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王子同人創作:難言之夜

久違的同人靈感,ST☆RISH全員→七海春歌,對後宮與NP無愛者慎入。

ST☆RISH得到「歌王子獎」新人獎的隔天,Shining事務所帶領大家前往別莊渡假,晚上舉辦了隆重盛大的慶功宴。

「啊啊,真美味,好久沒有喝到這種後勁強烈卻又像果汁一樣酸酸甜甜的雞尾酒了,不愧是Shining的珍藏,滿足滿足~」

「抱歉,月宮老師,這裡有一些狀況,可以麻煩協助處理嗎?」

「真是的,肯定又是Shining做了什麼,真拿他沒辦法。」

放下酒杯,月宮林檎慢步離開,沒看到春歌隨後走到他原來的位置上。

……

「哇,是果汁,好像很美味的樣子,剛剛看月宮老師連續喝了好幾杯就很好奇了。」

七海春歌盛了一杯,嚐一口後因為太美味忍不住一口氣飲盡,以前從未接觸過的口感讓她覺得新鮮,搭配甜點不小心連續喝了三四杯。

「可惜小友有工作得提早離開,沒辦法一起好好享受美食……」

「七海,找到妳了。」

「一十木君,還有翔君和四之宮桑。」

「妳才是今天的主角喔,沒有妳的曲子,沒有妳,就不會有現在的ST☆RISH。」四之宮那月微笑望向春歌。

「才沒有這回事,都是因為大家的努力,ST☆RISH的大家真的很帥氣,看著自己的曲子能被這樣演唱,我覺得非常幸福!」

「好,讓我們一起乾杯!」

「乾杯」「乾杯!!!」

「等等,獨佔春歌太狡猾了,我也要乾杯!」

「塞西爾太慢了。」

一之瀨時也、聖川真斗和神宮寺蓮隨後來到,眾人圍在春歌身旁。

熱絡氣氛中,神宮寺蓮注意春歌的臉龐染上淡淡紅暈。

(……看來Lady把酒當成果汁喝多了,現在提醒已經來不及,Lady神色看起來也很清醒,應該沒問題……吧?嘛,有我們陪在她身邊,就算喝醉也不用擔心。)

然神宮寺蓮很快將為自己的想法感到後悔。

……

當夜,宴會結束,眾人在別莊客房住下,ST☆RISH七人一間榻榻米通鋪,春歌獨自一間個室。

事情發生在眾人已入睡的深夜時分,睡夢中的一十木音也突然感覺到被窩裡多了一個柔軟的身軀,睡眼惺忪睜開雙眼,看到了春歌的身影。

(……是夢啊,今天真幸福,連夢中也能和七海在一起。)

忍不住抱緊懷裡的身軀,嬌小無比,還能聞到淡淡香氣,隨即佳人主動回抱,意識到自己正擁抱著七海,胸前的柔軟與雙腿交纏的火熱觸感讓他情緒亢奮,面對暗戀的女性,情不自禁起了生理反應。

(……等等,觸感?)

(是夢對吧!?)

懷裡的七海蹭了他一下,讓他忍不住呻吟出聲,太過真實的感觸讓音也決定用力掐一下自己大腿。

「……會痛,不是夢!」

(騙人的吧,七海怎麼會在這裡,難道我走錯房間,我應該沒有半夜起來上廁所啊,還是七海走錯房間,現在怎麼辦,得在大家還沒發現前把她送回去才行,但是現在我這樣……慘了,絕不能被七海發現。)

就在音也內心無比掙扎時,他又是呻吟又是喃喃自語動來動去的行為吵醒了旁邊的一之瀨時也。

「音也,吵死了。」

「啊,抱歉。」

慌張的音也下意識想藏好被窩裡的七海春歌,卻發現懷裡不知何時已經空了。

「咦!咦咦,七……唔。」

「音也,半夜不睡覺鬼叫什麼,你想把所有人吵醒嗎?」

但下一秒,時也就知道音也在咦什麼了,因為他的被窩裡鑽進一具柔軟的身軀,掀開棉被一看,驚愕得差點大喊出聲。

「……七……!」

說到一半的話被音也用手捂住,意識到其他人都還在睡,他放低音量,小聲詢問音也。

「到底怎麼回事,七海怎麼會在這裡?」

「我也不知道,會不會是走錯房間?七海看起來迷糊迷糊的,要叫醒她嗎?但是這種情況下叫醒她好像不太妙……」

音也緊張兮兮看著時也……的棉被,想到剛剛在自己被窩發生的事,就想立刻把七海抱出來,然就在他猶豫時,因雞尾酒喝太多完全醉倒的七海春歌已經再次順應自己的本能,牢牢貼住新的抱枕。

