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氣小親親 動情篇

全二十三集,入江一家、琴子直樹的戀曲及所有人物的身影,和多田薰老師一樣,都會活在讀者們心裡。

 

kiss_v1

  • 書名:淘氣小親親
  • 原名:イタズラなKiss
  • 漫畫作者:多田薰
  • 原出版社:集英社
  • 台灣代理出版社:東立

琴子對直樹一見鍾情,在多年努力後,兩人終於結為夫婦。

 

▼ 閱後感想

1996年在日本由朝日電視台改編為電視劇、2008年改編成動畫版,由於多田薰老師1999年3月11日因腦溢血不幸辭世,整部作品停在23集未完。

2009年1月在緯來日本台轉到動畫,邊看邊勾起記憶,於是上租書店把23本租回來複習,一看之下回味得感動不已,沉浸在多田老師描述的精采故事裡,決定努力寫感想。

イタズラなKiss,入江直樹與相原琴子的故事,她從高一開始暗戀他,在高三終於下定決心遞情書,卻被他冷漠拒絕,A班和F班的距離太遠,一句「我討厭沒腦筋的女人」讓被羞辱的她又氣憤又不甘心,決定不要再浪費時間迷戀這種差勁的人,原本故事應該就此打停,然命運卻把他們兩人兜在一起。

他原本對她只有不耐與厭煩,她原本對他破滅決定不再喜歡,隨著長期相處,她讓他的生活充滿刺激,他讓她全身漲滿喜歡的感情,於是開啟了令人又笑又淚、以吻串起的戀曲,每個吻都代表了一階段的突破。

 

◆ First Kiss:惡戲初吻(1~3集)

因家裡房子因地震垮掉,相依為命的相原父女入住父親友人入江家借住,入江媽媽非常喜歡琴子,還拿直樹小時候被打扮成小女生的照片給她看,高傲的入江兩兄弟卻都對琴子沒好臉色,就算在電車上被色狼鹹豬手襲擊,同班車的直樹不但冷眼旁觀,還會說她自我意識過剩。

「傳出什麼謠言對妳沒差,對我卻會造成大困擾!拜託,別再擾亂我的生活了。」

暗戀那麼久的人卻那麼冷淡差勁,琴子雖然難過,還是努力學會自己對付色狼的方法,在房間看著沒送出去的情書嘆氣……不小心趴在桌上睡著,受父母之託來叫她洗澡的直樹看到桌上給他的情書,拆信讀了起來。

面對兩方家長的撮合,琴子表示反對,直樹卻故意唸出她寫給他的情書,沒想到沒送出去的情書被偷看了,羞憤的她打了他一巴掌,在長輩們詢問下承認寫過情書,明明自己早被拒絕,直樹卻說出「人的心意是會變的,討厭也有可能變喜歡」,讓琴子對單戀又燃起一線希望。

同居生活四個月過去,暑假的最後,兩家父親一起參加高中同學會,入江媽媽為了幫兩人製造獨處機會故意帶裕樹回娘家,於是直樹做菜(看不下去琴子的手藝)、幫她趕作業(被她纏到懶得反抗)……雖然仍覺得她是個沒腦筋的笨蛋,但相處下來,琴子不再只是遞情書的無名氏,成為他不得不習慣的存在。

運動會接力賽琴子交錯棒(交給別班的直樹),被擠跌到終點線後跑道而絆倒直樹,他背受傷的她到保健室;琴子帶死黨回家唸書時向直樹求助,最後演變成F班補習大會……明明想避開,他卻慢慢被她擺佈。

「妳很厲害……明明那麼努力卻沒什麼收穫,為什麼還能那麼拼命?」
「我實在很羨慕,我也很想體會一下那種感覺。」
「我的事全被妳搞得亂七八糟,但這一切還是很有趣,是我生平第一次經歷。」

這是直樹這些日子和琴子相處後,對她的感想,就算大學考試被她的護身符詛咒、T大入學考因為她急性盲腸炎送她到醫院而缺考,清楚她沒有惡意的笨拙,他沒因此排拒她帶來的厄運,甚至在她愧疚想離開入江家時開口讓她留下。

高中畢業典禮的謝師宴上,A班和F班巧遇,琴子暗戀直樹的事成為F班取笑的話題,被激怒的琴子拿出小直樹女裝照想反擊,被直樹拖到角落質問。

「反正每個人都把我喜歡你的事當笑話看,我不打算再喜歡你了!」

「哦,妳真的能忘了我嗎?」

那就試試看吧,彷彿這樣說著,出其不意的吻,兩人間的第一個吻……戲弄成分,吻完還撂下「走著瞧」的神氣表情,仍是一方單戀,卻慢慢縮減了距離。

 

