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河英雄傳說 場外

看完本傳十集,心中浮現的場外情景。

*

楊威利搔搔頭,皇帝才二十五歲就因病過逝,任誰也不會料想到吧,不過萊因哈特似乎完全沒有一點悲傷遺憾,反而……太高興了點吧,嗯,畢竟終於和摯友重逢,這也是當然的,邊看著不遠處的皇帝和吉爾菲艾斯,楊邊想著。

「吉爾菲艾斯,終於再見到你了──」

掩不住內心的激動,萊因哈特想對摯友說的話實在太多,想傾訴失去他以後的悔恨痛苦、想埋怨他太早離開自己、想說他有遵守約定把宇宙拿到手、想告訴他自己把孩子命為齊格飛、想讓他知道放有他照片的墜子已經送給姐姐……太多、太多了,不知道該從何說起的萊因哈特,只是一直望著吉爾菲艾斯。

「……萊因哈特大人,辛苦了。」

同樣有許多想說的話,包括自己從來沒怪過他,還有……對他沒有好好照顧自己身體以及某些思慮不足的決定,但,最後還是輕嘆了一口氣,回視他的目光,把萊因哈特受的折磨痛苦看在眼裡的吉爾菲艾斯,給了萊因哈特一個溫暖的笑容。

「對嘛,這才是歡迎同僚的態度,你應該多學點──」

先寇布靠過來搭著楊的肩膀,似笑非笑地抱怨著。

於是楊調回視線,對先寇布道:「你來得太早,連你都過來這邊,尤里安的婚禮兩邊父親都得缺席了。」

「放心,還有卡介倫在,正好當作我女兒搶走他女兒丈夫的補償,給那傢伙在婚禮上過過當雙方家長代表的癮吧。」

走過來的費雪聽到先寇布的話也笑了,先寇布拿起酒瓶倒了三杯,接著道:「慶祝重逢。」對兩人敬了一杯。

「這種重逢不是值得慶祝的事吧。」楊苦笑著,但也舉杯回敬。

「退下舞台不是清閒多了,你一定整天懶洋洋睡覺吧,居然隨便死在暗殺者手上,奇蹟的楊實在沒用、沒用啊。」先寇布搖搖頭,繼續說:

「像我,拖著一票敵將死得多有男子氣概,這才是英勇的死法,對吧,那邊那個同樣有氣概的。」

突然被點到,在旁獨自飲酒的羅嚴塔爾看向先寇布,回答:

「誰知道呢?」輕笑著,同時拿起酒杯向先寇布敬了一杯。

「唉,慶祝重逢歸慶祝,只有這些酒臭味的醉漢,沒有美女助興還真是掃興。楊,你先來的應該知道要上哪找美女吧?」

先寇布不改不良中年本色,立刻開始向楊打探消息,在他回答前又自顧自地說:「等等,你成天肯定不是睡覺就是打混,加上把楊夫人留在前線受苦,諒你也沒那個膽去找美女,我還是自己來好了。」

……

相聚的場外眾人氣氛甚是熱鬧,喝酒的喝酒、聊天的聊天,比較沒有年輕人精力的梅爾卡茲和比克古元帥則是在旁進行棋局。

「萊因哈特皇帝也就算了,沒想到奧貝斯坦也來了,真讓人受不了。」
「……但奧貝斯坦在這裡,米達麥亞應該會比較輕鬆,沒辦法,忍耐一下吧。」

看著和吉爾菲艾斯相擁的萊因哈特,以及站在遠處冷著臉沒表情的原軍務尚書奧貝斯坦,羅嚴塔爾喃喃道,搖晃著手上的酒杯。

……

於是,領了便當的諸將,仍在場外默默觀看著銀河的歷史。

得回摯友和敵手的萊因哈特顯得快樂,常和楊威利研究、討論戰略,在模擬競賽中偶爾因為楊的裝死而發怒,在吉爾菲艾斯的安撫下冷靜下來,聽著先寇布和楊的鬥嘴而笑,總算親身認識了尤里安口中的魔術師楊。

就這樣,所有角色繼續存活著,場內或場外,不管有沒有吃便當,宇宙依舊璀璨、銀河英雄們的傳說不斷流傳。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