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之軌跡SC角色感:齒輪交錯的奇蹟

除了閃光小約小艾這對的主線外,空之軌跡系列其他人物更是各有各的過去及目標,所有登場人物都相當有個性,彼此對話或敵對戰鬥的互動情形都很鮮明,即使是路人也是有名有姓真實活在那世界用力掙扎著的小百姓,遊戲過程中的所有對話總是很有趣,來針對戲份較重的其他角色的劇情事件寫些雜感。

 

kiseki_sc

◆ 「劍帝」萊恩哈特

空之軌跡中最帥氣的男人當之無愧!(不良中年有得拼)
很能理解約書亞會像個小男孩般熱情飛撲上去撒嬌的舉動,是個好哥哥。

戲份不多,卻存在感強烈,讓人忍不住好奇、想更接近,最後的退場也乾淨俐落,深深留在玩家心底,這個有著修羅般劍技而埋葬自己豐富感情的男子。

哈梅爾悲劇時,他的失去不亞於任何人,全毀無人影的家園、戀人冰冷的屍體、受強烈衝擊而失去反應的疼愛弟弟………更殘酷的是,他異常清明的神智。

沒有瘋狂,只是開始尋找解答,對於這世界的疑惑、人類的疑問,於是鍛鍊自己,走過地獄,沒有什麼能失去的他成了劍帝,在結社與軍隊中看著人性。不被操控的他,在和約書亞的決鬥中看到證明後,決定他是他要尋找的答案,欣慰於約書亞的成長並成為他們的助力,卻隨之退場離去,唉,就因為這樣的結局而更帥氣……

 

◆ 「銀閃」雪拉紮德 VS 「幻惑之鈴」露西歐拉

就像在萊恩面前的約書亞,露西歐拉也讓雪拉變成小女孩………

是家人也是恩人,被馬戲團收留為成員的快樂時光,隨著團長意外死亡、姊姊離去失蹤而崩離,幸好在貴人卡西烏斯老師的協助下走進遊擊士的道路。

然再次相遇,姊姊卻變成敵方組織的一員,用同記憶般悅耳的鈴聲幻惑世界。好不容易站到她面前詢問著一切,卻只聽到她坦承那段『意外』與『黑暗』,看著露西歐拉姊姊選擇墜毀的命運,雪拉不敢置信又悔恨的心情,一定不論多久都無法消去吧……

為什麼當初自己完全沒察覺姊姊對團長的心情?
為什麼當初自己完全沒發現姊姊內心的黑暗?自己到底在做什麼?
如果當初尋找方法讓團能夠繼續、如果當初能更注意到姊姊的感情────

所有假設性的問題都沒有解答,當年的雪拉也只是個小女孩而已,露西歐拉這樣的讓雪拉後悔痛苦的決定,實在讓人無法肯定,卻也不知怎麼處理她的心情。

不禁想著,如果露西歐拉遇見的是『仲町馬戲團』,不知道會不會有不同的命運,那個有著熱愛馬戲團的大叔、搞笑兄弟,氣氛溫馨的馬戲團,然後跟白銀和小勝他們相遇,黑暗會不會轉換成其他的動力?真希望她活下來,加入像這樣的馬戲團。

 

◆ 陣、「瘦狼」瓦爾特、霧香

資質優秀的師兄與聰穎的師父之女有著淡淡師兄妹以上的感情,但師父卻更看好老實勤奮的師弟,甚至想法女兒託負出去,這讓有著強烈自尊心的瓦爾特難以忍受,在和師父的決鬥中得勝後離開,追尋更深更強大的武藝。

他不知道,師弟心裡只有把「泰斗流」發揚光大以承繼師門的武術心情,對師妹並無男女之情,他也不知道師父絕症命不久矣,只是試探並利用他讓生命止盡。終究被自己的私心吞噬,走對或走錯路誰能真正分得清。