◆ Second Kiss:夢中竊吻(4~7集)

進入大學,想更接近,於是琴子加入直樹偶爾會出現的網球社,選了和他同堂英文課,雖然情敵松本裕子登場,還是努力希望有天直樹能喜歡自己。

然入住一年,判斷直樹對琴子沒意思的相原爸爸決定離開入江家,搬走時直樹只有冷淡的一句「再見」,受打擊的琴子想藉著距離死心、不再去理工學院找直樹,然思念琴子而潛入校園的入江媽媽從琴子死黨口中得知琴子和直樹曾接吻,決定不放棄湊合兩人,趁兩人社團集訓時加蓋家裡,把相原爸爸找回來住。

網球社集訓,想放棄的琴子卻被社團須藤學長強迫和直樹搭檔雙打,只能硬著頭皮接受直樹網球特訓,並在被指派負責膳食時求助直樹幫忙……

比賽時在直樹的訓練下總算拼命打到球,卻因為腳扭傷而棄權,在讓他擦藥的同時,無法壓抑越來越喜歡的心情。集訓結束發現兩方家長又自行決定恢復同居生活,於是琴子的單戀只能持續,那是想丟也丟不掉的感情。

恢復日常生活,再度努力為戀情奮戰的琴子發現須藤學長喜歡裕子,於是組成同盟協力,看到竊竊私語笑得很開心的兩人,直樹故意以惡劣的態度對待琴子,並在她面前答應和裕子約會……這是他自己也沒察覺的第一次吃醋。

「這一切好像都是從高三那年收到妳的情書之後才發生的,使我幾乎每天都是在『糟了』與『焦慮』中渡過,想起來,說不定這正是妳給我的試煉也說不定。比起那種完全沒有挫折的人生,像這種接受試煉的人生不是更有趣嗎?」

在琴子跟蹤約會中的直樹感到難受,被發現後說著如果直樹真的喜歡裕子,她會徹底死心時,直樹對琴子說出了這番話,這是直樹第一次正面釋放出好意,不讓她放棄,之後相處更是變得越來越主動,知道琴子怕狗故意欺負、校慶返回幫被留下收拾善後的她,但她對他只是「讓生活變得有趣」「能接受」的存在,大一寒假後,直樹決定搬出家裡,打工自立……之間琴子曾因誤會而想放棄直樹,在他有意澄清下她再次努力,並有琴子在直樹住處留宿一晚(什麼事都沒發生)的進展。

大二,裕樹送醫事件,驚慌的琴子在直樹電話指示下做出緊急處理並送裕樹到醫院,直到直樹趕來醫院,仍無法止住雙手的顫抖。手術順利結束後,琴子放下擔心,並在和直樹聊天中不經意提出他可以當醫生的想法,這是兩人未來的契機。

回到校園,琴子被大一的武人告白,和入江媽媽擬出的「讓直樹吃醋計畫」失敗後,武人勸只在意直樹的琴子放棄,想親吻她時被闖入的阿金打斷,然後。

「你們打到頭破血流也無妨,不過要搞清楚,琴子喜歡的人是我,你們再怎麼打都沒用。」

直樹毫不客氣的宣言出現,那是相當自信……並聲明所有權的佔有慾。

連假時,須藤學長、松本姐妹、阿金和包含相原父女的入江一家到直樹打工的渡假中心,炎熱夏天、蟬鳴,琴子靠著樹迷糊入睡,在裕樹的目擊下,第二個吻不知不覺,她以為是夢,直樹卻清楚那是現實,已經動情的…現實。

 

◆ Third Kiss:定情之吻(8~10集)

公司秘書捲款潛逃並帶走最新商品企劃書,入江爸爸拜託直樹暫時到他公司幫忙,琴子提議想出一份力並在入江媽媽支持下進入公司打工,雖然不斷出錯,和直樹邊看公司卡通脫口而出的話語,成了直樹企劃新商品的靈感。

聖誕夜,入江一家到公司參加宴會,和朋友約好一起慶祝而婉拒出席宴會的琴子卻被放鴿子,寂寞的她打起精神和在家的狗狗一起聽聖歌跳舞,在飯店看到琴子朋友的直樹察覺到有異,買了蛋糕提早回家,成了兩人單獨慶祝的聖誕。

