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蟬鳴泣時:疑問與期待

雖然看完全篇解開不少謎,滿足感動之餘,有些疑惑卻沒被消去。

 

Ⅰ 鬼隱篇

我想許多人和圭一處在相同狀況下,應該也會感到極度恐懼吧……鬼淵之村分屍案件、綿流祭怪死事件、祭具殿拷問刑器、看似無害的同伴彷彿變了一個人似地露出兇狠眼神,還有暴力過去,很難讓人安心。

圭一會認為他會被殺,除了上面“只有自己被瞞在鼓裡”的可疑,加深的是:衝撞過來的汽車、探望食物內的縫衣針、恐嚇的言語表情、架住自己要進行注射的舉動,還有魅音、禮奈說的『監督』之謎。

嗯,合理化魔人試著解釋看看吧:

「首先那台汽車可能只是不小心踩到煞車,不用太在意。其它點嘛, 由於K1已病發,產生被害妄想與幻覺,因此縫衣針不一定存在,K1可能只是不小心咬到舌頭而已,畢竟事後想拿來當證物時遍尋不著,依此類推,K1眼中的恐嚇表情也只是過度放大後的解讀,禮奈和魅音或許從入江醫生那邊得知K1的狀況是種病,必須注射抑制的鎮定劑,然好意關心K1、前來探望並提供協助的兩人,就這樣被狂暴化的K1襲擊,真是悲劇。」

是說,這條線,魅音發現圭一從大石口中得知雛見澤的過去時,曾猙獰地說:

『大石那傢伙,本來念在他要退休了留他一命,居然敢多事───』

真的有很多無法不害怕、起疑的舉止言行呢,父母剛好外出只有自己在家的夜晚,禮奈就恰好來訪,還知道圭一說謊,家裡沒人晚餐吃泡麵,怎麼想怎麼毛。

只能說一切都是為了讓我們跟圭一同樣害怕的陷阱,如果呈現的畫面都是圭一被妄想操控後的幻覺,那此篇章中所有疑點都無法找到答案,只能自己合理化了。

補註:據說泡麵那邊是因為禮奈的推理能力很強(如由空瓶推知失蹤的梨花與沙都子去處),那個被嚇到驚慌失措的圭一漏洞百出,要看出他說謊應該不難,但禮奈連他泡麵吃什麼口味都知道,觀察力真的很好呢,察覺魅音因沒被送娃娃而低落的心情,告訴圭一應該去道歉那段也是,禮奈是個懂得體貼的溫柔女孩。

 

Ⅱ 綿流し編、目明し編

目明し編基本上把詩音電擊器犯罪經過說明得很詳盡,有點好奇電力到底多強大,不過她的殺人方法主要藉由“盯上落單目標再出其不意偷襲”,加上利用怪死事件讓自己失蹤,而以魅音身分獲得許多情報,加上園崎家地下牢房、刑器和棄屍水井的便利,讓喪心病狂、壞掉的過程更加順利……

較令人疑惑的是園崎家其他人的動靜,詩音真能偽裝得那樣完美?園崎夫婦看到母親和魅音的死,能夠接受魅音是一切兇手的說法,不會懷疑?或許因為殺光光的間隔太短,讓相關人員來不及反應?

不要想太多的話,基本上能接受這條線的解釋,唯一讓人發毛的疑惑,就是詩音墜樓死亡後,被捅一刀躺在醫院的圭一,床下突然冒出的厲鬼吧……

 

Ⅲ 祟殺し編

前原少年殺人發狂事件簿,這也有許多疑點。

1.沙都子指證綿流祭當晚,叔父仍像平常那樣虐待她。
2.社團成員指證,圭一於綿流祭當晚和眾人一起行動,並打下熊布偶。
3.警察大石監督下,挖到底的埋屍地點空無一物。

合理化魔人再來努力試圖解釋吧:

「沙都子由於發病已久,任何風吹草動都會受驚,於是滾過來的菸灰缸也會讓她認為是叔父砸過來的、叔父麻將流氓友人上門更讓她以為是叔父而嚇得去做平常的受虐舉動。至於當晚社團成員的指證,可以解釋如下:

① 眾人為保護圭一偽造不在場證明(如悟史當時,詩音謊稱兩人一直在一起)
② 同樣為保護圭一,知情者將屍體移走(如禮奈殺人時,魅音請人另行棄屍)

大家希望裝做若無其事,回到快樂的社團活動時光,只是當事人圭一不知道?」

我想得到的就是上面自行合理化的說法了,畢竟劇情沒有帶出過程,或許能將其他篇章的“解答”套進來使用?

 

Ⅳ 祭囃し編

成功戰勝命運的篇章,被逼到絕境的演變和反敗為勝的發展都有點可疑。

1.赤坂赤手空拳擊退整車的山狗……為何山狗部隊沒有槍?
2.富竹在有防備下,仍被逮住……電話通聯記錄能查位置這點不懂防範嗎?
3.山中陷阱讓山狗幾乎全滅……雛見澤社團全身而退太過順利?

