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主題式綜合感:妖魔、異變、怪物

人類是很愚蠢的生物,如果不和其他人一樣,不受到認同就會恐慌,因為害怕被排斥所以去排斥,自以為會受到迫害,所以搶先狠狠推開。排斥不老不死、奇異能力、特異外型,為了保護自己。丟石頭、怒罵「妖怪走開」,以捍衛為名拿起武器。

人類是很怕寂寞的生物,所以害怕排斥、期待認同。所以不斷追尋,在找到接納自己、能夠歸屬的地方前,持續流浪,過程中有苦有痛有淚有傷,只要一個小小微笑,就感到幸福,甚至願意用一切換得這樣一個微笑。所以人類也是很可愛的生物,就算很蠢、一再犯下同樣的錯、悔恨,卻也一再地為這個世界帶來美,誰都想要的幸福。

漫畫以「妖魔鬼怪」為題材的不勝枚舉,不管描寫妖或人,矛盾的情感總是死死緊牽不放,有吃人、憎恨人類的妖物,也有殺妖、痛恨妖物的人類,或許喜歡人類的妖物卻被人類背叛、相信妖物的人類因為愚蠢的同情而死,想成為人的妖、想成為妖的人,種種情感糾纏,人與妖的故事。

 

◆ 妖怪連絡簿

父母雙亡的少年夏目,從小就有看到妖怪的能力,因此受到許多恐懼、不解與排擠,「沒有人能理解」……因「連絡簿」這個遺物,串起了夏目和外婆的聯繫,開始被妖怪們追討名字的熱鬧生活,和貓咪老師一起。很好看的故事、很溫柔的夏目少年。

從小就具有能看到妖怪的力量,除了夏目,還有xxxHOLiC裡的四月一日,同樣在之後遇到「師傅」:貓咪老師及魔女侑子,並過著「與妖互動」的生活。

四月一日感覺強調和侑子、妖魔相遇後的「改變」,夏目則是一開始就是溫柔的好少年,當然四月一日也從來不是壞孩子,只是之前都莫不關心、逃避自己能力,夏目卻是主動要接觸妖把名字還給他們,而幽遊白書的仙水,是「視一切妖魔為敵」的靈界偵探,在看到醜陋人類記事錄「黑之章」後,轉為「憎恨人類」的極端類型。

 

◆ 幽遊白書

人間界、魔界及靈界,前者不知後兩者的存在,後者卻是火花四濺。部分妖魔渴望侵蝕人界,到更多食物的人界盡情享樂,靈界頂著「維持平衡」的話語,以「保護人界」為由介入魔界行動,卻為了掌握權利資源而將妖魔洗腦,利用其作亂。

本來對這一切都一無所知的混混高中生浦飯幽助:人類。

故事從他死了開始。人類→ 幽靈→ 死過一次又復活的人類→ 又死→ 復活變魔族,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幽助,捲入了三界爭端。

幽遊白書的故事,不只是「主角人類和妖相遇後的種種」,主角本身都變成魔族了〈笑〉,背景也慢慢拉到魔界去,出現的角色大多不是人類,沒有講「人類的可愛」,反而是醜陋……使仙水崩潰的煉獄。

「妖比人可愛多了。」人氣最高的飛影和藏馬、「暗黑武術大會」認識的酎、陣等人、雪菜,甚至魔界主持閃亮三姊妹,到會場外賣黃牛票的大叔都很好玩,雖然也有很多低等妖怪,又或像戶愚呂兄那種變態,但雷禪和眾昔日好友、軀:「幫我把花放到他墓前,順便罵他一句傻瓜」、最後被幽助感染而享受戰鬥的黃泉…….都比很多人類可愛多了。

但也沒有全盤否定人類,脆弱也堅強的存在,不管是打不死的桑原、迷惘的御手洗、天沼、比幽助還強悍的螢子、靜流、溫子,還有幻海師傅,也都是人類呢。

幽助:「是人是妖是啥根本沒關係,我就是我,浦飯幽助!」

 