「……唔。」

時也親身體會了現在的情況有多不妙,也恍悟音也剛才為什麼不斷發出不知道是愉悅還是痛苦的呻吟聲,他面臨了進退兩難的狀況,被貼身抱住還蹭了兩下,心儀女子的柔軟讓他腦海頓時一片空白,想掙脫又捨不得,只能拼命克制自己不要呻吟出聲。

似乎因為小腹頂著硬物感到不舒服,意識昏昏沉沉的七海春歌試圖移動硬梆梆的抱枕,發現難以移動後乾脆爬過抱枕前往另一個熱源。

「……等等,別……」

「唔」「呃」

想抓住她,僵硬的身體沒能阻止春歌前往製造下一個受害者,或許覺得碰觸到的第一具身體觸感不夠好,春歌爬過聖川真斗,直接鑽入下一個被窩,這次的抱枕長度比較剛好,七海春歌滿足地摸了摸跟自己等長的男子胸膛。

睡夢中的來栖翔在夢中正扮演英雄和敵方戰鬥,突然上方出現陷阱,他被不知道什麼物體籠罩住,動彈不得,但壓住他的物品卻傳來一股熟悉的氣息,而且非常柔軟又溫暖,讓他不但不排斥,還想就這樣一直下去。

(……不對,真的有重量感,該不會被哪個睡相不好的傢伙鬼壓床了。)

努力睜開雙眼,卻看到時也和音也兩人正在狠狠瞪他。

「喂,半夜不要嚇死人啊!」

隨著兩人有點無奈的目光看去,他又被驚嚇了一次。

「哇啊,七海!!!」

因為聲音太大,終於把ST☆RISH的其他人也吵醒了,四之宮那月揉了揉眼睛疑惑天好像還沒亮、愛島塞西爾賴床中丟出一句「再五分鐘」、神宮寺蓮看著已經清醒的眾人神情,察覺到狀況不對勁,打開了房間的燈。

於是眾人看到了一臉崩潰來栖翔突起的被窩和掀開棉被後那張熟悉的無邪臉孔,黑暗中不知道,一開燈赫然發現七海春歌僅穿著薄薄睡衣,還因為覺得熱和鑽被窩抱人的行為而撩起不少半露酥胸大腿,加上迷濛眼神,表現出不同於以往的性感一面,讓ST☆RISH七人心跳加快,移不開視線。

「……咳。」

不知誰的聲音驚醒了眾人,回過神的聖川真斗趕緊把棉被拉起蓋住七海的身軀,他們暫時放著僵硬的翔不管,展開嚴肅對話。

「可以合理推斷Lady因為雞尾酒喝多醉倒,才會走錯房間鑽錯被窩,問題是現在該怎麼辦?」

「能在不驚醒七海的情況下送她回房間嗎?」

討論途中,突然發出的怪叫聲打斷了眾人對話。

「……等,等等,七海,那裡不行,嗚!」

面對春歌確認手感似的亂摸,甚至摸到他克制不了反應的部位,來栖翔不知道自己是痛苦還是愉悅,只能對眾人釋出求救眼神。

「……好乖好乖,庫普魯,睡……覺喔。」

七海春歌邊囈語邊輕吻來栖翔的臉頰安撫後又閉眼睡去,看到這幕的塞西爾一臉委屈地衝到春歌的另一側抱住她。

「太狡猾了,我才是庫普魯,春歌,庫普魯在這裡喔,請妳親親我。」

在這種狀況還搞錯重點忙著爭寵的塞西爾絲毫不覺因自己的介入讓三人形成前後夾擊的三明治邪惡姿勢,非常不爽的其他人正打算把他拉開時,房門外傳來腳步聲。

「……真是的,半夜吵鬧會影響到別人睡美容覺啊,這些孩子們不會三更半夜玩枕頭戰吧。」

「是月宮老師。」
「絕不能被發現,快點熄燈!」

下一秒,眾人很有默契地關燈、鑽回被窩假裝熟睡。

「……咦,有好好地在睡嘛,難道剛才的喧嘩聲是錯覺,算了,好睏,回去睡吧。」

聽著哈欠和腳步聲慢慢遠去,度秒如年的眾人才鬆口氣,但有幾個人異常煎熬。

關燈後,原本被夾在翔和塞西爾中間的七海春歌或許覺得太熱太擠,在被窩裡慢慢向右移動,最後呈現出臉靠在聖川真斗下半身、身體壓著塞西爾、腳放在來栖翔身上的姿勢,三人被摩擦得滿頭大汗,感覺血都湧進下身堅硬處,尷尬得不敢動彈,水深火熱的快感折磨讓他們努力壓抑,卻偶爾會洩漏出難耐的喘息聲。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就由我用棉被蓋住Lady護送她回房間吧。」

