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枕獏《陰陽師》卷一

夢枕獏筆下的安倍晴明故事引人入勝,晴明的個性和博雅對比,兩人間的互動也非常有趣,隨著故事行進,不自覺一則則讀了下去, 跌入陰陽師鬼怪奇異的世界裡,既風雅又有趣。

 

yume_yv1

  • 書名:陰陽師 卷一
  • 作者:夢枕獏
  • 出版資訊:繆思(2003年7月21日)

日本平安時代(約西元794年桓武天皇遷都平安京後400年間),世界仍明闇未分,人、鬼、妖怪魔物等等雜相共處。倍晴明於皇宮陰陽寮任職,為陰陽師,與至友源博雅一同解決一樁樁不可思議的怪奇事件。

 

▼ 閱後感想

陰陽師系列第一部收錄六則故事,彼此間有接續關係,分別是:有鬼盜走玄象琵琶、梔子花之女、黑川主、蟾蜍、鬼戀闕紀行、白比丘尼,尚收錄作者譯者後記與兩篇導讀 。

以下摘錄幾段印象較深的部分簡單抒感,首先是針對主角的描述:

故事中的男子,就像朵隨風飄盪、懸浮在夜闌虛空的雲。嚇唬人似乎是他的樂趣。平日一本正經裝模作樣,其實也有孩子氣的一面。這名為安倍晴明的男人,雖在朝廷作官,卻不拘小節、馬馬虎虎,對民情物理瞭若指掌。

高個子、膚色白皙、眉清目秀,是相當俊俏的美男子。當他衣冠楚楚、舉止風雅地在宮中悠然漫步,所有女人一定都七嘴八舌地盯著他。…在朝廷處事圓滑、八面玲瓏,不過偶爾也會表現出狂妄粗魯的態度,『喂!』──很可能一不留神就這樣稱呼天皇。…嘴角常掛著文質彬彬的微笑,但有時也會露出卑劣笑容。

由於陰陽師是特殊的職業,他不但必須精通邪門歪道的暗事,又由於身在宮中,更須識禮知書…他宛如隨風飄盪的雲朵,超然自逸地飛舞在雍容文雅且慘恻的黑暗世界中 。

寥寥幾句就把晴明的形象勾勒出,很令人好奇的男人呢!描寫得那樣吸引人……

源博雅,身分是武士,看來年約三十六、七歲,行步和舉止雖然流露武士特有的粗枝大葉,容貌卻不粗獷,耿直、熟諳管絃之道,長得一副老實樣 。

博雅則是和晴明形成對比,兩人的互動和交情,很耐人尋味。

 

在「有鬼盜走玄象琵琶」這則故事裡,博雅拜託晴明一同探查。晴明以假名報鬼怪以免受「咒」所束縛,以溫柔話語這有效的『咒』,將鬼怪由犬移轉附身到樂器玄象上。

而在「梔子花之女」,晴明借萱鼠對博雅說話。

「你不覺得人或動物有靈魂很奇怪嗎?」
「當然不奇怪啦。」
「那再問你,為什麼人或動物有靈魂一點都不奇怪呢?」
「你聽好,博雅,如果人或動物有靈魂是理所當然的事,那麼,油罐或石頭有靈魂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油罐或石頭有靈魂是怪事的話,人或動物有靈魂也是怪事。」

本是武士後為和尚的壽水,遇上女妖物,結果只是他六根未淨,《般若經》裡的一個字化為妖物跑出來了,「如」字被墨汁給髒汙而成「女」,「無口之女」便由壽水心中而生。

 

「黑川主」之章也相當有趣:

使喚式神時當然得仰賴咒,不過,要使喚真正的人,也得仰賴咒。不管是用金錢束縛或用咒束縛,基本上都一樣。而且和名稱是同樣原理,咒的本質取決於當事者……在於接受咒術的那人身上……同樣用『金錢』這個咒去束縛別人,有些人願意接受,有些人卻不願;而不願接受金錢束縛的人,有時卻難躲『戀愛』這個咒的束縛。

水瀨妖物黑川主為報復忠輔殺了他巢穴的水瀨同伴,便對忠輔的外孫女綾子,使之受妖物附身,後任意凌辱,更使綾子懷孕(一切在綾子入睡後發生,本人毫無記憶),後晴明使計抓到了黑川主,把臨盆的綾子夏的孩子和黑川主放入河裡,讓昏迷的綾子能夠清醒……不過「人的因果和獸的因果交合所生下的孩子」,似乎不看比較好。

在「蟾蜍」之章,晴明和博雅乘著施了結界的牛車,到另個世界調查蟾蜍事件原委,以解決在現實世界應天門作亂的蟾蜍妖物(事件解決後還把牠帶走將來當式神使喚),其中有段他故意把鼻子變得似狐狸捉弄博雅,讓博雅以為自己是妖物的插曲,印象相當深刻。

