ダイヤの国のアリス Mirror:揭下面具的自虐迷子

在愛麗絲系列又是移植又是重製又是續作推出N部曲後,我不中用的耐心已經讓我很久沒有好好跑完遊戲寫感想了,不過在鑽石國Mirror,出現了一直吸引我目光的Ace同學黑頁,這才發現之前在半掩面具下對這位迷路騎士的部分認識並不完全正確。

以下先回顧個人在前作中對Ace的感想,就原本的認知一一評點勘正,慢慢撥開一切原貌。究竟爽朗黑洞迷子大魔王是怎麼養成的,讓我們一起看下去!

 

alice_d

  • 名稱:ダイヤの国のアリス~Wonderful Mirror World~
  • 公司:QuinRose
  • 平台:PSP  發售:2013-07-25
  • ナイトメア  CV:杉田智和
  • グレイ    CV:中井和哉
  • ボリス    CV:杉山紀彰
  • ジェリコ   CV:小山力也
  • ユリウス   CV:子安武人
  • クリスタ   CV:小林沙苗
  • シドニー   CV:鳥海浩輔
  • エース    CV:平川大輔
  • ブラッド   CV:小西克幸
  • エリオット  CV:最上嗣生
  • ディー&ダム  CV:福山 潤
  • ジョーカー   CV:石田 彰

◆ 你所知道的Ace

『Ace很強,他非常強。但這樣的強,是經過多少戰鬥、染上多少鮮血而來的呢?』

『每晚面對煩死人的刺客,迷路在外、露宿風餐、惡運遇上麻煩,抵達目的地卻總是錯過,最後爽朗笑著說:「這真是美好的旅程」,這樣的Ace,有人會為他掬把心酸淚嗎?對他說「歡迎回來」?……沒有,沒有這樣的人或動物。』

『但他找到了時計塔,鎮日關在那裡修時鐘的人,淡淡的、冷冷的,卻從不否定他的存在。不恐懼、不唾棄、不排斥,只是接受他出現的事實,於是他有了另一個主子,「任務」接得更有意義和衝勁,喜歡到時計塔聽自己名字被呼喚的聲音。』

『Ace失去友人身影,執行任務的面具突留形體,精神疲倦得不到紓解。那樣一個接受他、歡迎他…唔,或許不歡迎,但自然而然成了他另個歸屬,時計塔消失了!』

在幸運草國,原本,我是這麼以為的,但不對!

不是騎士找到了時計塔,是Julius撿回了Ace!

遠在Ace不是騎士、Julius不是時計屋的時候,遠在Ace還穿不上紅色長大衣、揮不動大劍的孩提時期,他被被Julius帶回「家」。

在前作能看到3P(?)路線的Ace和Julius,兩人交情一直讓人感到好奇,到了這部才知道,原來兩人彼此間不是讓人誤解的曖昧基情、不是普通熟識的友情,而是更強烈的親屬關係,養父子、保護者與被保護者,是家人,是迷路時會點亮的那盞溫暖燈光!

Ace不是在成為騎士後才認識Julius、不是因為討厭騎士職務才到時計塔接副業,而是先有那其實是正職的「副業」,幫忙Julius不是友情相挺,而是他必須背負的「罪」。

再者,搬到幸運草國,時計塔消失後,Ace不只是因為失去友人和歸屬而煩躁,更多的是,再次失去重要的存在,以及,失去自己。

 

◆ 你所不知道的Ace

『我想,我會喜歡上Ace,除了無法抗拒爽朗攻擊+聲音,喜歡上他的笑容和語氣,或許也潛意識被他埋得很深的黑暗所吸引,好奇著為什麼他會成為這種個性、好奇著他如何動情、好奇著他從以前就是這種讓人摸不清的個性?』

『那個世界有「小時候」嗎?會成長嗎?有出生、父母嗎?一切都是存在時就決定?Ace從一開始就這麼強嗎?不曾被鮮血嚇哭嗎?不曾對每個暗殺者來臨的夜晚感到畏懼?這張騎士的牌,什麼時候開始爽朗得讓人發抖恐懼?』