◆ Variante 寄生少女

台灣角川代理出版的杉基イクラ作品,全四集的限制級漫畫,因為血腥。

寶生藍子,她在15歲那年死了,這是故事的開始,因為她活了過來,伴隨被「奇美拉」寄生而遭銬起的左手,在研究室裡。

「被寄生的手」,和岩明均《寄生獸》同樣是被寄生的手及還存在的自我,不同的是,少女的左手不會說話、沒有對談、沒有被命名、呼喚。Variante內的「奇美拉」,是某群人隱瞞,不讓社會知情的怪物,是經由「改造人類」實驗後產生的失敗品,出現在各地造成殺戮,封鎖消息,宣稱為恐怖攻擊,暗自「回收」怪物,並利用、調整出研究者更希望的結果。

不能再彈最愛的鋼琴,父母已經死了的藍子,找不到生存意義。

「………我……還算是……人類……嗎?還是……人類吧………」

一個名叫須堂的男人要她活下去:「所謂的容身之處,得靠自己去建構起來吧?」

於是藍子想活下去,讓自己成為除掉「奇美拉」的武器,在組織裡作戰…….是她所能選擇的唯一生存之路,所以,她逼自己戰鬥,就算會害怕、哭泣,也要面對。

怪物少女,這成了別人叫她的名。
她強逼自己,產生了「過度適應症」,露出燦爛笑容的少女已經失去。

須堂,因為過去因一位少女而產生的悔恨,讓他不想重蹈覆轍,希望藍子能恢復笑容,能讓她產生「歸屬」的地方。

事件,組織的面貌漸漸顯露,所謂的怪物「奇美拉」,根本是人類!實驗體變成怪物,憎恨,改變了一切。

「要是低著頭,是無法前進的。」

藍子想活下去。知道自己的身世,須堂的、組織的、奇美拉的,悲哀的人類,但不願就此放棄、不願身邊所擁有的被毫不珍惜地奪走,想要活下去!

驚愕、痛苦、軟弱、麻木、自欺。哭泣、握緊、看向前方,想要站起。

從相遇到分離,等待的希望,為何是胸口彷彿被捏碎的激烈痛楚?最後之前,須堂和藍子兩人的對話,彷彿看到了Ever17武和空的感傷結局………

「在這世界上所生息的許多生命────會對多餘的感情困惑」
「雖然會不斷犯錯,但是消逝的生命們,會彼此呼喚,找到對方」

最後一幕,是被籠罩在陽光中,幸福笑著的藍子。我就在這裡!

 

看著《Variante 寄生少女》, 不禁聯想起另一個少女:小夜。

動畫Blood+的少女,同樣處於一個充滿怪物的環境,被改造的人類、被發現的物種,還有飽受自己也是怪物的折磨,被當作兵器利用。 所謂的科學家,玩弄生命的研究變得如此可恨……

其實這類的故事大多有跡可循。最後會發現組織是邪惡的、怪物是無辜的、最愚蠢也最悲哀的就是人類,但世界並不會因此絕望,因為渴望感受到陽光、製造希望的也是人類。

 

「怪物是人變的,人就是怪物。」

在這樣的題材中,「人比怪物恐怖」常常是重點。

岩明均的《寄生獸》中,看到最後,整部作品的關鍵,藉由人類口中說出,一個以為他是寄生獸的人類,反過來殺戮人類:

「人類才是地球上的寄生獸。」

 

妖魔鬼怪的題材,《靈異E六感》也很不錯,《魔力小馬》、《魔法少年賈修》這種「夥伴」情感也很動人,還有更多更多,名為人與妖的題材。而除了妖魔,還有人造怪物。

人很喜歡改造人類,希望別人變成自己理想的樣子,所以強求、所以破裂。

是因為太過喜愛,希望人類這種生物能變得更強、更強,擺脫掉那些太過脆弱的地方,還是因為太過憎恨,希望人類的特性通通消失,因此進行改造?又或者,只是追求所謂「進化」,挑戰極限,試圖超越「神」的存在?於是進行改造,把人,變成怪物。

無數的作品,都訴說著同一個事實,也因為怪物是人變的,就會出現「保留人心」的怪物。

但人性是什麼?人心是什麼?

我們說:「這就是人性。」帶著悲哀,承認無法擺脫的醜陋思維。
我們說:「這就是人心!」相信情感、信賴和牽絆會發生奇蹟。

以後一定也還會許多作品中出現被改造的怪物,失控而抓狂的人類。雖然裡面會出現淋漓的鮮血、不忍睹的死法、悲哀的慘狀、噁心的怪物,卻還是會被吸引住目光,看著做出蠢事的人們,掙扎、恐慌、付出代價的模樣。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