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軌、碧軌總感:主線劇情

整體評價而言,劇情、人設、美工、音樂、系統(戰鬥、任務、釣魚、食譜)、耐玩度等都維持一貫水準,功能越來越便利(快速鍵跳過特效),故事靈魂該有的也都有,有感動、有親切、有熱血、有歡樂,寫出眾人的迷惘與成長,也寫滿資產階級弟弟的後宮~

不同於傳統RPG的對外冒險,我很喜歡軌跡系列的一點,在於它的主題是「向內守護」,主角們一步步在孕育自己的土地上行走,和來到這塊土地的人們相識相知,遊戲過程中越來越熟悉所處的國度,也越來越有感情,隨著認識的人們越多,能感受到家的溫暖。

以下感想會提到全作重點劇情,請謹慎決定是否繼續閱讀。

 

◆ 事件始末

特務支援課成立,羅伊德等四人組努力接任務,深刻感受到人們對克洛斯貝爾警察的不信任,模仿遊擊士的行為,讓他們對自身這個組織的定位產生迷惘,在與黑社會魯巴徹、黑月的接觸中,發現許多灰色地帶僅有公權力才能介入,因而找到新的意義,一路追查下發現了教團禁藥事件,最後逐一突破、救出受害者,在IBC國際銀行與不法份子展開轟轟烈烈的戰役,逮捕犯罪官員,後市長轉任議長,原銀行總裁成為新市長。

表現出色的特務支援課慢慢獲得市民們的信任,在牽扯極大的黑社會與官員犯罪事件落幕後暫時解散,分頭特訓執行任務,而後兩名新同伴一時加入,在前事件救回的小女孩也與他們一起生活,共同見證了克洛斯貝爾科技大樓蘭花塔完工揭幕典禮及聚集他國政要的通商會議,戒備下仍發生了讓市民們人心惶惶的帝國、共和國恐怖攻擊,兩大勢力的壓迫讓市民們心有怨怒,而後市長以公投民意為基礎強勢發表了國家獨立宣言,並利用神秘力量得到結界與鋼彈戰機,然同時展開了戒嚴管制,危險的幻獸佈滿街道。

無法接受國家集權走向的特務支援課,在許多有力人士的協助下找回同伴,逐一揭露陰謀,最終順利解放克洛斯貝爾,並救回神秘力量之源的小女孩,然國家因力量不足而被帝國佔據,眾人靠著信念與堅持持續了兩年的反抗工作,而後順利光復,終結了被他國殖民統治的命運。

 

◆ 幕後黑手

零碧軌中有很多外來勢力,但黑月、獵兵團「紅色星座」、結社都只是湊熱鬧撿便宜看好戲,真正的主角,從來都是克洛斯貝爾的人們自己。

而碧軌中揭露的幕後黑手們,有三個男人,是騙子、是棋子、是傻子。

亞里歐斯:A級遊擊士「風之劍聖」,30歲,5年前妻子意外身亡,當時4歲的女兒小滴失明。
迪塔市長:IBC前總裁,為大陸第一富豪,45歲,妻歿?女兒19歲,巫婆型狠角色。
伊安律師:妻、子皆歿,收留一男孩當事務所小助手,勤奮工作。

發現了吧,他們的共通點,都沒老婆啊啊啊~~~

由此可知,老婆孩子熱坑頭之重要,沒有一個完整的家庭,不只影響孩子身心的健全發展,還影響大人導致容易變得走火入魔、走上歪路無人阻止,沒得回家抱老婆是件可怕的事!

這麼看來,卡西烏斯也很危險,不過他兒女雙全,有陽光惹事的艾絲蒂爾和可靠但有內心陰影的約書亞陪伴,忙著逗弄女兒、讓兒子陪喝酒,還得常常出差,偶爾再去外頭晃晃能不能再撿到小孩(誤),太忙以至於沒時間再籌備陰謀變身大魔王?

回到亞里歐斯、伊安律師、迪塔市長這三個男人,前兩者的家人都是帝國與共和國爭鬥下的犧牲品,後者也看了太多克洛斯貝爾夾在兩國之中的悲哀,三人的愛國心很強。

對亞里歐斯、伊安律師來說,他們已經沒有什麼好失去的,所以為了讓克洛斯貝爾不再受敵國威脅的大義,放棄了個人良知的愧疚,將該部分視為必要的犧牲,想要的私益,治療小滴眼睛和目標沒衝突,不如說選了這邊得到力量才能實現,而曾經捨棄的那些犧牲,在『零之至寶』的能力下,可以修復瑕疵,自然沒有不走這條路的道理,走上了,也早就無法回頭。

而迪塔市長,古代煉金術師庫羅伊斯家族後裔,得到世代夢寐以求的至寶,會想善加利用,實現自己的正義也很正常,雖然是中年男子,對夢想的執著仍保有少年熱血,可惜被自家女兒一頭澆下,最後落得『幼稚』評價,比起另兩人更加可悲。

 