Ace不是一開始就這麼強,以前也不是這種讓人摸不清還會有點抖的爽朗黑個性,從前,只是個同樣有迷路癖的普通少年,陽光是真貨,才能爽朗得那麼自然。

最初是路旁的孩子,他沒有記憶,只依稀知道自己失去了重要的人,生離、死別或是遭到背叛遺棄不明,曾幾何時只剩下孤獨,而後,男孩充滿戒心,望向Julius伸出的手。

同居一段時間後,小Ace和青年Julius慢慢熟悉,了解到保護者溫柔的好人個性,男孩開始放下防備、纏著Julius說話、要他停止手邊的書寫作業陪自己吃飯、想為了專注在一件事就廢寢忘食的Julius準備晚餐,就這樣,平和溫馨的生活持續,學會撒嬌的男孩,在飄著咖啡香和青年氣息的溫暖房間裡沉沉入睡。

但有一天,Julius死了,被『規則』宣告為死去的時間,血淋淋地死在Ace面前,面對前來回收時鐘的處刑人,Ace紅著眼大開殺戒,卻無力挽回,僅能看著眼前兩具屍體,呆坐在地,怨恨自己要變強保護Julius的決心在現實面前如此不堪一擊。

然他的身手迎來了Joker的青睞,惡魔發出了邀請,既然半完成體的處刑人死於Ace之手無法復活,為了省事,Joker要Ace成為繼任處刑人,成為和自己一樣,不死的『規則方』存在,於是不願接受失去的Ace選擇了和惡魔交易。

「讓Julius成為新任時計屋,我就同意成為處刑人。」

出賣了自己,也出賣了Julius,對Joker提出自己會去殺掉現任時計屋,只要讓Julius成為和處刑人關係最緊密的時計屋,只要讓身為『死去時間』的Julius不會消失,他接受成為『役人』,成為被規則所詛咒、永遠無法解脫的不死亡靈怪物。

不管Julius的想法,即使讓他背上葬儀屋的命運也要任性地阻止他消失,為此答應Joker殘忍交換條件的試鍊,於是Ace毫不猶豫地下手了,在其他時間軸,在年少自己的面前,親手殺掉了另一個熟悉又陌生的Julius……

殺死他,為了復活他

然後,壞掉了、扭曲了,開始戴上面具爽朗笑著,變成了我們所知道的Ace。

 

◆ 老娘萌的就是這個Ace

在看到過去的Ace後,我發現,果然喜歡的只是那一個Ace,不是那個還被保護著的少年,而是這個已經迷路到扭曲壞掉的自虐紅衣S青年!(因為他身材好)←喂

墓地PLAY、湖畔PLAY、火車PLAY、公園正中央帳棚PLAY……

這個破廉恥的Ace >/////<

在失去後,持續迷惘的迷子讓自己成為處刑人,把原本衣服染成血色大衣,為了自私留住Julius而親手殺掉其中一個他,還是在幼小的自己面前。

恨著無力弱小的過去自己,也讓那個自己憎恨他,這個矛盾的Ace ヾ(≧へ≦)〃

留戀著舊時光的他,不願Julius被宣告死亡後逐一消失,選擇了極端的留住,明知養育『現在這個自己』的Julius早已死去,而強留住的其他時間軸,即使在紅心國仍能和Julius相伴,卻隨時會因為搬家而再次失去,一旦離開視線,Julius就可能再度死亡,在死到剩下唯一一個Julius之前,就算培養出感情仍免不了分離……

所以他迷惑,懷疑自己的選擇到底有沒有意義,看著類似關係卻做出相反選擇的Blood和Elliot,他們選擇若死亡就要銷毀時鐘永遠死去,自己選擇要永遠留住就算只是替代品,誰對誰錯,想知道帽子屋和三月兔的最後結局,於是Ace處刑人的劍遲疑著沒能俐落斬下去。

就是這樣一個迷子,緊緊抓住了玩家我的心。

我喜歡這個身為騎士卻做著處刑人工作,身為處刑人也做著騎士工作的Ace!

「そう、俺は騎士だからね。迷子の姫君は救い出してあげなきゃ」

我喜歡這個,對戀人表達愛情很直接又很有行動力,隨時隨地發情上演推倒,一時失控就不小心榨乾了戀人,攻擊性很強的Ace!

