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振漫畫中文版翻譯問題Vol.7~8

以下針對長鴻出版的《王牌投手 振臂高揮》中文版漫畫翻譯,簡單整理出讓人覺得頗疑惑的部份並抒發感想,紅字為漫畫翻譯,黑字為個人認為較適宜的翻譯。

 

● 第七集

百枝:(我有不好的預感。我們好不容易才無失誤,但對方的好運卻和失誤一樣的起了作用。)

百枝:(真令人討厭,難得那些孩子到現在都沒失誤。對方的好運與我方失誤一樣,會把好局勢帶走的。)

 

濱田:(他又變強了。)
濱田:(只要七局一結束,比賽就算成立了。但也或許會在有分數差異的情況下就結束了。)

這邊是濱田看著天空,想著:(雨又變強了。第七局結束比賽也是成立的……)

 

阿部:(投偏了嗎?算了,反正三橋的好球我都能接得住。)

應該是:(投偏了嗎?算了,三橋的話,好球什麼時候都能投),這球本來指示投好球,稍微偏被判定壞球,阿部才有這句的想法。而且不只好球,三橋不管什麼球阿部都接得住,因為控球能力很好嘛,什麼時候都能投好球。

 

百枝:(在這第七局剛好下起雨,來得真是時候。)

不對吧,雨從一局下半結束時就開始下了,怎麼會是第七局才剛好下起雨!?
應該是:(第七局後半也結束了,雨天有效比賽正是時候……)
因為看到裁判聚集起來討論,百枝教練在心裡祈禱比賽別就此結束才對。

 

河合:(那捕手不只已調查過我們…甚至還犧牲一場比賽來觀望要投出什麼球。)
河合:(…一日之長啊…)

第一句:(那個投手是在調查過我們後,設計了應用在整場比賽的配球。)
什麼是犧牲一場比賽來觀望要投出什麼球?沒比賽能犧牲吧,輸了就沒戲唱了啊,而第二句意思是稱讚阿部「棋高一招」,直接翻一日之長會讓人看不懂意思吧。

 

河合:(他還留有暴投的陰影吧。把剛才三橋投的球聯想在一起了。)

西浦巢山上場打擊,第一球投出接近打擊者的壞球,捕手河合心裡的想法應該是:(還記得三橋的暴投吧,把那個跟剛才的球做聯想吧──),希望巢山產生可能被球擊中的恐懼而不敢揮棒、被三振。

 

百枝:(沒有田島要盜壘或許還是太勉強了。但是,如果他們認為我們會盜壘的話,那在盜壘之前可以反擊的可能性就很高了。)

正確:(……如果他們認為我們會盜壘的話,想在盜壘前讓球數取得優勢的可能性就很高,就瞄準這點。)

 

河合:(這傢伙……很輕鬆的姿勢嘛。看來沒有要出力的意思。他應該是打算不管我們投什麼球都要出棒的吧。)

河合評估田島,想著他之前都被三振,連打不到的伸卡球也會出手,是個好對付的四棒,但觀察後又覺得疑惑:(……不過這傢伙的姿勢怎麼這麼自然放鬆,哪裡都沒有特別緊張用力,在我看來,好像不管什麼球都能應付自如的樣子。),這句正確意思是河合因田島的打擊姿勢對他起了一點警戒,而不是翻譯那句小看。

 

準太:(我的曲速球面對持金屬球棒的打者時只能稍微起個變化,所以比賽時很少用。會用到曲速球是只有在和己計算過打者的力道後,在直球上加上保險時才用。那保險老實說也只能算是“休息”用的而已。)

準太:(我的內飄球變化,只有對金屬球棒才能達到沒問題的程度,所以比賽時很少用。會用到內飄球,就是在和己難以揣測打者實力,又不想用直球冒險時的保險作法,“保險”其實也只是自我安慰的說詞罷了。)

 

田島:(剛才那球有點揮偏了。沒站在打擊位置上是看不出變化的。鏡頭也會漏拍的吧。如果他投直球的時機沒變的話,那打中了也沒關係。)

田島:(剛才那球揮偏了。沒站在打擊位置上就看不出變化啊,看影帶時漏掉了……沒關係,和直球揮棒的時機一樣的話,再來就能打中了。)

 

花井:(田島打不出去,球速越來越快了。不過馬上就能知道他球速的極限在哪了。只投直球的話,田島都會打的。)

田島明明每球都打出去了啊 Orz,這邊花井的想法應該是:(壓制不住田島,球速越來越快了,不過馬上就能看出速度的上限了。只用直球的話,田島都會打的。)

