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讀《銀河英雄傳說》外傳

太有趣了,楊等人在伊謝爾倫的生活,好多好笑的台詞XD

 

一、楊威利語錄

“寫日記是個好習慣,只不過我是不會去做就是了。如果我把所有的事都做完了,你不就沒有事可做啦?俗話說,為了兒子的成長著想,就必須留下田裏的雜草才行!”

好樣的父親XDDD,真是很有力的辯解之詞呢(笑),不過說的也沒錯,就是因為留了很多事給尤里安和其他人做,楊才能專心玩那些世人所謂的“奇蹟”和“魔術”吧,但留下好多雜草就退場囉,年紀輕輕幹嘛學老人閃到腰從此無法下田,唉,只能說世事難料又無奈呢……

“麻煩的事可以全部塞給卡介倫學長了。”

聽到卡介倫即將到伊謝爾倫,高興得要跳起舞來的楊XD,很可能把麻煩的事就這樣積著等卡介倫來,讓學長能“充實”度過工作時光是學弟的歡迎禮?再次佐證楊的懶和嫌麻煩(笑),所以其他人在楊底下才都能充分發揮實力擔當大責,卻又都是那種不拘小節調侃來吐槽去的相處模式吧,分工很細、缺一不可,因為楊這個男人很多層面的沒用,這個陣營因此脆弱,也因此堅強。

……

“零用錢夠不夠?生活費夠不夠?”只會這樣問我。如果我回答夠用,“如果不夠的話,就告訴我一聲”但如果我回答不夠的話,就直接把提款卡給我,然後就這麼忘記了已經把提款卡給我的事。

真好,有這種老爸實在太令人羨慕了,提款卡耶XD,雖然似乎提早老年癡呆(笑),不重要的事就不放在心上,呃退休金倒是一直放在心上。

“尤里安,你太懂事了。像我十四的時候,只會想怎樣從老爸那裏挖零用錢而已”原以為是對我的誇獎,但聽下面的話就不太對,“這一定是家庭教育的差別。”

老楊賣瓜,自賣自誇XDDDDD,楊的臉皮其實還挺厚的(噗)

“提督,你小的時候好可愛喔。”

“希望你不要用過去式說。不過話又說回來,快點整理吧。”

尤里安整理相簿時和楊的對話,看吧,某人臉皮果然很厚(大笑),楊要說可愛嘛……好像有點微妙?好笑應該會比較貼切一點。

“哎,卡介倫少將真是太辛苦了,所以乾脆我們幫他休息吧。”

這種話雖然沒說出,但楊提督每天就像這樣的,把雙腳架在桌子上。不知道是裝作睡覺的模樣在思考戰略計策,還是裝作思考戰略的樣子在睡覺呢?

……

不知道在以後的一五年中,能不能趕得上楊提督,況且,我在追趕的期間,提督本身也在前進。

“何必用追的那麼客氣嘛,用飛的不一下子就趕上了!”卡介倫少將對我這麼說,先寇布準將聽到之後說:“趁楊提督白天睡大覺的時候用跑的就好了。這樣不是能縮短相當的差距嗎?”

愛睡懶覺的楊提督,也多虧有著一群能夠理解包容他的部屬朋友們,也多虧他除了愛睡懶覺外還有其他無法被取代的專長,否則或許會更早長眠?…不,應該不會高興吧,睡懶覺之所以有樂趣,就是因為必須醒來啊,否則就太沒意思了。

“想辦法克服不擅長的事,太花時間和勞力了,人生苦短啊。”

以一副神氣的表情說出這種話又常常偷睡懶覺的人,我想不太可能在眾人皆睡的深夜中,自己一個人爬起來練習射擊的。

眾人討論楊的槍技時,對著幫楊辯護的美麗副官,尤里安在心裡沒說出的想法(笑),其他人該也是這麼認為的吧,也的確是事實。

楊除了那顆腦袋,其他似乎都挺鱉腳XD,不過有那顆腦也就夠了,太多也只是累人而已,萊因哈特的結局啊(淚),既然都要吃便當,我絕對同意楊的人生苦短論,不擅長的事就讓它去吧,睡個懶覺可能還比較有建設性……咦,不對嗎?XD

 “好,全艦隊,快逃!”

這就是楊威利,許多能力頗廢,卻讓人移不開視線的楊。

 

二、所謂物以類聚?

“這傢伙是同盟軍裏排名第二的名飛行員喔。只不過看起來不太像就是了。”

波布蘭少校拍拍高尼夫少校的肩膀對我這麼說。而他其實想說什麼我非常明白。高尼夫少校注意到我的視線,做了個總結:

“再告訴你一聲,敏茲。最厲害的飛行員已經戰死,躺在墓裏了。”

果然是對好搭檔。不過也許這種想法是天大的誤會也說不定呢。

……

在打開雙重閘門的時候,我原來想幫點忙的,但是波布蘭少校說:

“不用擔心,波布蘭家的字典裏,沒有不可能這句話。”

“但是卻有失敗和挫折的句子呢。”

伊旺‧高尼夫少校冷靜地加以指出,害我大笑出來。所謂絕妙的時機配合,我想大概就是如此了。

便當領得相當早的擊墜王高尼夫,和波布蘭的哥們互動也非常有趣。在外傳才把高尼夫的個性和行為多描寫出來,是為了讓本傳看到他陣亡時不要太傷心嗎?不過本傳波布蘭得知高尼夫死亡時的反應仍然很讓人難過,每個死亡都很沉重,雖然戰爭不能不吃便當,英雄的送葬曲還是悲傷。

