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麗絲小說「時計仕掛けの騎士」閱後感

看完這本騎士小說,等於省掉重開心之國愛麗絲的工夫回顧劇情(小說原創劇情不多,大部分都是依循遊戲情節),不過在文字敘述下,能感受到更多當初攻略時沒注意到的深意。

 

alice-novel-ace

  • 書名:ハートの国のアリス―時計仕掛けの騎士
  • 著者:小牧桃子
  • 漫画:文月ナナ
  • 原著:Quin Rose
  • 出版資訊:一迅社(2008/08/15)

夢なら早く醒めてほしい…と思いながらも、気づけばハートの城の騎士であるエースと一緒にいる日々。理不尽なゲームとアリスの気持ちの行方は――?

 

▼ 閱後感想

エース,紅心城的騎士,他的名聲,在住民心裡……可以說是惡劣。

他是缺乏責任感的下屬,對長官應有的禮儀、忠誠與尊敬無處可尋。
他是任性妄為的殘暴上司,比起愛戴,更多評語是不敢說出口的恐懼。
他是劍術強悍的敵人,笑著逗弄、斬擊對手,總引起更多殺意。
他是無藥可醫的重症路痴,不會守在自己的崗位、不會出現在該出現的地點。
他是天生霉運的災星,總是沾滿血跡、到哪都不受歡迎。

這個男人,是騎士呢。
需要保護國土、對抗外敵、熱心幫助老弱婦孺、奮勇迎戰的騎士呢。

那是『役持ち』的任務、那是被迫參與的遊戲規則。
那是騎士……缺乏騎士精神的エース遷怒的原因,他被迫成了一張擺脫不開的牌。

在其他篇感想中,我最常提到的,是エース的不拘小節、奇怪邏輯、爽朗笑容、性感色氣,然似乎很少討論他遷怒、笑著威脅等令人恐懼的行為,因為我還不知道該怎麼切入,但現在,讀過騎士小說後,終於有了更深的感覺。

他的確在遷怒。

帶著點自暴自棄,笑著說『因為是騎士嘛……』,自嘲式地揮出劍,卻又忍不住想掙扎,所以他總是迷路,離開不管走多遠終究會回來的紅心城,選擇藉著時計塔叛逃被指定的角色,幫助那個忠於自己職務的笨男人。

エース,其實也很笨呢,表面上看似接受,行為卻沒有好好掩飾,還弄得女王不愛、白兔不疼、敵人全恨他、住民也怕他……自己握著沾血的劍、困擾笑著。

那根本是一種自虐吧,遷怒的同時,也在對自己生氣。
蠻可悲的,最後笑容是真的假的、話語是說謊或坦承,一切也跟著迷路了。

雖然知道遷怒的エース有點過分,但我並不討厭那樣的他,因為那就是他。

『役なし』是用完就能丟掉的牌,這個夢境般的世界,人們的生命由胸口的時計維持,就算死了,時計經過回收修理後,會再度復甦……以新的生命。

階級意識極重的世界中,性命被輕賤著,不只エース,以砍頭打發時間的女王、冷血白兔、喜愛刺激遊戲的守門雙子、黑手黨橘兔和帽子屋、年少輕狂的グレイ,其實都一樣……對愛麗絲而言無法理解的“銃弾飛び交う赤の世界”,對那世界的住民卻是常態,再正常不過 ,那是沒有人能改變的『規則』。

所以我不覺得エース的遷怒特別可惡,那對他們而言很正常(當然不鼓勵),倒是覺得他特別笨,選擇讓紅衣浴血、笑著以戰養戰,獨自以沒人能理解的方式自虐著他這張同樣用完就會被丟掉的牌 ,藏在笑容背後的厭恨 ,被面具埋了起來。

但是,愛麗絲把面具撿了起來。

在心之國遊戲過程中,某些路線讓我感覺缺乏戀愛感,因為總覺得愛麗絲都在吐槽、三條黑線、潑冷水………然現在,我想或許是當初進行遊戲的認真度不夠(被系統拖累?)、對情感感受不夠、對劇情理解不夠也說不定。

