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感想:蘭京《羅剎紅顏》

羅剎紅顏指的是他,也是她,一個羅剎國混血兒的野性少女、一個有著玉面羅剎稱號扮起女裝毫無破綻的美青年,同類的他們一起苦過來。

 

羅剎紅顏

  • 書名:羅剎紅顏
  • 作者:蘭京
  • 出版社:禾馬文化
  • 出版日期:1999/06
  • 書系編號:珍愛1280
  • 主角:寶兒、雍華
  • 文案簡介:連結至官網觀看

 

▼ 閱後感想

四府與四靈互為政敵,四府陣營的敬謹親王府元卿貝勒卻將寶兒這名少女送到四靈手下大將雍華的身邊,羅剎紅顏因而相遇。

寶兒是個野性十足的十六歲羅剎國混血少女,神經粗、不識字、不懂禮儀常識、學不會人情世故,還被視為吃人羅剎鬼,然無關人等的歧視目光比不上主子的溫柔對待,她自幼崇敬養大她十多年的主子元卿,就算在外人眼中她被當成寵物養也毫不在意,最期待主子唸英雄俠義故事給她聽,對元卿撲抱撒嬌馴服順從,被派到雍華身邊學習也認真完成任務,雖然好像只有她認為兩人是同一國,那個不是美麗大姊姊的強大男子故意把她留在汪洋大盜陷阱裡當箭靶差點被剝光姦,在她一身傷口怒氣沖沖赤裸返回質問時又讓一群女人用藤鞭教育,沒有安慰沒有憐惜,只有公事公辦的嚴苛訓練,即使她痛、她哭,他只是淡淡說著磨練才能學會服從,雍華為她上藥,也用下流捉弄調教,讓她因他的吻而情迷,想得到這個同類搭檔的認同肯定,傻氣介意起雍華抱其他女人卻不碰她。

雍華表面身分為多羅郡王府六格格,實為四靈手下大將玉面羅剎。滿人漢人混血的他出身骯髒家族,自幼被病態禽獸阿瑪操控,看著生母女華陀被逼殺人而瘋狂、被凌虐鞭打性侵用渾身傷疤學會服從、被逼屠殺藥鋪熟人抹滅人性、為道貌岸然的阿瑪善後被糟蹋鞭打性虐的少女,二十五歲的他孤高優雅又冷豔,手上因任務沾了無數人命,雖因血統不純沒奪到白虎之位,仍冷靜自若地掌握暗鬥局勢。
然看似算計心機冷血無情的玉面羅剎實則藏著不該有的慈悲,他收留無處可去的女人、他沒宰掉任務對象而是剪辮子送裸女毀名聲、他曾因在任務中放過婦孺而被刺殺、他想嚇跑可疑間諜寶兒卻在抱豔姬舞孃洩慾時心不在焉在意起她在汪洋大盜群的處境,自作多情想幫她保命,殘忍舉動背後是難以察覺的善意。

他們看似不同,其實很像,都是混血、都擁有令人覬覦的容顏、都被歧視排擠恐懼視為怪物、都是苦過來的,而且都很傻,都渴望得到重視的人認同……

寶兒傻在「誰對她好,她就對誰好」,她從不去懷疑為何元卿不教她讀書識字融入四府、不去質疑元卿為何給不識字的她一個燒書任務,她只是靠著野性和直覺行動,察覺到雍華和自己是同類、意識到雍華看似惡劣殘忍言行藏著沒能捨棄的良心、感受到雍華經歷的痛苦折磨,就全心全意想要保護雍華,看到雍華被家族欺凌就衝出來罵人、看到雍華有危險就站出來袒護就算被會主子視為叛徒,離開主子後,得知雍華曾害元卿失明也忍不住氣憤反抗,立場對她而言沒有意義,寶兒的心思全寫在臉上,言行一致的單純心思和義無反顧的感情帶給雍華救贖。

雍華傻在被禽獸阿瑪視為棋子殘忍對待仍不肯恨這個血緣至親,在那種悲慘噁心的處境下長大還能保有良心簡直不可思議,渴望被認同而順從而變得更強大,沒完全捨棄良知卻也不會因此留下軟肋,該補刀時下手不會猶豫,但寶兒的存在擾亂他的心緒,她純粹、熱切且耀眼,讓他知道自己在她眼裡誰也無法取代,曾經奢求的已然得到,越是相處越是淪陷、嫉妒渴望佔有,最後終能拋開那些絆住他太久的可笑親情,反叛四靈一度選擇玉石俱焚,為了寶兒才停手、離去。

元卿把寶兒推向雍華的目的誰也看不明,為扯後腿好逮人?為分化四靈引起衝突?為送人情當回報?無論最初是什麼打算,走向是不是如同元卿所料,最後迎來的是雍華與寶兒脫離四靈四府,拋下爭鬥攜手逃離的自由混跡市井結局。

