筷:怪談競演奇物語 閱讀筆記

由三津田信三、薛西斯、夜透紫、瀟湘神、陳浩基等五位作家以「筷」為題將短篇串為長篇的接龍企劃,怪談競演奇物語背後有相似的悲劇。

 

筷:怪談競演奇物語

  • 書名:筷:怪談競演奇物語
  • 作者:三津田信三、薛西斯、夜透紫、瀟湘神、陳浩基
  • 譯者:Rappa
  • 出版社:獨步文化
  • 出版日期:2020/02/04
  • 字數:226,850字
  • 文案簡介:連結至Readmoo觀看

※ 以下感想可能會提到部分劇情,在意劇透者請止步

 

▼ 閱後感想

從Readmoo馬拉松活動的暢銷書單裡得知這部,先看了此作「珊瑚之骨」改編漫畫《不可知論偵探》,隨後從圖書館借回原作。

1、三津田信三〈筷子大人〉

日本少女見到同學於午休時將竹筷插在飯上,合掌對「筷子大人」許願,有著願望的她忍不住偷偷跟著進行需持續八十四天的儀式,伴隨而生的是九名許願者齊聚一堂接連有人死去的噩夢,最終她逃離怪物追殺,實現了報復哥哥的願望。

2、薛西斯〈珊瑚之骨〉

臺灣陰沉冷淡少年總隨身攜帶據說寄宿仙君的珊瑚筷,他的同班女同學因打賭而刻意接近想偷走筷子,卻在慢慢熟悉少年後對其產生好感,對他從好奇到憤恨,認為他不該被母親強灌的迷信所束縛,卻因此不慎害了少年,飽受罪惡感所苦的她在多年後從成為魚道士的少年口中得到安慰,兩人邁向各自的人生。

3、夜透紫〈咒網之魚〉

香港網紅為了聲量與點閱率,工作室導演了一場「新娘潭都市傳說」的戲,他們聲稱在水潭邊放一碗腳尾飯、筷子刻上要詛咒的對象姓名,就能讓討厭的人到地府吃鬼新娘的婚宴,自導自演加上網路好事者跟進讓怪談變得繪聲繪影,卻不料揭露真相後會出現死亡直播,鬼新娘引導解謎,也逼著他們直視惡意。

4、瀟湘神〈鱷魚之夢〉

一對父子委託一名台灣妖怪推理小說家協助調查淹沒於翡翠水庫的B國小,只因父親擔心進行筷子大人儀式而手臂出現魚形記號的兒子會死於非命,他們確認怪談傳說的夢境地點與B國小完全一致,並解開多年前的孩童失蹤案之謎,也帶出重男輕女年代的女子悲苦命運。

5、陳浩基〈亥豖魯魚〉

台灣大學生赴港時對一名少女一見鍾情念念不忘,對方一家三口卻遇上車禍兩死一昏迷,同在車上僥倖存活的他決定進行筷子大人儀式實現拯救少女的心願,在台從海麟子道士口中得知珊瑚筷故事後,他再赴香港終等到心儀少女清醒,並合力調查遺失的單支筷子下落,揭發了濫用筷子實現心願的企業界人渣,並從神話時代生物口中得知筷子實為異次元之門的奇異真相。

※ ※ ※

前三個故事人物各不相同,獨立性較高,讓讀者循序漸進地認識日本「筷子大人傳說」、台灣「珊瑚筷寄宿王仙君信仰」和香港「新娘潭詛咒都市傳說」,並吐露筷子會為人心願,卻必須付出代價的共同點。

長期被家庭忽略的少女雨宮里深拜託筷子大人讓她哥哥消失,為了實現心願,她隨時都可能成為許願失敗的死亡分母,被怪物追殺得膽顫心驚。

高淑蘭祈求寄宿於筷子的王仙君讓她和某個男人締結姻緣,強求而來的婚姻並沒有帶來幸福,而讓被丈夫拋棄的她緊抓著兒子當浮木,可憐的男孩被迫負擔生母之骨的重量,也被迫和另個世界建立起聯繫,成為無法閉上眼的魚道士海麟子。