因為在騎士小說裡、從單純的文字裡,我看到了エース對愛麗絲、愛麗絲對エース那種無法控制、無法收拾、無法解釋的戀愛感情。

一開始什麼都沒有,她只是難得出現的『余所者』,有著自卑陰暗的可愛個性,能成為朋友好像很不錯呢;他只是用爽朗可靠好青年外皮詐欺的深沉騎士,有著她不擅長應付的個性,和她絕對合不來。

沒錯,他們合不來。

他總是隨意進入她的世界、弄亂她的步伐,用無辜笑臉和陽光般爽朗語氣對她提出邀約,她明明想避開那個屬性和自己完全相反的騎士,為什麼,最後總是答應?

愛麗絲無法理解エース的想法,他應該看得出她不擅和他相處、覺得兩人合不來,他也知道她不喜歡被別人弄亂自己的步伐,就算他討厭她也很合理,偏偏他還是爽朗笑著、一次又一次地旅行邀約……她也,一次又一次地習慣野宿生活。

面對許多方面都和消極、想法負面的自己相反的エース,愛麗絲雖然無法理解,卻也無意間吸引了エース的目光,讓他對她產生好感與注意。

『這個世界每個人都會對妳抱持好意。』

並非因為她屬於『余所者』的稀奇。
而是因為愛麗絲有心,她看到的,是人,不是時計。

エース對她本來還沒有太過特別的感情,但她的行動讓他驚訝好奇。
愛麗絲本來不打算太靠近,但,他不現於外的黑色裏衣引起了她的探索欲。

赤色花園裡,愛麗絲認著『役なし』的差異,稱讚園丁士兵種出的白玫瑰美麗,看不過人頭將在自己面前落地,衝動出手說了自己代為承受“處罰”,不是用性命,而將白玫瑰以顏料塗色,愣了一下的女王網開一面,是個好結局……?

接受不了人命輕賤的道理,看著對部下見死不救的エース,愛麗絲感到生氣。エース同樣對把自己性命拿去冒險的愛麗絲生氣。

「……原來你知道命只有一條,我還以為你不知道呢。」她帶著怒氣發問。
「那只是沒有臉的牌,想取代的話,要多少有多少。」他試圖說理。
「沒有人能取代別人。」她以為這點是常識。
「我們只是牌啊。」他不知道她眼裡的世界和自己的完全不同。

無法理解エース的想法,明明像這樣面對面地說話,不是人類那又是什麼。

面對堅持著沒有人能被取代的愛麗絲,エース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然面對說出『想成為沒有臉的牌』發言的他,愛麗絲覺得更不可思議。

趁女王離開後,看著士兵們把白玫瑰剷除改種紅玫瑰,愛麗絲坐在長凳上看著作業,エース也靜靜地佇立在一旁。

「在妳的世界,性命是很貴重的東西呢。」

「……不對,不管哪個世界都一樣,性命都是很輕的東西。」
「因為很輕,才要很珍惜。」就算很珍惜,還是會被破壞……

「哈哈,很珍惜性命……妳的世界是不可思議的地方呢。」

這就叫做Culture Shock吧,文化衝擊……明明不可思議的是這個夢境啊。姑且不論這個,我想,這個事件就是讓エース對愛麗絲感覺改變的起始!

