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r17人物雜感:月海

一開始以武視點玩起,就像武一樣,對月海產生了好奇並慢慢傾向她……

 

ever17

  • 名稱:Ever17 -the out of infinity-
  • 類型:AVG、戀愛
  • 平台:PS2、PC、PSP、XBOX360
  • 開發:KID
  • 發行:KID、光譜資訊等
  • 發售日:2003年5月26日、2004年1月(台灣中文版)
  • 備註:無限輪迴(Infinity)系列第二部

總是冷漠、獨來獨往的她,因為那殘酷的監禁,被當成所謂的「伙伴」對待,導致她對人們完全不信賴,而她遭病毒感染的身體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不老不死,但她卻不想活。

她活著嗎?不,她死了。她死了嗎?不,她活著。因為這樣的情節,完全不停止地持續在她的生命中出現。

不信任人,除了這個不老不死的身體,什麼也沒有………只剩下她,和她的恰咪…

然而遇上了武,一開始只覺得他是個笨蛋,什麼也不懂,盡會問些愚蠢的話、什麼也沒在想的樂觀,隨隨便便就把夥伴掛在口上,把自己想法強灌在別人頭上,那樣拼命掙扎著,想活下去的笨蛋啊……………

他一再出乎意料之外的舉動,想要救她、救恰咪……到底,有什麼目的?

觀察著、疑惑著,漸漸,會在他面前微笑,不知不覺變得多話了起來,把從來沒告訴過別人的往事,那樣強忍著的傷痕,說了出來,無法克制地放聲大哭。

想要試著相信他,就像他信賴她一樣,或許,就像他說的那樣「一定沒有問題」………呵,那樣不負責任的保證…….然慢慢交心的她,好不容易會和他開玩笑的她,卻在最後,潛水艇的電源不足,毀了一切希望…………武拋下她的舉動讓她無法自持!憤恨地想大喊「既然把他給了她,為什麼又要奪走他」。

月海的人生,非常的痛苦。她卻,不要別人同情。看著這樣的她在武的犧牲下得救,這是GOOD ED?玩了這輪後,產生了大問號……這樣到底哪裡好了,要不是因為懷孕,或許無法撐下來,然之後17年的生活 更是艱辛,最後必須和孩子們分開。想著武的話,拼命地、痛苦地,活著的她,真的活著嗎?

幸好那不是故事的最後,幸好她活著,等到了他…還有孩子們。總算,看著這樣的結局,雖對他們的未來仍有些不安,不過我想絕對沒問題的,過著幸福的生活,可以吧。

月海藏在冷漠下,炙熱濃烈的情感,只要付出就會毫不保留的完全投入,這樣的個性….真是吃虧啊,很容易受到傷害……….非常怕寂寞的她,在武視點空結局中,被他所拋下………想要緊緊抓住的浮木,卻留下她一個人,即使活下來了,或許仍然是死了吧………

月海壞結局中,雖然有些許情感,仍然選擇一個人赴死,孤獨地。而倒下的武眼中,最後只看到她的背影….深藍的蔓延,伴隨著滿地的血,只剩下和優想交握的手……結束。

能看到全部的人都活下來的結局,真的是太好了。看著月海和武的互動、月海的改變,深深覺得,這樣的兩人能夠在一起、一起活下去,真的是,太好了。

 

月海事件中,印象最深刻有以下部分:

◆ 人的罪、生存的罪

「我只是……想要死。不要管我就好了……因為我……想死……」

「人生,只是一場惡夢。這個世間中,沒有什麼比生命更醜惡。在這個浩瀚無邊的廣闊宇宙中……無限串連的時間中……生命現象根本不算奇特。是不自然。生命,是侵入這個不毛世界的異物。生命是欲望之塊。生命,是藉由其他生命的犧牲而成就。殺牛、殺豬、殺雞、殺魚、殺植物。如果不這樣做,人生就無法繼續下去。食慾,就是殺戮本能來源。睡眠慾,就是怠惰的證據。卑猥、淫蕩、醜惡的交織,就是性慾的發洩。像這樣伴隨生命活動的慾望,多如毛牛。沒有慾望,是無法維持生命的。清廉潔白的生命根本不存在。也就是說……生命,只要是存在的時刻,就會沾染污濁。」

