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禮《美麗的奇蹟》

鏡水以另一筆名在2004年出版的BL作品,是作者故事裡少見的「受比攻渣」風格,有點病有點虐的愛情。

 

  • 書名:美麗的奇蹟
  • 作者:默禮
  • 出版社:聿書館
  • 出版日期:2004-07
  • 書系編號:萬華鏡KA022
  • 主角:葉久淮、傅恆則

 

▼ 閱後感想

LAG多年補完,讀得有點訝異,之前看過的大多是受默默付出,渣攻產生佔有慾不准對方抽身離去,這本卻是受自作自受,因自己的態度行為惹得那個人反感厭惡,結果無路可退只能錯下去,讓人不知道該同情,還是要說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但即使是這樣軟弱愚蠢的人,還是迎來兩情相悅的美麗奇蹟,愛得足夠認真,就有等到奇蹟的可能性。

葉久淮個性內向放不開,自幼常因此被排擠欺負,長大後勉強自己隨波逐流,就這樣進入大學,在大二那年認識了直屬學長傅恆則。

起初對這個放生自己的學長很陌生,對方某天卻突然給了他一袋筆記,校園頂樓不期而遇,學長就算覺得被打擾卻沒有驅趕他,還在他差點睡過頭時出聲提醒,在共同選修的實驗課給予協助,發現學長並不像旁人所說的陰沉難搞,只是有著讓他羨慕的我行我素,葉久淮慢慢喜歡上到頂樓默默和學長一起用餐,覺得或許能和學長成為朋友,直到那天他搞砸了一切。

被憤怒的學長絕交,就算想道歉也不再有機會,兩人從此失去聯繫,六、七年後任職公司被併購,迎來的空降的傅經理,在舊識面前,他無法控制自己的過度在意,變得差勁又可悲。

 

葉久淮犯了錯,最終選擇一錯再錯,依序如下:

1、聽到謠言就拉開距離

聽同學說學長是gay,喜歡別系某個男人還特地選修上同堂課,面對同學們因為自己和學長走得近的嘲笑諷刺,只能難堪離去並氣學長隱瞞性向,主動冷戰保持距離,被詢問時脫口說出「不想因和學長走得近被當成同性戀」。

同學們隨便說說,葉就隨便信了,沒求證謠言真實性就拉開距離,被莫名其妙的對方詢問後還人身攻擊,只會氣對方隱瞞,怎麼不想想對方憑什麼要告知所有隱私,何況連到底是真是假都不知道,就算是真的又怎樣,難怪會被惹怒傅恆則從此冷漠以對。

 

2、多年後成為對方下屬,工作出錯卻質疑對方故意找碴

案件多次被退沒檢討自己,反而認為學長是因多年前的事遷怒到公事,公私不分看自己不爽而故意刁難,開口質疑,對方於是明確指出程式BUG,被殘忍而直接的批評狠狠打臉。

 

3、刻意挑釁,問對方喜歡的直男好友知不知道他是同性戀

得知學長以前被傳喜歡的人就是陽光開朗的公司同事蔣統其,學長和那個人相識多年非常熟悉還是鄰居,對方也和自己一樣曾經重考,曾是傅恆則的學弟,葉覺得自己只是代替品,覺得學長直到現在仍然喜歡那個人,難受到負面思考停不住,最後放縱自己再度被傅恆則更加厭惡。

 

4、告訴對方自己對他好友說了他一直隱瞞的性取向和感情

其實是為了引起對方反應的謊言,因為有前科,因為學長始終覺得自己是無恥卑劣的人,跟預測的一樣,成功讓對方又一次反感憎惡自己。

 

5、讓身體成為廉價的洩慾工具

在得知學長好友即將結婚,不請自來去他家想安慰,被趕出門,婚宴結束當天再次前往,自願成為對方的發洩品。為了接近,拿身體做交換,就算只是被拿來洩慾也沒關係,自願淪為玩物只為和那個人在一起。

 

6、對方不在身邊就無法正常進食,消瘦蒼白高燒昏迷胃潰瘍吐血,用生命燃燒自己的愛情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或許在他聽到學長早有在意對象而難堪失落時,或許是多年後再遇時念念不忘過度意識時,或許是親眼見到對方好友湧出濃濃妒意時,在質疑對方被傳言的同性戀身份後,葉久淮喜歡上傅恆則,簡直是在自虐。

他也自虐得很徹底,不願被漠視忽略,就算被憎恨也無所謂,拼命糾纏對方,再因對方的言語反應而一次次受傷,喜歡得很痛苦卻又無法逃脫惡性循環,任由自己深陷泥沼。

我本來以為傅恆則應該不是同性戀,畢竟葉久淮除了同學的傳言以外沒有其他確證,還期待傅恆則帶女友來打葉自以為是擅自誤解的臉,結果或許是或許不是,單方面的糾纏到最後,一個用身體交換機會,一個收下送上門的洩慾品。

傅恆則頗重視多年來唯一能忍受自己個性的好友蔣統其,好友結婚讓他有點不悅,性格佔有慾使然或其他原因說不準,然酒後的傅恆則半分洩慾半分羞辱地讓葉躺在他身下。

「……你為什麼不拒絕?」

從普通學弟,到厭惡反感,多年後重遇當成陌生人,葉久淮卻總在自己眼前晃,繼續惹他憤怒厭煩,沒想到會莫名演變成炮友關係,終於,他無法再忽視對方的感情。

「……學長,只要一星期,或者一天也好……請你和我在一起。」

「從小到大,我總軟弱又不夠堅定,但是就只有那個人……我卻怎麼也沒辦法放手。我想,我這一生所有的堅持和執著,一定都是用在他的身上了。」

雖然是自己曾厭惡的人,卻有著佔有慾強烈的自己所渴求的。

「沒有我的話,你會死吧。」

如履薄冰的同居生活一段時間,葉久淮得知他父母安排相親宴後,為了不阻礙他結婚生子而離開,傅恆則發現放那個人死在角落比對方的死纏爛打更讓他不悅。

「我不會讓你再離開我。」

這是用自虐換來的奇蹟。

被折磨得遍體鱗傷,以對方的厭惡憎恨為養分、以自己的身體交換疏離的親密,就這樣瘋狂滋長絕望的愛情,這種方式不值得效仿,一不小心就會步入悲劇,幸好最後還是得到了憐惜,過程很痛,但也燃燒得很美麗。

正因為過程太痛太自虐,這樣的奇蹟對更愛自己的普通人而言太艱難,大概只能遠遠旁觀著這種美麗。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