揮劍工作時,エース開始想到愛麗絲,死了以後屍體不會變成時計的她。想著……她的胸口會發出怎樣的聲音呢?第一次,開始意識。

エースの胸は、手の中の時計と同じ音を刻っでいる。

我很喜歡,這段的這句結尾,彷彿聽到了那胸口滴答的聲響……很清晰。

於是エース意識到了,也代表,愛麗絲逃不掉了。

對於他曾在帳棚裡宣告過的這段話,愛麗絲本來做了不同解讀,她以為因為他不想和她在一起,所以藉由『提醒她他也是個男人』,來嚇阻、要她不要太接近他。

面對愛麗絲這番“你不是希望我不要太接近你嗎”的誤解,エース用行動展現誠意,貼近她身邊,示範『妳逃不掉了』的真正涵義。

「君のこと、意識してる」

被吻住的瞬間,心裡響起的警報已趕不上避難黃金期,否定戀愛、拼命想否定流過心裡的莫名感情,長吻後拜託ACE放開她,然而……

「拜託我……嗎」
「很遺憾,這個要求我做不到……如果是其他要求就沒問題,像是更靠近一點啦」

XD,於是愛麗絲在心裡暗罵『這個騎士真的是要不得的男人』,拔腿逃跑 XDDD

那是戀愛感,小說裡更細膩的描述,把兩人互動、感情發展寫得很棒。

エース越過友情路線的始末、意識後的積極出擊、嫉妒曾經和她交往、共舞的男子……逼著愛麗絲承認她和自己是戀人,因為紅心城有她,開始喜歡留在領地,有她一起的旅行比一個人更有趣,他喜歡碰觸她、親吻她、聽她心臟跳動的聲音。

愛麗絲對戀愛的自卑退縮、不安恐懼,因為エース的強硬被逼得無從逃避,感受到他毫不掩飾的感情,想逃避卻又不想逃避,明明有很多藉口理由在心中小小抗議,最後選擇回應那讓自己喘不過氣的親吻……決定接受的,的確是她自己。

「俺は、君に誰にも渡したくない。独占していたいんだ。たとえ君が死んでも……、他の誰かのものにしたくない」

「……ずいぶんと熱烈な愛の告白ね」

XD,這兩人,不小心很自然地上演激情路線了(笑),之後遇到對愛麗絲虎視眈眈的帽子屋ブラッド,エース發出所有權宣言!

「アリスはもう俺のものだよ,独占欲の強いブラッドさんに許せないかな?」

不管愛麗絲「這種時候你在說什麼啊!」的抗議,看著ブラッド的反應再度回應。

「ブラッドさんも、本当にアリスが好きなんだな。でも、俺もアリスのことが好きでたまらないんだ。……あげないよ」

他們合不來、他們個性差異非常大,價值觀也不同。但我卻覺得,這樣的相遇真的,太好了。愛麗絲撿到エース的面具,發現他黑色裏衣,自己也被脫得乾淨,太好了(咦)

就是因為他們的不同,互補更顯得適合。

他衝太快要跌下懸崖時她及時拉住他、她退卻不想跨越危險橋面時,他推她一把、不小心跌落,他抱著她平安落地(笑),我覺得,這樣也很有趣。

越發掘出面具下的真實感情,越無從逃避,她,或他。
於是,連自己都快遺忘的情緒,不再迷路……沒關係,就算迷路也會找到。

特別な人だから。

看著深吻後伴隨著喘息、在床上笑著聊天、凝視著彼此的情侶,繼續萌得徹底。

如果エース的時計停止,這個角色被其他光明、嚴謹、盡忠職守的騎士接手……
如果……不能再被他的奇怪邏輯逗笑、跟他一起迷路、旅行……
如果不是這個惡名昭彰的爽朗黑騎士……

不行、絕對不行!!!因為是這個缺乏騎士精神的エース,沒有任何騎士能取代的他。所以……決定不回去,留在這個“銃弾飛び交う”世界中的紅色大衣裡。

12 篇迴響

  1. 涼子 八月 31, 2008 5:38 下午 

    唉…有點殘念,這本要訂的時候已經沒有現貨了!調貨還要很久呢,
    只好看珊大的讀後感來彌補一些殘念^^

    帳棚過夜劇情,我覺得エロ騎士樣已經是預備要從三壘衝到本壘了,和Blood這個費洛蒙男無視規則直奔本壘有所不同,雖然兩人的目的是相同的可是手段就差很多,
    ACE總是邊觀望邊試探性問話:
    「可以過去妳那邊嗎?」
    「再過來絕對不行!」
    「那個願望我可不能聽喔!」
    但都被愛麗絲擋了下來,以他們是好友並非戀人的理由。

