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高手雜感:葉修其人

怎麼樣的一個人,才可以輕而易舉成為眾人集火目標?這是一個既務實又自信的電競大神,他的嚴肅,總讓人淚流滿面。

 

全職高手

  • 書名:全職高手
  • 作者:蝴蝶藍
  • 連載網站:起點中文網
  • 字數:535萬
  • 完結年月:2014/04
  • 故事類型:網遊、競技

※ 以下感想含劇情,在意劇透者請止步

 

▼ 多刷感想

葉修,5月29日生、雙子座AB型、身高178,是個煙癮很重的遊戲宅男。

他疑似出生於軍政權貴世家的優渥環境,有個思想傳統性格強勢常給兒子們壓力的威權式父親,於是十五歲那年他為了能自由玩遊戲,搶在雙胞胎弟弟葉秋前頭離家出走,叛逆少年從此流連於網吧(網咖)。

對遊戲的熱情、投入和天賦讓他成為高手,在網吧認識年紀差不多的蘇沐秋惺惺相惜成為好友,蘇沐秋收留了離家出走的葉修,兩人從此一起混靠遊戲賺生活費,因技術高超,迅速在榮耀這款新遊戲裡引起注意,並在官方舉辦職業賽後,接受關係不錯的網吧老闆陶軒邀請加入嘉世俱樂部,但蘇沐秋不幸遇上車禍英年早逝,只剩葉修繼續走職業選手這條路。

沒身分證而借用老弟葉秋證件於榮耀聯盟註冊,作為隊長帶領嘉世奪下前三賽季的職業聯賽總冠軍,獲獎無數能力深受肯定,被稱為榮耀教科書、戰術大師,並為操作的角色一葉之秋贏得「鬥神」稱號,七年半職業選手生涯因缺乏商業價值而在第八賽季途中被嘉世俱樂部逼迫退役,休息一年半才從網遊拉出一支隊伍,第十賽季用本名葉修復出又拿下一個總冠軍,之後決定回家扛起曾拋開的責任。

十五歲離家出走、十八歲成為榮耀職業選手、二十五歲被嘉世踢走、二十八歲再次奪冠後選擇退役,離家出走十三年從少年成長為青年,對遊戲的愛仍然不改,能這樣玩下去,除了本身堅持,多少也有家人的成全,畢竟十幾歲的孩子逃家父母不可能不擔心,雖然葉修刻意躲藏、低調避開鏡頭,但他至少曾回家兩三次,一次找不到戶口名簿於是偷借老弟的身分證、一次歸還、一次見老爸不歡而散(也可能就是歸還身分證那次),有老弟的QQ應該聯絡過,被退役那年除夕葉秋也親自到興欣網吧找人,可見葉家早掌握葉修的行蹤,或許父親對他選擇當個電競職業選手恨鐵不成鋼,但仍放他鬼混幾年等他自己滾回來,就算電競選手職業壽命很短,三十歲前也是人生起步的菁華時段,沒被逮回去,不知道葉家對葉修算縱容還是放棄,不論如何都是榮耀圈的幸運,只是苦了被幹走行李的葉秋XD

這樣一個為了玩遊戲離家出走十多年的主角,會讓讀者們輕易變成葉修粉,除了他身為開荒大神高超的遊戲功力、對遊戲的熱情和努力,更重要的是他過於嘲諷的實話實說性格,誠實、認真、自信、有幽默感又很會搞事實在太有趣!

 

