般說法。

 

◆ 第四年 北条血脈續斬案

時間:昭和57年(1982年)
死者:北条沙都子的叔母
兇手:北条悟史(興奮劑的慣用者?)
殺害原因:拯救受虐的妹妹沙都子
失蹤者:北条悟史(雛見澤症候群病發,入江醫生帶回診療所地下室治療研究)

沙都子受虐的狀況已經瀕臨崩潰,過度恐懼、發抖、害怕被碰觸、聽到腳步聲就心驚,種種現象讓悟史下了決心。

對了,就是“御社神作祟”,既然連續三年都發生案件,第四年出現也不奇怪,於是悟史騙叔母到人煙稀少的森林裡,用球棒偷襲、將她毆打致死並埋屍。

然殺人的恐懼和愧疚感、長年因沙都子受虐情況所累積的壓力讓悟史再也承受不了,在買下好不容易存夠錢要送給沙都子當生日禮物的大熊布偶後,於協助運送布偶、載他回家的入江醫生車上病發(最危險等級),於是被帶到診療所地下室的秘密基地治療兼成為組織的研究對象之一,被牢牢綑綁、昏迷不醒。

理解雛見澤連續怪死事件的真相後,剩下的是終結一切的第五年。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