    不過…後來這中間不太CJ的進展似乎留到小說才說明的樣子,
    到舞會還被ACE用爽朗的態度”狠狠地”提醒了一下:「妳會和不是戀人的男人做”那種事”嗎?」
    好像在邪佞地宣告:「妳忘了自己已經被我吃掉的事實了嗎?」
    但事實上ACE並沒有做任何強迫她的事,
    自願接受這一切行為的是愛麗絲的想法,ACE則是推對愛情消極的愛麗絲一把。

    我覺得兩人的個性相反,卻意外的很有互補的效果呢!

    PS.卡片遊戲的愛麗絲說她覺得騎士樣不是腹黑的人,而是他一點也不隱藏地把負面的想法和正面的想法完全浮出表面,毫不在意的爽朗,那樣完全沒有表裡面的個性才令人感到可怕,愛麗絲還說自己雖然在這裡遇過很多個性不可思議的役持,但她仍覺得ACE比他們更不可思議(我想可能是指ACE說自己想當無臉人的事吧)。

    但我想白兔說不定才是這整個遊戲的大黑幕,
    因為BLOOD不只提醒女主角說白兔很危險,
    他還在薔薇園提醒自己的姐姐要小心他,
    而且白兔老是派刺客暗殺ACE應該不是單純討厭他而已,……好多謎啊。

  2. 九月 1, 2008 10:28 上午 

    我訂的時候還曾顯示沒現貨,後來再試又可以訂,不曉得是系統出錯還是有人取消,幸運地兩天就拿到 ,不過愛麗絲另外兩本就真的沒現貨,我前陣子去店家訂了,希望能買到。看完騎士小說,被激起讀日文書的動力,有愛好像就能努力看完(笑)

    エロ騎士XD,他好像一點都不會覺得害臊,對自己的エロ。

    理所當然呢這個人,毫不在意的爽朗、看準目標後的狙擊和逼近,雖然事實上並沒有做任何強迫的行為,卻會不知不覺自動走入他的陷阱,同時展現強烈正負面的ACE,覺得好像懂了他一點時,又會發現更不懂他,愛麗絲真的會因為好奇賠上自己(笑)

    但,小說看到最後,越來越覺得他們適合在一起,消極悲觀的愛麗絲,或許就是為了成為這個迷路騎士的歸屬而來到這裡。(是說所有做得好的路線應該都有這種感覺)

    黑幕到底是誰呢,規則不曉得能不能改變、會不會被扭曲,但就算是我們三次元所謂的現實世界,也是規則下的遊戲棋子,雖然有臉,其實沒有臉也說不定(在說什麼啊),人生很短也懶得想太多,黑幕管他去死,在碰觸到的範圍內把握住就好,那邊的住人看來都很把握愛麗絲 ///,無所謂了,不管這種發展會不會也是『規則』之一。

    派刺客暗殺ACE的好像來自四面八方、各地皆有,去森林迷個路也會被一堆猛獸追殺,做人做到這麼成功(?),這個騎士真的不是普通厲害XDDD,我想白兔真的很單純討厭他吧XDDD

  3. 涼子 九月 3, 2008 6:44 下午 

    時計屋騎士的工作是奪時計…
    紅心城騎士的工作除了當女王的貼身護衛,
    還要跑腿、傳話、幫女王買口紅XXD、抓貓給女王當寵物…好忙^.^
    不過騎士雖然嘴巴上說討厭但還算是很認命地去做。

    時計屋的工作外加紅心城的工作,然後還要應付一大堆刺客,
    其實騎士的勞苦程度一點也不輸給蟋蜴桑啊,

    前者是身體+精神上的勞苦,後者是精神上的勞苦比較多。

    女王說他是壞掉的男人,
    但是和白兔比起來感覺上她還是比較信任ACE。
    玩兩人的友情線會有這種感覺呢!

