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軌FC重溫雜感:小艾與她身邊的好人們

記得以前PC中文版狀似跑過二次,在等碧軌中文版和關注閃軌情報的途中,不知道哪條神經被打到就開了PSP版的空軌FC重跑,經過了40小時的努力,總算是一輪全破又感動了一次。

嗯,再次空軌FC通關,回到小艾小約成為遊擊士和眾人相識相交的最初,跟著劇情一路再走過利貝爾王國土地,真是點滴在心頭,尤其對以下幾點感觸特別深刻。

 

其一:小艾妳還差得遠呢

FC重來一遍,從家鄉洛連特、柏斯、盧安、蔡斯、王都格蘭賽爾,小艾的粗神經、直率、衝動、說話不經大腦等各種不成熟不可靠的言行,常常為任務增加了不安定因素和失敗危險,或者記錯地名人名、或許不懂察言觀色隨口說出激怒委託人的話語,魯莽、沒惡意但不經思慮的舉動容易弄巧成拙帶給其他人困擾。

艾絲蒂爾最初不但懵懂不成熟,還習慣性地依賴約書亞而不獨立思考,總是問約書亞的意見點頭附和,照別人的安排去做,遇事會讓感情跑在前方,沒有理性去仔細觀察冷靜決策,雖然說這才像小艾,不過也有種她被慣壞了的感覺。

「懷疑的工作交給我,艾絲蒂爾只要跟著直覺走就好了。」

約書亞說的這句話,深深感受到他對小艾的寵溺 >///<,能有這樣的人在身邊,也難怪艾絲蒂爾就這樣不客氣地順從野性直覺往前衝,再加上有個疼女兒總在最重要的時刻出面救援的萬能老爸,艾絲蒂爾會是如此,都是這兩個男人的問題(我指)

也因為這樣,太放縱自己心情的衝動生物小艾,在遊擊士的路上顯得很嫩常常犯錯,不得不說,FC結局分離的安排真是有效的快速刺激法。

要走的長遠,成長最快的選擇是把雛鳥推下懸崖讓她自己飛,所以在分離後、放縱大哭後,艾絲蒂爾才在眾親友支持下,慢慢成長,在萬里尋夫的過程中逐步變成能獨當一面的遊擊士,最後順利回收約書亞,功力增長後又回收了蕾恩 XD

雖然艾絲蒂爾有很多不足之處,但就是這樣有活力有感情有缺點,才讓人更感受到小艾的陽光發出的各種溫暖。而且空軌系列明確閃光二人組官配的戀曲也讓人覺得很有愛,雖然約書亞開了很多朵桃花,但他的眼裡一直只有艾絲蒂爾。

反觀零碧軌的殺手級天然罪惡資產階級弟弟!

觀察力領導力都強,看似靦腆無害又無辜,實則常口花無意識甜言蜜語狂放電的羅伊德同學,狀似沒有明顯缺點,看起來不強卻又無懈可擊,是個多麼讓男性玩家怨恨、女性玩家鄙視(?)的存在,感覺他成長的空間沒有艾絲蒂爾那麼多?或許還是要等親自跑完碧軌後,才比較能深刻感受到羅伊德成長更強韌的始末?

零軌跑完,之前碧軌實況劇洩影片看下來,怎麼覺得比起顯露自己的軟弱,羅伊德好像更多時間在於傾聽同伴心聲,趁大家軟弱時一舉攻略(誤)

或許是因為分歧牽絆劇情多,又沒有固定CP,後宮王羅伊德的感情線就沒有小艾小約給人的感動,可能空軌已經成功營造把人閃瞎的情侶檔,零碧軌為了不讓玩家感到膩就換口味變成歡樂後宮吧(點頭)

 

其二:人心不險惡的遊擊士協會與成員

以前跑空軌系列時一直對遊擊士們的人格感到疑惑,覺得遊擊士是「好人集團」?明明看起來管理頗鬆散,要加入遊擊士的測驗好像也不是很難,而空軌中小艾小約們遇到的幾乎都是好人,在零碧軌無間道陰謀多起來後,才終於有種「這才對嘛」(?)的理解感。

重溫FC,就深刻感覺到小艾小約明明只是剛打完下水道魔獸還很嫩的準遊擊士,居然就這樣攪和入涉及國家或個人存亡的重要事項,期間調查出很多會震驚全利貝爾王國的內幕,但調查內容,他們就這樣毫無防備地回報給協會各區櫃台負責人,還會把詳情洩漏給報社記者交換情報,這樣真的沒問題嗎(憂)

因為遊擊士協會重視遊擊士的人格、獨立處理事物能力,給予相當充分的自由和支持,再加上小艾小約又有S級老卡的靠爸牌,所以才會屢屢涉入機密重要事件中還無人阻止追究嗎?

嗯,空軌裡的反派角色,比較真正被慾望腐蝕的算教授吧?所以他在SC最終BOSS戰真的變成叫獸了 =口=,其他敵方人物,理查上校只是想保護利貝爾王國的執念和一時不察軟弱心靈被趁隙侵入,噬身之蛇其他人很多不像約書亞遇見了艾絲蒂爾,無法走回頭路只能走到底而已。

之後到了零碧軌,出現更多無法走回頭路的人們,也出現更多從來不認為自己必須走回頭路的人們,就像金田一的地獄傀儡師高遠遙一(新版崩壞後的不是同一人物),以犯罪為樂甚至當作是藝術或使命,沒有任何苦衷或理由的眾人,不需要所有人都是好人的動盪社會,那種危險平衡才讓世界真正有趣吧?

 

再來的閃之軌跡,主角一行人就目前釋出的情報看來,都是活在貴族世界裡有所迷惘的人們,資產階級一向是貧民玩家(?)批判的好對象,沒有約書亞和凱文所背負的沉重聖痕和疼痛,在良好身世下要怎麼說服玩家們賦予更多喜愛和疼惜,帝國在內戰和侵略野心下又要怎麼讓玩家們投入,只能繼續努力等待更多遊戲情報,邊存錢邊掙扎到底要不要添購新主機,完畢。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