高尼夫少校是很莊重,給人感覺很好的人,但一和波布蘭少校合起來就變成尖酸刻薄話的機槍射手,實在叫人不可思議。

“無害的化學物質,一旦和有害的互相結合,也會變成有害的了。高尼夫和波布蘭就是這種情形。”

楊提督這麼告訴我。如此說來,這種和身為觸媒的楊提督,也脫不了關係了,我在心裡這樣想,只是沒有說出而已。不過楊提督是有意聚集像先寇布、亞典波羅、波布蘭這類的人嗎?如果是的話,那實在非常有趣,但如果不是的話—這個,不知道該不該大笑……

絕對應該大笑XD,不過這該是值得高興的事,也可以說是救了楊吧,如果他身邊有很多無法理解他,那種認真嚴肅勤奮禁慾的典型軍人,那可要頭大了,只是去睡個懶覺都會被白目或囉嗦的苦勸或斥責,不是很折磨人嗎,如果不能打從心底被楊所折服,扯後腿可就糟糕,還是像先寇布、亞典波羅、波布蘭這些平常各自找樂子,有狀況時比誰都可靠的人才好。

……

先寇布準將在人群的外側,完全不理睬我們,自顧的和黑髮女性接吻。亞典波羅很有精神的,在彈簧墊上,一隻手拿啤酒瓶和女性跳舞。如果有男的要上來換舞伴的話,就一拳過去,一轉眼間已經把三個人打下彈簧墊。由於實在太厲害,不由得就為他鼓掌起來。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喝醉了,在他和第四個人交手前,自己就先從彈簧墊上掉下來,真是不能看。

XD,說實在,帝國那邊有印象的將領沒幾個,就帝國雙璧對戰那段印象最深刻而已,反倒是楊這邊“真是不能看”的男人們有趣多了(笑)

再來看一些好笑的橋段:

去幫提督買大吉嶺產的紅茶,結果發現這裏賣的比海尼森貴了二成,正一肚子不高興時,遇到了波布蘭少校。他一副無聊的樣子。

“沒有戰鬥、沒有殺人、沒有打架什麼的,居然連爭執都沒有。再加上這兩天也沒找到什麼美女。我是為什麼才當軍人的,真是搞不懂。”

仔細想想,這種發言相當的可怕。

的確相當可怕XDDDDD,所以,到底為什麼當軍人呢?楊是身不由己誤打誤撞,波布蘭是因為喜歡找麻煩,尤里安則是追隨楊的腳步,後來轉歷史學者就是,楊的幕僚們,感覺都能隨時拋棄軍人身分,可有可無,但身為軍人就不會辱了軍人骨氣,不愚昧送死、赴死時也不會恐懼。

最後,是波布蘭少校及時行樂,不愧對自己的私生活。

 “薔薇騎士也墮落了,居然變成取締喝醉酒的,真是個大笑話。”

這樣取笑別人的波布蘭少校自己也是,光是今天一天,就揍了超過二十個以上的非禮者,拯救淑女們的危機。格林希爾上尉會笑著告訴我這件事,是因為被少校救了的女性士兵們,全跑到上尉那裏抱怨。

“我們很感謝波布蘭少校救了我們,但可不可以請他不要說‘不要對我的女人出手’這種話?”

向波布蘭少校反應之後。

“以後說不定有可能成為我的女人,這樣說起來太長了,所以只是縮短了一點而已。”

噗,什麼我的女人啊XDDDD,好、好好笑,有種年輕氣盛的感覺,這種大言不慚和毫不猶豫的做法,很有波布蘭的感覺,如果是不良中年先寇布,又會是另種情況了吧(笑)

可惜不只擊墜王的爭奪對手,蒐集美女的對手也都先走一步,把天下都留給波布蘭,沒敵手也未免太過寂寞。

不過場內場外,各自有人存活,最終還是會兜在一塊吧,畢竟人生就那麼一條路,交錯、停留、繼續走,最後變成傳說,在每個讀者的心中。

並不喜歡同盟軍,也不喜歡帝國軍,任何腐敗的政治與軍閥都令人厭惡,想要的,是自由,是睡懶覺不會被視為罪惡,及時行樂沒什麼好可恥的和平生活。

但和平總是用前人的血換來的,政治再爛還是要有人去承擔,嗯,萊茵哈特和吉爾菲艾斯一起改革、掌握宇宙,楊等若干人過著喝紅茶、聚餐、調戲美人、鬧事(?)的日子,這樣應該不錯,唉,作夢真美好呢。

好啦,讓人一路笑的尤里安伊謝爾倫日記結束,再來下本外傳吧。

2 篇迴響

  1. 涼子 十月 30, 2009 9:15 下午 

    我記得尤里安的日記還有一段描述
    先寇布和波布蘭從小房間出來對望了一眼…
    那段好像是在說他們身邊的女伴不久前才和對方(男)在一起過…囧
    這兩個男人好像有種間接的體液交換感覺啊…

  2. 十月 31, 2009 2:26 下午 

    >>這兩個男人好像有種間接的體液交換感覺啊…

    被這樣一說,好囧喔XDDDDDD

    女伴們回家也都是有洗澡的啦XD,又不是當天就交換女伴,風流歸風流,多P不符合他們的格調(?),和某個女伴來往時應該是很專心溫柔的?XD

    反正男女遊戲,雙方都願打願挨就好,沒啥旁人介入的餘地,這種獵艷獵到對方曾經的女伴,彼此有默契裝做沒事就好:D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