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圭生日賀文:歩いてみた風景

「你啊,真的很喜歡散步呢,散步有那麼有趣嗎?」

在散步回來時,被一臉疑惑的愁一問起,於是圭帶著笑意回答了。

「是的,散步非常有趣喔,不管是清晨安靜的空氣與樹木氣味,或是黃昏的喧嘩氣氛都有迷人之處,愁一樣有機會也試試如何?」

「我就算了,那種像老人的興趣只適合圭。」

「……說的也是,對愁一樣而言,早上賴床、下午在貴賓室補眠,去散步可能有點強人所難了,還是約白石樣比較適當。」

若無其事地小小反擊,後段是脫口而出的真心。

「白石!?難道圭你……!?」

無視愁一的頻頻追問,圭心情頗佳地邊哼歌邊準備晚餐,回想起散步時的偶遇。

* * *

他很喜歡散步,有空閒的時候,早上及下午都會走上一次。

清晨在鍛鍊告一段落時,走在寂靜清爽的街道上是種享受,樹木的味道、泥土的味道、花香的味道,在人聲尚未開始喧鬧之際都特別鮮明,風輕拂,看著公園裡早起運動的老人,心中有著安穩的平靜感。

在認識了白石樣後,擔心她會不會再度受到攻擊、擔心轉學的她會不會不適應環境,在往葉光的路上發現迷路的她後,散步路線加入了尚和宿舍附近,早上看到她的笑容,不知為何心情就變得輕快,漸漸養成了在宿舍外搜尋她身影的習慣。

在夕陽下散步又是另種感覺,放學後街上會湧現人潮,些微喧嘩的氣氛讓城鎮充滿活氣,三三兩兩笑鬧的學生聚集在不同的店裡,遊樂中心、香港廣場、昭和老街、浪漫咖啡館……經過各個店面時,從櫥窗與人群感受到一絲新奇,在散步的過程中,體驗到自己不曾經歷的情境,他認為這有正面的助益。

然在與白石樣慢慢熟識後,那些以往只是遠遠看著的場所,開始出現了他的足跡。

…………

「咦,明月さん?好巧喔,是到附近來買東西的嗎?」

「不,只是散步的途中,白石樣是和朋友一起?」

「今天我是自己來逛逛的,啊對了,如果時間方便的話,明月さん也一起好嗎~」

從某次在遊樂中心前不經意地發現白石樣的身影,在她帶著笑容的邀約下嘗試了遊戲機,才發現以往未知的樂趣,在領悟技巧後而成為她的助力,然後,又是幾次偶遇。

夾娃娃、射擊靶心、撈金魚……還有,讓他的軟弱無處隱藏的鬼屋,散步途中加入她的行程,似乎成了他們之間的默契,聽她真摯又充滿期待的邀請就忍不住拋下猶豫,原本只經過、不曾停佇的腳步因此停留,加入了她豐富又有趣的生活裡。

…………

「明月さん真的很厲害呢,什麼都一學就會,有點不甘心呢……啊,不過不擅長鬼屋這點讓人很有親切感,嘻,對嘛,每個人都應該有弱點才對。」

「又是散步的途中嗎?真好,我也很喜歡悠哉地散步喔,不過回到尚和町才一段時間,有些路不太熟,對了,下次有機會的話一起散步好嗎,和明月さん一起的話一定就沒問題了。」

感覺有些不可思議,不擅長和女性相處的他,卻貪戀起和她相處的時間。原本不帶目的的「散步」慢慢染上她的色彩,除了原本擔心她被襲擊的顧慮,更多的只是『想見到她』的渴望,早上及下午都期待和她見面,平常散步路線的光景也讓他憶起和她共有的回憶。

走著走著,不知不覺就走到了尚和高校的門口,視線滿是放學的學生們,穿著葉光制服的他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被一些女學生包圍,正感到焦急時,終於看到她的身影。