◆ 零之至寶

零碧軌陰謀,利用人造生命『零之至寶』的神秘力量讓克洛斯貝爾無比強大、讓所有曾經的悲劇因而改變命運,不得不說,是個強大且吸引人的動機。

事實也證明,琪雅確實擁有力量。

但,羅伊德一行人,稱「不能把重擔全放在一個無辜小女孩身上!」選擇了阻止用神秘力量開金手指的犯規方式,他的正義是遵守遊戲規則,靠自己的力量守護一切,過去現在和未來。

話說得很動聽,但實際上,犧牲一人和犧牲不知多少人的選項擺在眼前,會那麼輕易獲勝嗎?碧軌大團圓結局最讓人質疑的點,就在於羅伊德說服幕後黑手們罷手太過輕易。

這只證明亞里歐斯、伊安律師對自己的所作所為一直很迷惑,心底其實在等待誰來阻止,所以才那麼輕易就讓羅伊德等人『解放』克洛斯貝爾吧。

問題在於,羅伊德等人正是『零之至寶』神秘力量下的受益者!

在零軌開頭被大BOSS殺到仆街的眾人,在琪雅改變因果的力量下倒帶重來,他們原本早就不應該存在碧軌,羅伊德「存在」這件事,就等同於『零之至寶』,否決利用琪雅力量,不就是否決他們本身的存在嗎?

羅伊德說,過去不應該被遺忘,不管有多悲傷,但跨越了那樣的過去,才有堅強的現在。

那羅伊德等人應該就死在過去,讓跨越後的新角色展開未來吧?

他說藉由『零之至寶』改變的是虛假世界,讓哥哥蓋伊復活、兄弟倆人一起在特務支援課為克洛斯貝爾的未來打拼,是自欺欺人的選項。那碧軌從序章到終章的所有故事,不也都是虛假世界裡的虛構感情嗎?因為真正的他們已經死在原來的命運裡了。

如果不是,如果承認碧軌一切的存在,那不就是認同重生的平行時空,如果羅伊德和眾人的情誼、牽絆都真實,那使用『零之至寶』讓其他亡者復活的世界,又何來虛假?

與其失去重要的人而不得不在痛苦中成長,寧願回到未失去的時光,即使慢了點,跟重要的人們手牽著手一步一步成長。

不是這樣嗎!!!應該寧願回去那個沒有失去父母、妻子、兒女的時空,在沒有造化弄人的情況下緊緊守著幸福踏向每一步吧?如果能選擇回去,誰要逼自己面對回不去的路。

因為羅伊德等人正是實例,就顯得他口中不利用『零之至寶』的正義太過矛盾,讓人相當疑惑,疑惑如果克洛斯貝爾沒被解放,是不是能把失去的都拿回?

琪雅零之至寶的SAVE/LOAD功能,與其讓被救下的羅伊德以『不能把負擔放在一個無辜小女孩身上』這種看似高道德論點來抗衡,倒不如用自私角度會讓我比較容易接受。

如果S/L,就會失去現在。

如果約書亞選擇姊姊存活那條線,就不會成為布萊特家的養子,無法和艾絲蒂爾相遇。

如果艾絲蒂爾選擇媽媽存活那條線,父親就不會成為遊擊士,自己也不會受影響走上遊擊士的道路,和其他好友們相遇。

如果羅伊德選擇哥哥存活那條線,就不會成為特務支援課的隊長,不會觸發那些事件。

給你選擇機會,但讓重要的親人活過來,就必須跟現在的愛人分離,要選誰?

因為無法選擇、恐懼必須要做選擇,所以要抹滅『能夠選擇』的存在,因為會失去『現在』,必須毀掉往回走的路,基於這種不敢衡量輕重的自私選項,為了自己,不是為了不讓琪雅背上沉重痛苦這種冠冕堂皇的藉口,對我而言反而會更有說服力。

否則能不斷S/L的能力擺在眼前,即使理性上知道天下沒有這麼好的事,但在蘿莉和鋼彈到處飛的世界,誰都會想賭賭那太過強大的神力,但別無選擇了,畢竟正面勵志是個萬年不變的要素,還是得讓羅伊德正氣凜然地否定S/L大法,即使痛苦,也要守護『現在』奮戰下去。

 

◆ 魔都 VS 鬼島

魔都
鬼島
國際 帝國、共和國的雙重夾擊 美牛攻勢、軍購營利
中國文攻武嚇各方面入侵
公投 玩假的,作為煽動利器 玩假的,不管什麼議題絕不會過
地位 附屬國地位,需繳稅金給宗主國 有獨立事實,不被國際承認
經濟 商業貿易發達、金融樞紐 停滯萎縮、短視近利、自作自受
人民 團結、認真、努力 不團結、內鬥、嘴炮
統治者 保護國家、保護人民及理想使命 出賣國家、傷害人民及滿足私益
記者 專業有公信力 政治打手,假新聞、戳人傷疤
公務員 熱心、親切、專業 態度差勁、福利滿載、預算隨便花
治安 路上有魔獸 電視上多禽獸,衣冠楚楚

 

身為鬼島住民,雖然和魔都的共通點並不多,不過某些處境情況還是讓人頗有感觸,一不小心就想來弄個比較表,嗯,或許應該從自己做起,不要害怕去開拓未來。總之以上,零碧軌系列克洛斯貝爾主線的一些散亂感想,記下來供日後懷念!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