特質1:實話實說

葉修是個誠實的人,對於自己的大神身分總是很坦誠。

興欣網吧上班首日,當陳大老闆推測他是混太差的半調子職業選手,要他幫忙搞到她偶像蘇沐橙和葉秋的簽名時……

「知道啊,我當然知道,告訴你一個秘密,其實我就是葉秋。」葉修說。
「是嗎?我也告訴你一個秘密,其實我是蘇沐橙來著。」陳果說。
「我真是葉秋。」葉修哭。

霸氣雄圖公會招攬人才邀他一起下副本,八根白狼毫讓葉修從善如流依雇主要求每個步驟詳細指揮,引起事後發現他照攻略念的雇主不滿時……

夜未央大怒,轉過來繼續砸鍵盤:「吹什麼啊吹,那攻略是葉秋大神的。」
「對啊,就是我嘛!」
無恥!太TMD無恥了……夜未央完全無語了。

聖誕節聖誕小偷活動狂升級導致刷副本紀錄小隊三缺二,在包子和一寸灰的等級都被遠遠甩開情況下,決定放大絕用大神身分向各大公會挖高等級粉絲玩家時……

「君莫笑說他是葉秋!!你知道嗎?」千成消息來了。
「啊?」藍河一怔,「怎麼這麼問?」
「那人加我好友,說他是葉秋,說不信就問你。」千成說。

初入神之領域遇義斬五人,被當面詢問榮耀資歷有無大號,他直接說出來頭超級透明的角色名「一葉之秋」,讓五人當場楞住大驚時……

「你不會說你是葉秋吧?」斬樓蘭到底還是最快回過神來。
「嗯,我就是。」葉修沒瞞著。

嘉世俱樂部找人到興欣網吧踢館刺探有無高手,葉修向網吧客人同事借號演戲,並在事後請求交換帳號以杜絕後續麻煩時……

「其實,我是葉秋。」那人說著。
「啥?」四人都懷疑自己出現了幻聽。

神之領域初期人手稀缺等級艱困,只有兩名粉絲醬油作陪的戰力不足現狀讓他對搶野圖BOSS很有自知之明只先考慮拾荒,面對巧遇的拾荒玩家與各大公會亂鬥人海時……

「大哥你真的是葉秋嗎?」暗香疏影也在問呢!這個八卦,近期只要是榮耀玩家沒有不關心的。
「葉秋大神會和我們一起過來拾荒這麼猥瑣?」暗香疏影回道。
「我是葉秋!」葉修說。

君莫笑已經走了上去,葉修的聲音響起:「嘉王朝的都站過來,沒看新聞嗎?我是葉秋!」

陳果對熟客表示自己組了志在殺進職業圈的戰隊對挑戰賽信心滿滿,拉了興欣戰隊眾人來場友誼賽,被虐完的網吧客人前來拜大神時……

「葉秋大神也在裡邊呢?」小明問。
「我不就是。」葉修說。

挑戰賽擊敗無極戰隊,伍晨在誠懇邀約下決定轉投興欣繼續留在榮耀圈,疑惑葉秋大神明明是君莫笑為什麼報名者叫葉修時……

「這個說起來比較話長,向你交待一下呢,就是讓你不要以為我是在用君莫笑代打,事實上我就是君莫笑的報名者,但我其實不是葉秋,這樣說你明白了嗎?」葉修說。
「我完全不明白!」伍晨語氣特別肯定。

雖然曾逼不得已用老弟名字當職業選手,但葉修其實是個相當誠實的人,在身分完全曝光前早就多次承認自己就是拿過無數榮耀的前嘉世隊長葉秋,可惜從前太神祕,事後得報應,實話實說總沒人相信XD,靠其他職業選手的鑑定辨識視頻才讓陌生人接受他就是那個七年半職業生涯從不在鏡頭前出現的大神。

除了坦承身分,他在其他各方面也總是實話實說,誠實得太嘲諷,常讓人吐血抓狂。陳果作為一名容易激動的榮耀粉兼提供葉修吃住的雇主,因為距離近而成為被他的實話激怒最多次的苦主。

「不過你這樣多在競技場混混,大家很快也就感覺到真相了吧?」

葉修望著兩人,半晌後目光對準了陳果:「你就當老板吧……選手的話,咳……」

「值夜班當網管,拿那工資很合適了;但現在你要我做這些話,那這可不是我的身價啊!」葉修說。

「呃,分開跑是為了免得還要分心照顧你們……」葉修說。

「冷靜點。」葉修勸道,「反正你也不是對手,非要自取其辱?」

陳果屢次遭到葉修毫不留情地鄙視她的榮耀對戰能力和資質,只能用自己作為發薪水的雇主身分發發大小姐脾氣,幸好怒氣來得快去得也快,雖然經常想把這位大神的腦袋按在桌上拍扁,卻也總是因他搞事的行為看得過癮,不僅拿到偶像簽名成為朋友,偶像還幫她PK爆了仇家的橙裝,讓她樂到不行!

葉修的實話實說就算沒有惡意也很有殺傷力,比如挑戰賽初遇誅仙戰隊時,對誅仙的作家老闆表示多年來一直都是誅仙戰隊的粉絲挺不容易,讓誅仙前隊長張簡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年年被淘汰的出局戰隊也有忠實粉絲錯了嗎QAQ

這人講話似乎不懂什麼叫修飾,就算委婉處理過的「不得不說,有些時候,是有一種叫天分的東西在作怪」,還是讓田七等人因高手兄的評價很想淚奔╮(╯▽╰)╭

 