「白石樣!」

於是,偶遇成了計畫性地期待相遇,又成了主動出擊,「散步」對他而言出現新的意義。

* * *

「……圭,你和白石常常見面嗎?」

「偶爾在散步的途中會遇見,和某人不一樣,白石樣也蠻喜歡散步呢。」

「好好,我知道了啦,和白石一起的話,散步應該也很有趣。她的表情真的很豐富,光看就覺得有趣,哪,圭,你也這麼覺得吧?」

「的確,白石樣是個很可愛的人。」

「圭……你最近真的很可疑喔,特別是提到白石的時候。」曖昧笑容下打算開始追問。

「愁、愁一樣才是,最近也變本加厲翹課調查資料不是嗎?也是為了白石樣吧?」

被看穿的狼狽讓圭臉微紅,隨即把問題丟回給愁一。

「……呃,這個話題還是打停吧,對了,過陣子就是葉光的舞會,邀請白石來好了。下次她來葉光的時候順便對她說吧,還有,約她來家裡吃飯的日期也要確定,到時候招待就交給你了,記得拿出壓箱好菜,圭的手藝一定會讓白石驚訝。」

似乎在想像對方可能會有的反應,愁一又笑了笑。

「是,就交給我吧,一定會讓白石樣賓至如歸的。」

腦海裡浮現她的臉孔,圭同樣微微笑了。

這是他們與覺醒中的九艘少女陽菜相遇的第一年,此時,兩人還不知道一族的未來會因她而產生怎樣的改變,圭也還未意識到「散步」不自覺變調所代表的意義,期待著下一次的偶遇。

the end

 

>>

我、我、我寫出來了(飆淚)

距離出現靈感卻寫到偏題兼沒結尾的那篇原「明月圭的散步之旅」(更名為「日常‧萌芽」)已經過了兩年,總算在今年圭生日的這天催促自己寫出來了!

事實證明努力還是做得到的,所以如果有想看文章小人還沒寫的,請耐心等兩年,謝謝,兩年後說不定就會寫出來囉(重踹)

咳,這次應該有比較貼近散步的主題一點了吧(笑),然後照舊(?)不小心寫得似乎有愁一線的可能性XDDD,目前兩邊好感度都高,可以開出主僕廝殺的事件喔(大誤)

這次想的標題是「歩いてみた風景」,也就是圭散步所看到的風景,還有陽菜出現後,她成為他散步過程中會立即察覺到的存在,之後更是成為散步的理由之一。

啥?為什麼標題不用中文?……討厭啦,中文聽起來比較沒意境唄,想不出來標題時用日文逃避好像比較容易XD(喂),反正意思意思就好,內文才是重點嘛。

總之,喜歡散步的Hunter明月圭生日快樂(灑花), 雖然這篇沒提到生日,還是充滿我的祝賀之意喔,加油,不要搶輸愁一啊!XD,那麼,今後也請多多指教了~

4 篇迴響

  1. Kame 十一月 21, 2009 9:33 下午 

    因為當初也有參與到一小部分的討論,所以睽違兩年,看到珊把『愛散步的Hunter,明月圭』(喂喂)寫了後續的部分,真的讓我好高興啊!

    記得以前有和珊聊過,在水旋一我之所以比較偏向一謠側的原因,有很大一部分來自於我很喜歡遊戲當中愁一和圭之間既是主僕也像兄弟的互動。而珊筆下的愁一和圭總讓我覺得很真實,對話和互動都讓會我覺得是和遊戲裡的他們是相同的人,所以我很喜歡珊所寫的這對主僕。
    然後我也很喜歡那種因為被吸引,所以不自覺的就自動尋找著對方的身影,所以不自覺的就會自動去接近對方的設定。雖然不濃烈,但想到的時候心頭卻感到暖暖的,還帶著一絲的甜味,我認為這就是少女情懷的醍醐味之一啊!

    本來昨天看完文章後有想馬上來回應,不過最近不小心被某片遊戲給吸住了,所以等到今天晚上才來留言,有關這點還請見諒啊 XD

    是說在看珊的文章時,不管是心得也好、是同人創作也好,真的都能夠很深切的感受到珊對水旋的熱情,尤其是對圭的喜愛。我覺得每年都替喜愛的角色想生日賀詞,甚至是寫生日賀文,實在是一件很非常困難的事情,如果不是有很多的愛去支撐,真的很難像珊這樣堅持那麼久。我自己是屬於那種沒定性也沒耐性的人,根本就不可能像珊這樣每年替自己喜愛的角色慶祝生日,所以每次看到珊在更新生日文的時候都會覺得你很厲害。

    不過啊,雖然這篇是圭的生日賀文,但因為珊自己也在文章最後的後記中寫了那麼一段話,所以照慣例 (?)我還是有一句非說不可的話:我強烈要求愁一路線啊啊啊! (敲碗敲碗敲碗)

