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r17人物雜感:武與少年

武,並不是以為的武。少年,也不是以為的少年。但以為的武,卻又等於以為的少年。

 

ever17

  • 名稱:Ever17 -the out of infinity-
  • 類型:AVG、戀愛
  • 平台:PS2、PC、PSP、XBOX360
  • 開發:KID
  • 發行:KID、光譜資訊等
  • 發售日:2003年5月26日、2004年1月(台灣中文版)
  • 備註:無限輪迴(Infinity)系列第二部

看到的主角,是同一人又不是同一人,利用視點的死角,出現巧妙的設定。藉由第三視點的我們,看著一切事件發生,無能為力的自己,藉由利用他人視點,加上自己對那個世界產生的情感,去影響、改變了未來,使出現在眼前的,成為最終的,唯一的。九個又兩隻。這樣全部生存下來的未來。

 

◆ 倉成武

「生命!是這個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偶然之中誕生的奇蹟啊!」

武,這樣玩家容易代入、想法能夠認同 ,正常的二十歲少年的普通男子,卻占了非常重要的地位,成為不平凡。沒有其他人所背負的身世、遭遇,武只是個笨蛋,一個還不至於那麼笨,有著活下去的樂觀想法 、幽默感,想要保護重要的人,影響了所有人的未來。武的視點,是一切的真實,牽引著另一個未來的開端。

武,真的會讓人喜歡上、可以認同的熱血笨蛋啊。

在武視點裡,看著他的想法、他的信念,看著對話………不管是在月海路線的他:

【武】
「對啊對啊,我是笨蛋,是大笨蛋!難道妳不知道嗎?月海……」
「真是的,反而讓人擔心了起來……我不是跟妳說過好幾次沒事嗎?妳也變得很想努力活下去了,不是嗎……?所以,活下去吧。只要還活著,那就活下去吧。 」

或是在空路線的他:

【武】
「對我而言……有一個即使犧牲性命也得保護的東西。而且那是個沒有形體的東西。」
「讓其他人知道的話,說不定會被當成笨蛋吧。但是對我而言,那卻是最重要的東西。」

都是那樣讓人為之動容。不只令人感動,他也幽默好笑,不管和月海一起時樂觀地等著「巴士與計程車」、對空開授的「戀愛心理學」課程,又或和「兒子」的對話:

【武】「早安。這真是句好話啊……讓人有一種非得好好起床加油的感覺啊。」
【可兒】「嗯……對啊。那可兒也要……早安,武咚。」
【少年】「那,我也……早安,爸。」
【武】「早安,兒子……兒子!? 我怎麼可能會有這種東西啊!」←XDDDDD
【少年】「還有女兒喔。」
【武】「不要給我隨便亂加啦!怎麼會變成這樣? 我這個年紀是兩個小孩的爸?」

真的覺得武非常有趣~~~~還有最後他的回想:

【武】「真是悠閒啊……真是和平哪……」

彷彿,就像在夢中一樣……與6天前所見到的景色,幾乎是完全契合著,一切都是如此地相像。6天前……沒錯,那對我而言,只不過是6天前的事。在那之後,還沒過一個禮拜呢。那一天,我跟朋友走散了……然後只是在電梯中多等了一下……不過如此……再經過六天之後,醒了過來的我,就飛到了17年後的未來…而且…

【沙羅】「哪哪……把拔~把拔~」
【北斗】「爸~!爸~!」

而且,還多了兩個16歲的兒子和女兒……--夢。沒錯,我一定是在作夢!

短短一個禮拜,就飛到17年後的未來,還多了兩個16歲的兒子和女兒…武真的是XDD,這種事也能被他遇到,要說是強運還是歹運呢?不過未來將完全改變,身體也是、人際關係也是。生活,將不再平凡。已經過了17年了,父母親、朋友,還可以,再聯絡嗎?謀生能力?接下來,要養家活口〈可以靠沙羅的能力〉←喂,父親的尊嚴呢

之前月海過得這麼辛苦,雖然是為了躲避研究人員,但即使如此,感染病毒的他們,每個地方不能久待 ,學歷能力要重頭來過,背負著大多數人無法理解的經歷,而且,小孩兩人沒有病毒,會比自己年紀還大、死亡…………不過,我想武一定沒問題的吧!雖然也是沒有根據的保證,但一定會樂觀地,能活下去就活下去。因為,不是一個人。