特質2:自信

葉修是一個很自信的人,對自己能力的信賴讓他顯得不知謙遜是何物。

用陳果的角色逐煙霞完虐藍溪閣公會囂張高手繞岸垂楊,導致陳果瞬間大紅被一堆陌生玩家誤認為超級高手狂加好友時,他試圖解釋自己的無辜。

「全都是你害的!」陳果吼著,嘴裡米飯差點沒噴葉修一臉。
「怪我怪我,老板你喝點湯,別嗆著。」葉修連忙給陳果盛了碗湯孝敬過去。
陳果接過,喝了兩口,氣稍順。
「其實也不能全怪我。」葉修趁熱打鐵解釋道。
「嗯?」
「對手太弱啊,我也……」
「給我滾出去!!」陳果的湯潑過來了,眾人驚叫聲中,葉修飛一般地從網吧消失了。

用五十級初進神之領域就引來全服玩家高度關注,害原本想聯合追殺君莫笑的各大公會不敢輕舉妄動,被陳果詢問是否早就料到時,他表示了身為高手的無奈。

「你挑戰任務做得這麼滿城風雨,是故意的?」陳果說。
「這個……其實我做不到這樣的話,才會是故意的。」葉修誠懇地說。

用MT騎士馬甲號跑去霸氣雄圖關聯公會臥底時,他善盡騎士本職,才加入公會就開嘲諷,讓他成功收穫一干玩家的無言。

「你技術怎麼樣?」滅天尊問著。
「看我的名字。」葉修自信地回道。
「噗……」一邊的陳果又噴了。
「無敵最俊朗……」葉修這騎士的名字果然讓大家都沉默了。

用事實鼓舞因為退役多年實力不再而對重返聯盟有點缺乏信心、不時患得患失的老魏,讓這個不甘寂寞的前藍雨隊長在垃圾話裡重拾拼鬥的活力和動力。

「現在的你怎麼了?那也有著當年沒有的優勢。」葉修說。
「年齡嗎?」魏琛自嘲地笑著。
「這只是其中之一。」葉修說。
「哦?還有嗎?」魏琛意外了一下,他以為葉修是要說他更有經驗之類的話來安慰他。
「當年率領嘉世把你打趴下的人,現在可是你的隊友。」葉修說。

「居然讓你在新區揀到這麼兩個新人,你要不好好表現殺回聯盟拿回冠軍對得起榮耀之神對你的庇佑嗎?」魏琛狂噴。
「榮耀之神?那是誰?」葉修回道。
「是你行了吧,你妹的,滾!」魏琛罵道。

「說起來,咱們的隊伍隊長會是誰?」魏琛問葉修。
「你老糊塗了嗎?除了我還能是誰?」葉修說。

不管是面對其他職業選手或記者,他總是囂張地展現自信,令人搞不清楚到底是攻心為上的垃圾話,還是簡單直率的事實陳述。

絢爛的魔法爆炸中,流雲被炸飛上天,嘴裡還在叫著:「什麼人!!」
「最難纏的。」葉修微微笑道。

「百花的張偉稱你們是史上最強新隊,你怎麼看?」
「過獎了,張偉真是實在人。」葉修說。

「那您呢?您對自身有何評價呢?」記者說。
「我?大概應該是這個圈中經驗最豐富的選手了吧?」葉修說道。
「老韓?他不如我啊!」葉修相當自信地說著。
「他打過挑戰賽嗎?」葉修直接打斷記者回答他的為什麼。

他在霸圖分會臥底成為眾人轟搶的大高手無敵兄時,對陳果表示「這大概,就是金子總會發光的道理?」

他在神之領域遭追殺時,對一起跑路的毀人不倦表示「哥最近很火啊,想不到竟然有榮耀玩家不知道啊!我真意外」,反過來追殺嘉王朝玩家時,和旁觀的陳果閒聊「不過被爆的人如果知道其實是我,你說他們會不會覺得很自豪?」

他在挑戰賽抽籤前,為了安撫焦慮的魏琛而主動QQ陶軒直接詢問對方會不會在抽籤上搞鬼,在怕不怕的無聊問題上很欠扁地表示「這還需要理由?全榮耀沒有人會不怕我,這是常識。」

他在對上冠軍隊輪迴時對輪迴副隊長江波濤說「看來我有責任也有義務讓你們認識一下前輩的可怕啊!」

每次自信的展現都讓讀者嘴角上揚,強大的榮耀第一人就是這麼充滿笑點。

 

特質3:熱愛調戲

葉修是個幽默的人,雖然被他調戲的對象完全笑不出來XD

擅長調戲這點早在他未成年時期就有跡可循,連跟好友聊天討論妹妹的教育問題都不忘扯一下他那讓人無言的養弟弟經驗。

「切,你懂什麼,小孩子通常是會有叛逆心理的,她看到我們天天玩,會很討厭也說不定呢?」蘇沐秋說。
「你不能這樣想當然,也不是每個小孩子都有叛逆心理的。」葉修說。
「離家出走的小孩你和我說這個?」蘇沐秋鄙視。
「我養過一個弟弟,所以有經驗。」葉修說。
「哦?你弟弟多大?」蘇沐秋連忙問。
「比我小一點點,我們是雙胞胎。」葉修說。
「滾!」蘇沐秋回答了一個字。