  2. 十一月 22, 2009 12:21 上午 

    嗚,好感動,是回應耶(撲上去抱住)←喂

    終於擠出這篇散步,我也超高興的(流淚),雖然能力有限,寫的短短,加上我最不會描述風景,沒辦法把散步更深入寫出來(遮臉),不過已經盡力了,想著再這樣下去讓圭散到北極也不是辦法,才利用生日為動力。

    幫角色們寫生日賀詞文,寫到最後只有自己在慶祝,有時候還蠻寂寞的,不過這是種對喜歡的人物們表達感謝的方式之一,不想那麼快遺忘,所以順勢藉著慶生回憶起那份心情,像平常根本不會提到哆啦A夢或寫詳細心得,生日時剛好來借題發揮證明我有童年XD

    說是這樣說,其實我沒有像Kame說的每年慶生那麼努力啦(Kame也有幫葉月王子慶生寫賀文啊),都是心血來潮點生日整理那頁時順道看看有沒有動力和靈感,有寫過的也會怠惰,有賀文出現是奇蹟(笑)

    >> 是說在看珊的文章時,真的都能夠很深切的感受到珊對水旋的熱情,尤其是對圭的喜愛。

    最後一句讓我覺得有點複雜呢XD,因為不只圭,也不只水旋一代,角色們我各各都有愛 ///,只是功力不足,像總覺得二代角色較難抓,怕寫壞所以不敢亂寫(縮),愁一線也是同樣的道理喔。

    不過我還是會努力的!喜歡的話就會有種不希望結束的心情,因為水旋系列能被討論的機會已經越來越少,所以才讓自己以這種方式保有吧,珍藏及守護著那份感動,就像GS系列之於Kame喔(笑)

    愁一線,兩年後,敬請期待(毆飛),我也會默默祈禱靈感大神能常來拜訪我,人家也想生水旋二的賀文啦(朝夕陽奔去)

    ps 那個標題,本來想說「歩いてみた風景と君」,不過きみ是愁一用的,圭的是あなた,總覺得不太順就改成彼女了(笑),我很喜歡愁一呼喚「君」的感覺,希望有天能把這種感覺表達出來。

  3. Kame 十一月 23, 2009 12:32 上午 

    一直都有在看珊的文章,只是因為我沒在碰QR社的遊戲,然後平常也很少在看言情小說,所以不少文章雖然看過,但因為沒涉獵,所以也沒辦法留下什麼回應。

    >>說是這樣說,其實我沒有像Kame說的每年慶生那麼努力啦

    不不不!就算不是每年都幫每個人慶生,像珊這樣特地將生日列出來,然後在想到的時候對他們表達感謝,真的就讓人覺得珊真是有心。而且我一直認為文章長短不是問題,質量夠的話就算是很短的文章也是會讓人很想再三回味,反之也是有那種寫得很長但讓人沒耐性往下看的小說。

    不過我家那幾篇葉月王子的文章說真的很微妙,表面上是叫作生日賀文沒錯啦,但除了06年那篇勉強在王子生日那天給寫完,其他幾篇寫完時,王子大人的生日都不知道過多久了。
    再說那幾篇寫得也不怎麼樣,要說那是生日賀文,老實說我還感到頗汗顏的。

    >>因為不只圭,也不只水旋一代,角色們我各各都有愛 ///,只是功力不足,像總覺得二代角色較難抓,怕寫壞所以不敢亂寫(縮),愁一線也是同樣的道理喔。

    我這麼說可能會讓珊覺得心情更複雜,但我覺得會出現這種感覺,不正是因為對角色的愛有所差別?
    雖然我不否認有時會有那種愛太多所以沒辦法下筆去寫的情況,但通常來說,越有愛的角色在腦中的存在就越大,然後不管是有意或無意,很容易就會去想有關那角色的事情,然後想著想著腦海就不自覺浮現有關他的故事,然後我們就會說靈感大神來敲門了!而且我覺得就算超愛某一部作品,也不代表對裡面每個角色都要有平等的愛啊,人心本來就是偏的,所以會對角色有偏好也很正常。
    就像我很愛GS,但若問我對角色的喜愛程度,我也絕對會說我對葉月王子的愛,肯定是超過我對花樁妖孽的愛! (咦咦咦),當然,或許是珊對水旋的愛,說不定比我對GS的愛還來得深厚,所以才能夠對每個角色都有著平等的愛。