看著她的想法,很多地方即便不想承認,卻深有同感。

人類的罪、醜陋、慾望,常常可怕得讓自己逃避,明明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員,存在的時刻,就有無數罪惡,卻還是忽略地,妄自活下去。

不過接下來武的話,真的是說到心坎裡。

「的確,月海說的有一半是對的。我也真的認同。人為了活著,的確需要犯下某種程度的罪行。有時候,更必須做出醜陋、卑賤的事情。可是……難道『生存』本身就是罪嗎?認為生命就是原罪,更是人類傲慢價值觀的產物。」

「鳥啄食成熟果實的時候,難道是卑賤的事情?老虎咬斷兔子咽喉的時候,難道抱著罪惡感?為了孕育下一代生命,男女相互結合身體,難道也覺得醜陋?如果是為了生存而必要的行為,我認為全都是正當、而且值得尊敬的事情。鳥、虎、螞蟻、雜草……不管是多麼努力的生存著,全都是應該的。而且,對其他生命慈愛的行為,就和延續自己生命一樣值得尊敬。雖然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是我知道妳只是在逞強。拼命想要否定生命。刻意將伴隨生命活動的一切慾望,想得如此不堪。堅定意念認為自己是對的,總是『想死』而活著。根本就是相反!生命應該要無條件的肯定。生命,是大家為了生存而活著。活著的人,就應該一直活著。」

生存本身並不是罪,然而人類卻喜愛追求「為了生存而必要的行為」以外的不必要行為啊,所以人類才醜惡,然人類的美好也在於此…………

想到武這樣一個看起來遊手好閒的學生,居然說得出這番話,真的要對他改變評價了〈笑〉,能夠這樣堅定意志要活下去,是怎麼做到的呢?

大多數的人,應該都是渾渾噩噩地生活著吧,邊抱怨著人生的辛苦,卻又沒有勇氣死,所以理所當然的生存著,卻從不想探究生存的意義…………

如果武遇到的悲慘的、殘酷的事,這樣的想法會不會有所變動呢?不過看他那樣幽默好笑卻又意外地堅強,是個不錯的人呢。然月海並沒有被說服。

「…………唉……是啊,嗯……知道……知道得很清楚。你只是一個偽善者。」

偽善者。

這三個字大刺刺往自己臉上砸來,之前說的一連串話,換來的這三個字。真的,感受到武的情緒………藉由月海和武的對話,這邊的劇情讓人印象深刻。

 

◆ 存在?實體?我?

我,從誕生的一瞬間,就變成一個個體。在線狀的時間中,保持連續的聯繫而活到現在。這是不可抹滅的事實。照片本裡的嬰兒時期的我、小學運動會奔跑的我,還有在這裡的我…都是一個個體 ,可是,它的實體究竟在哪裡?古老的人們,說它是心,也就是寄宿在心臟。笛卡兒說,腦內的松果體有著靈魂。腦。我的存在,就在記憶裡嗎?那麼,如果像少年一樣完全失去記憶的話,我就不是倉成武?思考?感性?感情?人格?價值觀?這些都是所謂的腦、這個人體內臟之一的功能。

原本在這裡的我,跟小學運動會上奔跑的我,是由不同的分子構成。那時的我跟現在的我,從物質性層面看來是不同的人。細胞每日都在重生變化。新生然後死去。構成人類身體的所有細胞,在3~5年後,就會全部被換新。滾落在一邊的石頭,5年前、5年後,都是由同一分子所構成。可是,人類不同。5年前的我的細胞,跟現在的我的細胞,已經不同了。可是,5年前的我的存在,跟現在的我的存在,確實是相同。那麼,那個『我』到底是什麼?『我』的實體,到底在哪裡……?

