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琴弦中文版漫畫翻譯囧感

翻譯Orz到不行的中文版,收了前三集後賣掉忘記它。

 

2006.07.14

租了金色琴弦中文版第四集,雖然有收日版,想說看看中文版和自己的理解有多少差異,所以看了中文版。

……不愧是長鴻,品質果然〈嘆〉

在作者的1/4格子裡,談到金弦Drama CD配音錄製的事,居然看到 「配土浦的伊藤小姐」!搞什麼啊,誰是伊藤小姐? 喂……翻譯的也認真一點好嗎! 還有很多用字遣詞蠻怪的,果然還是原文漫畫好…… 看來我可以準備把金弦三本中文版賣掉了……

除了被批得要死的長鴻,最近東立也蠻多批評的 而且書價不停漲…..想當年才60幾塊,拼命漲到90了〈再嘆〉

 

2006.12.30

金弦漫畫第六集,一直有一點想說:就是「火原兄」XD

第六集登場的火原老哥,吳由姬老師在1/4格子裡寫著「沒命名,姑且稱火原兄」,但自己寫文章提到時都寫「火原老哥」而非火原兄。 因為我有時也會叫火原「火原兄啊」,雖然他該是火原弟XD,這就是中文的奧妙〈茶〉

 

2007.02.27

在租書店順便翻了一下Lamon月刊,看看金弦中文進行到哪部分。

「小提琴教室」那個樂章……被叫去做雜工的火原,小抱怨說的那聲:「くっそ」,居、居然翻成「他媽的」~

火原說髒話…這不是我的火原、這不是我的火原啦〈大哭跑走──〉

繼香穗子在第一集罵髒話,火原居然也罵了……下一個不會是志水吧,雖然日版似乎沒有類似劇情,不過無中生有也不是不可能……〈默〉

明明長鴻也有翻得很不算太糟糕的,為什麼金弦如此慘不忍睹……

7 篇迴響

  1. tomoeconway 二月 27, 2007 7:58 下午 

    還不懂日文的時候常聽人說漫畫的翻譯很糟但是都沒感覺…
    等到懂得一點日文的時候看了日版再去看翻譯…
    嗯……只能說語言的差異和譯者的文學造詣真的影響很大吧…
    或許譯者認為他媽的只是句口頭襌而不算髒話,類似碎碎念不滿的語助詞?只是對於愛好者又懂點日文的人來說…這樣的翻譯很難接受…

    p.s是不常在看長鴻的漫畫所以不清楚長鴻的翻譯水準但,長鴻的印製水準真的比其它出版社差了點…不管是紙質或是印刷方式,摸起來和閱讀的感覺就是差了一截…

  2. 二月 28, 2007 1:04 上午 

    翻譯決定了作品的大半,有時譯者造句使原著變了樣,看到的可能只是原著的幾分之幾……不過還是慶幸有翻譯,母語理解起來才能完全,厲害的翻譯轉換成讓人看得懂的幽默,就覺得很棒。

    以前我看長鴻的也不多,不過大然消失後很多白泉社的作品都轉到長鴻了…應該吧,記不太清楚,總覺得是近年看長鴻才暴增。

    我同意有很多人把他媽的當作語助詞,但是……火原,我們充滿陽光、純情可愛的少年,火原會這麼說!?我不相信啦──

  3. 鉛筆 二月 28, 2007 8:22 下午 

    目前沒看台灣的連載…囧,沒想到有這麼糟,坦白說他媽的真的蠻難聽的說||Orz~,被叫去做雜工語氣詞就跑出”他媽的”,太誇張了,火原不是會講出這種台詞的人啊!囧

    我覺得應該用別的詞替代吧,例如該死的之類(可是我又覺得火原不會講該死的…))–>火原學長在我們心中的形象真是好。XD

  4. 二月 28, 2007 9:56 下午 

    「くっそ」通常我會翻「可惡」啦………不過日文是很奧妙的,有時候的確是很難翻,但是問候人家的娘不太好吧……火原先輩T_T

  5. tomoeconway 二月 28, 2007 10:55 下午 

    我也覺得”可惡”比較好啊…
    在我的主觀印象裡他媽的是不雅的用語…
    天真純情的火原冒出這句話真的和他形象不符啦!!!
    其實這和角色的印象有闗係…如果是其它少年漫畫中那種比較粗獷或粗魯型的用這詞翻成”他媽的”就能接受…所以其實譯者也難做???同樣的一句日文翻成同樣的詞在不同的漫畫不同的角色套進去卻讓人有不同的感覺啊…

  6. 鉛筆 三月 1, 2007 2:50 上午 

    對對~”可惡”的確比較適合哩!平常我聽到這個詞是聯想到”可惡”~

    (翻譯的確難做,不過在翻譯的同時,應該也可以稍微了解這個角色的個性吧…”他媽的”還是太誇張了~)
    是說女主角在第一集有講髒話喔?看來我看得很不仔細,再回去翻翻。

  7. 三月 2, 2007 9:48 下午 

    雖然中文版已被我賣掉,沒有記錯的話,第一集香穗子被老師吩咐跑腿拿了一堆東西到音樂科而小抱怨時,「他媽的」似乎就出現了………所以說火原的那句是顧及翻譯一貫性的一脈相承啊(遠目)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