網遊一起下副本被黃少天的聒噪語音騷擾時,他秉持要死一起死的原則要包子高聲唱星座之歌,一次不夠還有第二次,空知林滅掉試圖追殺卻被團滅的七家聯合公會玩家後,看著下副本因為沒得PK而意興闌珊的隊友,居然又試圖祭出噪音大法,實在壞心XD

「喂喂,你們兩個。」葉修招呼兩人,「打起點精神來啊!包子唱個歌聽聽。」
「不許唱!」蘇沐橙和唐柔幾乎是異口同聲地驚叫。

陳果因為第六屆全明星周末的一個龍抬頭確認偶像身分後,他在飯店看著彷彿變了一個人的雇主,懵了一下就用偶像的力量逗姑娘。

「啊,你還沒睡醒呢?那再多睡一會兒吧!」陳果說著,昨天之前,就是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她會這麼溫柔地和葉修說話。
唐柔寒了一下,葉修也是一個激靈,立刻清醒了。望著陳果,呆了半晌,問道:「一會兒是多久?」
「你願意多久就多久嘛!」陳果說。
葉修繼續詫異,望向唐柔,指了指陳果:「發生了什麼?」
唐柔望向天花板:「大概是偶像的力量吧!」
「是嗎!咳!」葉修咳嗽了一下,擺了個職業選手們獲勝時面對鏡頭的酷斃神情:「買好早飯,送到我房間來。」

不僅調戲妹子,他還調戲漢子,藍溪閣的公會玩家只是擺攤收購材料也被大神嚇得趕緊檢查錢包,讓人疑惑葉姓大神是太會找樂子還是太無聊XD

「行啊你!」葉修也是讚歎不已。
「見笑。」系舟客氣。
「但你確認了嗎?每個都是30金幣?」葉修問。
系舟大驚失色,連忙點開自己錢包一看,結果發現不多不少,就是扣了300金幣,顯然並沒有出什麼問題。

千波湖事件後的受降儀式,面對內心充滿怨氣的各大公會玩家,他以死亡次數和所有人打招呼XD

「哦哦,是你。」葉修看著第一個過來交易的玩家名字,翻了翻記事本:「死了五次,辛苦了。」
死了五次的煙雨樓代表匆匆交易完畢,淚奔而去。

就算遇上沉默寡言的拾荒者,一起躲追殺大逃亡才認識沒多久,他隨便一句話就能讓一個擅長忍耐的忍者大驚失色。

「其他人呢?」毀人不倦還有點意猶未盡。
「都被我殺了。」葉修說。
「什麼!!」毀人不倦大驚失色。
「是不可能的。」葉修是在大喘氣。

一次調戲一個不夠,在眾公會千波湖追殺千成失利反被滅到割地賠款時,他還一次調戲一群,把俱樂部公會會長們嚇得不輕。

到了天明大家都準備下線的時候,眾會長突然收到君莫笑發來消息:「別忘了準備明天的材料哦!」
「什麼!!!」所有會長都是大吃一驚,風中凌亂,風中咆哮,手顫抖地不知該發什麼消息好了。但是很快所有人又齊齊收到一條:「開玩笑的。」

隨口說說的威力不僅只有驚嚇,還一度讓藍溪閣與輪迴在世界大戰之際大幅調動人馬,拾荒遇阻像個落跑反派一樣放話也能引起團隊恐慌XD

藍河把整個事情理了理,尤其是細看了一遍和君莫笑的聊天記錄,終於覺得有些不對勁了,發來消息問道:「難道不是你在搞鬼嗎?」
「我搞什麼鬼?」葉修也被藍河冷不丁發來的一句給搞茫然了。
「你說要讓我們後悔。」藍河說。
「哦,我隨口說說。怎麼,嚇到你們了?」葉修問。

不論普通玩家還是職業選手他都照調戲不誤,遇上藍雨首任隊長這尊被逐漸遺忘的遠古大神,他在爆到對方銀武後,一次次把銀武當人質,讓沒下限的老魏也被迫屈服於葉修的淫威成為召喚獸。

「你還要材料幹啥?你已經沒有銀武了。」葉修說。
「我日你大爺!」魏琛狂罵。

「哈哈哈,你想知道嗎?讓老子想想讓你做個什麼,再來考慮要不要告訴你。」魏琛這邊是揚眉吐氣上了。
「老東西,你的死亡之手已經拿回去了?」葉修冷笑。
「我靠!!」魏琛這才發現自己太過於得意忘形,把這個很重要的事情給忘掉了。

