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微流年《夜行歌》

晉江連載網址(點我連結)

很甜,而且是被愛感很濃的單純一對一戀曲 >///<

……

原創小說看得不多,一則線上閱讀傷眼容易累,從以前就沒有追網路小說連載的習慣,都是等實體書出版後看到推薦才閱讀,二則就算在租書店看到幾櫃繁體實體書原創作品,從左到右、從上到下,看來看去幾乎每本都是穿越題材,忍不住會在心裡OS「每天除了穿越是沒其他事好做嗎囧」,看著外掛宮廷皇妃的書名感到有些卻步有點膩,沒有什麼追的動力。

除了比例占極高的穿越題材,據說,原創還有「男主角虐女主角,女主角虐男配角」的特點。在推薦下看了幾部,目前最喜歡的,就是顧漫作品,還有這部夜行歌!兩者都不是穿越,繁中實體書快點出讓我敗回家啊!

夜行歌,冷情魔教少女迦夜及被迫成為她影衛的正派少年殊影,而後迦夜拾起翩躚之姿,殊影回歸謝家三公子雲書,兩人相識、相戀、分離、重聚的故事,曲調由緩而激、由淺入深,有時痛,有時甜,會繞樑三尺,讓人細細回味。

 

簡單描述劇情的話,前段大概如下:

天山魔窟囚少女,淡然不違主,面不改色滿血跡,冷情。
封印記憶遭甦醒,脆弱忽侵襲,影衛淮衣相別離,悔恨。
從此心更冷更狠,為復仇保身,咬牙下苦心異體,漠然。
獲賜新影衛殊影,重疊了身影,距離命令保他命,無謂。
合縱手段刺教主,自由終得見,放手由他卻歸來,莫名。
無根無絆何處去,何處不可去,影衛返光忽纏情,惱人。──〈迦夜之章〉

飛揚少年遭折辱,淪落魔教奴,賭命求生機希望,等待。
主為年幼冷少女,雙眼透徹心,夠狠才能活下去,點醒。
止不住好奇在意,寡言赴命令,猜不透愈發顧忌,埋情。
任務失手早認命,不叛不逃離,為盾為劍全為卿,深陷。
佳人色殺再殺主,獲救獲生機,重返願如影隨形,執迷。
魔教牢籠終無阻,出口亮光明,滿腹壓抑難再忍,不放。──〈殊影之章〉

魔教,少年少女,誰夠狠誰就能活下去的故事。

有看過于晴作品的讀者,大概會輕易聯想到《閒雲公子》,同樣強忍的魔教掌權女主角、同樣如影隨形的影衛天奴,但兩者風格有極大差異,一為光,一為影。

閒雲公子,如同書名,男主角是公孫雲,是個有洛神風情的妖孽XD,受人崇拜的閒雲是邪惡的正派,以美色搭配歡樂的全油小烤雞引誘無波仙子,樂得陷害皇浦澐行盡三天三夜不道德之事,讓她融入雲家莊,一見鍾情便纏情。

夜行歌,男主角是殊影,是謝家三公子雲書,遭魔教所擒,拼死成為影衛存活,和迦夜一樣沾滿血跡,折辱、隱忍、拋開猶豫。原本對幼女姿態的迦夜防備顧忌不解好奇,但漸漸,他卻不知不覺把自己交了出去,就算會被讀者指稱蘿莉控禽獸,即使迦夜始終保持距離始終無表情,他還是日久生情難自禁。

皇浦澐、何哉、閒雲,手裡定也沾過血,直接或間接地碰觸死亡,但被輕描淡寫帶了過去,篇幅有限,何況重點是閒雲親暱的那抹笑,過往救不到的也就不提,重要的是此後閒雲一次又一次不放佳人離去,總是要救到她的努力情形。

而夜行歌,重點從頭到尾都放在迦夜和殊影,翩躚與謝雲書的戀情,對他們相處的點滴過往描述得十分細膩,沾了滿手鮮血的非狠不可也十分清晰,所以更加真實,兩者都是出色作品。

 

夜行歌,從天山篇、江南篇、西京篇到比翼篇,寫得扎實又完整,主軸其實很簡單,不過是於魔教的存活突圍史,及脫離魔教後「妖女」入正派名門的衝突問題……雖然說「只是」,但一路走來其實相當辛酸,不管是在天山如何保身,或在中原是非的複雜煩人,如果不是許多堅持和一點幸運,就走不到好結局。

