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BL文感想 : 魔鬼的囚徒遊戲 by 貓鳥

魔鬼無意間幫驅魔人和血族巫師牽紅線作媒的有肉BL萌文,劇情有趣文筆精彩,好看。

……

海棠文化網址:LINK

之前用關鍵字挖到的推薦作品,因為是我喜歡的懸疑驚悚闖關遊戲類型,重點是有肉,加上死敵CP好像很有趣就先啃,果然沒令人失望,是篇好文!

原本看到推薦時,記得看到有人提到「雖然口味重遊戲變態但不錯看」,害我有點膽顫心驚到底遊戲會有多重口味多變態(抖),結果根本還好嘛,大概因為看過其他更血腥恐怖的遊戲劇情,相較下這篇幾乎可以稱為純愛向好嗎XD

故事從驅魔人撲向追蹤已久的血族使傳送陣失控將兩人帶到魔鬼領域開始,陌生地點莫名其妙的規則,強大力量讓他們試圖挑戰無果,被銀手銬束縛的血族巫師只能和銬住他的獵犬驅魔人合作尋找出口,為了性命玩起不知名的遊戲。

 

桑德拉,人類青年,職業為驅魔人。

他是個直男,知道驅魔人工作無法期待愛情婚姻,桑德拉一開始就捨棄,只在需要需解慾望時上酒吧找個金髮美女一夜情。

平常忙於工作,多年和血族歐文打交道,知道對方不像其他血族殘暴淫樂,反而低調有原則,甚至血奴都是出於自願還會幫主人說話,但因養血奴違反人權、偷獵農民牲畜造成損害,他還是持續追蹤,終於一次成功逮到他的逃犯,卻陷入魔鬼的遊戲,人生因此被狠狠改變。

 

歐文,活了幾百年的血族,經歷過黑死病、獵巫等黑暗時期。

他還是人類時,是名地位低下的奴僕,被主人賣給研究者當實驗品,被迫必須配合碰觸檢查測量性器等研究,直到某天血族覓食,他因而解脫,冷靜鎮定的反應引起血族注意,自願轉化的歐文從此不再是人類,外表停留在十六七歲少年期。

然受人類時期經歷影響,他對性慾反感,不是同性戀但也對女人沒什麼興趣,不同於其他血族,如修女般禁慾,整天專注於魔法研究、和其他巫師交流,平靜生活在度過漫長時間後才被一名有點傻的年輕獵犬打破,死纏爛打的驅魔人影響了傳送陣,不死不滅的黑暗生物在禁魔環境裡也束手無策。

 

囚徒遊戲,看透人心的魔鬼會惡意挑選玩家最深的恐懼,針對弱點等著看各種崩潰相殘的笑話,並在唯一希望的出口設置陷阱。

關卡內容1:隨機關鍵字「紅酒」「注入」「孔洞」
關卡內容2:隨機關鍵字「食物」「熟透」「全部完食」
關卡內容3:隨機關鍵字「殺死」「一半」「襲擊者」
關卡內容4:隨機關鍵字「完成魅魔課程」
關卡內容5:尋找正確出口,往上走是天堂,往下走是地獄。

身體被操控脫衣進入紅酒池,體內所有孔洞包括下身前後穴必須注滿紅酒,為了不讓驅魔人酒精中毒死亡,歐文為節省時間主動幫不知所措的桑德拉口交、醉倒的酒鬼驅魔人則拼命蹭著血族,手指進入對方後穴意圖頂入,清醒後的桑德拉又愧又羞難以面對,解開歐文銀手銬以免他行動困難。

正常血族不會在被銬住行動困難的情況下仍去救一名攝入過度酒精而中毒昏迷的驅魔人,正常驅魔人也不會對血族道歉,還在明知可能被攻擊的情況下解開對方手銬放了好不容易抓到的逃犯,這是一對願意互助合作的不正常血族驅魔人。

進食關卡血族只喝血無能為力,驅魔人努力清空桌面,為了「超粗大骨頭也算食物」無法吞食的麻煩,看出魔鬼用意的歐文隱忍提出唯一解法,讓桑德拉將骨頭插進自己後穴,只因人類身體太脆弱無法承受,血族飽受折磨讓桑德拉不忍,努力幫歐文作擴充意圖降低傷害。

殺死一半襲擊者,明明該是單純戰鬥,在操控者惡意下也能變調,食腐蟲鑽進歐文體內,蟲子弱點為人類精液,歐文要桑德拉進入自己,在至極快感中讓體內黑蟲化為虛影。

先產生性慾與在意,後續關卡讓兩人越來越更親密,桑德拉對歐文有了太多原本不該有的想法,甚至想和他在出去之後來個燭光晚餐共度未來,歐文也覺得這個會對他發情會愧疚還努力克制自己不襲擊的傻獵犬挺可愛,和對方身體交纏並不反感,於是又一關,魅魔調教課程讓選擇自行承受的歐文狼狽不已,被觸手侵犯得近乎崩潰,再索求納入桑德拉的炙熱欲望。

觸手篇應該是此文口味最重的部份,但在揭露那些觸手其實都是驅魔人被魅魔引出的內心慾望、瘋狂觸手是同一人的性慾投影後,重口味也變得純愛。

對侵犯歐文心生愧疚的桑德拉誤打誤撞選擇正確出口讓兩人平安脫出,他卻被魔鬼變為魅魔必須以性慾為食,一度害怕被歐文厭惡拒絕而躲藏,被找上門的歐文接受後,一個餵血一個餵身體,再也沒有壽命不同煩惱要不要把對方轉化成血族的問題,從此多出一對甜蜜伴侶,新生魅魔在血族的教導下慢慢適應新身體,過著偷偷驅魔、不慎被舊友們目擊野外PLAY曝露魅魔身分的充實生活。

把攻受兩人從有默契的敵方到產生感情的心境轉變描寫得很自然有說服力,達成遊戲要求有很多種方式,其他玩家可能會利用或殺害同伴、產生爭執衝突陷害等,桑德拉和歐文卻一次次演變成曖昧情景,雖然主因是魔鬼針對歐文弱點的故意設計,卻也是因為年輕驅魔人和他的血族逃犯都希望讓彼此活下去,都對彼此的親密碰觸能接受甚至動情起反應,結果一場殘酷遊戲就變成了感謝魔鬼的蜜月之旅,真棒XD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