 

◆ 桑古木涼權

第一個少年,2017年的少年。

他的喪失記憶,是真的病?到底為什麼會到LeMU?家人?身世?一切仍然模糊的他,只是個普通的少年,脆弱、不穩不安的情緒,在捲入這場事件後,喜歡上可兒…………

獲救之後,為救出可兒和武,花了十七年的時間模仿武………然而自己的生活呢?自己的家人?犧牲很多的他,卻只是單向的愛戀,只是看著可兒就能感到幸福嗎?

之後的他,模仿了十七年武的他,還有著真正的自己嗎?他,又到哪裡去了?接下來的日子,受Cure病毒侵入的他,要怎麼走呢?

老樣子,讓人擔心的少年啊………對於少年的記憶障礙,感到有些疑惑…….那是真的病吧?還是怎樣?如果有記憶障礙,模仿武沒問題嗎?十七年都沒忘掉可兒,真的可能嗎?

2017年……當時我不過15歲。被關進LeMU中,又喪失了記憶,遺忘了名字的我,相當的混亂。15歲……對當時的我而言,在精神上的折磨是略為殘酷的。年幼的我,在面臨著喪失記憶的這種異常下,一度陷入了自我的存在會不會也隨之消失的驚恐中。這時候,將我那層層凍住的虛弱心靈,用溫暖的懷抱溶化的,就是她那天真的笑容。我於是無法自拔地墜入戀情中。或許正因為是模糊不清才會這樣也說不定。我把自我存在的不確認感,藉由戀慕來加以捕捉也說不定。當時的我是空白的。而漸漸地將那個空白注滿一切的,是她那天真爛漫的微笑、單純可人的動作、毫無做作的言語種種。

覺得少年真是辛苦……被捲入了那樣的事件裡,無數的恐懼,無法堅強啊!

雖然在遊戲中所看到的都是「少年」,其實對他的著墨可以說是少得可憐,仍然對他一點也不了解,可以說是很令人同情的少年啊…………………

 

◆ 北斗

開始玩少年視點時,便感到有些怪異……

怎麼,感覺不太像那個「少年」…………或許是因為視點移轉,出現了很多少年的內心想法,話多了起來的他,感覺才不太一樣吧………………這樣的自我解釋。

結果,事件發生了,最令人吃驚的事件!鏡子裡的少年!

金髮,看起來年紀比少年大了點,配合「北斗」這個新出現的陌生名字。少年,是誰!?

這時候是「第三視點」,吃驚於少年並不是少年!才慢慢地看到了事件的全貌。

北斗,一個開朗多話的少年 ,卻因「無力保護妹妹」而深深自責。一直對「無法遵守約束」,感到非常痛苦……發現沙羅就是妹妹時,想逃避、無法面對,那樣卑劣、拋下了妹妹的自己!

不過北斗可是武的孩子呢,最後仍然去面對。「這次一定要救出妹妹!」、「絕對…不會再放手了」、「一定要保護」……………總算是,活了下來。最後一家團圓,布利克賓凱爾借用自己的視點,北斗也借用他的力量,救出了武、救出了爸爸。

和沙羅一樣,自幼失去親人的他們,無法克制地想好好撒嬌。還很孩子氣,開朗多話,卻又是個好哥哥的北斗啊。然後,由於和「第三視點」的牽絆,北斗決定了未來的方向,同時,也決定了,說出自己的心意,保護優秋,想要在一起。這樣也算是彌補優春對武的感情吧,自己的女兒和武的兒子…………嗯,北斗的未來,一定是用自己雙手開創的,燦爛的未來吧。

 

◆ 布利克賓凱爾

第三視點,在2034年5月1日誕生。處在更高的次元,能夠借用他世界人們視點,觀看著一切。因為處在不同的時間軸上,所以能看到武所處世界的過去與未來,並自由穿梭。

……這不是在暗喻玩家嗎!

不過這種想法還蠻棒的,次元的世界,只要你相信,它就必然存在。

『我現在,正在看著』『我現在,正被看著』
『你現在,正在看著』『你現在…也一定正被誰,所看著。』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