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筆記:亞倫‧德蕭維奇《合理的懷疑》

從足球明星辛普森殺妻無罪的審判分析評論,不管哪一國,法律中的人性都是一樣的。

 

Reasonable Doubts

  • 書名:合理的懷疑︰從辛普森案批判美國司法體系
  • 原名:REASONABLE DOUBTS:THE O.J. simpson CASE
  • 作者:亞倫‧德蕭維奇(Alan M. Dershowitz)
  • 出版社:商周(2001/01/01)

當足球明星辛普森被判無罪時,許多人對於司法制度大表不滿,他們深信辛普森的確殺害了妻子布朗及其男友。這本書正是為這些不同意辛普森案的人所寫的。

 

▼ 閱後感想

知名黑人足球明星辛普森涉嫌謀殺其白人前妻與其男友,警檢指控「鐵證如山」,辯方提出警方偽證之高度懷疑,無法確定辛普森是否犯罪之狀況下,輿論更因種族分成兩派,最後陪審團判無罪,堪稱引起全美轟動的世紀大審判。

原來,所謂的公平正義不管在哪個國家都不是那麼容易,沒有平等的人權,只有人類社會必然存在的階級、貧富差距,且不實、片斷的媒體誤導式報導、專家自以為是的不負責任評論、法官靠攏檢警的採證法則(排除對被告有利證據,對控方可疑處不做回應)、警檢違法搜索偽證、官官相護等令人憤怒嘆息的現象,到處都有。

真正的警察會撒謊

為了逮到罪犯,總要犧牲點什麼,這是警檢院都清楚,且被刻意縱容的機制之一,因為大環境的縱容,難以追究責任,成了「不能說破的秘密」,被犧牲的人只能欲哭無淚,帶著無法恢復原狀的傷痕,終其一生懷疑、憎恨著『公平正義』,這種悲哀的事件,無論何地,無時無刻都在發生。

辛普森案中,陪審團做出無罪判決的主要理由為:

1. 警方對蒐證過程有所欺瞞(說詞一再更改、不近情理)

2. 某警員極可能將攜帶在身上的辛普森血液撒在襪子和後門上(員警無理由將血樣帶在身上兩小時未及時化驗、血跡在案發現場搜尋之後才冒出、科學鑑定證明該血跡發現處無相關反應)

3. 某種族偏見強烈的警員讓人無法相信(錄音帶證明其嚴重種族歧視與說謊)

簡言之,證據令人懷疑、難以採信,基於無罪推定原則,本案判決無罪。而在宣判後,認為辛普森有罪者無法接受,怒喊對司法徹底失望、悲痛於公平正義之喪失等,甚至要求法律應降低定罪標準……

跟台灣差不多嘛…不管司法怎麼判,不合自己想法就丟下「司法不公」的罪名,認為「寧可錯殺,不能放過可疑者」,為了自身安全寧願降低定罪標準、希望犯罪者被一網打盡,卻沒有想到『無辜者被定罪比例因此提升』的相對現象,沒有想到某天自己或家人會倒楣變成被告的可能性…

人是自私的,這樣想其實很正常,但無辜者的命和人生永遠無法被彌補,看到辛普森案,想到台灣的蘇建和案,明明同樣是證據無法證明被告犯罪的情況,只憑自白和他白定死刑的蘇建和三人證據還更薄弱,辛普森案採用無罪推定,蘇建和案卻還無法解脫,想到就令人難過…至少還活著,不想用這種想法安慰自己。(不過若不是辛普森有足夠財力請夢幻律師團,加上黑人為主陪審團審理,大概也只能拿到個有罪推定)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