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草《三分春》

詐欺!這是詐欺啊!前面披著輕鬆愉快的皮,後頭殺得措手不及,結局和番外也不免唏噓……

一開始是女主角讓人會心一笑的野小孩調皮幼年,和弟弟妹妹或其他少年少女的相處情況挺有趣,而後確定男主角,兩人婚後鬥嘴或調情的閨房情趣也有甜,但看到最後惆悵的結局和番外,那些不確定的些微悲傷感蓋過甜,開始疑惑,原本那些甜熊熊淡掉,愛情變成種疏離感,整體的喜好就沒有那麼強烈,反而親情、世家大族沉重的部份印象較深。若是三分春,那有幾分悲?

……

女主角夏令涴,小時候野猴霸王行徑率真得可愛。

“姑娘,走路不要同手同腳,也不要大搖大擺,要輕慢不要跺出聲音。不准咬指甲。”

簡單幾句,任性活潑小女孩的形象就浮現在眼前,父母疼愛、青梅竹馬的汪哥哥寵溺、弟弟妹妹依賴,當時令涴還沒意識到身為世家之女的意義,還沒發現肩膀上的擔子有多重,不知道忍耐、壓抑、守分、藏心機。

然後漸漸長大,在家人的管教下醒悟自己的無知愚昧,了解世家大族性命全綁在一塊的道理,收斂言行舉止、正視人際關係,然後到了該考慮婚嫁的年齡。

從小就決定娶令涴為妻的汪雲鋒,因為兩家長輩們站了不同陣營、因為他被指定娶她的二堂姐為妻、因為她無法選擇私奔終結兩家性命,不會有好下場的初戀情懷被迫收起打停。

汪夫人贏了,她用著強勢的手段砍斷了夏令涴與汪雲鋒的未來;夏令寐也贏了,她用著狠絕的計謀斷送了汪雲鋒對夏令涴的愛意;最後,時光贏了,它用著最殘酷的命運讓他們一再錯過。

然後是同樣和令涴從小認識的七皇子顧元朝,他不像疼愛她的汪哥哥,顧元朝老是欺負她、嘲諷她、惹惱她,但在他被指親別家小姐時,確認自己想要的是那隻野猴子,於是下了賭注,用軍功向皇上換取指定令涴成為他的王妃。

“娘親,誠如你所料。我想要她,我要娶夏令涴。”

他止住淑妃即將出口的話,目光穿透了多年以後的宮墻後院,他似乎看到了迎娶古孫藍之後的自己遙遙的望著夏令涴與別的男子針鋒相對,也看到母妃極力拉攏沉默的兒子說要留下子嗣血脈,更看到了周旋於朝廷重臣中的自己疲憊的歸家之後面對一張極力討好的臉。

汪雲鋒對令涴的感情,其實很單純……至少在童稚的那些年都很單純,只是喜歡她而已,喜歡她蹦蹦跳跳的活力、開朗率直的可愛性情。

顧元朝同樣喜歡令涴的個性,雖然少年時期看不太出他的在意,但在婚配前,確認了自己的心情後,為了想擁有的未來,讓她無處可逃,緊抓入懷裡。

但最後……兩方都不是讓人滿意。

汪雲鋒,對令涴妹妹一往情深卻無法如願,自幼疼愛令涴、寵她、保護她、照顧她,每次都沒拐成,還是努力對她好。但在大義和拒絕下,有可能進一步的情絲被令涴斬斷,娶了不愛也沒碰過的妻子,每天面對家族責難,對令涴念念不忘,恨自己也恨她。只能看她和自己保持距離,頂著趙王妃身分和顧元朝夫妻情深…..最後被自己逼得失去理智,確認永遠失去令涴後,以往忽視的妻子也決定離開他,驚慌之下,莫名的情緒讓他拼命要留下唯一的浮木…..雖然越後面負面描寫讓人難同情,不同對象的強暴未遂和既遂讓人斷了對汪哥哥的情,我還是覺得他既可憐,又可悲。

而顧元朝,沒納妾OK、夠色也OK(?),夫妻相處互動也有甜,但…似乎少了點什麼,讓人對他的愛情沒有辦法那麼確信,或許是他身為皇子無法放棄的權勢需求、或許是他面對愛妻遭綁架的反應、或許是他就算懷孕的令涴離開身邊半個月也沒發現的態度?雖然都有亡羊補牢,但沒在第一時間讓讀者感受到他的深情,分數不免掉了些,有種休夫也無所謂的瀟灑感……XD

不過令涴對顧元朝,其實也有著那種不確定,身為夏家大姊的令涴,保護家人、保護令姝令乾對她而言最重要,比起顧家人,她一直都以身為夏家人為傲,既然能為了家族捨棄和汪哥哥的感情,總覺得如果顧元朝惹毛她,或日後變了心,把會咬自己的壞女兒扔給夫君,自由自在去遊山玩水更好 =W=

世家子女的確是家世繁榮,可這些繁榮又是用多少鮮血換來的!他們從小錦衣玉食,長大後就要用自己的幸福和良知來為家族帶來更多的利益。他們可以任性、桀驁不馴,可一旦涉入權勢,就必須將自己的性命壓在家族的天枰上,為之捨棄一切不得任何怨言。

『每個人都給自己織起了一個牢籠,任由自己在裡面掙扎嘶吼不得救贖。』

看到最後是淡淡的無名惆悵,結局留下的不是完美,是種不確定的迷惘心情及疑惑,番外灑下的也不是糖分,是對男角更扣分的無奈,結果最喜歡的橋段,似乎是夏家三姊弟童稚時無拘無束的快樂時光……

對令姝很有好感,順便追了新連載《皇后,朕想侍寢》到第九回,哈,比起小扣分但還及格的顧元朝,這個奪了皇位、女人一堆的顧雙弦就真正不及格,看到讀者們清一色表示希望令姝拋棄他、遁出皇宮尋找好男人,只能跟著點頭(笑),不知道作者會不會幫男主角起死回生。

總之,宮鬥文像《迷心記》般甜的恐怕難尋,但帶三分春的這部也是好作品。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