「不、不行,神宮寺你讓人太不放心,而且為了避免被發現,多個人探路比較安全。」

飽受煎熬的聖川真斗聽到神宮寺要帶七海回房間,警戒心讓他努力分出心神提起反對意見。

「那麼,就由我一起護送小春回房間吧。」

四之宮那月的提議無人反對,應該說,其他人都仍處於下半身需要棉被遮掩的尷尬狀態,暫時不便移動……

「那麼要掀開棉被囉。」

「等、等等」「等一下」「請等一下。」

男性間頗有默契的調整姿勢時間,雖然尷尬,無言中卻蔓延著同情與理解。

來栖翔抱著棉被往左翻身率先脫離,瞬間消失的觸感讓他莫名有種空虛感,撇過頭試圖掩飾臉上的紅暈。

聖川真斗試圖向右移,發現七海抱著自己的下半身不放,他臉微臊幾次深呼吸,在內心說一聲「失禮了」,伸手想輕輕把她扳開,卻沒算好距離,碰觸到她胸前的柔軟,他被嚇得立刻鬆開手,面對眾人疑問的眼神,強裝鎮定再次小心翼翼調整位置,終於摸到她同樣柔軟的小手,輕輕讓她鬆開,不捨地再次撫摸雙手後迅速翻身離開。

失去擁抱重心的春歌低嚶一聲讓眾男嚇得一動也不動,塞西爾忍不住將她抱入懷裡,在她再度沉沉睡去後,才慢慢鬆開手,在她額頭上烙下輕吻道晚安。

其他人已經無力計較塞西爾還趁機吃豆腐一事,他們現在更在意自己失去的清白……呃,是豆腐,並掙扎著應不應該讓春歌負責,但面對從頭到尾都對自己做的好事一無所知的春歌,只能默默哀悼,還有一點竊喜自己失去的豆腐,然後暗自遺憾不是只有自己吃到豆腐。

神宮寺蓮一把抱起七海春歌,在其他人「快去快回」的警告眼神下,跟在探路的四之宮那月身後離去。

剩餘的五人總算鬆一口氣,他們誰也沒開口,無言地等待兩人返回。

十分鐘後,終於等到狼狽的兩人返回,四之宮那月不等眾人詢問就主動回報。

「已經把小春安全送回房間蓋好被子了,途中非常小心,沒有被任何人看見,就是把小春放回床上時費了一番力氣,幸好客房有抱枕。」

「沒想到酒醉的小羊兒會變得如此熱情又黏人,又發現了Lady新的迷人之處。」

回想抱回房時被掙開棉被的春歌輕舔脖子和耳垂,神宮寺蓮一臉意猶未盡。

「神宮寺!」

聖川真斗對他的評語感到非常不悅,其他人也怒瞪神宮寺蓮,下一秒又似乎想到七海春歌是如何的熱情和黏人,才稍微壓制住臊熱的臉又爆紅。

「各位,聽好了,今晚發生的事要全部忘記,懂嗎?」

一之瀨嚴肅的提醒讓眾人一致點頭同意,語畢沉默無聲,各自回被窩睡覺去,但早已註定對ST☆RISH而言,這將是他們難以忘懷的無眠之夜。

* * *

隔天早上,精神飽滿的七海春歌帶著一如往常的笑容向眾人打招呼。

「大家早安~」

卻沒聽到回應,她不解地望向ST☆RISH,只見眾男大多迴避她的目光不敢直視,而且清一色黑眼圈,一副精神不濟的疲憊樣。

「咦,大家昨天沒睡好嗎,看起來好像沒睡飽?」

七海春歌一臉擔心,他們卻忍不住盯著她的唇,什麼都沒聽進去,腦海中浮現她昨晚的模樣,臉又紅了起來。

「那個,七海,妳還記得昨晚發生的事嗎?」

沉不住氣的音也問出了大家的疑惑,只見她一臉問號。

「……昨天嗎?嗯,慶功宴很熱絡,食物很美味,沒喝過的果汁口感很好,真希望下次還能多喝一點。」

「不要」「拜託不要」「饒了我吧」

「???」「……那個,怎麼了嗎?」

「除了這個呢?還有沒有記得其他事情?」

來栖翔的帽子比平常壓得更低試圖遮住臉,心情複雜地追問。

「……其他嗎?唔,啊對了,我做了一個很多抱枕的夢喔,炙熱卻也溫暖,而且很有安心感,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抱一陣子就會變得硬硬的……」

