俠之道二次創作:三人同床後日談(南飛鍠Side)

CP為程墉x亦天鈴x南飛鍠,三人成親後某日,南飛鍠獨自看家回顧婚後種種的小插曲。

……

天未亮,南飛鍠莫名比平常更早醒來,習慣性地往旁一抱撲了個空,才想起妻子這兩天跟段姑娘、蕭師姐等人前往日月山莊探訪鐘姑娘,說是來個姊妹聚會要留宿幾日……

鈴兒前腳一走,程兄後腳也跟著外出,表示回寨辦點事,只留他一個人看家,這難道就是那啥…獨守空閨?呸呸呸,他才不是那種備受冷落的可憐人,他可是有娘子疼的。

成親才幾個月,搬離閣三人一起生活沒多久,他越來越貪戀擁有「家」和「家人」的感覺,當然俠隱閣也像一個家,但師長或同門弟子們都有各自的路,即便摯友也會有分離的一天,不能永遠陪伴在彼此身邊,所以他和程兄才會寧可二夫一妻也不願各自獨行。

現在還能清楚記起回閣報告要成親時師父們目瞪口呆的表情,除了皊狐師父笑得異常開懷,其他師父反應都有點微妙:柳師父錯愕後很快找回冷靜道賀卻難掩一臉詫異、道恆師父感慨難道年紀輕輕就要當師公、楚閣主和段師父看向鈴兒的表情帶著欣賞,對他和程兄似乎有那麼點…嫌棄?淨師父也盯著他倆,就算隔著面具還是能感受到帶有壓迫感的打量……

養傷中的木師父倒是沒怎麼理會這事,本來以為當下沒啥反應的霍師父也對弟子們的私事不感興趣,但之後他和程兄只要在閣中就會被霍師父抓去鍛鍊,說什麼不能因為修業期滿就懈怠,沒達到要求就會被狠狠教訓,事後他才想到除了楚閣主和段師父,其他師父們狀似大多孤家寡人,霍師父這個單身漢肯定是眼紅了,嫉妒他和程兄懂得遇到喜歡的姑娘就趕緊把握早早訂下名分,哈哈,這確實該體諒。

閣內紛爭慢慢恢復穩定後,他們在閣內辦了簡單的婚宴, 呃,說簡單也不然,俠隱閣、三俠村、重岩村、竊天塢,加上他早些年在江湖闖蕩認識的一些朋友,大娘掌廚保證美味,還有乖乖兇兇當吉祥物,熱鬧盛大地慶祝了一場,他沒忘記留個媒人位置和一壺美酒給唐師父,多虧了那塊俠隱令才讓他與摯愛摯友相遇。

成親後三人離閣一同闖蕩江湖,尷尬卻也美好的洞房夜後展開尋常夫妻生活。

就算一夫一妻,婚後也得磨合適應,何況二夫一妻,他們不斷摸索嘗試新關係帶來的改變,比如稱呼由亦姑娘改為鈴兒、阿鈴、娘子,她則改喚阿鍠、阿墉而非南兄、程兄,但他跟程兄想了想覺得沒必要排什麼大哥二弟之類順序,對彼此還是沿用舊稱。

比起稱呼,更重要的肯定是,咳,床笫之事。

三人壓下羞澀坦然面對,決定大被同枕之餘也保留各自臥房,雖然他只有鈴兒外宿時才會回房獨眠,還有趁程兄不在時把娘子帶回自己臥房纏綿,他倆心照不宣,吃獨食時另一人會外出避開對方以免煎熬,畢竟就算認了兄弟,誰能放過獨佔妻子的機會。

* * *

他們在俠隱閣做出許多選擇、接受結果,學到不論用什麼手段實踐俠道,都該勇於承擔,不僅俠道,人生本應如此,所以就算知道世人大多難以接受共妻,三人仍坦然以對,在外闖蕩時不避諱不掩飾彼此關係,逢人介紹自家娘子、客棧同住一間上房,值得深交的友人或厚道人驚訝後很快接受,但也常遇到粗鄙漢子或無知婦人出聲斥責訕笑口出穢言,鈴兒總是搶著護在他和程兄身前。

「怎麼,只准男子三妻四妾蠻橫強娶,女子就活該被糟蹋?」
「想貶低女子、污辱我家夫君,先問過我手裡的劍,喔,刀棍長槍也行。」

亦女俠霸氣出招總會讓那些人瞬間噤聲,順便引起一眾看熱鬧人士鼓掌叫好,其中還有不少女子。看著自家娘子成為許多姑娘憧憬崇拜的帥氣俠女,心情頗感複雜,雖然對鈴兒捍衛夫君的行為自豪又開心,但總覺得跟自己搶娘子的人好像越來越多。