 

田島:(…可惡!!!剛剛那明明是直球的說!這就是高中棒球的水準嗎!!這樣我的打擊…就已經……)

那球是正中的伸卡球,是在田島打擊範圍內的好球,明明是應該能打到的好球帶卻被三振,所以他才會不甘心,翻譯應該是:(…可惡!!!剛剛那明明是好球!這是就高中棒球的水準嗎!這樣我的打席…就已經……)

 

田島:「對不起!我這就去監視位置了!」

單純覺得用語怪,監視位置改成「去做跑壘指導」應該好點。

 

田島:「三橋,別放在心上了!」
田島:「我也…不該放在心上才是…我還是有些差──本來可以逆轉的說。」

這邊是田島對被三振的三橋說「Don’t mind……俺もDon’t mind……」覺得可以翻:「三橋,別介意!……我也…別介意……我還是太遜了,明明說了絕對會逆轉…」

 

河合:(再想一次吧!上次的打擊我以為是曲球才會出棒的。打曲球的基本是重心要盡量朝後──)

河合想著要怎麼打到三橋的直球,憶起之前唯一漂亮打出三橋直球打擊者的說詞,偶然打出的那人本來是擺出打曲球姿勢無意中揮棒,所以河合試著照做,這邊應該翻「之前打擊者是以為會投曲球而出棒打到的」意思才正確,主詞弄錯了。

 

河合:(最後是曲球嗎──看到我們一直在等直球後就不再猶豫了嗎?真是個天生捕手。不過,結果我還是打了,我贏了!)

覺得可以再貼切一點,比如:(簡直就是天生的捕手……不過,結局我還是打中了,所以是我贏了),打到或打中比單純的「打了」更能表達意思。

 

● 第八集

河合:(第2棒至今的3次打擊都是短打。想必這次也是強迫取分吧?他應該是相當有信用的,不過別想這麼輕易得分。)

雖日文是信用,但中文語意會有點微妙,覺得改成「他應該是相當受到信賴」更適合,河合整句意思:第二棒應該是被信賴能擊出短打強迫取分的跑者,但這次別想輕易擊到。

 

榮口:(今天這是第4次短打了。第1次失敗了,所以這球能打出去的話,成功率就是5成。只有5成的話,那短打就沒意義了嘛。)

3次短打失敗1次,如果第4次的這球打出去,成功率是75%,怎麼會是5成呢?譯者數學看來也不太好,這邊正確翻譯是:(…如果這次失敗的話,成功率就是5成),只有一半成功率的短打就沒意義了嘛,所以榮口告訴自己一定要成功!

 

河合:(幸好在初賽就被打出去,這下才知道不能光依賴伸卡球。今天可要好好反省一下順序了。)

後面那句不是要反省順序,應該是反省比賽剛開始的態度,因為剛開場時桐青隊員和河合看著西浦,出現『就算有什麼萬一也不會輸吧』這種小看的想法,所以翻成:「這下就知道不能光依賴伸卡球,今天剛開場時的態度也要好好反省,要做的事還很多呢」,要準太提起精神,繼續逆轉、把比賽結束。

 

阿部:(那麼怕直球的話,投其他球可是會更害怕的。就給他個1球的機會來教教他好了。由好球變成壞球的曲速球────如果他已放棄投直球的話,就自然會投出曲速球的!)

正確:(那麼怕投直球的話,那就讓我告訴你其他球種更危險。投好球轉變成壞球的內飄球──如果放棄直球的話,打擊者就會出手。)

 

阿部:(從明天開始會有許多人去稱讚三橋吧,我想這樣多少能增加他的自信心。……不,搞不好會像平常一樣害羞?咦?為什麼我又開始生氣了?明明和田島他們都能心平氣和的對話啊?)

應該是(……不,大概還是像平常那樣戰戰兢兢發抖吧。說起來還真有點不爽,他明明和田島他們都能很正常的對話──)想到三橋面對自己老是戰戰兢兢、結巴害怕的樣子,阿部又覺得有點火,明明三橋和田島他們都能正常對話,只有在自己面前老是發抖。翻譯翻那樣會誤會後面那句主詞都是阿部吧,意思就錯掉了。

 

三橋:(他叫我下場換人我卻不要!沖和花井都對我……)

後面應該是「沖和花井我都沒讓……」,他們沒有對三橋怎樣吧。

 

三橋:「……好厲害。」
阿部:「那是理所當然的吧,他們是C種子的耶。」
三橋:「是……嗎。」
泉:「……『是嗎』?」
三橋:「…因…因為,我、我、我們也、贏、贏了嘛?」