菩薩蠻系列之四的這本是去年底還今年初為了寫元卿感想收錄個人誌而複習,看完只先筆記大綱,放了很久,今天才心血來潮挖出來寫成完整感想。

雍華是蘭京筆下男角裡,難得也有渣點,卻讓人不會對他扣分的一位,大概是因為比起雍華所做的,他被對待的方式更令人難過。

他故意讓寶兒陷在汪洋大盜人海裡等不到救援,但她這時對他而言只是個來路不明很可能是敵方混進的警惕存在,謹慎試探不為過,若她失身或送命也只能怪自己能力不足,誰都得為所選擇的自行承擔後果,更何況被扔入敵營也很可能是雍華曾親身經歷的試煉,很難有多餘心力去同情無關緊要的人。

他冷眼看著寶兒被其他女人鞭打還被亂剪頭髮,但比起他曾承受的,那些只是不痛不癢的皮肉傷,然他還是在過分了的時候出手制止,原本想她自己走人,寶兒會哭會憤怒卻堅持當他搭檔,趕不走就嚴苛對待,毫不留情的訓練是為了助她保命,安逸鬆懈才足以致命。

他的性關係或許混亂隨便,能輕易抱舞孃洩慾,卻是因為無從選擇的環境,在骯髒家族裡應該喘不過氣,還有餘力收留可憐女子實在不容易。

從寶兒一身傷活著回來,到她真心把他視為搭檔拼命努力想被承認,雍華就這樣被慢慢打動,雖然他也曾經對亭蘭心動,那大概因為亭蘭得知他作為宣慈貝勒未婚妻的女兒身是假卻不覺噁心厭惡反而關切惋惜,這對缺愛的雍華而言就足夠動容渴求,可惜亭蘭當時已心繫宣慈。

蘭京好像蠻喜歡這種感情轉變的設定,思麟在愛上海雅前也是先被嚴肅老哥思麒的少女新娘莉桐吸引,證明先來後到還是有一定的重要性,莉桐如果最初嫁的就是思麟、亭蘭如果在對宣慈動心前先和雍華熟悉,或許也有可能性,思麟和莉桐應該也能有好結局,雍華和亭蘭讓人沒那麼確定,畢竟亭蘭無法拋開家族,不像寶兒孑然一身沒有顧慮,然不論愛上的是誰,動了情,其他人就變得全無意義。

寶兒顯然比亭蘭適合雍華太多,不僅性格直率,還坦蕩到連赤裸也不覺羞恥,對性也十分誠實主動,這樣的寶兒才能接受且毫不在意雍華那些不堪的過去。

雍華的渣點都是他所處環境和立場使然,在愛上寶兒後就全心全意,不像白虎百禎和冰雅成親後還能教別人女人熱吻藏暗器技巧,也不像月爾善就算看上福樂也能把她的頭狠狠壓進澡桶水裡,所以雍華相較於蘭京筆下其他男角比較讓人喜歡,就是對人渣阿瑪的態度傻得讓人搖頭嘆氣,難道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嗎?但對一無所有的人而言,血脈聯繫的那點關係或許就足夠成為浮木,就算虛假也想要抓緊。只能說,雍華能在醜惡環境裡爬到當時的地位已經很值得佩服,根本屌打其他一出生就坐擁權勢的公子爺們,讓人很慶幸羅剎終究遇到屬於他的紅顏。

寶兒說書、雍華當華公子四處醫人的結局很溫馨,脫離四靈四府之爭的兩人終於能自由行走江湖,不知道這是不是元卿最想看到的寶兒結局。

3 篇迴響

  1. dindan 10 月 28, 2019 10:58 上午 

    這系列真的超久,和左晴雯的東邦系列差不多同時期吧…
    那時我很愛陳淑芬幫蘭京小說繪的封面
    都超美超漂亮的

    其實我覺得元卿的功能就是月老啊…
    只是很可惜的是這系列我只有追一開始沒有追到最後
    聽說蘭京也封筆了…這系列斷了
    但沒有要執著元卿的結局的話
    就當是開放式結局也可以

  2. 10 月 28, 2019 11:56 上午 

    記得蘭京曾提到所有作品都是元卿的故事,其他人只是串場演員,但封筆多年連書名第一個字湊成的詩也斷了,或許元卿留在讀者心裡不破壞想像空間才是最好的結局,但覺得這偏自我安慰的解釋,對我而言,沒寫到就是讓元卿繼續不得解脫下去,就跟鏡水還沒寫向容故事,林優人就要一直悔恨痛苦受懲罰下去一樣XD

    說超久,對跟著言情小說長大的讀者而言,不管珍愛、真情、荳蔻、非限定東邦系列,全都是少女時期的美好回憶啊,不要用超久提醒青春流逝這件事啦XD,覺得那些熟悉的愛書們都還是當年才剛出版熱騰騰新書的模樣,總是第一時間衝好幾間租書店租書或直接購入的時光令人懷念。

  3. 11 月 13, 2019 3:56 下午 

    唔……這篇寫的好好,有帶出蘭京作品之所以吸睛的原因,也就是角色立體有複雜人性。
    記得小時候一路追著四府劇情到四靈第一次作為主軸初登場時,看著好人代表元卿怎麼突然變成大魔王(☉д⊙),內心第一次感受了衝擊XD

    立場不同的時候,很多角度也就不一樣了,以前還覺得沒有看到元卿結局頗遺憾,後來覺得這其實和蘭京封筆這件事一樣都呼應了作者筆下的人生無常啊~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