早就知道敵人真面目和預計行動,也弄出了“偽死計畫”,最後還是被追到井底,是敵人太強還是己方考慮得不夠周詳呢?總之看到全員被逮到的那幕真讓人心驚。

梨花為了大家,主動走出去投降,但山狗卻違反諾言準備把梨花迷昏、其他人殺光光,此時可靠、訓練有素的赤坂來救她了!看他俐落的身手、赤手空拳將那群山狗側踢、上勾拳,全部解決掉,喔喔,太好了,大家有救了~~~

山狗部隊的武器呢?整車五六人每人賞一發子彈不就行了,梨花他們能夠逆轉實在驚險,也讓人感到不可思議。

山狗是偵察、諜報組織,富竹不是最清楚嗎,在調查證據的途中因通聯紀錄被查到住的旅館位置,沒有防範到這點,實在太過疏忽,唔,大概要被逮住,和鷹野三四來段攤開真相的對話才能為故事帶來精采吧,這點倒是同意。

最後就是雛見澤社團成員的強悍,雖然山上是他們的地盤,但面對那麼多人馬,其實我對大家利用什麼時間挖陷阱還蠻好奇的,綁繩子或許還好,但挖足以讓人爬不上來的洞坑應該很費時費力吧(還是平常的社團活動早在山中設了不少陷阱?這……很危險吧),他們只有六人,能達到這樣的成果也很令人驚訝,而且若沒有致人於死,有經訓練的山狗部隊應該會醒過來反抗(如果被繩子倒掛在樹上應該很困難)

總之雖然大勝很過癮,還是感到神奇。不過反正生存下來的結局多讓人高興,若別想太多其實以上疑惑只是細節不需要太在意,這些問題跳過好了(笑)

 

◆ 雛見澤症候群?

結束對部分篇章的小疑問,接著是對故事重心的不解,再分為三階段論述。

 

一、雛見澤症候群確實存在

最能說服我的,算“抓破喉嚨而死”的末期症狀,因在太多人的身上看到這點,很難說是湊巧,再者,這樣的設定下,許多人的「發病」才容易解釋,加強合理性。

其實很多事件即使抽掉“雛見澤症候群”仍能解釋,畢竟處在重度精神折磨、壓力、恐懼下,任何人都會變得奇怪(壞掉),出現所謂的“心理作祟”,就像本人只是在深夜看完漫畫出題篇,獨自醒著、上廁所、看鏡子都會覺得小毛,有點怕身後會傳來腳步聲,這就是傳說中的“想太多”,不過出現“妄想、幻覺與暴力行為”,有個疾病做支持,行為解釋起來較充分。

 

二、雛見澤症候群詳細內容尚待深入研究

病原體:僅存在於雛見澤地區,以大腦為巢穴的寄生蟲
感染原因:生活、居住在雛見澤(傳染途徑不明)
發病原因:置身痛苦、強大精神折磨與壓力
發病行為:妄想、幻覺與暴力,末期階段會抓破喉嚨失血而亡
抑制條件:處在「女王感染者」的身旁

就目前所知,這是研究學者所釋出的疾病主要內容,尚無治癒方法。

 

問題1:為何會發病?

寄生蟲寄生人體,自然是藉由吸取宿主的營養而生存,然對日常生活沒有影響,卻會在某些狀態發病,控制人類大腦,到底寄生蟲的目的是什麼?

我想發病原因確定是“置身痛苦、強大精神折磨與壓力”,單單只是離開雛見澤、離開「女王感染者」並不一定會死(有部份居民搬離雛見澤,如外傳),只是遇到狀況時更容易發病而已(因無抑制的「女王感染者」)

但即使處在「女王感染者」存在的環境下仍會發病!(案例:北条兄妹)

想得到的解釋,姑且將發病狀況視為“寄生蟲的防衛機制”,承受痛苦、強大精神折磨與壓力或許會讓大腦產生怎樣的變化或壓迫,影響到寄生蟲的生存,於是其操縱大腦,讓受攻擊的宿主湧出神力反擊。但最終階段卻會讓宿主死亡,寄生蟲不會跟著死嗎?還是會迅速脫離、尋找下一個宿主?這個病症讓人非常好奇。

(這種寄生蟲的病症其實在哪看過,對了就是7SEEDS嘛,龍宮發生的全滅事件)

 

問題2:為何有女王感染者?

「女王感染者」會釋放出某種信息素被周圍人吸收,達到抑制病情的功效,若「女王感染者」的存在是此病症的特徵之一,就表示這種信息素是寄生蟲所必要的?

那寄生蟲應該不希望宿主發病囉(宿主死亡→寄生蟲死亡),否則為何需要抑制?除非「女王感染者」不是一開始就存在,而是人類隨著被寄生的狀態長久持續後,為進行抗拒而出現的演化,為了確保生存?不管如何,「女王感染者」會出現在特定血緣這點都讓人疑惑,古手家的血液和其他人不同嗎?有沒有前任?如何誕生?

