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之旋律亂入訪談:可愛的主人公 きら篇

珊:「雖然不知道會惹來怎樣的後果,但為了滿足求知欲,也讓大眾享有『知』的權利,我還是決定拋頭顱、灑熱血,前來進行二代的訪問了。」

優:「……多話的女人。」

水季:「優,不得無禮,有客遠道而來,應該好好招待才對。〈轉頭〉很抱歉,優說了失禮的話。」

珊:「……呃,是我不好,那麼廢話不多說,立刻來進行吧。」

珊:「大家,請問きら可愛嗎?哪裡可愛?請認真的回答我~」

優:「什麼!?」

水季:「嗯,真是需要好好思考的問題呢,要怎麼說明才好呢?」

涼:「說的也是,的確不是能夠輕易回答的問題呢」

吉乃:「唉呀,不用想得太複雜吧,お嬢ちゃん的可愛,一看就知道了,像是這種地方〈嗶〉,還有那種地方〈嗶〉,全都很可愛不是嗎?」

康秀:「拜託你正經一點,真是的,每次都這樣。」

吉乃:「正經有你就夠了,我怎麼好意思跟你搶~那你說吧,你覺得お嬢ちゃん哪裡可愛?」

康秀:「……雖然外表不是像洋娃娃般的可愛類型,但內心也十分女孩子氣,喜歡長相奇怪的布偶,審美觀不在我理解範圍內,就這點來說或許也是可愛吧,小女孩般的笑容、想掩飾的臉紅、不顧一切向前衝的莽撞…..」

吉乃:「什麼嘛,看來你很了解お嬢ちゃん~」

好春:「我才是最了解ちぃ姉的人!我可是從她六歲就一直在她身邊了,從小到大,我都一直一直看著,知道那些地方有什麼了不起,我連ちぃ姉自己都不清楚的地方也通通知道!像她向シスター撒嬌、被京にぃ摸頭開心的模樣、拿我沒辦法,兩人手牽著手出去玩的樣子,我們還有一起洗澡勒!」

優:「你說什麼!!!」

きら:「那、那是很小的時候啦,シスター也一起……」

涼:「那都是以前的事了,小孩玩耍般沒什麼好介意,現在きら和誰一起洗澡比較重要吧。」

きら:「涼さん,你在說什麼啊?」

吉乃:「但是好羨慕啊,能和お嬢ちゃん一起洗澡」

好春:「ちぃ姉以後還是會跟我一起洗澡啦」

康秀:「沒經過別人的同意就擅自決定,簡直就跟小孩一樣任性,這要問きら的想法才對。」

吉乃:「那只要お嬢ちゃん同意就可以一起洗澡了吧」

好春:「那一定會跟我洗澡,ちぃ姉最疼我了」

康秀:「不要說傻話!」

水季:「真是傷腦筋啊,怎麼會聊到這裡來…其實洗不洗澡無所謂,只要きら在身邊就很幸福了,你說是吧,優」

優〈滿臉通紅〉:「……啥,啊,水季樣,沒有,我沒有在想洗澡的事」

涼:「你的修練還不夠喔,優,反應都寫在臉上了。」

優:「先、先生~」

吉乃:「那到底要跟誰去洗澡呢,お~嬢~~ちゃん」〈轉頭一看〉

吉乃:「咦?」

康秀:「不見了!」

優:「難道是?」

眾人:「遮那!!!」

「太可惡了,什麼時候!」「太掉以輕心了,果然不能對八咫鬆懈!」「薑果然是老的辣,手段真高超………」

優〈揪住好春〉:「喂,到哪裡去了,你知道吧!」

好春〈心情低落〉:「兄長,兄長的話──不行!我還是放棄不了….我也要洗澡啦~」

康秀〈激動催促吉乃〉:「對了,你的能力,快點找出來!」

吉乃:「人工GPS又要出場了嗎………沒辦法,為了お嬢ちゃん~」

優:「找得到嗎!?快點!!!」

眾人為了可能被遮那擄去洗澡〈?〉的きら喧鬧不已。

珊:「好像沒人記得我的存在………而且我明明是在問きら哪裡可愛,為什麼會扯到洗澡不洗澡的啦~~~~~~訪問真難,真的太難了!」

珊:「不過きら到底到哪去了,真的被遮那擄走嗎?……遮那年紀一大把,不想參加這個集眾敵人的聚會我是可以理解,但有必要刻意來擄人嗎………莫非是在吃醋?………搞不好きら是去茶吞書房找手塚了,待會順便繞過去看看好了。會遇到陽菜ちゃん和仁美嗎~~~~~」

珊:「啦~~~啦啦,今,千の夜~~~」

某珊邊哼著歌曲,丟下一群緊張的男人們,閒逛尚和町去了。

 

おまけ:NP意向查訪

問題:若你愛きら但きら愛的是別人,能放棄嗎?若きら愛的不愛她?若她對你們都有感情而陷入煎熬,會逼她做出選擇,或主動退出?同意共存?

吉乃:擁有影見之力,最容易找到きら拐帶走,她逃不掉。

康秀:不可能,當然要爭取,若她選擇別人,就在背後深情守候,反正壽命長,有的是時間等待。

涼:只要她的心裡有自己,即使只有一部份,也要盡全力爭取,絕不退讓。

水季:如果別人比自己更能帶給きら幸福,咳,會放手成全。

優:不願跟水季樣或涼師傅搶,自己沒有資格!如果他們同意共存?還是不行,先下手為強?結、結婚才能做那種事(臉紅爆走)

好春、遮那:八咫兄弟以外無法接受,為了對方的幸福,一起讓きら幸福,其他人敢覬覦就強制排除,捍衛屬於他們的新娘。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