一切似乎很順利,但在入江爸爸想要直樹繼承公司的要求下,衝突爆發了。

「別自己單向地就決定我的未來,媽媽也是,難道我連談戀愛的自由都沒有嗎?」

當場聽到的琴子也同樣受到打擊。
原來…一直都是伯母和她的一廂情願……原來…他覺得她們根本不給他談戀愛的自由……

但在直樹被入江媽媽用力打了一巴掌而離開家,琴子追了出去,忍著別哭,努力想說點什麼緩和氣氛、勸他們母子和好……察覺到她受打擊的情緒,直樹開口了,「我……想當個醫生。」沒告訴其他人,卻第一個告訴她,似乎感覺到其中的意義,望著直樹搭車返回租屋處的身影,琴子目光離不開他。

由於裕樹對著絕望哭泣的母親告知「他喜歡她啦」,讓入江媽媽再度復活,而下定決心由理工轉入醫學院就讀的直樹為了方便搬回家住,就這樣進入大三。

氣氛不錯、距離也近了,理當順利發展的兩人卻遇上關鍵事件,得知直樹沒跟他商量就轉入醫學院,入江爸爸震驚、氣憤導致狹心症發作,緊急住院後直樹為了讓父親專心養病決定放棄當醫生,休學代理父親職務、繼承公司。此外,為了讓週轉不靈的公司得到資助而答應和企業大老的千金相親、進一步交往。

入江媽媽和琴子雖然在相親時搞破壞,卻落得被識破的悲慘失敗……在家接到千金來電找直樹,看著直樹打算和那位美人千金訂婚,琴子難過落淚、毫無辦法。

(怎麼辦?我要怎麼做才能對這個男人死心呢?)

確定自己失戀,想遺忘、想移轉注意力而答應和阿金的約會,也玩得開心,但:

「妳心情不錯嘛,剛回來?」
「聽說妳去約會了,我還以為妳今天晚上不會回來了呢。」

再度……被狠很傷害,激動下不小心打翻熱水,被燙傷立刻被直樹抱到浴室沖水,看著他的行動,雖然想死心、明明想死心,還是────

(我喜歡這個人,喜歡得不得了……)

無法死心,但對方不喜歡自己也沒辦法,在入江爸爸出院慶祝會上,看著直樹邀請而來的千金父女,琴子爸爸在陽台和女兒獨處時說了「搬走吧,早點把他忘掉,要當個懂進退的好女人」,眼淚仍然掉不停……最後了吧,琴子放縱著自己。

之後阿金對琴子求婚,兩人約會中巧遇直樹和千金,面對冷嘲熱諷的直樹,琴子盡快和阿金離開,一切該是要這樣結束。但直樹改變了主意,在他到校園拿東西,卻遇到琴子死黨們告訴他「琴子被阿金求婚,說不定會嫁給他。」聽到的瞬間,直樹被混亂的情緒掐住了心,恐懼、驚慌、難受,一堆……他幾乎沒有經歷過的感情。

琴子拒絕了阿金求婚,在大雨中走出車站,邊掉淚苦笑想著自己會這樣暗戀直樹而變成老小姐時,發現了讓她訝異的景象,那是撐傘等著她的直樹……

「我和爸爸已商量過,也決定搬出去,要不然會妨礙你的婚姻。我會和阿金結婚,你也會和沙穗子結婚,這樣一切都很順利,你可以放心了吧,反正我已經……」

「妳喜歡的是我!」「妳不可能去喜歡別人。」

「對──沒錯!但我又沒辦法,因為你根本就不喜歡我啊!你一點都……」

眼淚溢出,他卻伸手輕輕擦著她的淚,然後是,第三個吻。

「妳不要……去喜歡其他的人。」

沒想過她喜歡上其他人、和其他人在一起的場景會讓人那麼……難以忍受,直樹終於發現他無法把她讓出去了,他希望琴子只喜歡他,像以往一樣,眼裡只有他。

下了決定,帶她回家後當著兩家人的面拜託相原爸爸把琴子嫁給他。

「你要知道,我這ㄚ頭什麼也不會唷。」
「她腦筋也不好。也不會做菜。沒有一件事情做得好,老是脫軌。」
「但是,她很樂觀,有耐性,是個一根腸子通到底的傻丫頭。」

一句句『我知道』,是直樹陷入的過程,有所覺悟,在最後一句包含著更多溫柔。

獲得千金諒解且仍得到資助後,公司步上軌道,入江爸爸要直樹安心地回學校念醫學院,裕樹主動說公司他繼承就好,一切回到常態,然在入江媽媽「打鐵趁熱」的著急計劃下,直樹和琴子在大三的這年結婚。 這是動情的前十集,兩人感情演變用幾個吻就這樣細膩地串起。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