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r17其他零碎小感

以下零碎小感,關於遊戲時看到一些對話台詞所聯想或胡思亂想的點,包括漫畫、LeMU生物、妄想幻想、男性向遊戲和拉比利製藥等,會讓人若有所思。

 

ever17

  • 名稱:Ever17 -the out of infinity-
  • 類型:AVG、戀愛
  • 平台:PS2、PC、PSP、XBOX360
  • 開發:KID
  • 發行:KID、光譜資訊等
  • 發售日:2003年5月26日、2004年1月(台灣中文版)
  • 備註:無限輪迴(Infinity)系列第二部

► 漫畫

少年:「對了,什麼是漫畫?」
優:「嗚哇! 連漫畫都忘啦?」
少年:「好像是有聽過的名詞吧……?」
優:「連漫畫的存在都忘了……你現在人生的20﹪都沒意義了……」

這………除了拼命點頭,我實在無法同意更多〈笑〉

 

► LeMU的生物

【優】「在LeMU裡,雖然有海豚、鯨魚、魚類、貝類、章魚、海葵……不過,那些都不是真正的生物啊……」

【少年】「這是理所當然啊,全部都是人做出來的……」

【優】「理所當然?可是,難道在深深的森林裡,尋找活著的東西就很困難?樹木、草、小鳥、昆蟲、土中的微生物,不全都是活著的東西嗎?可是這裡呢?在這麼廣闊的空間裡,活著的不就只有我們嗎?明明是……海中的『樂園』。在這個『樂園』裡,活著的生物也許才稀奇。所以,我們是擅闖的入侵者……我想我們是紛擾死的世界的『異類』。」

沒說不知道,沒想到LeMU的生物全都是人造的啊,這個「樂園」裡,活著的卻只有他們……聽來真是諷刺,也有點悲哀。

 

► 妄想幻想

【優】「妄想的產物,是由本人的喜惡與精神狀態所產生的幻想。」
【少年】「也就是說……神經過敏?」

【優】「坦白說,就是這樣!UFO或者河童也是,都是因為人類喜歡想像。多虧想像力,人類才能進化到這個程度,可是某種意義上,也是危險的能力。一旦過了頭,就會變成妄想以及脫離現實。幽靈的真面目其實是枯萎的芒草。樂於享受恐怖的人,不管是什麼東西,在他的眼中都會有變化。只要一認為『有耶有耶』的話,就算沒有東西,也會一直覺得它是存在的…只要一想到『恐怖恐怖』的話,不起眼的東西也會另自己感到害怕。」

【少年】「那鬼壓床妳又怎麼解釋?」
【優】「鬼壓床?」
【少年】「嗯,就是睡覺的時候,忽然睜開眼睛身體卻不能動。」
【優】「嗯……那個啊,一定是睡覺的時候被綁住了。」←???
【少年】「被誰?」
【優】「喜歡SM的情人吧。」←XDDDDDDDDDDDDDDDDDDDDD
【少年】「怎麼可能!」
【優】「我開玩笑的啦……」←蠻好笑的XDDD

喔喔,原來鬼壓床是「身體還在睡眠狀態,腦袋卻已經清醒了」,而且還有『以為睜開了眼睛,但其實還在作夢』 的現象呢。

只要一直拼命的想,即使是現實的東西,也能簡單的扭曲它,我也覺得人類的「想像力」是個厲害的東西! 但是就是太厲害了,所以我沒事不會去看恐怖片 XD

 

► 男性向遊戲

遊戲過程中,在「男性視點」中,可以看到一些端倪:

【優】「試著把筆插進我手上的筆蓋。」

咳…少年和優秋的劇情裡,「插筆蓋」這裡嘛…….故意模糊用語營造出來的情景,還有結束後異常的沉默…………這邊絕對是男性向,非常明顯啊!

(正這麼想的時候,優已經跨坐在我的頭後面了。我壓緊兩邊的膝蓋,一股作氣站直了身。我的臉頰,被柔軟的大腿夾著。我的後腦杓,在脖子的附近,緊貼著微隆的丘陵地帶。感到……些許的幸福……)

嗯嗯,這段也是男性視點無誤(蓋章)。其他還有很多,比如武被月海那句「我需要你」所誘惑,又或者武和月海的互動、和空的「授課」,從種種端倪,可以看出「男性向視點」,還蠻有趣的,會讓人會心感到其中的趣味成分。

 

► 拉比利製藥

研究所的殘忍、監禁舉動,似乎常被拿來當題材。 像漫畫《金田一少年事件簿》中,也有相似的情節,人體試驗什麼的,現實裡應該真有這種情況吧。

美其名為「研究」,明明是為了帶給人們更美好、便利的生活,卻本末倒置,越來越大的野心,使得人們瘋狂。這樣的情節,總是一再地上演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