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痕作品短感

短感丟一起,分別為:罌粟季節、眾神夢記系列五本、地字六號房、小花、掮客

 

2005.02.17

看了綠痕《罌粟季節》,主軸是初戀、錯失、分離、挽回。

一對感情甚濃的初戀愛侶,在男孩悲慘的身世(父酗酒賭博殺人拿兒子抵罪)、女孩嚴厲的家教(僅爺爺為嚴厲權威,父母弟皆開明寵愛她),被迫分離,之後女孩開始等待,漫長似永無止盡的等待。

經過十三年,女孩成了女人,受不了無止盡的等待,打算放棄而順從家人的期待結婚之時,成了男人的男孩出現,克服了種種困難路往上爬,認為自己終可給她未來,克服自卑有前途希望的他前來挽回她,她無法諒解,漫長等待累積的怨懟一股腦地爆發出來,為他來的太遲。

他全力找回彼此那段深刻的愛戀,運用手中一切接近她愛她,讓她未死絕的心再次跳動,之後在她家人的支持協助下,順應自己的心,將未婚夫換成真正想擁有的,是有點花系列的故事,較無感。

 

2005.02.17

南風之諭、鳳凰垂翼、天孫降臨、第一武將、女神轉生,五本閱讀簡感,好感度最高的是《第一武將》。

南風之諭:石中玉帝國四域將軍之一,是簡單的人,長舌、嘮叨、做事顧前不顧後,愛染是他的女巫,來自冥土飽受眾人歧視排斥的女巫,就只是他們的相處,隨著戰爭情勢演變,他們的相處、情感、對彼此的體貼關懷、身世所帶來的意緒,功力不到故難形容,或許摘錄一段……人物在之後系列還會出現,感覺他們的生命不因故事結束而終止,但之後的故事又缺乏他們的感情,而是以地位責任能力,又似有點不同了,沒有因愛情而改變或是待讀者想像?感覺跟蠻郎有點像,男女主角個性不同又有點相同。

鳳凰垂翼:或許因為先看第一武將和女神轉生的緣故,從其中的破浪,總讓我疑惑他對夜色的情感為何?不過他對飛簾的佔有及情感,由此書中可知確為深切且無庸置疑。

天孫降臨:有點像英雄折腰的情節,換了男女主角上演,不過還是因此感動融入情節。霓裳的個性生動多了,海角這種平時將愛意悶在心理的,爆發果然很熱情啊!就愛看這一段!!!

第一武將:目前眾神夢記中最喜歡的一本,或許是因為第一武將的夜色,又或許是因為容易害羞的風破曉,還是那痛苦斬情絲的孔雀?風破曉對夜色的寵、多年的慕戀、想到夜色就滿臉通紅的模樣、牛皮糖纏功的追求,確把夜色從父親死亡的絕望中救了出來,他對她的好及愛戀顯而易見,而夜色不愧為第一武將,騎著天獅奔騰、一身武藝的酷勁,獨一無二。但,偏偏對感情同樣那麼癡、七年的綿綿情意,孔雀,叫人不捨……

女神轉生:前世夫妻的牽扯(對廉貞而言為同一世),引來今世的緣份,相戀是在這一世,不知活百年為三分之一女媧的廉貞,在與天都的廝守有無困難?至少這次都懂得珍惜?令人悲傷的,孔雀,戰死沙場……地藏與帝國之戰,看過了馬秋堂與花詠的故事,看到了孔雀對夜色的一往情深、斬情絲心碎裂的痛苦,兩相決戰,孔雀失去一切似的殺戮、被夜色身影包圍無法解脫的情意,不禁令人深感其痛苦,既不捨,又恨作者給他這悲慘的結果,石中玉的憤恨痛苦,帝國四域將軍的崩散叫人不忍,偏知馬秋堂地藏人們情感,也知風破曉對夜色的情意深沉,便無人能解……(追註:之後綠痕賜給孔雀新故事和美人)

 

2008.10.11

看了綠痕《地字六號房》,之前租這系列時印象中看完覺得普通小失望,這次《地字六號房》還不錯,或許因為是我喜歡的青梅竹馬設定吧,讀起來就會覺得比較有愛。

365行到處騙錢坑人的封浩和精通毒蠱詛咒的花楚。

封浩介意了半天的未婚夫和小花心情,到頭來根本是無所謂的東西,其實不需要逃跑讓她記得你、不需要忍耐讓她拼命想要怎麼吃了你、不需要喝一缸子醋,那個頑固又在小花面前沒自信的腦袋,早該被敲醒,那樣吃掉的結局很好。

 

2011.10.14

《小花》同樣充滿綠痕風格的一部甜甜種田溫馨生活。

看到序裡,綠痕友人提到她改性(?)的部份,這次不是一長串粽子系列也沒缺乏男女主角戲份嗎!讓我邊心有戚戚焉邊頗期待,實際看完,這次男女主角互動果然有多點。

女主角救了性命垂危的男主角,在山間過著桃花源的美好種田生活,感情培養自然,日夜相處水到渠成,賣身當長工抵恩情的男主角就這樣淪陷,慢慢顯露出不好惹的魔王本質,在後段開了無雙翻身當老大,也幫女主角解開心結拐到娘子。

不過綠痕果然還是綠痕,搶戲配角仍然搶戲,脫線的花叔花嬸超可愛,還有男主角師徒的大叔BL配對XD,不錯看。

 

2012.02.29

《掮客》這本寫殺手與專屬該殺手的掮客(仲介殺人生意)

兩小無猜相依為命的男女主角嚴彥及雲儂,為了賺錢娶老婆、為了生活變為財迷,奮鬥後買豪宅當房東合力凌虐房客加閃死他們,這樣的一個故事!

雲儂把嚴彥當無可取代完全寵溺著的家人,嚴彥則早在她毫無意識的十年前早確定自家媳婦只有唯一人選,感情戲,因為男女主角已經是老夫老妻的生死相隨親人MODE,沒太多波瀾,是水到渠成的歡樂作。

照舊很多配角出來鬧,看到後記才一驚原來綠痕從沒察覺自己作品配角愛搶戲這點 XD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