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蘭芬《寂寞殺死一頭恐龍》

寫一名女子因身材還有扭曲個性而寂寞,總是在網路上自稱美女或用很露骨、性暗示的暱稱和陌生男人聊天約會,被傷害後又一再重複做蠢事,這樣一個可憐人在跌跌撞撞後站起來往前進的故事。

 

lonekill

  • 書名:寂寞殺死一頭恐龍
  • 作者:王蘭芬
  • 出版社:時報出版
  • 出版日期:2003/11/29

曾經以《圖書館女孩》清新風格,廣受讀者喜愛的王蘭芬,在story版連載作品《寂寞殺死一頭恐龍》,以恐龍妹梅梅的遭遇揭開醜女難覓真愛……

 

▼ 閱後感想

主角吳可梅,很可悲的一個人(也確實有其可恨之處),雖然可以說是自作自受,甚至最後被抓進警局(恐龍妹援交),被強暴、毀容,還懷孕,不過她還算堅強(還活得下去、站得起來),把孩子生下來陪她,之後去整形。

不談在身材上的自卑,其實吳可梅有關心自己的家人、真心對待她的好友喜兒,後來也遇上了不在意她外在的大頭,會那樣悲慘我想她自己要負很大責任(但很多時候也是沒辦法的嗎?陷入那樣的處境後性格自然會越來越扭曲?)

我想她對自己也很清楚,又痛恨看得太清楚,覺得像她那樣可能一輩子都得不到幸福,寧願自暴自棄也想要緊緊抓住些什麼,自欺欺人反而讓自己陷入更討人厭的地步……

沒有人是完美的,那樣激烈的手段,何必呢?像我對自己的缺點會盡量不去碰,避開讓缺點會明顯暴露的情況,以免惹人厭也自厭,別太在意別人目光、猜測別人想法,不要多想才不會提醒自己,而且缺點本來就是自己的一部分,最後別人都會習慣,最在意的往往是自己……厲害一點會成功的人會想辦法改進缺點缺陷,平凡如我就裝死Orz

但的確有很多人因自己的外表?(社會價值觀)而失去對人生的自信,和人的接觸使自己更不堪,如果因此去整形也是自己的決定吧,如果那是要讓自己幸福、活下去的手段的話。但所謂的幸福並不是那樣垂手可得的東西。

 

◆ 幾點小感

一、人都怕寂寞渴望愛。但又貪得無饜,無法輕易滿足?只有親情友情似乎不夠…

二、要遇到危險非常容易。那種性愛援交聊天室,約出來跟網友見面被下藥強姦什麼的,讓自己遭遇危險很簡單。吳可梅其實是刻意在傷害自己吧,某種類型的自虐……

三、大頭為什麼會喜歡吳可梅啊,身為讀者都感到疑惑了,更別提吳可梅要靠整形才有面對他的勇氣、才多一些「不會被捨棄」的安全感,難以想像大頭對吳可梅的情感,但或許很討人厭的人也有不為人知的亮點吧。

 

◆ 印象深刻的片段

下面那段看得眼淚整個流不停,還流鼻涕(天音:有那麼慘嗎?)

吳可梅堅持把小孩生下來,她老爸不跟她說話,之後在她天天努力找他說話,她老爸終於流下眼淚說:「捨不得,捨不得妳吃虧……」兩人嚎啕大哭。

「爸我沒吃虧,有個小孩多好,我們兩個,以後一定會幸福的。」

明明眼淚還沒停住,看到取名字的地方立刻就噴笑出來……

「爸,乾脆叫吳可梅生雙胞胎,一個叫吳法,一個叫吳天,新聞講起來多響亮。」

他清清嗓子故意憋著喉嚨說標準國語:「吳法吳天兄弟昨天再度犯案,以短短十五秒的時間成功搶走了銀行兩億五千萬現金,過程實在是太迅速!太漂亮了!」

他的後腦勺挨了老爸一掌。

吳可松摸著頭,萬分委屈:「嫌棄搶匪啊,那取吳鳳好了,民族英雄耶!還會被亂箭射死!」在說完最後一句,一溜煙撤腿跑開。

「哎呀,那叫吳敵好了,無敵CD電腦辭典!無敵鐵金剛!多響亮!」

原本還在感傷情緒,看到上面這段忍不住大笑,這家人確實努力苦中作樂呢,還有吳可梅整型後和喜兒的對話也讓人印象深刻:

「美麗是上帝用來試探女人的工具。」
「哇真有道理,誰說的啊?」
「我,宋喜兒,活生生血淋淋的親生體驗。」
「妳是活生生,我才是血淋淋。」

確實是血淋淋呢,寂寞招惹來的後果實在可怕,嗯,能爬起來就好。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