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高雄 : 沿街叫賣、路邊攤販篇

繼印象深刻的倒店店家,心血來潮再來記下連店都沒有的懷念叫賣推車和路邊攤販,同樣是在地人才看得懂的過往回憶,雖然很多叫賣詞似乎全台灣共用XD

……

小時候住在瑞豐國中附近的老公寓二十幾年,就算已經搬家多年,還是對街道馬路都以瑞命名的那一帶記憶猶新,充滿了無數的童年回憶。之前懷念過允稻田、博暘書局、凱旋路小騎士、寶樂等倒店店家,這次想懷念不用出門也能聽到叫賣聲的推車小販、住家附近的路邊攤販等。

 

◆ 粉圓冰

「粉圓~仔」(hún-înn-á)

說到沿街叫賣的推車,我最懷念也最熟悉的就是粉圓冰阿桑/阿婆!

攤位有點像照片裡那種(借用形象):


(照片出處:六塊厝火車站前眷村古早味阿婆冰品,感謝高雄美食同好會同意授權使用)

粉圓冰出沒地點有瑞豐國小門口、早市和附近公園、大小巷道,在上述幾個點都曾遇過買過,太過捧場讓我當時很快就成為粉圓冰阿桑認得的常客阿妹仔。

就讀瑞豐國小的當年,還是個健健康康小學生的我記得在中低年級時都是自己走路上學,因為大路車多危險,那時上學路線為瑞恩街→瑞信街,穿過公正路→崗山東街→瑞福路,經常在瑞大、吉昌書局那條武慶一路和崗山東街的交叉口吃米糕碗粿,穿過永豐路長路口繼續走下去右邊有一片稻田,高年級騎腳踏車上學因為學校訓導處會抓所以故意停很遠再走過去時都把車停到這附近,重點是有上學就有放學,放學下課時粉圓冰推車就會在瑞福路大門過馬路的正對面定點等待貪吃的小學生送生意上門!

忘了最開始是在哪裡看到,反正去公園玩會遇到、在路上散步會遇到、陪阿母去菜市場會遇到、待在家也會聽到粉圓冰推車經過巷口的「粉圓~仔」(hún-înn-á)叫賣聲,變成熟客後,當國小放學從門口走出來看到粉圓冰阿桑,如果沒錢買還會覺得不好意思,怕正面碰上,出瑞福路大門後刻意繞路走XD

推車上有裝粉圓的大茶壺、糖水、冰好像是放在內層,塑膠袋、粗吸管和紅繩綁掛在旁邊,一份好像10元,加綠豆15元,幾年後有陸續漲價過,小時候每次看到都會買來吃,是零用錢除了柑仔店和打電動、買文具以外最常出現的開銷。

阿桑人很好,因為我是熟客都會多給一點,偶爾下午遇到,還會把快收攤沒賣完的綠豆通通免費加在粉圓冰裡給我,讓窮小孩如我很有「賺到了」的竊喜感。

一開始覺得粉圓仔阿桑神出鬼沒,之後某一天經過瑞祥街附近小巷時赫然在某住家門口看到那輛粉圓冰推車,才知道阿桑所在地,對於住附近這件事感到親切的同時,也對販賣路線更恍然大悟。

忘了哪一年開始,或許因為法令限制、或許因為物價飛漲,也或許因為阿桑年歲已大身體狀況不如以往,漸漸看不到推車和熟悉身影,多年後的現在偶爾想回味粉圓冰,卻發現一堆包心粉圓、鮮奶粉圓等沒聽過的陌生口味,點了黑糖粉圓但覺得沒有以前那種古早味,大概因為價格翻了好幾倍,也少了童年的滋味。

題外話,小時候常去瑞忠街和瑞興街中間那個小公園玩,以前公園裡有個溜冰場,總在那邊玩泥巴挖溝捏泥糰、拿葉子當車資扮家家酒計程車搖椅,還有一些危險動作請勿示範的死小孩遊戲,比如頭朝下溜滑梯、站椅背或外側搖搖椅等,因為粉圓冰阿桑常會出現在那個公園,所以我當年和玩伴都暱稱那裡是「粉圓仔公園」,公正路在合庫附近轉進瑞義街那個則是「麵線糊公園」,不過多年後的現在公園已經整修得很陌生,會帶走一切的歲月真是殘酷無情。