忍不住想到戶愚呂弟,因為同伴被殺、迷失於更強的力量,最後選擇地獄之路時,被幻海罵傻瓜……和霧香單槍匹馬殺上去塔頂說『男人都是笨蛋』有同工異曲之妙。(艾絲蒂爾瞪向約書亞那段對話也好笑,還有凱文神父的回話XD,那段挑的夥伴剛好都是男人,看他們的反應很有樂趣) 。不知道瓦爾特最後會如何,我佩服也欣賞霧香,選擇了成為利貝爾遊擊士蔡斯支部負責人,不受過去侷限,而保護未來。

 

◆ 奧利維爾

埃雷波尼亞帝國到底是怎麼養出這種皇子的啊 XDDDDD,對奧利維爾的感想就是『好好笑』,尤其子安配音更加好笑,自戀、吟詩彈琴、對美和愛的追尋,誇張又奇異的行為總是讓人三條線,每次看到他被雪拉或穆拉拖走的模樣都忍不住大笑。

還有被迫陪雪拉喝酒、被酒量無底洞愛娜嚇得不輕,惡夢連連的狼狽反應也很好笑,那個製作千杯不醉藥劑的委託事件,看到奧利維爾不甘心地想喝贏愛娜,本來以為小人招式能勝券在握,最後卻癱倒的情況也很好玩。

真不知道他會以皇子的身分做出什麼轟烈的大事,或許正因為他是背負著許多壓力和目光的皇子,成為奧利維爾時才更無忌憚、盡情放縱吧。

 

◆ 克蘿賽

比起其他人,角色顯得較不突出,或許因為她沒有明顯卻可愛的缺點吧,稱得上無可挑剔的王女,雖然對自己的責任有所迷惑,也有過逃避的念頭,但在受到週遭人正面影響後,決心一肩扛起,讓她發現自己的幸運,只有她,最接近權力,也因此能保護到最多東西,這是普通人無法擁有的力量。

資質優良,在一流老師們的訓練下,頭腦、劍術、魔法都很出色,個性上更受到具智慧的祖母女王、溫柔善良的特蕾莎院長、孤兒院孩子們、護衛尤莉亞、王立學院好同學喬兒、漢斯等人影響,一定能讓利貝爾的未來變得更好。

幸好跟她爭奪的只有一個愛吃甜甜圈的幼稚杜南公爵(笑),要不然太過出色的能力只會招惹殺身之禍,所以利貝爾的未來,被寵壞的可愛(?)公爵也小有貢獻。

 

◆ 阿加特、緹妲

其實還很不成熟的阿加特,自責於妹妹米夏的死,揮動重劍掩飾空虛,曾經在盧安一帶率領渡鴉幫,在卡西烏斯的介入下,如雪拉般成為遊擊士。(某不良中年好像到處騙迷途小羊成為遊擊士 XD)

那段在村子裡揭曉的往事真的很令人難過,看著兄妹倆的合照,可以想像他們感情有多好,雖然阿加特彆扭,卻總會用行動表示對妹妹的關心,米夏比誰都清楚哥哥的溫柔,笑容總是蔓延在家裡……卻,又是戰爭毀掉一切。

在拉賽爾博士被抓走時,阿加特對著哭泣的緹妲要她正視問題,雖然凶巴巴不懂溫柔語氣,卻讓緹妲認清真正要做的事,也慢慢發現阿加特表達關心的方式。

在危急時用小小的身體護在他身前,在他軟弱否定自己時,代替米夏用力喊出心中的話,喊醒阿加特,緹妲真的越來越堅強呢。

典型嘴硬心軟的硬漢阿加特與希望趕快長大的可愛蘿莉,兩人未來會如何發展呢,據說3rd中,緹妲父母對阿加特並不滿足且懷有戒心就是,祝他們順利。

 

◆ 凱文神父

虎牙和有點輕浮的個性都很可愛 >W<,每次聽他『要~上囉』的戰鬥語音也覺得很可愛,我想就跟擁有布萊特和漆黑之牙名稱的約書亞相同,就算他其實是沾滿血腥、離不開罪孽的星盃騎士團第五位守護騎士『法外獵人』,那些可愛的一面也不是假的,只是被拋到七耀教會的組織裡必須行命…………