「STOP!」
「夠、夠了,別再說了。」
「Lady妳是天使,或者是惡魔呢?」

全體崩潰的ST☆RISH發現暫時無法面對七海春歌,紛紛尿遁或找理由跑掉,徒留一臉問號的她享用早餐。

「嗯,真美味,為什麼大家不多吃一點呢?」

在難道自己睡太晚的疑惑中,七海春歌決定今天也要努力為大家創作最棒的歌曲。

至於該晚ST☆RISH們在深夜陸續前往廁所或沖冷水澡好段時間才返回,此後有段時間眾人經常洗曬換床單,這又是另一個難言又尷尬的故事。

the end

 

>>

好久沒寫同人了,這陣子看完歌王子四季動畫加遊戲二周目進行中,難得又出現了同人妄想,作為一個只吃肉不會寫肉的保守人(?),這篇同人也是全年齡向,嗯,應該,頂多十五禁吧,滿十八太久了實在不太知道該如何分級(攤手)

情境比世界知名謊言「我只蹭蹭,不進去」還保守多了,真的只有穿著衣服蹭蹭抱抱摸摸讓女主角輪番調戲而已XD

因為光從動畫劇情,春歌跟前輩組並沒有那麼熟,前輩組對春歌也沒有表現出什麼特別的情感,雖然知道前輩組人氣很高,目前為止暫時沒有萌起來,所以這篇沒有讓前輩組出場,我的想像力有限,只能妄想感情強烈明顯的CP,對於沒譜的就毫無頭緒。

前輩組如果要出場,比較適合放在抓姦查勤組,當後輩們急忙蓋被熄燈時,美風藍感應出多了一個人的體溫生理跡象、眾男心跳異常情緒亢奮,蘭丸和卡繆憤怒評價眾人淫亂,嶺二想給大家解釋機會,看著同伴走人,失望地跟著離開之類?誤闖前輩組客房就要靠其他乙女腦補了,是說那四個人願不願意同住榻榻米房間就是個問題,需要嶺二以培養團隊感情為由說服。

吃甜頭(苦頭?)的人物基本上對應我的好感度,對那月和神宮寺蓮比較沒有攻略慾望於是快轉(喂)

文筆不怎樣,也沒有肉(真的沒有,俺是保守人,俺不會寫肉),原本有妄想早乙女Shining或ST☆RISH的瘋狂粉絲送春藥飲料讓在休息室等待眾人的春歌無意間中招,在休息室衣衫不整一臉春意地等待眾人回來享用之類,不過原作和改編動畫都太純情,同人設定18禁得太糟糕就會崩人設,除了所有人一起中招,連正式告白都沒有實在沒有突然演變成NP的可能性,妄想肉一時爽,事後會收拾不了殘局,所以還是稍微調戲一下點到為止就好XD

原本想把春歌設定成醉後變身接吻魔,但初吻要給誰是個問題,最後就不讓她見人就親了,反正沒有初蹭這種東西,只是抱抱摸摸讓男角們臉紅又崩潰比較沒有心理負擔(咳)

特將此篇妄想同人獻給我這些年來逐漸失去的節操,和同樣失去節操的乙女們(被揍)

2 篇迴響

  1. 熱帶魚 七月 23, 2017 10:10 下午 

    天啊啊啊珊居然寫了歌王子同人!!!而且Starish每個角色的性格都抓得好精準啊啊啊!!!
    雖然乙女動畫改編通常都不盡人意,但歌王子實在是難得作畫不太崩、劇情安排合理、還很長紅出了4季的經典作啊XDD

    光看動畫,個人喜好一直都覺得春歌很適合天然黑屬性XDD這篇那種做完壞事(?)但自己完全不記得真的超有FU啊~~~

    期待前輩組的劇情!!!請給嶺二多一點沙必死(欸

  2. 七月 23, 2017 11:19 下午 

    我也沒想到XDDDD
    昨天更新完動畫感想後忍不住繼續妄想,今天陪我媽參加國內團去南投森林浴,在遊覽車上卡拉OK的吵雜聲中,閉目養神也睡不著乾脆把手機筆記本打開努力把腦海中的妄想畫面key成同人,一開寫畫面就一幕幕浮出來,有好好把握住靈感真是太好了。

    然後都說了前輩組我現在寫不出來啦XD,因為我無法從動畫腦補他們喜歡春歌啊,缺乏跡象和情感表現,只能看遊戲玩到前輩組時會不會被萌到,但現在才學園篇二周目,進度還很遙遠orz,Starish七人是很明顯在動畫裡通通已經被春歌攻陷,所以妄想全箭頭劇情比較容易,下次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有靈感了,創作和肉實在都不容易╮(╯▽╰)╭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