    PS.我常覺得女王房間牆壁上被刀子刺穿的白兔布偶會不會是影射PETER?(女王好像真的很討厭PETER,像心國的時候如果去紅心城沒拜訪她,只解釋妳認識PETER,她會說殺了妳想看看PETER會有啥表情?)

  4. 九月 3, 2008 7:35 下午 

    女王不會叫ACE去買口紅啦XDDD,他不知道要迷路多少時間帶才找得到店家,何況還要回城,女王等到頭髮都白了也等不到口紅XD,同理,沒人會叫他跑腿傳話的(笑),ACE心情好時抓貓追老鼠應該有可能,他是喜歡小動物和小孩的好騎士嘛(誤)

    ACE除了幫時計屋工作時認真一點,沒看到他什麼時候當女王的貼身護衛XD,不過該做時應該還是會做,被『規則』制約的時候,像出席舞會之類的?總覺得騎士主要工作都是在陪刺客玩…….

    他和蟋蜴桑的苦勞程度應該不太一樣,後者是媽媽(要誘導孩子上進、吃藥、工作、適度稱讚)XDDD

    我覺得啊,和白兔比起來,女王感覺上比較信任ACE,或許因為白兔權力較重、冷血和深沉心機表現明顯(只在愛麗絲面前是隻好白兔),他們相處時間較多摩擦也多,老是出外旅行、對職務愛理不理、總是爽朗笑著裝無害的騎士感覺就比較不具威脅性?

    是怎樣我也不是很清楚,畢竟女性角色我通常丟最後或不開路線(踹),原來女王房間有可憐的白兔布偶……Q_Q,ACE也會在露營途中抓兔子烤(愛麗絲應該有阻止成功吧?),看來Peter做兔也挺失敗的XD

  5. 涼子 九月 3, 2008 11:08 下午 

    呵呵…買口紅那個是開ACE的通常對話看到的,
    會發現ACE雜事還挺多的^^

    傳話那個是開白兔線的時候開到的,
    ACE傳女王命令要白兔回去處理事情,
    因為白兔在主張和平的開會期間亂開槍把人家的牆啊東西之類的射壞了XXD不過因為ACE遲到太久了還是被白兔罵髒話了。

    當女王護衛是有的,因為ACE在開會期間要不停地巡邏保護女王的人身安全,還有白兔和女王吵起來好像要打起來的時候,ACE就挺身而出做出要拔劍的動作。是規則沒錯,因為他是騎士…

    我覺得女王早就習慣他迷路了,就像女王說的不管再怎麼迷路最後還是會到目的地,那是早就規定好了的事。
    友情線的女王會說她很羨慕像ACE這樣自由自在的人。

    我覺得ACE身體上的勞苦是很大的,因為刺客常吵得他連睡覺的時間都沒有呢!

    在愛麗絲的世界裡就是會有那種看起來很悠閒但事實上被委以重任的役持呢!(像男貓人、ACE、夢魔…)

  6. 九月 3, 2008 11:23 下午 

    原來真的有跑腿傳話一堆雜事啊,女王還真敢XDDD,為什麼會叫這個迷路騎士去辦呢,明明能命令的役なし要多少有多少啊,其實她只是想找藉口遣開ACE吧(笑),不過傳話給PETER應該就只有ACE能做,其他役なし應該沒那個膽,也不想被一槍打死,只有某騎士會爽朗笑著激怒黑白兔(天音:我還黑白切,男生女生配勒),ACE有找死卻死不了的強悍。

    護衛女王、巡邏就都是規則,跟不管再怎麼迷路,最後還是會回到紅心城一樣,是身為騎士的宿命,這麼一想,就覺得女王羨慕ACE的自由其實很奇怪,某程度而言,ACE並沒有表面上那麼自由自在。(不過因為他的個性使然還是犯規了,譬如跑去成為時計塔的二號窗口XD)

