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筆記:虛淵玄《Fate/Zero》

原名フェイト/ゼロ、作者虛淵玄、插圖武內崇,由 TYPE-MOON於 2006年12月29日~2007年12月29日出版的《Fate/stay night》的前傳小說,全四冊,文庫版則為六冊。

以下簡短讀後感,沒碰過Fate世界看不懂的劇洩有。

……

fatezero

「啊啊——寫得好,虛淵玄。」

看完除了打從心底讚嘆外,還能有什麼反應。

之前就聽說第四次聖杯戰爭比士郎這屆還要精彩,一看之下才大為折服,那是從頭到尾只有一個結局的戰役,不斷受到震撼!

本次聖杯戰爭的從者與主人搭配:

Saber(騎士王):伊莉雅的父母,衛宮切嗣和愛麗絲菲爾
Archer(英雄王):凜的父親遠坂時臣
Rider (征服王):想被認同的傻瓜韋伯
Berserker(墮落光明騎士):好人卡主間桐雁夜
Lancer(忠誠俊美的騎士團戰士):天才魔術師凱奈斯+未婚妻索拉
Assassin(暗殺團):教會代行者言峰綺禮
Caster(執著聖女的惡魔):變態殺人狂

一開始,因第四次聖杯戰爭有許多熟面孔而驚訝,雖然本來就知道和士郎的那場戰役關聯很深,完全呈現到面前時,才變得那麼鮮明,在拯救的願望下,走向好可怕的唯一結局。

我聽到雁夜的哽咽。

毒蟲啃噬全身只想換取平凡的小小幸福,卻到最後仍被耍在手心,成為綺禮和英雄王眼前的一齣好戲,不管對葵、凜或櫻,都只是存在夢中的幻境,伴隨櫻那句「爺爺,我懂了」,生或死都悲慘得很徹底……真想回到stay/night把老妖怪殺個千百遍,雖然一定很噁心。

我佩服征服王的豪氣。

飲酒狂樂中的問答,逼得Saber高貴的情操動搖節節敗退,毫不孤高的王隨時與千軍萬馬同在,對電玩遊戲、郵購、閱讀等現世娛樂有高度興趣 XDDD,想親自擊敗迷失裡理想的小姑娘Saber,助她脫離悲劇,他的氣度、思想讓我見識了何謂『王者』,征服王和臣下韋伯的互動有夠逗趣,是濃濃悲哀故事裡唯一的歡樂。

我看到英雄王喚醒綺禮擁抱慾望。

他提點綺禮享受欣賞苦痛的至高愉悅,幫助一個毫無目標理念的男人找出以犧牲、折磨他人為樂的生存意義,兩人同盟互利的結合太可怕,英雄王想占有、毀滅Saber的欲望也在這場戰役中覺醒,狂妄自我的王,喜歡尋找樂趣……

還有Lancer想挽回卻又再次被毀滅的悲願,詛咒怨恨死也無法解、Saber和Berserker糾纏已久的心結,英靈們戰爭激烈、交鋒慘烈。

最後是身為道具而抱持人心的愛麗絲菲爾,與身為人類卻以道具身分活著的舞彌,某程度相似的兩人最終互相理解,為切嗣生、也為切嗣死。

啊啊,終於知道了,士郎的老爸,衛宮切嗣是這麼殘忍的男人,是這麼……多情的男人。

無法捨棄感情卻捨棄感情,重複結束一切的過程,從『選擇』的惡夢脫出又掉進另一個地獄,直到救出士郎才開始呼吸,卻也,永遠無法呼吸吧,有那樣的過去。

幸好士郎存在,真的太好了。

「那交給我吧,老爸的夢想——」

正義的化身,不是愚蠢和嘗盡無窮的絕望,能夠,這麼想吧?

看完zero,好想重跑Fate/stay night,動容深刻疼痛的,建立在第四次聖杯戰爭上的『希望』。是毀滅也是救贖,寫出這些劇本的虛淵玄真是可敬,找時間再來重跑回味吧。

10/13補:週末重跑stay night,完成saber和凜線,櫻線剩一半,看過zero再跑能看到更多~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