我,到底在哪裡?好神奇啊,完全沒有意識到的,實體的存在……

月海:「是的,所謂你的存在……沒有實體。因為你只是一個概念。資料、軟體,或許可以這麼說……拷貝在CD的資料有實體嗎?CD,只是單純的塑膠、樹脂之類的物質塊體。那個跟資料本身一點關係都沒有。也不可能是資料的實體。資料沒有實體。只是一種專門用來應用的物體,將資料具體化。可是,具體化的資料型體本身,也不是本質。本質是指資料本體……武也是 。所謂武的本質,沒有實體。因為『倉成武』這個人類的本質,只是單純的概念、資料、軟體。藉由肉體這樣的硬體,重新再現。是的,肉體是硬體。只是為了將武的本質具體化、單純的工具。」

硬體軟體這種東西,把人的本質和肉體分離,人類本身沒有實體,這樣的事情,沒有想過。但還是不同的吧,因為人不是CD,不是可以任意移轉到別的內體上,而是從出生時就固定了,沒有選擇的權利,固定在一個肉體上,到死都不會改變,而且人的一生中,肉體的地位非常崇高,甚至有人為了肉體而出賣靈魂的、出賣自己的本質,去換取,肉體不只被當作一個單純的工具,而是嚴重影響人的一生,甚至可以改變本質的容器吧。

即使人的身體、細胞會不斷的新生、改變,然存在這裡的自己,還是自己,人本來就是不斷的改變,不只是人,萬事萬物不都是如此,時間軸上,轉動著的宇宙,即使改變,仍然存在著記憶。如果記憶喪失,又或肉體的完全改變,整形或者是變性,又或更玄異一點,像電影情節或倪匡科幻中,交換了肉體什麼的,那我又在哪裡?

這樣探討下去好像沒有多大意義?或許,我就是自己所認定的我吧,還有別人所認定的我,全部構成同一個我,是存在的證據,沒有被認定的我,或許就不存在?

啊啊啊啊,好混亂,反正我思故我在,所以現在我存在。即使未來的我想法完全改變、細胞也是,還是存在,因為我認為我存在,別人也認為我存在。

 

◆  活著,真是太好了……..

「『只要能活著就好了』?『伙伴就是要互相幫助的』?你那樣是在強迫別人聽你的詭辯。這樣太不負責任了……你以為你是誰啊?居然說得出這種話來……」

「你想問什麼儘管問吧。我都會回答你……誰叫我是你的『伙伴』嘛。」

「武……你覺得……恰咪最後下場如何?回答我吧……你為什麼不回答我呢……正常地呼吸,心臟也跟著跳動著……可是會痛吧? 會感覺痛苦吧……?我做了很過份的事情……對不起喔……恰咪,真的對不起……原諒我吧……都是我不好……可是能活著……真是太好了對不對……?『只要能活著就好』這句話……太過份了……沒這回事,絕對、絕對沒有……!我不相信你說的!只要還活著……我說不出我還活著這句話!」

這邊的劇情,最能看出月海的痛苦………………

人啊,還是有一天會死比較好吧,想起陰陽師一書中也有提過。

人生很苦,因為活著會一直遭遇到各式各樣的痛苦吧。而且人類是非常自私的生物,喜歡群體行動、害怕寂寞的自私生物,遇到不理解的、異類的,就排斥、製造殺戮……..擁有不老不死的肉體,無法在一個地方久待、無法與人深交、無法被理解,只會遭來恐懼的人們,以妖魔視之,膽小卻又殘忍的怒視;又或充滿慾望的人類,為了保持自己想要的、為了私心,想把這種肉體的秘密占為己有。總之,絕對不會是好事………………

即使不老不死,不一定就是如此,病毒感染的肉體,不知道何時會爆發,然然必須生活、必須餵食肉體、需要錢、需要工作……需要其他人的陪伴啊!〈就像「鋼之鍊金術師」裡,阿爾變成鎧甲身體,這樣不安的靈魂,無法入眠的夜晚,非常痛苦──〉

但是人類由古至今,仍然追求著長生不老……醫藥發達,所以活得越來越長、人類越來越多,老年的時間越來越長………為了養活老人小孩,所以拼命工作,搞得一身病……沒幾歲,很快就得背負殘敗的身體, 在床榻上渡過日子,實在太可悲了………………

拼命地想要活下去,結果是活下去了,但是,非常辛苦。 可以說都是人類自找的,真的是,很愚蠢吧………….然而就是愚蠢的人類,一點辦法也沒有。

 