迦夜最初並沒有對殊影抱持多餘的感情,但幸好啊幸好,言小讀者最需要的就是男主角堅持到底的專情深情癡情和狂情,影衛時的他先默默愛、默默盡其所能保護她,回到謝雲書身分後,他就開始他光明正大的愛情了,化被動為主動Good Job,強硬有萌點(拇指) >/////<,畢竟如果不夠執著,什麼也得不到。

當一個人把自己的心、自己的情,還有自己的命全都送了上來,實在很難置之不理,就算冷淡漠然那麼多年的迦夜仍不免動容,於是暗戀,慢慢成了相戀,兩人的互動和愛情變得越來越甜。

讓人欣賞佩服的迦夜,翩躚被折了翼仍不失美麗,就算動了感情,沒想過委屈自己,幸好能和家人重聚,哥哥那段過往回憶和自責讓我淚了。

印象最深刻、描述得讓人起顫慄的愛情部分,是謝雲書的這幾段:

“你一定是瘋了。”她只覺匪夷所思,怪異的瞪著他。

“失去你我才會發瘋。”他微微一笑。“所以現在還算正常。”

他的聲音極軟,溫柔的看著她,卻沒有觸碰。“看,你這麼膽小,沒有我怎麼行。”

“我傷了你……可我不會道歉。”他揉開肩頭烏青的手印,目光有憐疚與輕悔,嘴上卻是淡淡。“假如你執迷不悟,我會一而再再而三的這樣做。”溫柔變成了不容拒絕的霸道。“你是我的,每一分每一寸。我也是你的,不許你不要。別再想逃,別讓我恨你,別逼我用傷害的方式留住你。”

失去迦夜,真的讓謝雲書瘋狂,但也幸好有那段分離讓迦夜調養回身體,才能從蘿莉控禽獸畢業XD,不過瘋子很可怕,男主角輕柔卻堅持的話語真的會讓人抖。

執迷不悟的,是她,也是他,如果不是相戀就會成悲劇,有好結局真是萬幸。

有人認為男主角並沒有那麼值得,雖然說他傾心在前,但從尚未動情時,女主角便一次次救他,先是提點想活命就要夠狠心,再以色殺換取他任務失敗那條命,刺殺教主時也放他和下屬自由離去,之後戀上,更是以一己之力保他那惹事的謝小弟和無關緊要的白家人性命,他的愛情和執著,某方面是累了她。但換個層面想,如果不是謝雲書,練功練到賠上命的迦夜還有多少未來?或許仍會到中原,但不見得能和君隨玉相遇,沒有人拼了命竭盡所有只為能延她的命,而沒有辦法擁有「歸處」,得到有公公婆婆、有夫有兒的結局吧,還有不言悔的戀情。

總需要那樣一個只看著自己的人,或許是遇上誤闖魔窟的洛神閒雲,或許君隨玉若改成青梅竹馬設定也是個分歧,也或許,尚未察覺時就有一道目光緊緊依隨、牢牢守候,就像禳福的破運。或許謝雲書有不足之處,但他在適當的時機抓住了風箏線,深情又溫柔懷抱著翩躚也是事實。

名門正派難為,邪門歪道也不易為,常沒有選擇的餘地,但通常真小人似乎都比偽君子來得有趣,白二小姐的嘴臉就變得相當可厭不討喜。一開始反對最嚴重的謝家大老,在迦夜成了君家小姐不再有身世問題後,很奸詐地讓她得去處理收拾一堆問題,雖然是長輩、雖然知道他是為家族考量顧忌,還是有點想讓女主角呼他兩巴掌啊(先把白二小姐和挺她的八婆解決掉)←喂,只能說薑是老的辣,老狐狸有歷練就是不一樣。

不過那些家族問題,對在魔教混大,且再無教主顧忌的翩躚而言,根本是小事一樁,也算能打發時間的適才所用吧,畢竟讓她整天閒閒吃瓜子沒事可做實在太浪費,最好把麻煩事都迅速分配掉,回家探望哥哥順便四處旅遊玩樂也好~

為殺死教主,武功反噬,為保命,被廢,看來得改研究暗器或其他類?

謝雲書或許會為失了武功的她不能再輕易離去而存私心,但翩躚一定不會那麼容易放棄,真要走,除非謝雲書日夜看守寸步不離,還是有辦法可行吧,所以一輩子都得努力牢牢看住佳人芳心,就像放風箏一樣,讓她飛翔,但抓緊,兩人應該會這樣一直甜蜜下去,讓夜行歌白天黑夜都持續響起 >W<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