 

◆ 臭豆腐

「臭~豆腐、臭~豆腐,好呷的臭豆腐又擱來阿,要買的人就緊來喔」(tshàu-tāu-hū)

總覺得好呷的臭豆腐又擱來阿後面好像還有兩句形容詞,香擱脆還是什麼的,有點忘記。

相較於粉圓冰,臭豆腐阿桑出沒的路徑就很短,老巢在瑞祥街上(瑞北路和瑞孝街中間),電器行旁邊,離以前柑仔店、宏麟租書店沒隔幾間,有時會停在原地,有時會沿著附近巷弄叫賣,聽到叫賣聲想吃時就會拿盤子從樓上衝下去。

以前不算常吃,所以不像粉圓仔冰那麼有回憶,覺得臭豆腐單獨吃還好,要沾醬配泡菜一起吃才好吃,所以每次買都會加10元泡菜,然後泡菜都吃光了臭豆腐還沒解決,買臭豆腐的目的是為了吃泡菜怎麼辦XD

 

◆ 豆花

「島~~~輝」(tāu-hue)

有時候會聽到經過巷口停下來叫賣豆花的,我印象中是個「島輝」發音很特別的老伯伯,記得好像都是比較晚才會偶爾出現,印象中是騎腳踏車來的樣子,後座綁放豆花的圓筒和糖水等。不過跟住附近的朋友確認,她記得的豆花伯卻是跟粉圓冰一樣三輪推車,對到底是推車還是腳踏車,年代久遠有點不太確定,不知為何記憶裡有豆花伯在巷口旁騎樓裡,或把豆花桶蓋子放在巷子機車座椅上的印象,如果是推車應該不會有這種情況,還是我把其他叫賣攤販混淆了?時間太久,不知道到底是不只一個豆花伯,還是我記錯了其實不是騎腳踏車囧

以前買過的應該就這三樣,這種沿街叫賣,如果聽到後太晚下來,延誤一下很容易堵不到人,有時真的很想吃就會沿路繼續找,粉圓冰比較容易追上,臭豆腐如果不在附近就不知道在哪裡,豆花伯則是一下子就消失,想吃有時還需要一點緣分。

 

◆ 其他叫賣聲

「麥~芽膏,麥芽膏,好呷的麥芽膏又擱來啊。阮的麥芽膏是用純正的麥芽落去做的。麥芽膏有甜的嘛有鹹的,鹹的是咧呷嗽、化痰、顧氣管……」

「來喔來喔,大家緊來買熊好呷的粿,阮有芋仔甜粿、紅豆仔甜粿、九層粿、芋粿、菜頭粿、油蔥肉燥粿……要買的人就緊來~喔!」

「土窯雞~土窯雞,好呷的土窯雞又擱來囉,有四物仔雞、蒜頭雞、茄冬蒜頭雞。四物仔雞呷得會補血、茄冬蒜頭雞呷得會開脾、大人囝仔攏愛呷,毋免煮就會當呷,歡迎緊來買」

「修理紗窗 窗仔門 換玻璃」

「磨菜刀~磨鉸刀~修理雨傘~修理鎖~做鎖匙,嘛有勒賣菜刀」

「賣樓梯喔」

「有~不要的歐兜拜(oo-tóo-bái)通賣沒?有~不要的冰箱通賣沒?有~不要的東西通賣沒?」

「拍歐兜拜拿來賣~」

「蚵~~~~~~~~~~~仔麵線」

印象中最常聽到的有這些,麥芽膏的叫賣錄音詞我記得鹹的之後還有一段「甜的會當……」的台詞,但網路搜尋半天查不到完整字句,年代久遠也不知道甜的麥芽膏到底有什麼療效了XD

粿的台詞,我只記得最後是「菜頭粿、油蔥肉燥粿」,前面的粿名稱網路查出來有各種說法,對「芋仔甜粿、紅豆仔甜粿、九層粿」比較有印象,應該有聽說,所以挑這個版本,不過臭豆腐、麥芽膏、粿最後一句都有「要買的人就緊來喔」的說法,不知道是當年錄音的人沒創意,還是年代久遠被記混淆?