看到艾絲蒂爾的哭泣、崩潰和追尋決定,忍不住欣賞這個可愛的女孩子,進而羨慕起能得到這種感情的約書亞,很好奇讓他無法抽身的世界和原因。

雖然在3rd成為男主角,不過聽說外傳性質的那款劇情弱掉了,不曉得他和3rd登場的童年玩伴莉絲有著怎樣的過去,雖然好評較低,還是會期待3rd。

 

◆ 其他登場人物

利貝爾通訊社的奈爾和桃樂絲,有前輩教怪咖新人的辛勞、記者魂的熱情。

王國軍的理查與希德,同樣內心懷抱著理想、崇敬著卡西烏斯,卻是一動一靜的作風,迷失、疑惑、做出不同決定,其實夢想的美好未來並無歧異。

柏斯勤於工作的梅貝爾市長和忠心的莉拉,互動也讓人愉悅又溫馨。

卡普亞一家有著外人難以介入的向心力,尤其喜歡疼妹妹的二哥吉爾,和喬絲特兄妹鬥嘴中蘊藏的濃厚感情讓人羨慕,豪邁的多倫大哥也爽快得讓人開心。身為前埃雷波尼亞帝國貴族,他們對駕駛的「山貓號」充滿感情,當空賊卻無法壞得徹底,以後改行運輸業,應該會過得更開心吧。

渡鴉幫這個插曲也很有趣,雖然是港灣都市盧安倉庫外鬼混的不良集團,小老百姓的心情卻感覺親切又熟悉,被艾絲蒂爾點醒後開始朝遊擊士努力的洛克、支持他決定的迪恩、 有點輕浮,對成為正遊擊士的艾絲蒂爾著迷的雷斯(笑),看到他們指揮渡船的熱心身影,還真為他們感到高興。

最後就是噬身之蛇仍留下一堆謎題,不曉得「盟主」是誰、不曉得「小丑」坎佩尼拉的過去、不曉得「怪盜紳士」布盧布蘭還會不會和奧利維爾繼續較勁,也好奇著被艾絲蒂爾打過、擁抱過的「殲滅天使」蕾恩未來會做出什麼樣的決定,是說,能讓基爾巴特輕易加入的結社,到底錄取標準何在……他該不會基於“具娛樂性”這個價值而被收入吧。

 

最後,我抱著些微疑問的,就是遊撃士協會這個組織。

遊擊士協會在塞姆利亞大陸各地都有支部,以保護人民安全及維持地區和平為首要目的,且組織具有國際性及中立性,是大體而言讓民間印象佳、頗受信賴的團體。

一路遇到的遊擊士都是好人,不但訓練有素、身手不凡,且彼此互相支援協助,具責任感、確切完成委託、相當遵守保護人民的職務。

這就奇怪了,照理說有人的地方就有爭端,既然七曜教會、噬身之蛇內部都有各自的問題,王國軍也出現叛亂,那麼遊擊士協會的完美就顯得可疑,不管是升級制度的審核管理、試驗利益交換等弊病、看委託人不順眼等故意、爭取升等評價之同行相忌……總覺得沒看到組織內部問題有點怪異,沒有怠惰或存私心的遊擊士呢,或許因為利貝爾的相關組織歷史尚短、組成的人員也經過嚴格篩選 ,尚未腐敗?也或許是劇情還沒進展到這步,畢竟艾絲蒂爾不設防的眼睛,看到的多是美好。

要成為準遊擊士,依小艾和小約當時的實力,應該不算太困難,利貝爾大陸裡符合資格的很多吧,但要升為正遊擊士,必須取得各支部推薦,篩選出具有“幫助人民”、“維護和平”素質的人,而淘汰怠惰或心不純正者,不像獵人試驗只要通過考題,就算惡魔也能取得資格?總覺得應該會有其他組織潛入遊擊士協會(無間道XD)之類等諸多情形,遊擊士們彼此的關係、各支部的配合與互動,不可能永遠那麼美好吧,人都有私心。

這個仍然不斷運轉的空之軌跡,我想還有許多等著被探索的可能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