「我就不信他們天天排這形勢。場面稍小點,你隨便就把我救出去了。」葉修說。
「我憑什麼要救你?」魏琛說。
葉修回了他四個字:死亡之手。

就算死亡之手還給主人,他還是能繼續調戲老魏,讓人疑惑沒下限的到底是誰。

在幾人期待和緊張的目光注視下,葉修緩緩地先去飲水機那邊倒了杯水,喝上;再從口袋裡掏了煙出來,緩緩地點上;再……
「你再多個動作出來,我就殺了你!」魏琛這都煩躁焦急幾天了,結果葉修回來了還在這慢慢吞吞,終於怒了。

「媽的,不會是問清楚地址,過來真人PK你了吧?我覺得有這種可能呢!」魏琛嚴肅地道。毀人不倦這段日子是夠水深火熱的,大家都看在眼裡呢!
「嗯,確實不能排除這種可能,還好我留的是你的名字。」葉修說。
「我日!!」魏琛罵道。葉修留地址是發的消息,方便人記錄嘛!魏琛倒是不知道他是怎麼答覆,此時一聽這答案,很怒。
「最近幾天當心點。」葉修語重心長。

藍雨老前輩拿他沒辦法,藍雨黃金一代的聒噪劍聖黃煩煩同樣拿他沒辦法,多次求PK未果,從普通區求到神之領域還得把小弟義斬虐過一輪才能換正主BOSS上場,好不容易迎來和散人一戰卻先被調戲一番。

「嗯,差不多了,洗洗睡吧?」第一個說話的竟然是葉修。
「我靠,我和你拼了!!」黃少天叫嚷著,出劍。

他還曾仗著有管理權限在QQ選手群把聒噪的黃少踢出去XD,不只相熟的黃少天,就連不太熟且頂了他在嘉世位置的年輕人孫翔,他也特地加了一條「出局隊選手要被踢出群」的規定讓對方一驚。把人踢出去再加回來、增加規則再刪除,多此一舉只為調戲,讓人肯定他對找樂子的熱情。

沒下限的能調戲、話太多的能調戲、囂張二貨能調戲,猥瑣的當然也能調戲,返回聯盟前的夏天,百鬼夜行活動副本時,他用破喉嚨梗招呼還在呼嘯戰隊奮鬥的點心大大。

「無恥啊!!」方銳在被陷阱扣鎖現形後,立即開口大叫著。
「哈哈哈,叫吧,使勁叫吧,你就是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聽到的。」葉修說著,再配上一個奸笑的表情。

在網遊調戲普通玩家或大公會玩家、在賽裡賽外調戲對手隊友,就連觀眾席他也不放過,面對跟他很大仇的霸圖粉絲仍大膽調戲。

「謝謝,謝謝大家掌聲。」結果葉修又轉過來朝掌聲又熱烈的方向使勁揮了揮手。霸圖粉絲們頓時手足無措,這到底是噓葉修呢還是為林敬言鼓掌呢節奏真是太不好掌握了。
林敬言在一旁也是哭笑不得,這種事自己是絕對做不出來的,但為什麼心底裡居然偷偷有點羨慕這傢伙的無恥呢?

除了刻意調戲、隨口調戲,他嚴肅時也像在調戲,比如在對魏琛無下限程度無人可及的肯定,也比如宣布拾荒、滅毀人不倦的重要性。

「有了老魏這個更沒下限的傢伙相助,真是如虎添翼。」葉修感慨著。
「我看你也不遑多讓吧?」陳果說。
「不要亂說,我比老魏差得遠了。」葉修嚴肅說。

「近期工作的重點。」葉修嚴肅道:「拾荒,打BOSS,滅毀人不倦。」

他曾經嚴肅提倡安西老爹名言,告訴很想罵髒話的聒噪劍聖大大不到最後一刻絕不能輕言放棄!

「未到最後一刻,比賽就不算完。」葉修很嚴肅地訓著黃少天,「單挑?那是團隊賽該有的比賽方式嗎?」
「你……你現在東躲西藏的又算什麼方式?」黃少天用很高強的操作,硬是把一句髒話給修成了省略號。

他多次讓記者在內心吐槽各種崩潰,不管是常規賽結束前的例行訪問、第八屆全明星賽結束被問到為何提議讓張新杰這個牧師打擂台、季後賽擊敗霸圖的記者會上大談鍛煉新人的勇氣,嚴肅回覆不僅讓垃圾話之王黃少天忍無可忍,連記者也很想罵髒話,根本比採訪周澤楷更辛酸 XD

「那麼,能不能問一下興欣希望在季後賽首輪碰到的對手是誰呢?」記者問道。
「賽季還沒有結束,興欣也沒有百分百進入季後賽,現在回答這個問題太失禮了。」葉修嚴肅道。
記者無語。媽蛋剛剛從挑戰賽裡勝出就宣布將是第十賽季冠軍的那個人是誰呀!是你嗎是你嗎?