曾有酒友問他是否後悔與人共妻,那人問得小心翼翼彷彿擔心戳到他痛腳,他只覺好笑,雖然在關係改變前他沒想過,在決定當下仍有遲疑不安,但在成親數月的此刻,除了慶幸還是慶幸,幸好做了正確決定,比起只當朋友,成為心愛姑娘的伴侶得到的太多、太多。

當初沒把握鈴兒會選擇自己,怕破壞關係苦苦壓抑情意,早做好不被選擇的打算,若只被她當朋友,那也只能笑著當她最可靠的摯友,繼承唐師父遺志、獨自闖蕩江湖歷練他想堅守的不殺之劍,遠遠祝福她能過得幸福,若友人有難不管多遠都會奔去相助!

或許程兄也是如此吧,喔他有小蠍,應該不算獨自闖蕩?好在他倆都幸運地被心愛的姑娘選擇,不用勉強自己只當朋友。

他怎麼可能後悔,當朋友和當伴侶的待遇根本一個地一個天,當朋友能親吻擁抱亦姑娘嗎?能同床共枕能求歡嗎?能把她的手緊緊握住不放嗎?能在對練比試時打輸求安慰、打贏索討獎勵在床榻為所欲為嗎?就算是以往常有的飲酒、舞劍、揮墨,關係改變後完全不同,那是伴侶獨有的親密,作為朋友不可得的一切。

當然與人共妻確實有心酸之處,和鈴兒比試賭彩頭時,程兄狀似羨慕他的無恥,他才羨慕程兄毋需多言,只要微笑望向鈴兒就能讓她主動親近,根本差別待遇!!!不就是深情凝視嗎……唉,真羨慕程兄能有那種殺傷力,天賦異稟學不來啊……

更不堪回首的是洞房夜,結合的那刻太緊、太熱、太暢快,他緊張得沒多久就洩出,就算沒啥經驗,就算過往從三教九流酒酣間聽到的那些口無遮掩的誇耀肯定摻了水,也知道自己的表現不妙,雖然自認第二次進步不少有稍微扳回顏面,但跟程兄一比就沒臉見人了,害他沮喪開始自我懷疑,擔心會不會被娘子嫌棄。

之後放下男兒自尊虛心向程兄求教,被帶去竊天塢,才知道程兄受惠於竊天塢眾珍藏的諸多春宮圖冊,據說得知程兄和人共妻後,那些寨中兄弟還努力尋來罕見的雙龍戲鳳圖……說起來他幾年前曾在藏經閣翻到一本至尊男劍什麼大法來著,當初就該不動聲色仔細熟讀才對,說不定洞房夜就不必出糗,所幸還來得及挽救,程兄願分享寨中藏書,果然是他的好兄弟!

在程兄的介紹下認識不少竊天塢大哥大姐,被親切喚作「小鍠」、「南小弟」,之後也頻繁往來,很快跟寨眾混熟打成一片,彷彿突然多出一群友好親戚,真多虧了程兄。

或許因為太常跟程兄跑回竊天塢,某次鑽研春宮圖冊時沒察覺到鈴兒居然偷偷跟來,看淫書被妻子逮個正著的場面著實一言難盡,沒想到鈴兒沒收春宮圖後當場翻閱,邊讀邊驚歎面露好奇,最後羞澀卻也大膽對他們提議「……不如今夜試試」,讓他樂得只知道狂點頭,程兄也眼神發亮,從此兩人鑽研變為三人一起,增添不少夫妻情趣,那晚的鈴兒真是……

……不行,再想就要硬了,他可不想大清早就沖冷水,得趕緊想點別的移轉注意力。

嗯,剛剛應該是在回顧共妻生活,擁有同一名妻子讓他跟程兄變得更有默契,他們仍像從前那般無所不聊,話題卻豐富許多,聊閣中人事、聊竊天塢、聊鈴兒、聊房事、聊未來、聊以後孩子要稱呼他們鍠爹爹墉爹爹、聊孩子跟小蠍的輩分關係……

