クローバーの国のアリス:大人邪念滿載的蜥蜴さん

犯規到不行的路線,能確切感受那份『相戀』的情感,無法不在意、無法控制佔有慾,無時無刻想擁抱、碰觸,熱情得那麼天經地義,甜而不膩的愛情。

 

alice_clover

  • 名稱:クローバーの国のアリス~Wonderful Wonder World~
  • 平台:WIN
  • 公司及發售日:QuinRose(2007-12-25)
  • ビバルディ   CV:甲斐田裕子
  • ペーター    CV:宮田幸季
  • エース     CV:平川大輔
  • ブラッド     CV:小西克幸
  • エリオット    CV:最上嗣生
  • ディー、ダム  CV:福山潤
  • ボリス      CV:杉山紀彰
  • ピアス      CV:保志総一朗
  • ナイトメア    CV:杉田智和
  • グレイ      CV:中井和哉

Gray線有三大犧牲者:首先要感謝瑪莉大叔消失換來Gray(踹),雖對大叔過意不去,然沒追過沒感情+不萌外型,迷上Gray後即決『瑪莉大叔一路好走~』(喂),次為成為嫉妒催化劑的時計屋,捨不得他離去,卻也忍不住被Gray趁虛而入地拐去,最後為(不太)偉大的夢魔,由一人變成兩人管、強灌藥,還得忍受這對不太尊敬他的部下滿腦妄想慾念,被欺負得吐血加劇(大笑),雖同情犧牲者們,還是無法不投入Gray的懷裡,佔有他也滿足於他的佔有慾。

 

グレイ=リングマーク(トカゲ)

正常人……在一堆異常人與動物中,顯得不正常的正常人。

輔佐夢魔,遷移後才在幸運草塔相遇的Gray,不管言行舉止或思緒,都非常正常,對同件事物能理解對方的感受與反應,這是這世界多難求的『同理心』。

不僅正常,還是個成熟穩重、認真工作、值得依靠的大人,沒有跟蹤狂白兔的狂熱、迷路騎士的過分爽朗、橘兔的酷愛上司兼蘿蔔料理命、雙子和女王的砍人嗜血、時計屋的陰暗自閉,Gray太過正常,反倒讓愛麗絲忍不住懷疑…………

剛開始兩人無話可聊,空氣中的沉默有些冷意,發現對夢魔搖頭嘆氣成為彼此最合搭的話題(笑),苦勞同伴有著相同心情。

漸漸多了點交集,感受到Gray朋友般的親切照顧、言語底下真誠的關心建議,甚至為了她而克制自己吸菸的習慣,不斷觀察讓愛麗絲對他的『正常』再無懷疑,且對自己不懷好意的試探羞愧不已,於是自我厭惡,一次次陷入低迷。

再來是在意,越來越熟悉後,一湧而上的蠢動感情設法壓抑,卻無法杜絕心中反覆翻轉的那些好奇與懷疑,天人交戰不已,想放縱又怕搞砸讓一切失去。

「Gray喜歡什麼樣的女性呢?一定是溫柔婉約、優雅大方又善良的美人吧,和他很配,就像姊姊那樣完美的女性………」

像她這種心機重、醜惡、卑劣的女孩,怎麼想都不會有交集吧。不,戀愛這種東西她本來就不想要了……她這種人本來就不適合戀愛,與其失敗再去後悔,還不如一開始就保持距離,這樣就沒有人會受傷害了。