「為什麼會提出這種建議呢?」記者跟著問道。
「當然是為了奉獻出一場更為精彩的對攻戰!」葉修十分嚴肅地說著。

「那麼請問一下,本場比賽派出羅輯上陣,是否有什麼特別的意義呢?」有人問。
「鍛煉新人,在大場面下鍛煉新人。就好像霸圖派出了宋奇英,而我們,派上了羅輯。」葉修嚴肅道。
「而且我們比霸圖更有勇氣,我們在這關鍵一戰中,派上的新人多達三人。」葉修接著說。

一個不太正經的人就是能把嚴肅也變成笑點,認真陳述事實時很好笑,刻意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更好笑。各種花式調戲讓人邊笑邊感慨葉修不愧是天生嘲諷的騎士人才,因為葉修玩得很愉快,才讓讀者也覺得榮耀很有趣,不只葉修,其他對榮耀有愛、對吐槽有愛、對垃圾話有愛的所有玩家也都貢獻了一己之力,讓全職變成一個既好笑又充滿樂趣的作品,不論大神或打醬油路人的對話互動都能讀得頗開心。

 

特質4:能伸能屈

葉修是一位識時務的俊傑,總是依情況彈性調整應對方式。

在陳果表達願意為偶像蘇沐橙代練的強烈熱情時,他先忍不住吐槽,激怒陳果後趕緊改變態度進行安撫,讓她勉為其難地答應在他睡覺時幫練君莫笑。

「老板娘你都這麼大了,還像個少女一樣追星,合適嗎?」葉修說道。
「咳咳,你說的確實有道理,這樣幫著練練,能減輕我們很大的負擔。對公會的建設和發展都是舉足輕重十分重要的一環,老板的決定英明。」葉修連忙正色說著。

在迷羅古城遺跡被老魏帶著一群兄弟們為了懸賞金追殺時,他在陳果焦急詢問該怎麼辦時態度輕鬆笑著答覆,隨即展開逃亡。

「哎喲又找到我了!」葉修叫著,指揮著君莫笑狼狽逃竄。陳果一臉黑線,這狼狽勁和剛才自信的「交給我吧」也太衝突了吧?

在開牧師馬甲號指揮搶野圖BOSS卻被最佳新人趙禹哲當成目標時,他毫不猶豫地讓身邊的義斬團隊當護衛,完全不介意有沒有大神風範。

「衝你來的大神!」千葉離若叫道。
「保護我。」葉修說。

在被嘉世三名職業選手追殺時,看著陳果為了減輕負重扔掉裝備,他第一時間拾回,很懂在重組戰隊資源資金有限情況下必須身體力行節儉的美德。

「靠,這麼浪費幹什麼?」葉修的君莫笑飛槍過程中不惜一個銀光落刃強行落地,飛快地把陳果扔掉的裝備全揀了起來。
陳果無語了,真懷疑這貨是不是見過大場面的榮耀大神。

除了能狗腿、能狼狽逃竄、能不逞強善用團隊力量、能節儉持家,他也懂得如何敷衍,在陳果要他擺正作為員工及作為哥哥的態度時,找不到電腦能遊戲的他、毫不留戀自家老弟的他隨口應付。

「今天生意真好啊……」葉修無奈回到前台,向唐柔感慨著。
「作為網吧的一名員工,你應該以欣喜的態度說這種話。」陳大老板走過來說道。
「今天生意真好,我真開心。」葉修面無表情。

「他走了。」陳果對葉修說。
「知道啊,我聽到了。」葉修說。
「那你一點反應也沒有。」
「有啊,我的心都碎了。」葉修說。

明明是曾拿下三連冠的榮耀王者,他卻從來不擺大神架子,和小白新人或手殘玩家一起下副本也不嫌棄還很有耐心,被陳果吼的時候也會適時順毛或被吼一聲就應付一句,遭到追殺就先逃竄再反擊、被集火就先鑽進人牆再指揮團隊打贏,實在是個能伸能屈的英雄!