    ACE不是說過他其實是和平愛好者嗎?XD,刺客老是吵得他不能睡覺,也難怪他不喜歡待在自己房間,老是出外旅行露營野宿,這樣行蹤應該比較不容易被掌握,郊外猛獸應該做好防範措施就不會來鬧…吧,如果ACE調戲愛麗絲到一半被不識相的刺客或動物打斷,那些亂入的一定會很慘XD

    被委以重任其實不是什麼好事,所以ACE才想當無臉牌吧…?唔,隨便啦,既然ACE是ACE,就決定喜歡他:D

  7. 涼子 九月 6, 2008 10:15 下午 

    開非滯在友情線,才發現,原來騎士給熊和蜜蜂追殺,完全是他自業自得啊!並不是他很倒楣的關係…
    騎士不但很會招惹人也很擅長招惹動物和昆蟲( ̄▽ ̄)”

    搶走熊的魚和偷拿蜂蜜…囧rz

    〝ACE有找死卻死不了的強悍〞
    這句話太GJ了!

  8. 九月 7, 2008 10:57 上午 

    其實除了自業自得,ACE也真的挺倒楣啦XDDDDD
    比如被狼犬追殺是因為他踩到人家尾巴,不過他真的不是故意踩到的,只是迷路(故意「開發」沒人走的捷徑)……這樣說起來好像還是他的錯耶(笑),他很喜歡追尋生活刺激XDDDD

    而且還連累一起旅行的愛麗絲XD,
    不過下面有熊視眈眈,她還能在樹上專心讀書要ACE別吵她,這種冷靜也挺厲害的(笑)

    搶走熊的魚和偷拿蜂蜜…XDDDD,ACE還是爽朗笑得那麼無辜,有時候真的很想把他打飛,但還是拿他沒辦法:D,跟他在一起好像精神和肉體也會跟著變強的樣子 ^^,這也是騎士一個笑點吧(萌點?)

  9. 涼子 十月 12, 2008 12:35 上午 

    終於把小說看完了~
    果然有很多遊戲裡沒說到的細節…

    小說裡有說到住帳蓬事件…
    原來愛麗絲是看到脫掉大衣的ACE覺得他身材太好了
    所以忍不住一直看…
    但又覺得都是ACE不好怎麼可以在淑女面前脫衣咧XXXD

    我猜大概騎士”很有肌肉”吧…(小說提到”筋肉感”…)
    不然他只是脫掉大衣看起來也和那些天天都正大光明在看的普通士兵服裝沒兩樣啊…愛麗絲有什麼好害羞的呢?(果然有內幕喔)

    騎士大衣底下秘密之一:原來騎士樣是肌肉男呢(羞)
    騎士大衣底下秘密之二:大衣內裡是仿LV樣式的(裙擺飛、飛…)

    還有那插圖也比遊戲中的糟糕啊XXXD
    “舌吻還牽絲…”(羞)
    剛好翻到那一頁不禁臉紅了起來///
    “ACE的舌頭好長啊~~”(羞奔)

    誤闖帽子屋愛麗絲臉被雙子劃傷的事件還滿感動我的…
    離開帽子屋後愛麗絲發現拉著她手的騎士竟然走向紅心城的方向…
    (平常都會走反方向越走越遠啊…)
    她驚訝地問騎士,
    騎士卻是露出和平常不一樣的溫柔笑臉說:妳…受傷了啊。(萌)

  10. 十月 15, 2008 9:30 下午 

    涼子的騎士小說到了啊(我的帽子屋和貓咪小說都還沒到Q_Q)
    住帳蓬事件真的詳細很多,ACE每天都很善用肌肉(迷路旅行、跑給熊和蜜蜂追、陪刺客玩),身材一定很好 ///,不曉得衣服裡面是不是藏著很多傷痕。

    就算只有脫掉大衣,那種氣氛應該整個會很不一樣,尤其紅和黑的對比,會不會有種逃不掉,被壟罩住的感覺呢?雖然衣服件數可能只少一件,魅力度可能天差地遠喔,比如想像Gray脫掉西裝、扯鬆領帶,露出若隱若現的迷人鎖骨,然後微笑,呀啊 /// (喂),這是和ACE不同的萌點,成熟男子各有可口之處(擦口水),愛麗絲在兩人獨處的帳棚裡看得目不轉睛,難怪ACE會覺得她在邀請XDDD