心酸只占極小部分,摯愛和摯友填滿了他的生命,讓他不再是那個即使身處喧鬧市井也像個過客找不到歸處的流浪少年。

* * *

成親後也有些相處情況並未改變,比如程兄彈琴、他舞劍,鈴兒鼓掌,抑或三人一起泡茶、飲酒、解決閣內傳書,延續過往步調,他們少有爭執。

印象最深的那次,說爭執也不算,該說是誤解,那天在街上鈴兒盯著兩個俊小夥目不轉睛,害他頓生危機感趕緊催娘子離開,當晚嚴正對程兄提議必須讓鈴兒難以分心,發狠一前一後並進,就算愛妻求饒也不理,她濕得特別快,比平常更敏感,很快就到,在他滿懷醋意逼問下說出那對雙生兄弟很像阿財阿寶長大後的樣子才看得久了點,總算讓他鬆口氣,但鈴兒的反應讓他們知道她也喜歡激烈點的性事,默默跟程兄眼神交流,未來可期。

說到阿財阿寶他就一肚子氣,上次要兩人喊姊夫,還先偷看石兄一眼是怎麼回事,就算知道他們跟石兄關係好,最後也乖乖喊了,仍然覺得很不悅。

哼哼,想都別想,他和程兄早就有共識要嚴防石崑!

在閣中修業那幾年本來對石兄蠻有好感,即使悲歡樓出身又跟大夥保持距離,石兄仍以行動證明其可靠可信,就算多次邀一起泡澡被拒也知道石兄性格如此不以為意,可石崑對鈴兒的態度卻太過可疑,什麼永遠的對手,當著夫婿面前旁若無人約決鬥,懂不懂什麼叫避嫌!

雖然知道鈴兒不是三心二意的女子,只有對他倆不一般,但禁不起賊惦記,誰知道石兄怎麼想,如果設身處地今天鈴兒選擇別人卻產生變數,肯定會想趁虛而入啊!

成親後才知道妻子的異性友人是這麼礙眼的存在,程兄那句「不會有變數」莫名安撫了他患得患失的心,真是越活越回去,大概是那什麼,光腳的不怕穿鞋的,擁有太多才變得膽怯吧?嘿,感覺成親後典故用得信手捻來頗順口,肯定是鈴兒教得好。

總之,下次找程兄帶阿財阿寶去釣魚,絕對要讓那兩個小子心服口服發自內心叫姊夫!

思緒晃了一輪,天色已亮,確認自己對現況相當滿足的南飛鍠伸了個懶腰,從床舖起身,洗漱、練劍、用膳,久違的清靜讓他不太習慣,但仍默默打掃、砍柴,仔細打理三人的家,因為他知道珍視的家人很快就會回來,也知道他不在時程兄和鈴兒同樣會好好護著這個家,這是他們共同的歸處,不論家在哪裡,他們都會相守相伴、生死與共。

the end

 

 

>>

在腦內妄想三人行後續,本來想用類似人物訪談的形式,但又覺得訪談主持人的存在有點尷尬,哪有夫妻願意在外人面前談私密性事(雖然這種訪談文沒人在乎合理性XD)

後來又想了想,決定從南飛鍠視角出發,讓他獨自看家時進行婚後回想後日談,雖然是南飛鍠篇,應該不會有程墉篇,因為程兄太沉默寡言,讓我不知從何下手QAQ,但寫南兄也無法保證沒有OOC,作為一名NP文看太多熱愛吃肉的玩家,只能以很普通的文筆努力寫出自己期盼的走向、反應和個人願望而已,比如把前幾篇藏經閣和竊天塢的春宮圖放進來(歡呼)

每次看別人的同人文就會覺得寫得好棒,完全帶入作品世界觀,比如能看到遊戲裡出現過的酒、琴、茶葉名,不像我完全不查資料就打開word試圖把腦海中的畫面變成文字,生出來的俠之道同人就是這種人物+普通武俠背景+沒做功課不求長進的用字遣詞……嘛,至少還有愛,還有尺度不那麼全年齡的腦洞,雖然不會寫肉,但我能讓人物們處於已經吃上肉的狀態,光這點就值得振奮(〃∀〃)

妄想情節時常會伴隨很多不確定,比如寫客棧那篇時疑惑客棧房門應該能上鎖吧?結帳是掌櫃負責還是也能叫店小二?客棧是不是沒廁所只能在房裡用尿壺?老婆是妻子娘子還是內子?

然後就會自暴自棄算了只是寫來自娛的短篇二創管他那麼多,哪有餘力一一細查古代用語還現代用語,何況武俠世界本來就是架空,對我這種創作幼幼班能有頭有尾寫完一篇就值得慶祝了,還是別想太多吧,然後更佩服從零開始的小說創作者們!