 

特質5:擅長將計就計、很會搞事

葉修是將計就計的高手,面對陰謀算計不但吃不了虧還能佔便宜。

霸氣雄圖公會臉皮極厚的夜未央試圖藉由邀請君莫笑一起下副本刺探對方實力,主動要求指揮卻一無所獲,出副本結帳付材料心裡只有崩潰。

早早察覺君莫笑身分的王杰希率領微草戰隊到第十區想利用葉秋大神訓練隊員,結果反被對方拿來當榮耀新手網吧妹唐柔的陪練,順便用競技場賭約賺走中草堂的大量材料,讓中草堂第十區會長車前子看著倉庫默默垂淚。

藍溪閣第十區會長藍河和各大公會馬甲號一起潛入新成立的興欣公會展開臥底事業,對勾心鬥角日常累感不愛暫留興欣混日子,一不小心就被葉修升為公會保姆,就算離開興欣也不時被大神發訊詢問各公會情報,小號大吼「我是臥底」,大號再吼「我不是臥底」,被搞得又是無奈又是暴躁。

嘉王朝會長陳夜輝想害葉秋打不到聖誕小偷卻把他逼得聚怪害自家人沒怪能打、請職業選手進遊戲澆熄君莫笑的威風卻失算反而害到戰隊成績、神之領域聚集公會菁英用人海戰術聯手追殺也和普通區空知林一樣被滅得灰頭土臉,對前隊長葉秋充滿怨念惡意,在邱非面前謾罵抹黑得到了忍無可忍的一拳。

各大公會聯合千波湖圍殺想讓興欣公會搶不了副本紀錄卻被滅到割地賠款、百鬼夜行活動派出臥底號追蹤君莫笑試圖找出興欣養成的鬼怪卻是自家餵養的鬼怪遭到偷襲,每次具針對性的算計都會死一片,想讓葉修倒楣實在太不容易。

就算不對他進行陰謀算計、不讓他有機會將計就計,這尊大神光是用本名返回聯盟正常打比賽就為許多人帶來不少麻煩。

他坦然告訴嘉世老闆陶軒和聯盟主席馮憲君「葉秋是他雙胞胎老弟的名字」,悠悠哉哉地等著嘉世為了保住戰隊榮譽自行解決。

這事吧……全是葉修惹出來的,但到最後一看,忙著擦屁股的不是嘉世就是聯盟,好像反倒沒他這當事人什麼事?一想到這點,大家看葉修目光不得不透出幾分膜拜。

他轉職換了個早就廢棄的玩法散人回到榮耀,陌生的第二十五個職業和陌生的變形銀武讓所有戰隊缺乏研究資料措手不及。

明明是一個大家熟得不能再熟的人,結果現在搞得卻和謎一樣,這種感覺,真的一點都不幸福。你這貨,退役了,幹嘛還要回來呢?回來了,幹嘛要換職業呢?換職業,幹嘛要選散人呢?選散人,你幹嘛還整出了個專有武器呢?

他毫無美感只講求實用性的裝備混搭風格讓散人周邊成了問題、千機傘模型該如何在成本考量下進行變形也讓官方頭大。

這個葉修,咋就這麼麻煩呢?職業聯盟,榮耀遊戲方,兩大勢力淚流滿面了。

這本榮耀教科書太過全面,資深經驗讓他面對什麼伎倆都有辦法應付,將計就計不僅用在賽場戰術,也用在網遊公會經營、談判交易,就算不玩將計就計,真假名、散人和千機傘突襲也帶來很多驚嚇和驚喜,榮耀第一人同樣全面,堪稱惹麻煩和出風頭的第一人,就像他曾說的,高手就是如此身不由己XD

 

特質6:體貼認真

葉修是個細心體貼的人,觀察力好,懂得做人留一線。

他在陳果因不再播放嘉世專場引起客人反彈時,立刻用行動逗笑老闆娘,讓她不那麼難受。

結果就見葉修從他原本遊戲的位置上,大大咧咧地走了過來,直接到了投影幕的跟前,扯了張椅子過來舒舒服服坐下,嘴上說著:「說得很對嘛,嘉世今天這場有什麼可看的,當然要看微草對藍雨了,真是一點都不懂得欣賞。那位美女讓讓,你擋著畫面了。」
「呵……」還站在凳上的陳果居然笑了出來,跳下來後,扯著踩過的板凳過來,也不擦,就坐到葉修身邊一起看了起來。

對姑娘們體貼的行徑不只一兩樁,其他還有發現陳果看電視看到在沙發上睡著時幫她蓋被子、應要求跟唐柔競技場PK時不忘先偷偷問陳果目的,察覺唐柔是個不會玩的新人立刻停止戰鬥收回賭約,看出唐柔不服輸不甘心才順勢讓她輸得乾淨、在沐橙晚上喬裝來到興欣網吧時讓她坐前台自己身旁並提供愛心泡麵、為心煩無奈的楚雲秀提供前輩的指點讓她能宣洩紓壓,是個好男人(大拇指)

