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角色雜感:阿碧

于晴西門家系列女配角,主要在《閻王且留人》、《願者上鉤》裡串場。

 

◆ 角色介紹

屬由西門老爺簽下終生賣身契的丫鬟一枚,因其面不改色的冷靜技能相當突出,大概已經鍛鍊到MAX的等級,遭欽點成為西門家病弱恩弟的貼身丫鬟,偶爾會被其他兄弟借去幫忙。

守分、不多話、負責任、使命必達,冷面笑匠啊!不曉得她面不改色的本領到底是怎麼練就的?

是個性非常有趣的一個姑娘,把一切事情看在眼裡,不多話、不生事,實在是很自得其樂且不怕主子的聰穎丫鬟,害我好奇、怨念到不行,真希望能盼到她的故事。

 

◆ 阿碧語錄

「阿碧,這幾天晚上……妳待在隔壁房,別睡深,我若有事會叫妳。」
「阿碧!阿碧!扶我……跟著十五,別讓她發現。」
「阿碧,妳先回去,這事別告訴任何人。」
「阿碧,妳去跟著她,免得恩弟擔心。」

阿碧驚訝地看他一眼,但她一向守分便應聲答允。
阿碧看了空床一眼,心裡雖驚訝,仍是吃力地扶起他來。
阿碧正盡忠地退到後門口,不讓任何好奇過頭的人通過。

──使命必達不多話

 

阿碧的眸掀了掀,懶洋洋地闔上。「甯小姐,妳出去散步了啊……」

幸好,甯小姐沒問她,為何連她的鞋都沾滿了泥土,不然她實在無法解釋她的身負重任──在接受二少請託的同時,連帶一塊接下西門笑、西門恩的回報任務。當個奴婢,真的很辛苦啊。

──身懷任務勤回報

 

敲門前,他觀察著阿碧老半天,才突然道:「妳長得真是眉清目秀。」

「謝謝二少誇獎。」阿碧毫無表情地。

「眉清目秀也不是件好事。」

「……謝謝二爺提醒。」

「妳生得清秀又賣身在西門府裡,也算是妳的好運吧。」

「阿碧一向很感激。」

──處變不驚可接招

 

「妳說,我現在是什麼表情。」

阿碧面不改色:「二爺一副兇神惡煞……又狼狽,好像心事被揭露的樣子。」

「阿碧,現在,我又是什麼表情?」

「很後悔、很不甘情願,又極力掩飾的樣子。」

──觀察入微描述好

 

是不是她錯覺?竟然在阿碧的臉上瞧見一抹玩味。好像……好像在期待什麼?

「甯小姐對二少賣色有什麼感覺嗎?」阿碧微笑,問:「甯小姐,妳有沒有發現,為什麼茶肆裡只有少年,卻沒有成年男子呢?」

──隨手助人樂看戲

 

祝十五脫口:「不,喜歡阿碧的是別人,不是恩哥。」

茶肆裡的小茶博士也悄悄告訴她:阿碧遲早是西門家的女主人。

陰沉的臉終於通紅,知道自己的故作瀟灑,沒有瞞過西門家最厲害的丫鬟兼弟妹。

──怨念形成我要書 o(≧o≦)o

 

◆ 對阿碧故事的揣測

在想,和阿碧戀愛的,該是西門老五。

因為書中線索知西門老四早已出去闖天下,難不成以信局遠距離傳情?
那自是老五在宅第中近水樓臺,否則分隔兩地,怎麼好好培養感情,相思多難為。

西門老五,或許一開始,發現了面不改色阿碧這奇怪丫頭,起初覺得有趣,起了玩心,想嘗試讓她面不改色的平靜表情上出現其他情緒,想讓她氣憤、驚訝、好奇,那是多有挑戰性的事,若阿碧能對他燦然一笑,會是怎生的情景?

是怎樣的身世背景,讓她練就面不改色的古怪本領?他對她越感好奇,越注意她的一舉一動情緒反應,惹惱了她,改了她那一成不變的表情便高興,兩人在彼此心上慢慢烙了印。

他越來越想見到她,時時刻刻忍不住念著她,希望她是他專屬的,可她一下子要照顧恩弟,一下子又被永二哥借走,一下子又有了雜七雜八的事絆著她,讓他感到酸意,那麼點不是滋味,想盡辦法要讓她被調到他身邊,偏礙於恩弟,無法作絕。

她總以自己是老爺簽下的賣身僕役推塞他,說要照顧恩弟而阻擋他,但他要她。

他會想很多鬼主意,或許因緣際會的受傷讓她幫他淋浴伺候看顧,讓兄弟們把她送到他懷裡,甚至要求恩弟幫忙演場戲,好想抓住她的心,讓她對他吐露冷靜面孔下隱藏的一切,想她跟他分享她的點滴、情緒波動。

就算得借用家人的力量也無妨,把她困在他身邊死死,不給其他男人接近她的機會,他要娶她做他的妻,不容閃躲。只要她會是他的人,他可以等,但無法放。

* * *

越想越怨越想看呢,阿碧遲早是西門家的女主人,這表示那個喜歡阿碧的西門少爺態度相當堅決,也早早就昭告西門家,讓其他人別想動他的女人,好想認識他啦 >////<

上面的故事揣測是在2004/07/19那時寫的,至今已又過了好幾個年頭,比起笑義或四十二,這個慢慢被遺忘的厲害丫環讓我更怨念,不過沒關係,于大願意出書就好,繼續慢慢等待,希望有天能等到阿碧的故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