寫這篇時較猶豫的是南飛鍠他爹的情況,遊戲裡應該沒交代生父生母,只記得他木匠爹是養父,應該還活著,童年往事那段沒寫得很明,不知道是只有萱萱家被害,還是整個村都被捲入,照理說青梅竹馬的話應該是住同個村子,是因為愧疚才獨自離開流浪嗎?

原本想寫最後南兄除了想帶阿財阿寶去釣魚,還想帶天鈴和程兄去探望爹,又覺得長輩還在的話是不是婚宴就應該請來,婚後也該早早找時間去拜訪,嗯,如果距離太遠,一來一回要幾個月的話,應該還是有可能把自己婚事先斬後奏吧?糾結沒答案乾脆跳過直接收尾(喂)

三人以後如果回閣當師父,應該會妻唱夫隨搭配授課,南飛鍠教劍術、程墉教機關術,天鈴每門都能教還能去插花玩夫妻雙人授課,弟子們肯定會談八卦,各有各的支持者出現程南黨之爭,但都不敵崇拜天鈴師父的女弟子們XD

總之,妄想讓人快樂,希望不管哪條世界線裡的他們都能開開心心的度過每一天!

4 篇迴響

  1. 嘟嘟 10 3 月, 2023 10:49 下午 

    整篇看得好歡樂XD 感謝美味食糧~
    喜歡這種後日談的敘述方式,而且南飛鍠這麼健談,說起來頗生動(大拇指
    然後站出來為夫君們說話的天鈴好颯,我也想嫁QWQ

    床事的部分看到南飛鍠後悔沒細讀至尊男劍陰陽大法太好笑了哈哈
    讀到為了不讓亦天鈴分心程南兩人商議「發狠一前一後並進……」這段我看得好羞好開心!三人因為爭執而讓感情更進一步&開啟新大門實在皆大歡喜!珊大寫得真好嘿嘿嘿(變態,這裡有變態

    寫到悲催石崑桑「當著夫婿面前旁若無人約決鬥」畫面感十足,阿財阿寶的反應也很寫實www

    對了挑個錯字,應該是床笫之事(害羞

  2. 11 3 月, 2023 12:27 上午 

    雖然對南飛鍠有點抱歉,但初哥秒射什麼的不是很正常嗎XD,程墉有寨裡熱情提供的春宮寶典肯定懂得比較多對吧(點頭)

    一路寫來始終沒忘了小黃書的戲份,到這篇剛好能把小黃書串起來覺得很開心,再次被天鈴抓包看春宮圖卻是截然不同的結果,這樣應該有彌補南兄在藏經閣那篇被迫背鍋的苦了吧w

    石崑雖然在這條世界線沒天鈴能抱,但之前有送他一場春藥PLAY,待遇已經比武師兄好得多,你看武轍把心情掩飾得多好,程南兩人只對石崑有情敵感,對武師兄毫無防備,對師妹的好感從頭到尾都沒能被發現,或許比石崑更悲催Orz

    阿財阿寶很明顯站隊石崑,在其他世界線肯定很疑惑發生了什麼事他們磕的CP怎麼沒了XD

    感謝幫抓錯字,原來我之前都記成錯別字,應該是被南飛鍠傳染了(牽拖XD),總之讓我們祝福天鈴他們在這條世界線性福快樂的3P生活吧。

  3. 嘟嘟 11 3 月, 2023 10:01 上午 

    相信南初哥之後會迎頭趕上程兄的ww

    武師兄真的太老實了…大多數時候都很隱忍,明明這麼可愛的說。但不得不說打開遊戲時不會常帶他出任務,畢竟以為他和蔡思有戲R 結果呢竟然是(以下略五百字)

  4. 11 3 月, 2023 12:35 下午 

    請正名為南 前·初哥,他是有娘子的人,早就從初哥畢業了XD,程兄也只有天鈴,表現就比較優秀,不管怎樣,大家雖然曾經都是新手,成親後很快就會變熟手,畢竟他們還成立了春宮冊讀書會呢(誤)

    武師兄的劇情真的很容易誤以為他和蔡思有戲,就是個對誰都很好的超級老實人,而且開朗樂觀又努力,也很值得疼惜,奈何在天鈴師妹一事,情敵們實在太強大,只能為他掬一把淚,不哭,還是有世界線能和天鈴師妹當一對可愛的吃貨笨蛋情侶!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