他不僅對認識的姑娘們體貼,出乎意料對老弟也有體貼的一面,在葉秋過年前拜訪興欣順便一起吃晚飯時,被陳果交辦買飯還刻意選了老弟喜歡的菜色。

「很強大嘛,都是我喜歡吃的。」葉秋看過菜後連連點頭。
「看不出嘛,竟然還是個好哥哥。」陳果說。

可惜他好哥哥的範例似乎僅此一件,離家十年的弟弟沒改變口味不知是運氣還是傳說中的雙胞胎默契,幹走老弟精心準備的行李搶先離家出走再幹走身分證讓老弟不知不覺走紅肯定稱不上好哥哥之舉XD,把家裡責任都丟給弟弟應付,比起他對葉秋的體貼,看來還是葉秋對他比較體貼,有個混帳哥哥辛苦了。

葉修的體貼其實不分男女不分親疏遠近,不管對一心鍛鍊微草戰隊的王杰希,或對被大神打擊過失去信心的義斬幾人,交易之餘也不忘給予幫助提供互利。

「怎麼樣,很鼓舞士氣吧?」葉修笑道。
「你乾脆讓我贏了不是更鼓舞?」王杰希說。
「我也不想輸啊!」葉修說。
「是啊,沒人想輸。」王杰希說。
「嗯,輸了會扣材料的。」葉修指出。

「啊!你專門找這些人來和我們PK的?」斬樓蘭感動。
「沒有……」葉修不得不解釋一下這誤會,「黃少天是來找我的,其他人只是閒著沒事跑來圍觀的。我看機會難得,就順便讓你們也過過招唄!」

前期無敵的散人王杰希這個魔術師也打不贏,在全隊情緒低落時,葉修適時配合來個平手結局幫微草提升士氣;和義斬雖然才剛談妥協力炒作事宜,被黃少天邀戰PK時不忘順便榨取其價值讓這個煩人的PK狂順便當義斬陪練,雖然不是專門找來,仍然很有心。

連前期應邀入藍溪閣隊伍去找野圖BOSS血槍手時都能注意到自己頂替了千成位置,就知道這個人多細心,交易雖然不吃虧,卻也懂分寸不會獅子大開口,除了在老魏堅持下的那次敲竹槓,從來都只提一個令人肉疼的公道價,某程度來說也是種體貼。

葉修也是個認真的人,身上不僅有笑點,更有正經的一面。

「如果喜歡,就把這一切當作是榮耀,而不是炫耀。」

「坦白說,我們為之奮鬥的東西,其實是很私人的理想,沒有誰是為了取悅任何人才會這麼做的。在取悅著你們的,只是聯盟而已,我想你不要太會錯意。你們的支持、鼓勵,我們當然很感激,也會很感動,但是還是要很無情地說一句:為了你們在打比賽,這話有點假,至少對於我來說,完全不是。」葉修說。

「你做得不錯。」葉修卻主動開口和他說起話來,「不過只是覺悟和決心的話,可還遠遠不夠,那種東西,誰沒有呢?」

走過他面前的葉修平靜地說著:「以為努力就可以得到想要的一切,不要太得意忘形啊!在這個賽場上,努力是最不值得拿出來誇口的東西,因為這只是基本,是人人都會做到的,是最底層最渺小的東西。搞清楚這一點,再向高處攀登吧!」

不論面對搶了他位置和角色的孫翔、網吧嘉世粉客人小明或微草高英杰、霸圖宋奇英等年輕選手,他總是平淡說出令人動容的榮耀十年心血經驗談,他其實沒必要說出那些話,不用提醒孫翔他的作為只是在炫耀、不用點醒年輕小將覺悟、決心和努力只是最基本的東西,但他還是說了,因為他總是實話實說,因為他對遊戲非常認真,也因為他是一個體貼的人,用很嚴肅很凶殘的實話只為了讓後輩小鬼們加油。

葉修的特質有很多,而且每一個特質都離不開嘲諷,實話實說很嘲諷、開玩笑調戲言語很嘲諷、自信得很嘲諷、能伸能屈得很嘲諷、將計就計得很嘲諷,就連表現體貼和認真的方式有時候也能嘲諷,只能說不愧是用臉來嘲諷的榮耀聯盟第一臉T,一出現就會被集火XD

葉修其人,就是一個這麼有魅力的人,他可以正經,可以不正經,就跟君莫笑那把傘一樣百變千機,讓人被他的言行逗得很開心,一不小心就變成葉修粉。

除了葉修,還有很多同樣熱愛遊戲、同樣擅長垃圾話、同樣有趣的其他同類,才能撐起榮耀,也撐起全職高手的世界。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