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の旋律2人物雜感:式部吉乃

看起來沒個正經、輕佻的一個人,遇到麻煩事就躲遠遠,能鬼混就盡量混……

 

wmelody2

  • 名稱:水の旋律2~緋の記憶
  • 平台:PS2
  • 公司及發售日期:KID(2006-10-26)
  • 柏木きら  CV:伊瀬茉莉也
  • 安曇康秀  CV:森川智之
  • 式部吉乃  CV:岸尾大輔
  • 明月 涼  CV:近藤 隆
  • 設楽 優  CV:斎賀みつき
  • 柏木好春  CV:下野 紘
  • 加々良水季 CV:三浦祥朗
  • 遮那    CV:小西克幸

式部吉乃,和責任感強烈的康秀完全是對比性格,卻也有某部份相似讓他們成為好友。

康秀:……好友?我和式部嗎?別開玩笑了。
吉乃:討厭啦,我們不是一起長大的嗎,小、康、秀。
康秀:不准那樣叫我!!!

唔,雖然兩人常常一言不和吵架,不同價值觀卻有相同默契,皆背負著九艘歷史的無奈。

……

吉乃被束縛住了。

看似自由無拘的他,被關在巨大的籠子裡,飛不出。活動的範圍僅在以九艘鄉里為中心,蔓延出的尚和町。

試過無數次,只要遠離,就會開始全身不適、嘔吐、感到強烈痛楚,就算拼命對抗,撐著不肯倒下,身體卻總是不肯聽話……每次每次,不甘心、再嘗試,卻都只是更折磨自己,最後他累了,索性不再嘗試。

「連自己的身體都不聽使喚……」
「該死,我非得在這個小鎮終老嗎?」
「自由……可笑、太可笑了,連名字都不自由的我。」

一切都不是他選擇的。流著九艘的血液……還有巫女一族的。

九艘一族最高長老的水琴祖母,該是令人感念的遺物念珠,卻是帶給他束縛的詛咒,背負著無聊的使命,什麼『只有他才做得到』的能力,他根本不想要。

但他從來沒有選擇,童年夜裡無數次哭著問『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為什麼要留下控制我行動的念珠?』,希望祖母能入夢告知,卻一次也沒有獲得答案……於是他麻痺了,就像一再嘗試到遠地卻失敗那樣,他也放棄了尋找答案,只是在能夠活動的城市裡,無所謂的玩樂,放縱自己。

「擺脫不了,我的人生到死都是這樣吧?」
「唉呀,真是可悲,只好在死前多看點漂亮大姐囉~」

吉乃他輕佻?因為沒有認真的必要,就算認真也改變不了什麼,他一輩子都逃離不了這個地方,只能看著其他族人想去哪就去哪……只有他,該死的哪都不能去!

所以他討厭拓哉。

桐原家的兒子,有著繼承族長這個不能選擇的命運,就和他得繼承巫女血液一樣,卻從小就能離開村子,在外頭長大……在外面的世界,自由自在的長大。

那個人總是客氣的跟自己打招呼,明明不是討人厭的傢伙,但每次看到什麼也不知道、過得好好的他,就克制不了心裡湧出的厭惡,一刻也不想交談的敷衍應付,那個人卻單純的從未察覺,讓他更心煩。

令人嫉妒的差別。那個桐原拓哉,有著他沒有的自由……奢望的自由。

 

一直是這樣,過著可有可無、敷衍的每一天,族內會議常翹掉、逃不開只好心不在焉的鬼混,得鬼畫符咒時也就隨便畫畫,都是些又煩又無聊的事啊~

但是她出現了,柏木きら。

一個握有太刀、流露不服輸眼神卻喜歡布娃娃的女高中生實在非常有趣,讓無聊的巡邏裡多了不少樂趣。

「現在在做什麼呢,お嬢ちゃん~」

跟著她,看她社團劍道練習的認真表情。
跟著她,看她想買娃娃又顧慮他的可愛表情。
跟著她,看她眼神不離兒時大哥,失落的寂寞表情……

看到越多的她,忍不住想看更多、更多,忍不住,想把她逗留在別人身上的視線移開,要她看向自己。

那麼認真對抗命運的お嬢ちゃん,實在很耀眼。

如果多碰觸她一點,是不是也能被傳染那份堅強,是不是就有勇氣接受沒有自由的現實?是不是,就有力量更積極尋找破解咒語的方法,讓自己自由的飛翔?