三橋看到電視報導武藏野獲勝說出好厲害,阿部回「對C種子而言不是理所當然的嗎」,此時三橋說了「で…でも……」,翻「但、但是」「…『但是』?」「…但…但是,我、我、我們也、贏了嘛?」比較切意,翻「是嗎」好像說話者認為沒什麼了不起,三橋不會那樣說啦,中文語意也不太順。

 

花井:(我至今一直守在後面,對每個投手都很尊敬。後面會大聲提醒投手那是天經地義的事,但…三橋卻屢屢做出特別的舉動讓人大吃一驚。)

正確:(……後援對投手吶喊助威明明是理所當然的事,但是三橋卻每次都對吶喊聲異常驚訝),因為三橋以前被無視,被稱讚、被吶喊助陣對他而言都是以前幾乎沒有的體驗,才會每每出現驚訝的反應。雖然三橋做出特別驚訝的反應是會讓人訝異,不過翻那樣意思不太對,沒有把花井對此感到莫名火大的心情描述出來。

 

田島:「三橋你為什麼會來讀西浦?」
三橋:「哦!」
阿部:(好突然──啊,不過這很好回答。)

最後那句正確翻譯應該是:(好突然(的發問)──啊,不過很快就回答了。)
聊到彼此就讀西浦的原因時,看到三橋立刻回答的阿部反應。

 

田島:三橋一開始就陷入苦戰,但還是用毅力撐到最後,是個好投手。

總評的田島評語,不過譯錯了,應該是:「三橋從一開始就火力全開,而且很有毅力地堅持到最後,是個好投手。」一開始明明都把桐青壓制住,哪來的陷入苦戰?

 

泉:「既然昨天有比賽,當然就會有總評啊。」
三橋:「這很平常嗎……」
泉:「不是因為有誰對你特別親切的關係。」

對著看完總評的三橋,泉對他說「昨天的比賽,這樣的結果是很正常的」「也就是沒有誰是特別優秀的人」,會輸四分很正常、能贏則是全體的努力,他們只是很普通地打棒球,所以三橋不需要自責失分也不需要為隊友吶喊聲驚訝。

 

● 第九集後

令人慶幸地,第九集後翻譯換人,總算有該有的翻譯水平,大幅減少讓人疑惑譯者中日文程度的莫名奇妙與錯誤翻譯。第九集後尚無動畫也沒日文漫畫能對照,所以不能詳細確認,但第九、十集看下來沒發現太大問題,有疑惑的只有第九集的:

泉:(實在是…讓我這個有哥哥的人看得都要哭了…三橋啊……)

這邊是球技大會上,泉看著田島非常照顧三橋的互動模式而說出的話,覺得應該是:(……如果三橋有哥哥的話,看了大概會哭吧…),因為自己的弟弟被別人占走,所以如果三橋有哥哥的話,看了大概會哭吧(笑),這句在WIKI田島的人物介紹有提過,所以對翻譯有點疑惑。

 

阿部:「話說回來,只要考慮到你本來的體力,就能知道為什麼現在會累成這樣了吧,畢竟你跑1500的時間才僅次於田島……」

這邊覺得有點疑惑,如果三橋跑1500的時間僅次於田島,應該體力算不錯,用在這句的情況就怪怪的了,應該是:「……考慮到你本來的體力,現在會累成這樣也很正常,跑1500的時間能僅次於田島就很厲害了。」會比較順。

追加:看了第二季動畫,這邊應該是「……畢竟你跑1500的時候還緊緊跟在田島後面」,足球賽時田島不是要三橋不要離他超過三公尺嗎,所以跑1500時大概也有類似關係,三橋努力跟著田島後頭,所以才會累成那樣吧。

以上,翻譯找碴篇結束,面對看得很頭大的1~8集,實在讓人沒太多閱讀衝動 ,較值得看的可能是和動畫的劇情差異(如第2集三橋上學途中遇到榮口的飯糰肉包分食小插曲、第3集看比賽時膠原蛋白事件、春日部雙子投捕葵和涼的戲份多點、田島「嚴密」的由來、阿部用三橋隨身攜帶的球示範不同球種的打擊),還有卷末附錄短篇等,主要劇情複習動畫可能還比較好(遠目),以後有機會買日版好了,好好一套精彩作品如果因為翻譯而讀不出樂趣就太令人遺憾了,雖然譯者的薪水或許不多,還是希望出版社和譯者都能有點職業道德,否則掏錢的消費者情何以堪,期待中文版品質別擺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