「ん?君と両思いにあったから、さっそく君を傷つけちゃおうと思って」
「はは、ごめんごめん。君のことが好きすぎて、加減が分からなくなっちゃったんだ」

我喜歡這個,自己壞掉,也想要別人跟著壞掉,無法相信能再接受或被接受,明明知道他很危險,卻讓人放不下、移不開視線的Ace!

「俺は、君が好きだよ、だから……いつか壊れてくれ」
「それでも君は、俺の傍にいるんだ?」
「壊しちゃうかもしてないのに…、俺を受け入れるって、言い続けられる?」

我喜歡這個就算迷路,還是不改堅持、繼續旅程的Ace!

「勝手だとしても、俺が決めればそうだよ。だってこれは、俺の旅なんだからさ」

所以,選擇了他。

「そういう人を、選んだ」
「大きな迷いと矛盾を抱え、私を巻き込む相手。」
「安穏とした生活など出来ないと承知の上で、惹かれている」

Ace揭下面具,真正讓Alice走進他的時間,Alice也接受了所有的Ace,就像Joker所說的,同樣不斷迷惘著的兩人,是合襯的一對w,同樣迷惘,卻會做出不同選擇的兩人,這樣互補著。

 

◆ 其他雜感

跑完Ace線,不知為何,我倒是沒特別感受到有什麼真相線的悲情耶,大概因為覺得Ace好萌身材真棒,一臉鼻血後萌得太滿足就忽略了 XDD,不過世界觀的部分,又有很多新發現。

那世界的運作,和三次元社會,其實沒有太多不同。

役なし,大部分人看似有臉卻無臉,路人就算經過自己身邊,也不會記得他們的臉,外國人感覺長的都一樣,美國人一個長相、黑人一個長相、東南亞人一個長相……而大部分人,也隨時能被取代,工作隨時能換人做、家人即使懷念也會隨著時間慢慢平復,移轉情感。

役もち,被束縛的英靈,也能說是亡靈,當形成具代表性的地位,成為所有人類廣知的存在,就永遠不會死亡,歷史武將或故事傳說的人物就這樣不斷出現在書籍、戲劇、遊戲。

平行世界存在著許多個自己,走著不同的時間軸上,雖然熟悉,卻也陌生。

不過一般只有未來的自己知道過去自己的一切,Wonderful World世界較不同的,是『所有時間軸都能察覺到自己的重大改變』,除了Ace用了點辦法讓少年的自己維持幸福的無知,在鑽石國的Julius已知Ace將來會成為不死處刑人,不願讓他太早被捲入與世界敵對的『規則方』役人生活而刻意疏遠,結果在Alice說服下收回了這種放棄育兒傷害少年Ace的笨拙溫柔。

之前真的沒想到Ace有著類似空軌3rd凱文的過去呢,同樣被撿回家得到溫暖,同樣被命運捉弄而親手毀掉最重要的人,同樣……過著自虐的生活方式。

看著邊恍然大悟,邊對迷子大魔王多了理解熟悉和更多的放不下。

在遊戲之前聽到大人Ace會不時出沒鑽石國,還一度欣喜想著這就是為愛追逐嗎,但一切都是想太多,遊戲上接Normal ED,好感度還沒破表,總是從有好感的普通朋友開始,而在跑到結局,看Ace培養出真的會為愛追逐還英雄救美的情感後,我又開始擔心。

Ace是因工作而來,時間到就得走人的話, 兩人不就得遠距離戀愛了!嗚,聚少離多啊,不過想想,Ace在本作的神出鬼沒和偷偷跟蹤,這對戀人的未來應該不用太擔心?

總覺得Alice這種「和某個國度住民們培養出感情後就會搬家」,好像是種詛咒,雖然還會再遇到,卻不完全是同一人,想起于晴《花呆》裡老是被遺忘的賀時貴,就覺得這種狀態下跟人戀愛根本是自虐,但如果是跟像Ace這樣能穿梭各國度的存在,反而很適合?不過Ace到鑽石國是因為有回收墓守大叔時鐘的任務,其他國也能這樣來去自如嗎?

對那世界還是有種種疑惑,對其他角色也還有興趣,進度再來慢慢補完吧。

發表迴響