◆ 只要能夠活著,那就活下去吧

月海:「嗯……笨蛋……真的是大笨蛋……笨到讓人不敢相信……一直,一直都是……為什麼,你會做這種蠢事……」

武:「不是因為什麼多大的理由啦。只是盡全力活下去。不想死而已。的確,我可能有點小看了這一切啦。有人想尋死,卻還是活著。也有些人不想死,卻撒手人間。像這些情況,我之前並不知道。我把整個世界看的太簡單了。直到來這個LeMU為止。然後遇見了妳……就對這番見解有了些許改變。並非總是只有好事會發生而已。只是……不想把活下去這件事,想成是辛苦、可恥的而已。我認為只要能夠活著,那就活下去吧。只要能活下去,就一定會遇到好事的。不……其實活下去這件事本身,就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在我的腦袋中,這種想法不曾改變。雖然我沒辦法說的很好……所謂想要活下去的理由,也就是說……死是怎樣的一回事?結束了又是怎樣的一回事?直到能將這個『現實』……徹底看透為止,只是這樣等著而已。緩刑。現在還不到那個時刻。我還沒死,妳也是,大家也是。不論誰……只要在那個時刻來臨前,好好活著就可以了。」

月海結局,武,在最後衝回LeMU醫務室,救出月海。說了這番,回應了之前的對話、生存的對話,在月海線裡,做了一個完美的結束,也就是,他們尋找出來的答案。

「只要在那個時刻來臨前,好好活著就可以了。」讓人印象深刻,真的很棒,對於武「只要還活著,那就活下去吧」的想法,頗受感動。然後,終於在最後的最後,月海視點裡。

武:「所以,活下去吧。只要還活著,那就活下去吧。沒事的……我是……我是不會死的。」

留下這樣子的蠢話,一個人跳出計程車的笨男人。笨男人……但是……他遵守了約定。所以我,無論如何,都一定要告訴他一句話。我走到他的身邊。不知為何,雙腳喀踏咖踏地在發抖,心臟劇烈跳動到像要爆炸一般。我努力地深呼吸,試著放鬆心情,站到他的正面。

「武……歡迎回來。」

很棒,對吧,只是重溫著文字就憶起被震撼的那份感動,能和這款遊戲相遇真好。

2 篇迴響

  1. Grace 八月 6, 2006 10:42 下午 

    看了珊樣新增的感想
    真是讓我回憶起當初玩的感動啊
    離我破完這個遊戲已經過了好久了
    不過看到台詞還是會想起當初的震撼
    就像是武對月海的說法作出反駁 然後被月海回說是個”偽善者”那段
    當初的我其實真的很震驚
    對那段話語真的有種擲地有聲的存在感 然後確實刺痛了我的內心<--喂 這是啥形容(被毆) 同系列的never17 我是不太能接受畫風+市面上無法單買(已經有ever17的我不太想再掏錢買珍藏版) 然後新作Remember1只有出在PS2上 劇情被部分玩家形容成就像是"沒有可兒結局的Ever17" 而且人氣也沒有很高 所以移植回PC的機會應該不大(?) 題外話 其實光譜的翻譯真的很不錯 同樣是光譜代理的超魔法大戰翻譯都非常優美 可惜的是雖然我對他的故事很有興趣 但是卻對這種戰略型(?)遊戲很苦手 p.s期待珊樣的其他路線感想ˇˇˇ

  2. 八月 6, 2006 11:09 下午 

    而且它表現的手法很讚!
    那樣的台詞丟出來時,音樂停住、畫面轉黑,只剩下對話框,把那句話深深地刺到玩家心裡。

    離Grace破很久是正常的。
    中文版是2004年1月出來的,我已經慢了很多拍了〈笑〉

    同系列的評價中,ever17最受好評嗎?
    如果是這樣,那還真是玩對了^^

    不過說來奇怪,我心得最多的、對話最有感覺的,都在武視點裡面。
    反而少年路線沒有多少心得啊…………我再想辦法擠擠看好了XD

    補:月海篇還有新增一點心得喔………前兩篇也有偷偷多了一點話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