知道Gray過去複雜的男女關係,愛麗絲不由得留意著街上美麗的女性,搜尋著每一張沒有臉卻可能曾和他貼近的身軀,越發低落與自卑、不舒服的心情。

「……有在意的人!?是誰!怎樣的人!在哪裡!」
「男人很危險,外表和內在往往是完全相反的東西,不能隨便相信!」

Gray的語氣很心急,不敢相信、掩不住在意,可以的話,希望讓她遠離所有不必要的男性,想把她好好搖醒、想把她好好看緊,但毫無資格的自己只能僅於建議。

看著她搜尋街上的人群,也忍不住在意,在來往人影中尋找著她憧憬的不知名形體,湧起了嫉妒心情……他在意著那個迷惑她的該死男性,擔心她。

兩人各懷思緒,卻做著極相似的舉動,同時在人群中追逐著不特定的模糊身影,只因太在意對方的過去,無法控制脫了軌的心情,越來越深的佔有慾,沉在心底。

她浮動的心情先豎白旗,卻為了保護自己的心,卑劣地用試探的方式出擊。

「Gray有戀人嗎?職場中有遇到欣賞的女性嗎?怎麼看待自己的異性關係?」

愛麗絲以『朋友』的身分,用著無關緊要的語氣問出吊著自己心情的重要問題,他也盡責地回答了朋友這個問題,不了解她對自己這種無關緊要小事的好奇。

但她不滿足,再次七上八下拋出了另一個試探性問題。

「那……我怎麼樣?不是部下,但常在工作裡相處交集,不用擔心沒時間見面或不熟悉,如果想要玩玩的話,我應該是個適合的人選吧?」

想要更親近,卻沒自信建立起正常的戀人關係,所以對他提出另一種男女遊戲式的戀愛邀請,他卻立刻拒絕,讓她自覺羞愧又大受打擊。

因為她值得珍惜,玩玩就丟的試驗性戀情,說什麼都不行。
因為他值得更好,配不上他的卑劣自己,認真去談戀情怎麼可行。

「和憧憬的人不會有結局,所以……來場戀愛遊戲,可以吧?」

沒有讀心能力的兩人擦身而過,讓人無奈為他們乾著急,然後就是鬼打牆。

「什麼!妳曾有交往的對象!?是誰!怎樣的人!在哪裡!」

Gray慌張又難以置信,想到這個少女曾在另個男人的懷裡就又怒又氣。很在意,不管是像帽子屋的初戀情人或時計屋,想到她的異性關係就無法冷靜。

「……Gray交往的女性應該有不少美人吧?」

愛麗絲仍然追問著他荒唐的過去,就算他說記不起任何長相,她仍放不開。因自卑、對戀愛的缺乏自信,不願面對認真的戀情,卻以行動表現出自己的在意。

看著這兩人相似的舉止和言語,看到的都是對彼此的在乎和愛情。雖然看似纏繞在同一話題,卻不覺得煩悶,而是清楚感受到男女間微妙心情。

他不認為自己那段羞愧的過去有何意義,想成為她無可取代、印象深刻的唯一。
她不認為有著失敗過去的自己能夠持續,也不想結束和他這場醉人的戀愛遊戲。

在過去現在、新舊情人的話題中,磨合出更深濃而理所當然的愛情。

…………

在Gray討論著時計屋的話題,愛麗絲說出「兩人共睡一床、有親吻關係」,想讓認為自己是『時計屋替代品』的Gray依樣畫葫蘆,誘導出他的進一步在意,得到親吻。是別有用心?卻也是個笨拙的作法,明明從來不是誰的代替品。

他的表現太過稱職、情感那樣真實,幾乎讓她要忘了『這只是戀人遊戲』,卻又在那些迷死人不償命的甜言蜜語中,拼命提醒自己『這只是戀人遊戲』。

「……よくないといってくれ」
「俺のことは、どうでもよくはないだろう?」
「俺は、君の恋人だ。恋人なら、どうでもいいことなんかない」

已經不只是戀愛遊戲了吧,如何找到那般毫無破綻的演技,不管宣言或在意都那樣堅定,不是誰都好的隨意,而是對象限定的專屬佔有慾。

「我是妳的戀人,所以想看著妳、抱著妳、碰觸妳都是自然的吧。」
「其他人知道我們的關係又如何,本來就是事實,我只是想抱妳。」

火力全開的Gray實在大犯規////,被那樣明顯地呵護與寵溺,

「君には、俺の匂にがついている。」「俺のだと宣伝して歩いているようなものだ」

於是被折服了,任由身體染上他的煙草味,宣示著互屬關係。

* * *

Gray路線其實很簡單,只是兩人初識、熟識、萌生超越友誼的感情,然後不斷在意著彼此的過去,以戀人身分上演一齣『戀人戲碼』,其實戲裡戲外都是相同結局。

看來彷彿鬼打牆繞在相同話題,殊不知此就是相戀證明(啥),因為喜歡所以無法不在意,因為佔有慾所以介意,因為想成為唯一所以佔據……

愛麗絲明顯戀愛的行動與反應,在部分路線中其實很難看到(常只是單方追逐),所以看到很有互動感的熱戀劇很有萌意,尤其蜥蜴さん又那麼可愛,工作認真、身手高強、能夠溝通(這點很重要XD)、浪子回頭金不換,偶爾脫口而出(不尊敬上司)的真心話、髒話(←和Ace的二次戰後)也讓人會心一笑(咦),不管臉紅、嫉妒生氣、突然的強硬、不害臊的直球甜言蜜語 >///////<,於是快樂地淪陷,奔向這很棒的情人兼老公。

蜥蜴さん全身都是大人魅力,カッコい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