古手梨花,是在母親肚子裡時就是「女王感染者」嗎?在她之前的「女王感染者」是誰?

若同樣是古手家的人,不會有同時間存在兩個「女王感染者」的情況嗎?若「女王感染者」死去,下一個「女王感染者」要怎麼接續?突然出現?等古手家的女性懷孕?不會有段時間沒有「女王感染者」嗎?梨花還沒出生時的雛見澤狀況是?這點很難不去好奇。

 

問題3:「女王感染者」死去的雛見澤

如上所述,「女王感染者」的傳承接續和血液指定讓人很疑惑,另外,單單只是離開雛見澤、離開「女王感染者」並不一定會發病(有許多搬離的居民),必須處於相當狀況下。如此一來,雛見澤大災害便顯得不合常理。

在所有世界,看到的都是“古手梨花死後,組織為防止雛見澤村民病發侵襲其他城鎮,利用毒氣瓦斯將兩千名村民處分掉”,沒有看到“古手梨花死後,雛見澤村民全體病發侵襲其他城鎮”的狀況啊!

雛見澤大災害後也都有部份倖存者,尤其在罪滅し編還出現二十年後的龍宮禮奈,不就證明就算沒有「女王感染者」,不一定會病發身亡嗎。

如此看來,上頭高層允許防範未然的“雛見澤村民全滅”措施根本過度了。

 

問題4:「女王感染者」的領域?

由於就算在「女王感染者」身邊還是會發病,可以想見信息素的抑制效果有限,個人猜想,或許是工作受挫被斥責、考試失敗被痛罵、情侶吵架等讓人累積日常壓力的狀況能藉由“にぱ笑容”得到治癒,洗滌心靈的程度?

若「女王感染者」離開雛見澤,留在雛見澤的村民會等同過往“搬離雛見澤”的效果嗎?梨花如果搬到大都市,信息素能傳遞的範圍有多少?感覺上似乎要像小村子那樣所有人頻繁交集,抑制的效果才能傳達?

突然覺得「女王感染者」就是能紓解心靈的“萌之事物”。

只要有喜愛的萌物陪伴,就能順利放鬆、擺脫精神緊張,而能降低日常壓力,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有“雛見澤症候群”,必須靠萌物來治癒,莫非這就是這部作品所暗示的主題!為了不壞掉,必須把萌發揚光大!?

……完蛋我得出奇怪的結論了,而且不知為何覺得很有道理(汗)

 

◆ 被踐踏的三四文書……

回到主題,如上所述,我認為“雛見澤症候群”還有太多謎題,研究者應該再努力,加上這是研究大腦內寄生蟲的理論,對於人類心智有重大關聯,值得關切。

看完所有世界,被說服有“雛見澤症候群”的存在,然唯一讓人感動於全體生存、順利迎接未來的祭囃し編卻否定了鷹野三四的存在意義。

那……全體患病的雛見澤村民怎麼辦?沒有強大機構的支持,就算入江醫生想自力研究也沒有成本,現狀只是開發出不知成效多大的抑制劑吧,無法根治,且金主已撤回支助,決定計畫到此為止,入江診療所和『東京』都將解散。

這樣的雛見澤仍然是“不定時炸彈”吧,天曉得會不會再爆開。

“雛見澤症候群”絕對會引起恐慌!只要生活在雛見澤就會染病,誰還敢來這裡!雛見澤村民全體有病,很容易發瘋抓狂砍人暴力,誰還敢跟這些人交往。

對於想搬離鄉村,出外工作或求學的新一代村民,要採取什麼作法?

若村民為了得到「女王感染者」的抑制作用不搬走遷離,只和村裡人生兒育女,豈不是血緣越來越親近,增加了畸形兒的機率?

若村民和在外地認識的人結婚生子,把其他人帶回村裡就會害他們得病,若住外面,已經染病的自己就會更容易發病。發病者的刑責也是問題,真要追究的話,很多人都是兇手,以案發當時精神異常狀態而不追究嗎?這種病症會不會成為逃避罪責的道具?

厚,到底要人怎麼辦啦!全都是雛見澤的錯,當初實在應該興建大壩沉到海底,就不會再危害世人,其他人和「女王感染者」住附近就好了。

總之,這真的是大問題,不是把鷹野三四收拾掉就能解決的,應該要回溯“終止研究雛見澤症候群的原因”,讓治療方法能持續,另外讓富竹對鷹野進行愛的教育,導正她偏差的思想,讓罪惡的雛見澤真正得到救贖。

在最後,終於擺脫幼兒體型的梨花在某個世界改變了小三四的命運,然“雛見澤症候群”若真實存在,壓力無所不在的世間必定持續著悲劇。

是說,就算沒有“雛見澤症候群”,世間仍是一齣齣悲劇。繼續研究,又會有野心家想使用細菌武器的問題,剪不斷理還亂啊。只希望踐踏在投注無數心力重要資料的那隻腳能夠移開。

期待第三季會是怎樣的新開展,帶來多少有萌有笑又感人的精彩劇情,還有據說更精采的原作遊戲,等我來比較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