編造都市傳說的網紅不相信迷信,沒想過自認無傷大雅的造謠行為會帶來多少惡意,當詛咒被實現,不論是否偶然,都將帶來恨意,自責於詛咒害死朋友的少女選擇自殺贖罪,少女的姊姊卻是編造詛咒工作室的成員,成就一場諷刺的復仇。

最後兩個故事添加更多關聯性,並讓人物重複登場。

曾經有個童養媳少女,因愛上年幼男童丈夫以外的男人而被迫墮胎失去自己的孩子,她把死去的孩子取名魚仔,認為孩子因她的召喚而附在筷子上,在丈夫死後淪於娼寮,因與日本客人自白罪行而無意間將著神信仰傳至日本。

童養媳少女的小姑叫高淑蘭,因父母重男輕女長年被壓迫而憎恨,十歲那年被阿嫂影響而下毒殺害同胞哥哥及其同學等多人,在阿嫂協助下滅證偽裝成孩童山林失蹤事件,隨後信仰起箸神,向仙君祈禱搶到一個男人,生下兒子,在她死後,深受影響的少年從此可看見死者,成為無法閉上陰陽眼的魚道士海麟子。

海麟子有個同父異母弟弟張品辰,在香港遇上喜歡的女孩聶曉葵,為了她自願進行筷子大人遊戲,答應當神明助手協助其推理破案找出失去的珊瑚筷,因鬼新娘詛咒而失去父母好友的聶曉葵為報復在昏迷中也執著於給罪魁禍首們傳訊,醒後得知世間有神鬼,決定和為她付出很多的張品辰一起活下去。

尾聲帶出神話時代的大禹等存在其實是被迫滯於3.5次元的異次元存在,為了吸收能量而建立筷子許願機制,靠著許願者賭命付出代價提供能量而維持形體,卻也受制約定必須為人實現願望,筷子得到足夠能量才能開門返家。

環環相扣的筷子連結蠻有意思, 雖然有些設定還是覺得微牽強,比如筷子日文はし音同八四,對應八十四天的儀式時間超級適合,沒想到是從妓女傳給來買春的日本客人,那台灣箸神信仰又是從哪裡來,會不會也是日本時代而來?

幫人實現願望累積能量的神祕存在似乎不少,因為筷子是異次元門所以都得用筷子蒐集能量嗎?祂們作為超越3.5次元的存在不受地域限制,所以不論日本台灣香港只要有人用筷子許願就能接收到?

如果確實能實現心願,累積能量的速度不應該飛快嗎?怎麼從宗教信仰興盛的年代一直滯留到信仰凋零的現代才辛辛苦苦送一個回家?沒人進行儀式就缺能量,缺能量就無法幫忙實現願望,或有人在儀式中死亡帶來恐懼害怕,久而久之惡性循環導致越來越難蒐集能量嗎?

相較鬼神般的存在,還是對人類本身的惡意比較能理解和感慨,所以五個故事裡,對有明確兇手的〈咒網之魚〉和〈鱷魚之夢〉印象最深刻,引讀者進入怪談狀態的〈筷子大人〉也令人在意,不知道告訴雨宮筷子儀式的那個少年是不是她夢裡某個股長,失敗的人是不是真的全都被吞噬死去。

《不可知論偵探》漫畫往後描寫海麟子的未來,〈珊瑚之骨〉卻是他的過去,要說不在預期嘛有是那麼一點,生活在那樣的母親身邊,飽受無法擺脫的魘語糾纏,在軟弱時鬆開了手任自己跌落,到底是怎麼變成看似正常又看開的海麟子真是不可思議,讓人對他墜海休學後發生什麼事更好奇了。

總之,是存在感很強的筷子怪談,要等看過前面作者的稿子才能開寫的接龍企劃感覺頗辛苦,但也充滿樂趣,不論是對作者或讀者而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