「如果我是妖物,你為什麼要拔刀?妖物也是形形色色的吧?有惹禍招災的,也有無害的吧?」

「晤。」博雅歪著頭想了一下,接著點頭同意。「可是,晴明,拜託你以後別再那樣開我玩笑了。我有時候會搞不清楚你到底是說笑、還是說真的,而且時常信以為真。我喜歡你這個人,就算你真是妖物,我也喜歡,所以不想對你拔刀相向。但如果像剛才那樣突然嚇唬我,我會不知所措,所以會忍不住伸手去握刀……所以晴明,即使你真是妖物,如果在我面前想現出原形的時,希望你最好慢慢來,不要突然嚇到我。慢慢來的話,我就可以接受了。」博雅期期艾艾地說明,口吻極為認真。

這段博雅的反應與晴明的對話,讓我感覺到:

一、博雅對妖物的直覺的拔刀反應。一般世人認為妖物皆為惡的害怕與對抗吧,但如晴明所言,妖物也有形形色色的,他的觀念並非嫉惡如仇呢。(不像仙水在本來以為的正義受到完全顛覆的打擊後,整個崩潰大轉變…)

二、博雅真是好漢子啊!老實人一個!「即使晴明真是妖物,我博雅也還是你的朋友。」這會給晴明很大的鼓勵吧!有博雅這樣的朋友該是很不錯的,如果要結交晴明這樣的朋友…就有點複雜了,不過自己絕對是不夠格的吧(笑)

 

「鬼戀闕紀行」是與皇上有過一夜之情的女子,癡癡等待、鬱鬱而終,積怨成鬼的故事,她乘馬車經七日欲進宮找皇上,殺死了阻礙道路的殺人犯和倒楣夜出偷情的男官員,後晴明託博雅轉告皇上事情原由並取一束髮,在宮門前女鬼入時,告知皇上後悔不已的心情並將其髮與馬車上女鬼之髮同束,女鬼因此恨意全消,在晴明找到那女人遺骸並好好安葬後,終解決此事。

「白比丘尼」這篇又有讓人印象深刻的對話,面對博雅詢問這麼大的房子卻一個人住,不會想找個伴嗎,晴明是這樣回答的:

「有時候當然會感覺寂寞,也會想要找個人陪啊。不過,這問題跟這宅邸到底有沒有人在,完全是兩回事。人,都是孤獨的。人,生來就註定是孤獨一人。」

聽不懂晴明意思的博雅追問他會不會寂寞,晴明因為難以回答而露出苦笑,反而讓博雅露出微笑,說著「晴明啊,原來你也會有為難的時候」而感到愉快,兩人這段對話很有趣。

也或許因為我認同「人都是孤獨的」這種說法的關係吧,也認同「人都是怕寂寞的」,那常常是人生的喜樂所在吧。

傳說中的白比丘尼,三百年前從一隻千歳狐狸那討來了人魚肉並吃了人魚肉的女人,永遠不會老,以向男人出賣靈肉為生,但無法老去的歲月會屯積在她體內,最後變成妖物……因此每隔三十年,必須接受一次驅除妖物禍蛇的法術,這篇就是晴明為白比丘尼驅蛇。

「話說回來,晴明……」博雅再度開口,「人,還是總有一天會死比較好吧。」博雅一副感慨萬千的口吻。晴明沒回應,只是注視著雪,也聽了一陣子的雪聲。

「不知怎麼回事,我竟沒來由地感到悲哀……」博雅說。

曾在哪本書上看過「人,是少數極特殊在活著很早的時候,就知道自己有一天會死的動物。」之類的話語,當時看到這句話,有震了一下想說,的確是如此呢、真不可思議…之類的感覺,但每天不浪費地活著的人還是很少。

聽著博雅感到悲哀的發言,晴明喃喃細語「你真是體貼的男人」,在博雅反問下再次肯定,兩人「嗯」一聲不約而同地微微頷首後,沉默地眺望著雪花的畫面,實在很有味道。

嗯,人,還是總有一天會死比較好吧,但那天來臨前,想要盡力活下去。

 

2007.04.05追加

之前看了陰陽師《生成姬》(繆思於2006年1月出版),有個地方我非常喜歡,那是博雅說的一句話,類似:

「美貌凋零後的皺紋、老化與悲哀,反而更讓人感到愛憐」

看到美麗的事物,正值璀璨期的絕代佳人,又或生氣盎然的夏日,反而感到悲哀,因為知道總有一天一切都將消失,必須承受著逝去,老去的生命才更感到愛憐。

這種想法好棒呢,博雅果然是個好漢子!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