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瑄《冬眠》《千山萬水》

蘭西,愛著小管。然而,他卻冬眠。

突如其來,像睡著了一樣,她的小管…於是她逃了,走不出戀人逝去的陰霾,蘭西捨棄了她的名字和過去,留在異地,進入了TC的視線裡,開始了千山萬水的追尋、抓住。

 

● ● ●

女孩舞著,如同卡門熱情奔放,視線只望著男孩。

她依賴、撒嬌、吵嘴、膩在他身上,好喜歡好喜歡他。
他寵愛、珍惜,淡情的心為她跳動,想要用盡一切守護她。

──然而,男孩卻沒有任何預兆地突然冬眠。

他們流著淚說,他不會再醒來。──騙人。全都是謊言!

他不會再醒來?不會一臉寵溺對她微笑?讓她擁抱?看她練舞?他送的外套、他的體溫、他的重量,明明都還那麼清楚!葬禮也沒有參加,蘭西的一部份跟著小管死去,冬眠。

 

● ● ●

TC,他以為自己早就沒有靈魂這種東西,卻被她喚醒。

他對自己的出身並不自卑,
為了得到她,就算折斷她的羽翼,也要把她留在他的世界,
改名為「雅各」,只因想抓住。

想阻止她成為自己唯一的弱點,卻早已全盤淪陷。

就算她從來不正視他,沒有任何事物進得了她的眼裡,讓他嫉妒得要發狂……….所以等待 ,不容許她無動於衷。他有最多的就是耐心,堅信她屬於他,很樂意和她糾纏一生。

他一手訓練她,把她推到虎坑裡,因為她做得到,讓她堅強到足以陪伴他,便開始無條件寵溺。經歷了千山萬水,結束冬眠的蘭西,因雅各活了過來。

 

總覺得好難表達內心的感動,連描述都怕說得不好破壞原味,前因後果,拿什麼「感情創傷」、「孤兒」、「傭兵」、「殺手」這些名詞,都覺得會讓人誤解,無法好好說明、不想分析,只想沉浸在那份情感裡。

小管死去,蘭西沒有老套地跟相同臉孔的姬蓮冬相戀,只是因在這個任性少爺的臉皮下看清楚「他已不在」的事實。而雅各除了蘭西,不會對任何人動心。招惹不起的人,用盡一生的糾纏實在很可怕,但他人生裡唯一的患得患失、恐懼,全都給了她,這樣的男人,如何不去愛。

「人無法跟死去的人競爭,因為回憶總是最美好。」有這樣的話語。

「死人連參賽的資格也沒有,蘭只屬於他。」雅各堅信不疑,抓住。

就像唐瑄在後記提及到的,雖然在現實中期待木頭人楊品逸那樣的好男人,然而內心深處的庸俗靈魂還是渴望著雅各和蘭西這種不平凡的戀情……我也是啊,總是渴望讓我平淡的靈魂受震撼、被滿足。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