    插圖真的很糟糕啊(大拇指),就是那個舌吻加牽絲,把騎士的色氣表現無疑,一整個成人級,萌度高是有道理的XDDDD

    愛麗絲受傷時,拉著她手的騎士走向紅心城的方向,因為她受傷而理所當然的行為真的好棒///,還有之後她自己跑去帽子屋領地,ACE千鈞一髮趕到盡騎士義務,後來把愛麗絲吃抹乾淨的情感表現,也不由得妄想一堆,有更詳細的小說真是太好了~

    在巴哈愛麗絲版也看到涼子的完整感想了,寫得好棒!

  11. 涼子 十月 16, 2008 11:43 上午 

    能在ACE身上留下傷痕的人可能用一隻手的手指就數得完吧…
    ACE太強了目前撂倒他的也只有Gray…
    開玩笑…Gray好歹也是海盜劍客羅羅亞索隆的聲優耶…
    這叫迷子劍士間的對決嗎? XXXDDD
    能想像Gray迷路的樣子嗎? XXXD
    被偉大航道的可愛奇怪生物吸引住而迷路XXXDDD

    之前有通過那個騎士VS.Gray的事件,
    第一次打好像分不出高下,騎士很難纏,
    第二次打Gray最後有使出丟暗器大絕(就是他腿上的那排飛刀)…
    如果只單用劍很難贏怪物騎士,所以Gray一定要開外掛。

    Gray呢…要看他的特別演出就得看是哪一作時
    Gray實現他的邪念…(是實現玩家的邪念吧///)

    那、那篇居然加精華了…
    其實那篇文筆真的沒有很好…
    但想說寫寫讀書心得文供人參考用所以也沒想太多,
    如果要像珊大這樣放在網上供許多同好參觀,
    就要再琢磨琢磨了^^
    不曉得那篇會加精華,不然會寫得更精彩點。
    不過還是很謝謝大家的鼓勵呢!

  12. 十月 16, 2008 6:47 下午 

    不過ACE應該也有還沒那麼強的時候吧?(騎士這張牌只是有基本値,升級還是得靠自己練?)說不定有以前留下的傷痕,又或者ACE因為太無聊,故意被打中也有可能?XD

    記得在幸運草國公式集裡面看到,ACE和Gray都希望再變強,但意思不同,我在想,Gray或許比較偏重精神方面的強悍,ACE或許是「要再斬快點,怎樣揮劍才不會有聲音呢」這種也說不定(完全猜測),
    雖然不同層面,強度很接近,如果ACE也開外掛說不定就能打贏Gray,個性年齡和經歷都有差,Gray成為某吐血上司的苦勞部下後超忙+個性趨內斂低調,ACE則是到處旅行和人+動物結怨,所以他變態般的強悍似乎比較廣為人知?(受害者眾多XD)

    迷子劍士間的對決XDDDD,涼子沒提我還沒發現,啊,想像Gray被偉大航道的可愛奇怪生物吸引住而迷路,他在遊戲裡那個表情浮出來了 ////,希望之後也會有Gray線的小說。

    不用謙虛,涼子那篇很適合加精華啊,還有我的文章放在自家只是沒地方可去而已,加上去討論版貼舊文感覺似乎不太好,所以除了有新文章加心血來潮,大多放自己家。

    唔,老實說,放自家沒人回應習慣就好,至少是被自己珍惜著,但到公開討論區,就會面對受到鼓勵或相反地,因被無視而難過甚至感到恥辱,所以還蠻需要勇氣的(笑),有時是想避免傷害才躲在自己家,想撤想改都沒顧慮。(涼子如果想再修改,直接編輯文章,之後在標題註明有更新,這樣應該也可以,能看到更多涼子感想會覺得很高興呢)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