那個「賣樓梯喔」我記得很清楚,因為小時候住在五層樓公寓,覺得樓梯就是每天回家在爬的那種,所以當初聽到就很疑惑樓梯是要怎麼賣,大一點才恍悟有裝燈泡用的木梯那種東西。

然後那個蚵很久的蚵仔麵線,印象中過凱旋路到一心路那帶有聽到過,然後我有段時間一直搞不清楚到底是在喊「蚵仔麵線」還是「燒肉粽」,覺得發音念法某程度微妙地有點相似。

 

◆ 瑞豐國中旁路邊攤

1、炸物:瑞北路上瑞豐國中圍牆邊下午營業的某家雞排攤,好像也有賣雞排以外其他炸的?忘了名字,記得放學時間生意都超好。記得讀國二時,因為瑞豐國中二年級教室在靠近瑞北路那棟,以前還沒放學就會有人偷偷利用下課時間跟校外攤販買東西,把錢包在報紙用橡皮筋束緊丟下去,用長竹竿還是什麼道具把炸好的塑膠袋讓店家掛著拉上來,隔著圍牆一手交錢一手交貨XD

2、雪花冰:在康寧街和瑞北路交叉口的圍牆外,應該是下午出現,遇到星期三、六夜市時就會移到武慶一路靠瑞大書局的點,記得應該是小的十塊、大的二十,夏天都靠這攤買草莓和牛奶雪花冰解暑,記得店家算比較大方,果醬煉乳都會放很多,不像有的很小氣只給一點點。

3、大腸黑輪攤:在公正路和瑞北路交叉口靠近瑞豐國中那角落,方師傅麵包店對面,印象非常深刻!有次肚子餓想吃大腸就跑去買買看,結果買回家咬一口就忍不住吐出來,濃濃煙味超噁心,不知道是不是邊顧攤邊抽菸讓大腸吸太多二手菸還是怎樣,第一次吃到那麼難吃的大腸,從此不敢再買第二次,還產生陰影有段時間都不敢再買大腸囧

說到大腸黑輪攤,在這裡請容我深深懺悔,以前瑞北路上,還沒到精忠街,應該是租錄影帶店全興再過去一段路,曾經也有間不錯吃的大腸黑輪攤,應該是二十幾年前,有次我姊騎機車載我去買,生意非常好,我們等了很久,好不容易終於等到弄好,拿了塑膠袋就上機車回家吃囉,回去之後姊妹倆都覺得好像忘記了什麼……呃,完蛋,忘了付錢 ( ̄口 ̄)!!,老闆娘妳怎麼也忘了收錢!!!出於丟臉也出於貪小便宜的心態就沒再回去付,希望老闆娘能原諒我(遮臉)

 

最後,來張努力自製的童年回憶地圖(簡易版,無視比例尺和道路直曲度),雖然店幾乎都倒光光連母校國中都一半變成另一間學校,在記憶裡最熟悉的永遠還是當年的模樣。

p.s. 寫這篇查一些台語字要怎麼寫時,才發現「iTaigi 愛台語」這個方便的網站。

2 篇迴響

  1. 土岐蒙哥 八月 1, 2018 7:51 下午 

    這篇釣到偶了~~~啊哈哈哈~~~(偶愛蓬生~~~>///</)

    珊在南高雄,俺在北高雄,但那個麥芽膏.土窯雞的播放很有感啊!現在好像還是有的樣子,之前回高雄的時候還有聽到。不過,俺覺得時代的眼淚更多,上次看到新聞說浮力森林(小王子)倒掉,心裡真是五味雜陳,更不用說海軍聚集地左營的沒落…..有些老店也不是真的好吃,純粹就只是撐得久,看到旅遊節目或雜誌有介紹,心裡真是@#$%…..

  2. 八月 2, 2018 10:08 下午 

    居然釣到好久不見的蒙哥!(從柚木變心到土歧了XD,果然還是蒙哥口味的長髮美男,話說土歧蒙哥好像某種品種的生物,土龍之類的w)

    麥芽膏、土窯雞我現在已經很少聽到了,好像臭豆腐比較常見的樣子,不過似乎從腳踏車頭或人工三輪推車升級成摩托車車頭了,時代還是會帶來改變啊。

    很多老店沒有很好吃+1,雖然新的店也不見得好吃就是,就跟很多吃老本的動漫作品一樣,有些店賣的不是食物,是情懷╮(╯▽╰)╭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