    有關稱呼的部分,其實我覺得除非是寫全日文的同人,不然很難將日本人的語感給帶入中文小說裡。
    我自己在寫東西時也常遇到這樣的問題,俺和僕都翻成我,君和あなた中文也都是你,雖然在日文裡這些自稱、稱呼有著微妙的差異,但實際寫成中文真的很難把其中的差異給表現出來。
    加上我會希望自己的文章,既然是用中文寫就盡量不要出現日文的東西,但又因未能力不足所以無法完美的表現出來,到最後遇到這種問題我大多會選擇直接裝死 XD

    最後,雖然兩年的時間很長,等待也是一件辛苦的事情,但既然珊的開金口了,那小的我會從現在開始一直記得珊說兩年後會出現愁一線,請千萬不要辜負小龜龜的期待啊 XD

  4. 十一月 23, 2009 3:29 下午 

    這篇就留下回應了啊,是近期難得的網站更新回應呢,嗯,因為寫言小或其他五四三讓人難回應,加上更新趨緩,留言版關於網站內容的話題也就變得少,不過訪客蠻照顧blog,所以要心懷感激!(是說也因為客人頗照顧blog,想偷懶的心因此被剋住,寫生活寫日記就變很勤,雖然都是短篇短篇……)

    『不少文章雖然看過,但因為沒涉獵,所以也沒辦法留下什麼回應』,這點我也相同,Kame的文章我也是一直在看的,不過一些閱讀、遊戲沒碰所以默默潛(鞠躬),踢掉都有玩的乙女遊戲,我們共通的部分還真的不是很大塊XD,喜好差異喜好差異,不過能聊時都算開心吧,應該有『討論』到?(笑)

    那麼,生日特區的讚美小的就不客氣地收下囉,偷偷(?)告訴Kame,看到別人都沒這種賀詞文特區(或者有只是我不知道),對自家也有點小驕傲喔,所以憑著這股氣持續有一搭沒一搭地更新下去:D,雖然每年都默默忽略過去的角色們還是一堆(汗)

    嗯嗯,寫出能夠讓人再三回味的文章是最大目標,不管長短都希望有寫出想表達的東西,如果功力不足,能做的只有用心,至少把自己的那份心情和心意寫下來,所以就算慶生delay、就算文筆不足,有寫總是比沒寫來得好,至少要反省要汗顏也有東西,再說,有Kame家女兒陪伴的葉月王子一定很幸福的!不需要汗顏啊!能把GS每個角色都孵一篇文章可不是誰都能做到,想說別跟自己過意不去,不過這也是每個人的個性,不是不能理解那種「自己做的真的有意義嗎」的質疑。

    嗚,心情繼續複雜,或許對角色的愛真的有所差別才會造成有的文不知從何寫起,不過會想重申絕對想寫+辯解靈感不足,就是因為的確也有愛喔,即使不是平等的愛也絕不是隨便就能忘記的愛,才對自己沒能寫出來這件事感到不甘心。角色的感覺好不好抓,愛當然是第一要素,不過應該跟個性單純或深沉也有關吧?有吧有吧!多少有一點啦,不同意的話我要哭了喔(喂),所以雖然我蠻喜歡ACE(Q社爽朗騎士),卻不太敢寫他的同人……是說我也根本沒寫過Q社任何一個角色的同人就是(踢飛),沒事不會想寫,Q社多數人物又沒生日設定讓我借題發揮一下(笑)

    我對水旋的每個角色當然沒有平等的愛,和Kame對GS的愛也沒法比較深厚,都是只屬於自己的喜歡,本來就是不能比較的啦,有愛讓世界很美好就夠了(啥)

    日文稱呼用中文表達不出來,管它那麼多還是給它用日文寫是我裝死的方式(踢),我覺得只用中文的堅持有很能認同的理由,但在日文語感中文表達不出來的情況下還是隨便摻雜了,反正我不是翻譯,所以選了輕鬆的一條路=W=

    咳,最後,我們就慢慢等兩年後吧,兩年後,還有兩年後,好多兩年後,啦~啦啦(邊唱歌邊走掉),等待很辛苦,適時忘掉也沒關係喔(眨眼)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