漸漸失了分寸,輕佻中帶了多少認真,她一定不知道。於是因嫉妒脫口而出傷人話語,只想她看向自己。

他,想要她開心。

使用自己厭惡的影見之力,因為想讓她看螢火蟲聚集的自然光線,她說過她喜歡的。看到她興奮的表情,第一次感覺到所謂的『滿足』。

想更認識她、也想讓她更認識自己,看到她慢慢移向自己的視線,也不禁坦承道出埋藏在心裡的思緒……無法飛翔、被緊緊束縛,看不到世界的恐懼。

她的反應和心意都讓他感到暖意,只要有她在,就算離不開這城鎮也無所謂,居然會出現這種想法,自己都吃驚。

她的莽撞也讓他心差點停住,忍不住拼命唸她唸她再唸她,停不下來的話語是為了掩飾內心恐懼,好不容易找到認真生活的意義,完全無法忍受失去她的可能性!

那瞬間,有什麼東西散開了。

束縛?還是從潘朵拉盒子衝出來的、那最底層的『希望』?就像發現八咫存在並對抗後,九艘一謠恩怨的曙光,加諸在吉乃身上的咒語,因緣際會解開了!

「找到最重要的東西,束縛自然會解開……嗎?」

想起水琴祖母像謎一般的遺言,看著きら,吉乃笑了。抱著因他的笑感到困惑、被抱太緊臉紅掙扎的きら,笑了。

…………

找到了契機後,事情順遂得不可思議。

搭上電車,到陌生城鎮的感覺。身體不會排斥、嘔吐,正正常常的感覺。

「原來世界是這樣啊……」

對拓哉的厭惡感,也在發現他並非自己所想那麼逍遙自在,而是背負著『割血』的罪惡感被放逐出鄉後,才多少有點釋懷……雖然還是不擅長應付這類人,多年的排斥感一時沒辦法說變就變,不過至少下次見面不會故意諷刺他了。

「雖然他應該聽不出來……」

收起被勾動的嘴角,發現向他奔來的きら身影。

「今天要上哪去呢,和匆忙慌張的お嬢ちゃん~」

吉乃又笑了,眼神帶著些微迷戀和寵溺。

只要和最重要的人一起,去哪裡都好。有了認真的對象,做什麼都得認真,所以:

「我要吻妳囉,お嬢ちゃん~」

大海,就跟想像中的一樣藍,我的目光卻只停留在妳的笑顏。

the end

 

>>

就說我真的也很愛二代嘛,離玩遊戲那時隔了快一年,居然光憑回想還能孵出心得,這就是『愛的鐵證』啊!因為聽水旋二代店舖特典,突然『好像寫得出感想文』的情緒撞到心裡,試著下筆,果然順利生出來囉,好高興啊 \(^ 0^)/

等等,怎麼覺得這篇寫到最後變得有點像同人(笑),這表示我有潛力嗎(毆飛)

總之順利再補一偽標題,我沒有遺忘那些危害路人安全的坑喔,看,這不是順利填上了,嘿嘿……呼呼,填完坑真累,身體勞動果然要不得,來休息囉(喂其他呢)

2 篇迴響

  1. tomoeconway 十月 23, 2007 11:02 下午 

    我看到珊對水旋2的愛的鐵證了…辛苦了辛苦了…坑會愈來愈少的…

    不過有一點小小的劇情問題…因為現在手上沒有資料只憑記憶
    佛珠應該是在聯姻事件中過世的彩乃的遺物吧..是水琴老奶奶把佛珠給了吉乃,然後在上面下了束縛,但那個佛珠是彩乃的,所以吉乃才會從佛珠的記憶中看到當年聯姻事件的些許記憶和真相

    一開始對吉乃的輕浮沒有太大的好感.但看到了他的束縛了解了他的輕浮不在乎所代表的意義,而讓我對他最大觀感轉變則是螢火蟲的事件…我很喜歡為了きら而第一次喜歡上自己能力的吉乃,只為了讓きら開心…有種被寵愛的感覺…當然後面的碎碎念更看的出吉乃對きら的在意和重視…

    對啊對啊…珊是很有潛力的…每個人都有無限的可能潛力啊…等等,等等…別急著休息啊…再填個設樂坑如何??

  2. 十月 23, 2007 11:12 下午 

    感謝糾正,一時大意亂寫果然出問題(毆),立刻更改。
    (糟糕又記錯劇情,鐵證變成笑話了Q_Q,哭著跑走)

    本來也覺得還好,卻在寫吉乃心得時越寫越覺得萌>///<,二代也是每個配對都很適合都有萌,好棒啊~ 潛力......是一種可能一生都不會發現的東西。 設樂坑我是有打算填啦,下個就是他,等天時地利人和的機緣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