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有的不知所云

偶爾會突然覺得疲憊,對於無法理解的別人和因此在意的自己,於是關起電腦,躺在床上休憩,什麼都不看也不聽,不收回也不再付出,留在安靜的原地。

放空自己後重新填充,閃躲迴避、選擇過濾,再次埋首獨處的世界,
那裡沒有太多麻煩的問題,不看別人就不會困擾自己。

獨處大多是種享受與治癒,但還是會忍不住嚮往人群,多少次警告提醒,重蹈覆轍的結果證明了不願輕易死心,越來越不懂自己。真的很笨呢,這種看不開說不定也是一種美麗,跌跌撞撞的笨拙身影。

太多話也太多廢話,說也不是、不說也不是,至少能說時就說,免得不能說時悔不當初,畢竟,也沒有多少能說話的人,更沒有多少聽得懂的人。

因為或許有人能懂、因為以為自己多少懂得自己,所以說話,不說話。

應該要更珍惜時間才對,嗯,雖然每個人都會迷惑,還是希望能更堅強。

7 篇迴響

  1. 牛奶 九月 11, 2008 2:15 上午 

    我懂這種感受,有的時候真很沮喪,又很絕望……
    不想跟任何人說話………又不知道為什麼一直哭…

  2. 九月 11, 2008 3:57 下午 

    對啊,莫名其妙覺得很累、莫名其妙覺得難受,然後眼淚就掉下來,明明應該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有時就是會覺得胸口鬱悶,好像卡著什麼東西,頭有點痛,心情跟著低落。

    就算大部分做自己喜歡的事,碰到好作品時非常非常愉悅開心,但不小心碰到什麼開關時,就會開始覺得一切不對勁,人真的很麻煩,不管別人還是自己。不過幸好,就像莫名其妙沮喪了起來,常常也會莫名其妙又恢復正常情緒。

    嗯,還是只能用自己的方法調適、多做自己喜歡的事,或者乾脆什麼都不做放空自己,沒關係的,有時候哭一哭反而很舒服,碰會掉淚的作品也是,反正,還是繼續生活,說話或不說話:D

  3. 牛奶 九月 12, 2008 9:19 上午 

    嗯,謝謝妳~~

  4. 九月 12, 2008 2:14 下午 

    不客氣 ^^,是說我也沒有做什麼啊(笑)

    想哭的時候一直哭,發洩一點情緒,沖走一些悲傷,感受眼淚的溫度和自己的熱度,同樣,想笑時就一直笑,暫時忘記那些無奈憂慮,補充努力生活動力。

    會有複雜的情緒就能理解別人的情緒,總比麻木不仁多了點活著的証明,雖然被反反覆覆的心情變化牽著走有時候很累,不過人就是這樣,沒辦法只能試著習慣,至少能選擇關上門或開窗。

  5. zero1000 九月 12, 2008 11:01 下午 

    雖然和珊本篇的內容沒什麼關係,不過若說到難過…

    我每天上班經過馬偕醫院的路上,
    總是會看到一群老弱病殘在賣獎券、賣小東西、或乞討
    可是自己也沒辦法為他們做什麼
    本來就不是什麼樂善好施的人,
    要捐獻的對象太多了,只好無視。
    每天經過都會很難過,天天難過,天天冷漠走過。

    結果冷漠是一種保護自己的方法
    太深入他人的內心,就會深陷對方情緒裡遍體鱗傷。

  6. 牛奶 九月 13, 2008 12:23 上午 

    沒錯…但明明知道會受傷,還是會想接近
    人…真的很複雜呢……
    但交朋友,其實是在找一些跟自己想法接近的人
    能夠理解自己在講什麼的人,有時會很高興
    但有時又要面對不知名的佔有慾,
    也許在這世上真的是有快樂,但也有一定的不快樂吧~

  7. 九月 13, 2008 12:46 下午 

    TO zero1000

    我也習慣冷漠,畢竟的確沒辦法做什麼,世界上需要被幫助的人太多了,一個比一個慘,自以為是的幫助又自以為是的抽手,有時反而造成更多傷害。

    常常,深入對方的悲傷情緒,如果不夠堅強,只是一起被捲入泥沼,或最後為了自己脫身而踢掉對方,還不如一開始就別插手。很佩服那些能不放棄真正幫對方和自己爬上來的人。

    TO 牛奶

    遇到能理解自己在講什麼的人會覺得高興,但交朋友還是不容易,要繼續或要斷都很簡單,可怕的是某天交談時發現彼此的談話已經失去重心,出現莫名生疏隔閡和客氣,接不上也無法強求,有時候很讓人難過。

    結果還是只能在還能交心時盡力,反正能把握的還是只有手上握著的東西,對自己和別人好一點,受傷時就好好休息。雖然人很複雜,也可以很簡單,就看怎麼去想。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